第四百三十二章 鸿门宴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但发生在万妖殿的一切,就不好解释了。

  红翎彩雀满脸不解地说道:“陛下,既然如此,可为何五宝孔雀王会这样?”

  妖皇略一沉吟,沉声说道:“孔雀王说得也很有道理,那个人族小子如此年轻,能够得到古妖熔炉,一定是侥幸得到。若任由这小子携带古妖熔炉,万一被别有用心的他族之人得到,恐怕会危害到妖族的生死存亡。”

  应该说,妖皇的这番话也是有道理的。

  如果古妖熔炉落到别人手里,甚至是敌对势力势力手里,那么对于妖族造成的实质性威胁就太大了。

  古妖熔炉会选择拥有者,但拥有者要是实力不济的话,恐怕还会被夺走。

  因而,五宝孔雀王就这样撺掇妖皇,说是秦宁是个嘴上无毛的黄嘴小儿,一旦古妖熔炉在其手中流失,那将是妖族巨大的损失是无法弥补的。

  见妖皇有些心动,五宝孔雀王进而进言,说是让自家儿子试试秦宁的实力,再决定是否按照祖辈流传下来的规矩对待秦宁。

  在妖皇的默许之下,才有雀翎箭雨挑衅秦宁的一幕。否则,五宝孔雀王在妖皇的眼皮底下闹出这么大的事,借给他天大的胆子也不敢。

  之后,秦宁废了三少,五宝孔雀王又来蛊惑妖皇,说是秦宁小子不但狂妄无比,而且还心狠手黑,这样的人得到古妖熔炉,实非妖族之幸。

  妖皇因而再次默许,在万妖殿上。看看秦宁是个怎样的人。

  一方面,妖皇是想测测秦宁的实力。另一方面,也想看看秦宁的为人。可不曾想本是默许的试探,竟然成了拼斗,最后还让人弄得土头灰脸。妖皇忍不住动用了惊魂秘术,才微微找回点面子。

  涉及到这样的隐秘,红翎彩雀一凛,不敢说话了。

  丹阳长老点点头,沉吟道:“陛下,对这个人族小子,陛下准备怎样对待?”

  妖皇答非所问道:“丹阳长老。让你去迎接那小子,抬高了他的身份。但我的目的是让你探查一下那小子的实力,怎么样?有什么结果?”

  丹阳脸色微微一红道:“在下无能,没有探查出秦少的实力。”

  “嗯,刚刚这小子接下了我五成功力的惊魂,着实不简单。非我族类,必有异心啊。”

  妖皇闭上了眼睛,沉吟半响,忽的睁开眼睛:“准备一场盛大的宴席。邀请这个人族小子。”

  说到这里,妖皇脸上微微有了笑意。

  只是,这笑意中,有着深深的肃杀意味。

  众妖跟随妖皇的日子都不算短了。都知道这一笑的潜藏台词是什么。

  转过天,临近中午,金角牛王来到了秦宁下榻的地方。告诉秦宁,妖皇在万妖殿准备了盛大的宴席邀请秦宁。

  秦宁一听。慨然应允。

  白儿一听盛大的宴席,不由得十分向往。便纠缠秦宁也要过去。

  秦宁实在是拗不过,便带领着白儿一起过去。

  仅仅是中午时分,万妖殿外就张灯结彩,仿佛是亘古未有的盛事一般热闹。

  在这里,那些放在外边能够称霸一方的高手,也惨了点,只能做一些整理门面,为宴席忙碌充当打杂的伙计。

  金角牛王引领者秦宁白儿到了门口,丹阳长老再次充当了迎宾使节,率领一干妖族的顶尖存在恭候秦宁。

  宾主客套一番,相互寒暄进入到宴会主席。

  这回,可不是在主殿迎宾,而是在偏殿。

  这里,没有高高在上的王座,只有平起平坐的宾主。

  妖皇也一改在主殿上的庄严肃穆,笑吟吟地很像是邻家大哥一般。要不是知道妖皇是一个历经无数岁月的老家伙,还真以为是一个毛头小子。

  白儿被秦宁带在了身边,妖皇看到白儿,知道是妖族的族类,便想跟白儿亲近一下。

  没想到,白儿像是受了惊一样,快速躲闪着妖皇递过来的手。

  妖皇微微一皱眉,还以为白儿是秦宁的妖宠,这下子就更不高兴了。

  金角牛王见此,知道妖皇误会,便把白儿跟秦宁之间的事情,原原本本跟妖皇说了一遍。

  “哦?原来是这样。”

  再次看秦宁,妖皇眼里有了松动和复杂的迹象。

  五宝孔雀王暗道不妙,赶紧靠近妖皇,低声说道:“陛下,这些都是这小子的一面之词,牛王也没有亲眼见到,不可全信。您想,秦宁有了妖宠,在妖族地界行走,势必不便,说出这些谎话,既能博得同情,又能保住妖宠。您看,这小丫头对于这小子的依赖,不就是折磨训练的结果么?不然以妖族族类个性,谁会对人族的人这样依赖啊?”

  妖皇面色陡变,五宝孔雀王这番话,太有道理了。

  “该干什么干什么吧。”

  “是!”五宝孔雀王知道,妖皇听信了自己的蛊惑。可他不知道,妖皇在位这么多年,哪里会没有一点自己的想法呢?

  酒过三巡,妖皇冲着五宝孔雀王略一点头,五宝孔雀王心领神会,端起酒杯,走到了秦宁的面前。

  “哈哈哈,秦少,在下以小人度量,量秦少君子之腹,实在惭愧,秦少雅量高致,必不会把过往的不快放在心上吧?”

