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怎么一个爽字了得!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魂运城都被打下来了?哈哈,好小子,你厉害!我就知道你很厉害!”震三江一听这话,顿时就兴奋起来了。

  魂运城身为七星铁壁之一,其重要性自然不用多说,现在他们连七星铁壁之一都打下来了,那就相当于破开了堤坝的一个缺口,剩下的六座城市指日可待了。

  秦宁咧嘴一笑,倒是没有说话,一双眼睛看向了那破军。

  “看什么看?别以为你救了老子,老子就得看你脸色!哼!”破军哼哼地说道,那气势看起来倒像是秦宁的老子在训斥孩子。

  秦宁立马就无语了,苦笑着看着震三江。

  “老东西,别他么的折腾年轻人,上边已经热闹起来了,咱们先露两手怎么样?”震三江立马就开始找事儿了,对付特殊的人就得用特殊的方法。

  破军冷哼一声,指了指上边,道:“走!看我如何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话音还没有落下,这破军竟然直接伸手往上方拍了一巴掌,那坚硬的穹顶竟然直接被拍出来了一个大窟窿!

  哗啦啦的流水疯狂的往里边宣泄着,用不了几个呼吸就能够将这地牢给淹没掉。

  震三江不屑地哼了一声,双手一拖,竟是将那疯狂的流水给硬生生地挡住了。

  两人一攻击,一困水,配合的极为默契。

  两个呼吸之后,那穹顶已经被破开了有方圆几十丈的窟窿,而那些流水则是被震三江直接暴力地冲击到了天空之中,又被破军一拳给打散成了大雨。散落到四周去了。

  刷刷!

  两人几乎是同时跃起,冲出了这束缚了他们许多年的地牢。

  秦宁哈哈一笑。对这两人的强悍赞不绝口,看着身后还震惊无比地众人。秦宁一挥手,说道:“兄弟们跟我冲!只要有人胆敢阻拦我们,那就杀了他!”

  “杀!杀!杀!”

  “杀!杀!杀!”

  ……

  阵阵喊杀的声音瞬间爆炸开来,让这空旷的水下地牢都显得拥挤了起来。

  秦宁一马当先,腾空跃起,轻松离开了这地牢。

  此时此刻,夜兰王府已经乱成了一团!

  有震三江和破军两个超级高手坐镇,不管是来了多少金丹期巅峰高手,都无法与他们这俩老牌的强者抗衡。在加上源源不断地涌出来的强者,哪一个不是含着怒火,疯狂的进攻?

  仿佛是一群刚刚被放出来的疯子,他们快速地向着夜兰王府之外冲去,只要有人胆敢阻挠,便会被许多道攻击同时击中,死的不能再死了。

  秦宁已经许久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场面了,体内的血液仿佛是收到了召唤一般,再次沸腾起来。跟随着冲杀,跟随着呐喊!

  眼看着众人就要冲出去了,秦宁忽然想起来要做点什么事情,要不然这一趟岂不是会有所遗憾?

  秦宁嘿嘿一笑。快速地来到了震三江的身旁,说道:“前辈有劳了,我还有点事情没有做完。等下来找你们,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哈哈。放心的去吧,我们正好要好好的玩一玩。这么多年没有活动筋骨了,在不活动活动就真的要入土了!”震三江爽朗地笑声传来,震撼着整个雷阳城。

  秦宁应了一声,便快速地消失在了密集的人群之中。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惊天怒吼从不远处传来:“大胆贼人,竟然赶在夜兰王府撒野!”

  轰的一声巨响过后,一道人影落到了震三江和破军的眼前。

  “哼,屁大点的东西竟然赶在老子面前喊贼人,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正好来陪我练练手!”震三江当即兴奋了起来,叫着喊着就要冲上去。

  可惜,一道人影比他的速度还要快上三分,当先与那到来的白发老者打在了一起。

  “老东西,你不将信用,这个明明是我的!”震三江气的一跺脚,可他也没有办法插手了,一个都不够玩儿的,总不能两个打一个吧?

  破军哈哈一笑,十分赖皮地说道:“老子乐意,有本事你也抢啊?说你不行,你就是不行,永远都不行啊!”

  震三江顿时怒火攻心,大吼一声,直接扯着嗓子道:“谁他妈的来跟我打!”

  “贼人不要猖狂!老夫来也!”话音刚落,又是一道气息强大的存在冲了过来,人还没到呢,就发出了强横的攻击。

  “哈哈,来得好!今日便要拿你来见一见红了!”震三江双眼一瞪,道道精光闪烁,已经是兴奋地不得了了。

  轰隆隆……

  四位超级强者在瞬间便战斗了起来,轰轰烈烈地战斗让整个雷阳城都颤抖了起来。不断地有军队从外围调集起来,向着夜兰王府聚集,每一个大喊大叫的将军都说着同样的话语,无非是要将敌人全部歼灭。

  可惜,那被秦宁放出来的近千犯人,哪一个是省油的灯?丝毫不害怕的对着这群士兵冲了上去,疯狂地收割者生命。

  而此时此刻的秦宁已经悄悄地来到了夜兰王府的中央位置,这里是夜兰王的议事大殿。

  看着空荡荡的议事大殿,秦宁忽然忍不住地笑了,连忙咳嗽了一声,让自己保持形象。

  他这么一个人在这里笑怎么看怎么都十分诡异的。

  秦宁缓步走向了夜兰王做着的巨大王座,王座的背后是一面高大的影壁墙,上边刻画着一些龙凤图案。

  伸出来右手,秦宁比划了半天之后,终于选择了一个不错的位置,点点头开始勾画了起来。

  秦宁直接以手指为笔墨,在那影壁墙上边不断地勾画着什么,字体刚硬霸气。每一个字都是锋芒毕露。

  很快,秦宁写完了。拍了拍手,走到了下边。抬着脑袋看向了自己的杰作。

  “夜兰老狗,涂毒生命,私养死仆,地牢关千人!今日到此一游,他日必定却你狗头!秦宁留!”

