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 苦不堪言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秦宁一去便是半个月光景,在这段时间里二皇子得到不少关于秦宁的消息,每一个消息都让他高兴的很。

  可紧接着,在秦宁离开的第十天起,麻烦就来了。

  在灵图城周围,甚至是灵图城内,不断地有战斗发生,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夜兰王的手下竟是像从地底下爬出来的一般,忽然开始捣乱了。甚至,周围的一些据点都不断地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时间一长,饶是二皇子也忍不住了,每日算下来的损失都非常巨大,他一心想要去收拾那夜兰王,可没有秦宁在二皇子总觉得少点什么。

  渐渐地,二皇子已经有些陷入到癫狂的状态了,不断传来的噩报让二皇子感觉有劲使不出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秦宁回来了!

  听到了秦宁回来,二皇子大喜,也不管秦宁是否劳顿,赶紧亲自过去见一见秦宁。

  一看秦宁的精神状态很好,二皇子暗暗松了一口气。因为有事情让秦宁干,万一人家疲惫不堪,虽说人家现在是自己聘下的军师,可说起来总有累死人不偿命的感觉。

  “军师,辛苦了啊!从各路探马回报的情况看,军师斩获颇丰,战果丰硕啊。本皇子悔不听军师良言,以至于今日之被动,追悔莫及啊。”

  身处高位的人,总是能够把一切都说的冠冕堂皇,就像现在二皇子明明是想要秦宁出力,却是给秦宁戴足了高帽子。说明秦宁是怎么样的无比正确,然后说自己略微驽钝,接下来那潜意思就是。既然您这么能干,我还有棘手的事情,请您一起干了吧。

  秦宁怎么会不明白二皇子的潜台词啊,说实在的秦宁对这套顾左右而言他的行为非常反感,有事你就说事,只要不是自己做不到的,既然答应人家做事。就一定做好。

  像是二皇子这样虽然做得滴水不露,但总有种被人处处算计的感觉。

  不过,秦宁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快。淡笑道:“殿下,是不是有什么棘手的事情啊?要不是有殿下您的礼贤下遇,我怎么会有这样的舞台驰骋,殿下有什么烦心事。但说无妨。”

  你能说得天花乱坠。我也是礼尚往来,跟你玩玩这辞令上的说辞。

  尽管秦宁自己都觉得说这话反胃,但没办法,一个圈子有一个圈子的行为和语言,总不能拿出和妖族一样快意恩仇的语言来跟这样的权力人群中的人说话办事吧。

  既然有所图,就要付出牺牲。说自己不想说的话,有时候也是一种牺牲。

  二皇子心中暗喜,这秦宁还是很上道嘛。

  于是。二皇子便把最近发生的事情,自己的艰难处境。跟秦宁说了。

  西戎破十万大军被打得狼狈逃窜,灵图城以及周边的人群莫不欢欣鼓舞。可没有想到,西戎破一边被秦宁追得狼狈逃窜,却是一边也使出了阴招。

  西戎破从带领的十万大军中,挑选了一些实力比较高的,而且具有深入敌后经验的一些士兵,组成了一个个的突击小队,有的小队也配备有高级的飞行器,飞行器上配备着高级炼金箭矢,威力奇大。

  这些突击小队,沿着灵图城的方向,专门拣防守薄弱的地方下手。

  因为西戎破退军,所以灵图城外围的一些据点也恢复了防御,派出去不少正规军队和一些民兵混合防御。

  西戎破的突击小队,就是向这些防御据点里的人下手。

  因为大胜之下的麻痹,也因为敌人行踪隐秘,手段高强,而且装备精良,这些据点竟然一个个被拔了!

  最好结果的一个据点,是逃出了十几个人,大部分的据点竟然全军覆没!

  要不是跑回来的人报告,二皇子派出人一个个据点巡查,恐怕到现在二皇子还不知道这个消息。

  等到二皇子派出重兵想要围剿这些突击小队,人家早就跑得没影了。

  尤为可恶的是,在重兵沿着西戎破撤军的方向予以追杀的时候,西戎破的突击小队竟然渗透到灵图城的周边,在二皇子的眼皮底下干了好几票。还有一个突击小队趁着夜色,对灵图城东城城门发动了猛烈的攻击。

  这一打,让二皇子以为西戎破的大军出其不意又杀回来了,搞得风声鹤唳,等全城动员准备迎敌的时候,却发现连敌人的影子都没有。

  但灵图城的防卫却是不敢有丝毫的松懈,人家就在暗处,冷不丁给你来一下,你想拼命都没地方拼命。

  秦宁听了,不由得暗暗点头。

  西戎破还是很有头脑的一个将领,要是一味逃跑,只能被对方追着屁股一顿穷追猛打。在极端不利的情况下,分出一些有战斗力的小队,反袭对方,让对方疲于应对,虽然自己有些捉襟见肘,但对方更不好过。

  这样一来,无论是对于自己的撤退,还是影响对方的战略布局,都是有着深远的意义的。

  想到这里,秦宁笑道:“殿下,难道就没有人想出应对的办法么?”