  秦宁面色不变,笑道:“好说好说,一场误会而已,在下也有不妥之处,还望孔雀王海涵。”

  “好,秦少,请满饮此杯。”

  秦宁端起酒杯,正要喝下的时候,突然间心跳猛然加速,一股莫大的危机感,让秦宁莫名的一阵心悸。

  一闪眼,秦宁发现周围的一些高手悄悄起身,微微移动。竟然对自己形成了包围之势!

  秦宁心中一凛,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给自己安排了这样的一场鸿门宴!

  心生警惕,秦宁马上做出了反应。

  一直以来。秦宁都舍不得动用自己的善能,可今天绝非善局,看样子对方已经是志在必得。

  既然这样,就来个鱼死网破吧。

  以为我是案板上的鱼肉,恐怕你们还不知道要鹿死谁手吧。

  场面一下子有点僵。

  秦宁暗暗戒备,周围的妖王级别的妖族顶尖高手有些忌惮秦宁,只等着妖皇一个命令。

  妖皇微笑起身,说道:“秦少,古妖熔炉乃是妖族至宝。不知道秦少可否将古妖熔炉归还妖族。若如是,秦少尽管开出价来,我绝不还价,而且从今往后,秦少有任何请求,妖族之人绝对会帮衬。”

  秦宁一把把还在大吃大喝的白儿拉到身边,冷冷道:“要是在下不愿,是不是就要强取?”

  妖皇淡笑道:“话虽说的难听,但有这个意思。”

  “有本事。尽管来拿。”

  “说实话,我不愿在自己的地头上对客人动粗。但事关妖族的生死存亡,这个恶人,我是当定了。”

  妖皇话音刚落。五宝孔雀王一脚踢飞了桌子,千眼修罗一下子施展出来。

  秦宁一只手揽住白儿,捂住了白儿的眼睛。单脚轻轻一跺。

  一股微风般的波动在万妖殿里散开,任谁感觉。这微弱的波动没有任何的伤害,可就这一下。五宝孔雀王的千眼修罗竟然如同雾霾被风吹散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雀翎箭雨!”

  同样的招式,得分谁来使,在五宝孔雀王的使用下,雀翎箭雨不但气势惊人,每一根箭羽,竟然泛着血红的光芒!

  “哼!”秦宁微微冷哼,对于气势更盛的雀翎箭雨,秦宁照例是单手一抓,将一根根堪比精钢的箭羽捏成粉末。

  虎王猴王跟秦宁是有过节的,这个时候当然是身先士卒。

  就在这两位要冲的时候,猛听得妖皇威严的声音响起:“住手。”

  妖皇的命令,无人敢于违抗!

  “秦少的身手,放眼妖族,空无人能敌。纵然车轮战战败秦少,无人知晓,也是我妖族永远磨灭不掉的耻辱与伤痛。好,好,都退下,我来领教一下秦少的手段。若我战败,任何人不得阻挡秦少下山,若我胜了,则把古妖熔炉交付与我妖族,如何?”

  “好,就打这个赌!不过,我有个要求,你我之间的比斗,不要伤及别人。让白儿走,我才会跟你赌斗,不然,妖族我是灭不了的,但砸了万妖殿,我觉得还行。”

  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人敢像秦宁这样的嚣张。

  妖皇怒极反笑:“哈哈哈,居然有人会这样说话。本想留你一条性命,但你这句话,可是把你送到了地狱。”

  “口说无凭,难道妖皇是胡吹大气的人么?”

  这句话一说,众人一下子炸了锅,纷纷上前想要拼命。

  妖皇大喝一声,制止了众妖,转面对秦宁说道;“小子,给你活命你不要,怨不得我了。”

  说着,妖皇瞑目调息,猛一睁眼,秦宁感觉到整个的万妖殿都是轻轻晃动了一下。

  随着妖皇不断吐纳,妖皇的身体不断膨胀。在身体膨胀的同时,一道道皱纹浮现在妖皇的脸上。

  苍白的头发,苍白的胡须,随之春笋一般恐怖在妖皇的脸上见长。

  妖皇的身体慢慢变形,慢慢的,偌大的万妖殿竟然显得有些狭窄,因为妖皇的本体实在是太大了。

  秦宁面色凝重,看妖皇的情况,这一战,将是自己平生仅见的恶战!

  众妖纷纷后退,因为妖皇的本体膨胀到殿内的空间都略显不足了。

  好,既然到了这一步,那就拼了!秦宁暗暗下定决心,决定一上来就动用自己的终极力量,只有先把妖皇搞定,一切才好说。

  突然,妖皇的本体停止了变化,转而在妖皇的周围形成了一个个的气旋。这些气旋,散发着一股古老洪荒的气息,让人感觉到一股桑海苍田的沧桑感。

  秦宁正要有所行动,猛然间,看见白儿迷离着双眼,就像是失神一般摇摇晃晃向妖皇走过去。

  秦宁大骇,高声叫道:“白儿别过去!危险!回来!”

  白儿却是对秦宁的警告充耳未闻,依旧是迷迷瞪瞪往前靠,秦宁也顾不上动手了,飞身跑到了白儿的面前,一伸手,把白儿牢牢拽住。

  “白儿,白儿,你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秦宁焦急万分,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样重要的时刻,白儿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邪御天娇人性禁岛逆剑狂神贩妖记不灭武尊重生之军火巨头大道主天才杂役带着农场混异界

鸿蒙树其他小说:红色仕途仙门弃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