  轻轻地读了一遍,秦宁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他相信自己的这些话语定然会让这个夜兰王气的吐血的。

  秦宁转身就要走,可他总觉得会差点什么,随即停下身子摸着下巴思索了起来。

  啪的一声。秦宁打了一个响指,脸上的笑容越发邪恶了。

  他想到了一个不错的法子,把字迹写在这个地方恐怕能够看到的人很少,那如果将这些字迹放到所有人都能够看到的地方呢?

  那效果绝对会很好的!

  想到就去做,秦宁直接布置起来一个幻阵和一个映射阵法,将眼前的一切都映射到了夜兰王府上的高空中,将夜兰王府议事大殿的每一个细节都显露出来,就连地面上的一丝尘土都没有遗漏。

  “哈哈!好!好!这才是我秦宁的作风!”秦宁哈哈一笑,忍不住地给自己鼓了鼓掌。

  这样的做法实在是太爽快了!

  这夜兰王一直都在找他的麻烦。虽然他不知道秦宁和秦叶都是自己,可用这种让夜兰王丢大人的办法来做,对夜兰王的打击会更大!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去看看那两个老家伙玩儿的怎么样了。”秦宁点点头,转身便往外走去。

  一路上根本就没有人能够拦得住秦宁,秦宁面带笑容地来到战场一瞧。这哪里是战斗啊,分明是在欺负人。

  刚才两个气势恢宏的老者已经被震三江和破军用多年的怒气给打得惨不忍睹。一头白色的飘逸长发都变成了黑漆漆的焦炭。

  秦宁啧啧嘴巴,摇头说道:“二位前辈。你们能不能稍微低调一点?这样欺负人家真的好吗?”

  谁承想,秦宁得到的是两个人同时传递过来的鄙视眼神。

  震三江不屑地哼了一声,鄙视着说道:“小子,你以为我看不到上边的那东西吗?你这么欺负人家好吗?”

  被原话问回来了自己,秦宁憋屈了半天愣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尴尬地笑了笑,摆摆手可不敢再多说话了。

  “三狗子,你什么时候能完事儿?我已经玩腻歪了。”忽然,破军开口说道,一巴掌将那老者给拍飞了出去,那强悍的老者竟然一口鲜血吐出来,接着就昏迷不醒了。

  震三江哼哼了一声,有火愣是发布出来,直接一脚踢中了那老者的腹部,让他哀嚎一声,重重地摔入乱石之中,再也没有爬起来。

  “行了,小子,咱们走吧!”破军瞅了秦宁一眼,有些不耐烦地摆摆手说道。

  秦宁欣然答应,腾空而起,暴喝道:“夜兰王私藏死仆,水下地牢囚禁了足足千人,雷阳城人希望你们能够看清楚夜兰王的本性!”

  嗡嗡嗡……

  秦宁的声音如同滚雷一般在雷阳城中来回荡漾着,这下子就算是聋子都能够听到秦宁的话语了。

  “秦军!万岁!”

  “秦军!万岁!”

  “秦军!万岁!”

  ……

  不知道是谁第一声开口喊道,渐渐地所有人都跟着喊了起来。毕竟这秦军的名声太大,秦宁更是个牛逼到逆天的主儿。

  秦宁哈哈一笑,伸手一挥,借助着千人的气势在夜兰王府之上,那映射出来的景象上边画出来一个巨大的金色秦字!

  秦字一现,天地变色!

  “哈哈!爽快!爽快啊!小子,咱们走,老子要大吃大喝一顿!”破军看到秦宁的这番作为顿时爽快地喊道。

  震三江也是狂笑不已,将胸膛里积压了多年的郁闷一扫而空。

  秦宁自然没有意见,带着众人浩浩荡荡地向着魂运城赶去,没有一个人胆敢阻挡!

  出了雷阳城,再快到魂运城的时候,秦宁喊住了震三江和破军,告诉他们自己还有事情要做,让他们自己去魂运城,他会提前打好招呼的。

  另外秦宁还特意嘱咐了一句话,如果以后有战斗,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他们不要出手。

  秦宁打算用这两个人当做王牌,在关键的时刻使用出来。

  两人自然没有意见,他们正是要好好享受的时刻!

  看着浩浩荡荡的人群离去,秦宁满意地点点头,身子快速地移动了起来。

  他回到了雷阳城,坐着雷阳城的传送阵,离开了这里。(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人性禁岛执掌乾坤邪御天娇贩妖记武逆乾坤官路弯弯天才杂役重生之军火巨头超级教练

鸿蒙树其他小说:红色仕途仙门弃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