  二皇子已经全然没了皇家人特有的威严,苦着脸说道:“众将领倒是纷纷进言,有的说,只要积极防御,那些突击小队先不起什么风浪;有的则说,西戎破这是破罐子破摔了,实际上,西戎破已经没有战斗力了,所以应该集中所有的力量,追击西戎破,一举歼灭。”

  秦宁笑道:“都有道理,殿下是怎么想的?”

  “就是因为都有道理,我才无法选择啊。收缩防御,那外围的据点难道就这样荒废了?那可是灵图城防卫的外围有力支撑啊,对于整个灵图城的防御都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集中所有力量反攻西戎破?开玩笑。这不是拿着已经到手的胜利果实豪赌一场么?咳……”

  秦宁意味深长地看着二皇子,这个人还是有些头脑的,绝不是那种任人玩弄于股肱之上的二世祖所能比拟的。跟这种人打交道。还真的得小心点。

  以前,二皇子对自己不屑一顾,还以为此人纨绔之风根深蒂固,现在看来,还真有点一方霸主的潜质。

  可现在还不是把二皇子踩死的时候,因为夜兰王要是没了这个对手,以夜兰王的实力。七星铁壁弄不好会被其统统纳入囊中。

  那样,秦宁图谋七星铁壁的愿望就会非常困难。

  现在最理智的做法就是帮扶这个夜兰王最头疼的对手。

  想到这里,秦宁带着宽慰的笑容说道:“殿下。这是很简单。殿下之所以觉得头疼,是因为所有的据点殿下都想面面俱到。但这样一来,分兵驻守,势必会分散兵力。让敌人有机可乘。”

  二皇子眼睛一亮:“军师。你的意思是重点防御?”

  秦宁有点后悔,二皇子这个人天资聪颖,一点就破,要是假以时日,会比夜兰王更加难对付。毕竟,那夜兰王的年纪比二皇子要大上许多啊,就算是他有足够的野心,可胆量方面终究是有些不足的。

  不过。眼下的形势,却不容想得太多。

  “殿下圣明。就是这个意思。灵图城周边,大大小小共有十几个可以据险力守的据点。我想,西戎破的突击小队,其目的是盯着大据点,在你疲惫的时候拔一,。因为拔除一些小据点没有实际性的意义。”

  “军师是想增加大据点的防御,小据点索性放弃?”二皇子试着分析道。

  “非也!要定胜负,反而是要在小据点反击。”秦宁有点高深莫测说道。

  “军师,那我就不明白了,怎么对方盯着大据点,反而是在小据点形成胜负呢?”

  “殿下,你看突击小队闹腾这么厉害,并不是因为小队本身有多厉害,而是我们在局部上的力量弱于对手,而且战与不战,在人家手里掌握着。西戎破的突击小队之所以打了不少的小据点,是想让我们分兵,形成大据点的空虚,然后再搞定空虚之处。”

  二皇子恍然大悟,拍着脑袋说道:“要不是军师点破,我还真的跟着对方的节奏走,那样疲惫不堪不说,该守的地方没有守住,不该守的地方一样要受到攻击。真是顾此失彼啊。”

  说到这里,二皇子用一种热切的眼神看着秦宁;“军师,你分析得这样透彻,肯定是有好办法了。”

  秦宁点点头:“是的。既然敌方这样肆无忌惮,咱们也就将计就计。表面上,小据点受到攻击的时候,分兵去救,实际上给他杀一个回马枪。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只要能够灭掉一个小队,对其他的小队那是一种深深的震慑!”

  “军师一路辛苦,但这样的大手笔布局,本皇子还是力所不能,希望军师不辞劳苦,再为本皇子分忧。”

  哼!还不是让人拼命为你效劳?

  秦宁暗自冷笑,出力可以,但二皇子你也要吐点血了。

  “为殿下分忧,本人责无旁贷。但是殿下,这回反袭反制,恐怕要用到我那边的人,他们会跟随我效忠殿下。忠诚度是没有问题的,只是缺少高级炼金产品,殿下能不能给提供一下。”

  “没问题!”二皇子一下子拍了胸脯,他还不知道秦宁手底下有人马,要真的是一股强大的力量的话,弄到自己的手底下肯定是划算的。

  这个不用多说,找人卖命,就得付出相应的酬劳,这也算是雇佣间的铁规则吧。

  “难得殿下如此信任,我这就安排一下,定不负殿下期望。”秦宁主动请缨,把二皇子高兴的不得了。

  秦宁满意这样的雇佣交换,打仗这东西,说白了就是拼东西,拼钱,不管你有多少家财,一涉及到军队,跟国家一比,那就什么都不是了。秦军目前最缺少的,就是一切备战的东西,说到底,就是钱,所以秦宁能捞一把就一把。

  就算是秦宁自己不需要,那秦军不还是需要的吗?

  反正战场的损耗,自己报多少就是多少。

  损公肥私的活,想想就让人兴奋无比啊。(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人性禁岛逆剑狂神邪御天娇贩妖记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大道主武逆乾坤官路弯弯

鸿蒙树其他小说:红色仕途仙门弃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