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二章 地穴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秦宁喊来了丘文和,让他去给甄大师安排一切,自己则是回到了屋里边继续研究这《隐龙真诀》了。

  不得不承认的是,最开始秦宁对着功法并没有什么好奇,只觉得是个不错的肉身锻炼之法,可刚才一经施展之后,秦宁才真正有了一股迫切的想法,他想要尽快地得到真龙遗骸,看看自己能够施展到什么样子的程度。

  如果真的能够有变化成为真龙的那一天,又会是一副怎么样的场景呢?

  期待,在时间之中煎熬着。

  第二日清晨,秦宁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事物,让丘文和来主持大局,有急事通讯器找他就行了。

  秦宁和甄大师乘坐着一个小型的急速飞行器,直奔着南方而去。

  飞行器在秦宁的操控之下,速度几乎达到了极限,风驰电掣般地竟然在一个时辰之内就到达了目的地。

  “秦老弟真是急速啊!这里就是那地穴的所在!”甄大师满脸赞叹地说道,当初他从这里飞回去都用力一个时辰,距离比到灵图城可是短了一半儿啊。

  秦宁淡淡一笑,说道:“术业有专攻!”

  可说完,秦宁发现甄大师的脸色有些尴尬,这才想起来自己说错了话语。他的阵法比甄大师都强,在他的眼睛里边根本就不是主要的能力。连这不是主要能力的能力都比人家强,那甄大师他……

  “那个甄大师我没有别的意思!”秦宁不好意思地说道,只是这解释看起来有点苍白。

  甄大师哈哈一笑,红着脸说道:“秦老弟的实力这是有目共睹的。不需要谦虚什么的!要不然我也不会来找你帮忙了,对不?”

  “哈哈。甄大师客气了,咱们走吧!”秦宁打了一个哈哈。他可不愿意再在这个问题上浪费时间了。

  两人落了地,一前一后向着那地穴处走去。

  地穴的洞口被甄大师用乱石给封住了,两人站在乱石旁,都是停住了身子,眉头微微蹙起。

  “甄大师,当初你来的时候是一个人吗?”秦宁低声问道,神识已经铺展开来去探查周围的环境了。

  没有一个人存在,也没有任何的生物存在,这里仿佛就是一片死地!

  甄大师皱着眉头。细细地眼睛里精光闪烁不已,说道:“我是一个人来的,而且绝对没有被别人跟踪了!”

  一个人来的,又没有被别人跟踪,那就只能说明这地方已经被两人之外的第三个人知道了。

  这个人会是谁呢?两人都有些疑惑。

  “要不咱们等一会儿?”甄大师有些心悸地说道,他不想要自己陷入到危险之中。

  秦宁想了想,说道:“既然有人比我们先到了一步,还能够破解掉甄大师你布置的隐藏大阵,那这人的修为一定很强。咱们等不等都没有什么区别了。”

  “说的也是。说不定对方都知道咱们已经到了!既然如此,那就进去看看再说吧!”甄大师一想也是,便伸手施展手段,将眼前的乱石堆轻轻地挪动开了地方。

  他这么做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得心里得。万一对方并没有发现自己两人已经到了呢?

  乱石移开之后,露出来一个黑漆漆的洞穴,从外边就能够感受到一股股寒冷阴森的气息不断地往外冒着。

  “难怪甄大师要把这地方给堵起来。这么强烈的气息要是有人经过肯定会发现的。”秦宁暗暗想到,倒是为这甄大师的心细多了一点好感。

  “秦老弟。咱们进去吧?”甄大师又在周围布置了几个隐藏阵法和幻阵之后,对着秦宁说道。

  虽然秦宁的阵法之道要比他强不少。可甄大师依然很自信地觉得自己的阵法可以将大部分的人都给糊弄过去,当然真的要遇到了那少部分的人,该进来的还是得进来。因为实力达到了某种程度之后,阵法在没有人的辅助下并不能起到足够大的效果。

  看着这如同恶魔嘴巴一样的入口,秦宁点点头,道:“甄大师,安全起见,你还是跟在我后边吧!我的后背就交给你了!”

  甄大师应了一声,秦宁本来就是在帮自己抵挡危险,他自然不会有意见。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了进去,秦宁的双眼微微发光,很快就适应了这暗淡无光的环境。

  至于神识,秦宁暂时没有打算去用,免得因为神识的探查惊扰到了某些隐藏在暗处的人。

  “甄大师,你我小心点进入,不要发出来任何的声音,有危险听我的安排。”秦宁用神识传音说道,这点嘱咐还是需要的。因为甄大师之前可是被这里的真龙残存意识给折腾的不轻,他怕在关键的时候掉链子。

  甄大师点点头,全神贯注地瞪大了眼睛,可惜他那点小眼睛在这黑暗无光的环境之中根本就没有多大的用处。

  秦宁缓步地走着,每一步踏下都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连点声音都没有,只有身体移动时候带动起来的些许风声。

  地穴之内的通道走势很明显,就是往下,一个劲儿的往下。

  两人走了一炷香的功夫之后,秦宁的眉头皱了皱,他们已经下降了大约有十丈的高度了,什么时候能够到底?

  最要命的是这通道黑暗无边,又不知道多久才能够到底,待得时间久了容易让人的心理产生巨大的变化。

  又是走了一炷香的时间,秦宁有点忍不住了,神识微微一动,分出来一缕极为细小的神识,缓慢至极地向着前方伸展了过去。

  秦宁不得不探查路线了,万一这通道深不见底,那岂不是要他们走上几天几夜吗?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不用等他们下去,提前一步进入地穴的人早就把该办的事情给办完了。

  神识一直延伸出去了七八里地,这才遇到了些许的阻碍。

  “甄大师,前方八里处有一座门?”秦宁轻声地问道,他神识探查过的地方已经没有危险了。

  甄大师点点头,压低了声音到蚊子般说道:“是的,有一座石门,我走的时候已经关闭上了,还在上边加了阵法。”

  “门已经开了。”秦宁淡淡地说道,看来对方的手段不弱啊,竟然连甄大师的阵法都能够轻松搞定。

  秦宁并没有在那石门处看到任何强力破坏过的痕迹,可以说在前边进入的人同样是阵法高手!

  说不定是另外一个阵法大师!

  “甄大师,在这深渊帝国,以及周围几个国家里边,有没有其他的阵法大师?”秦宁皱了皱眉头,思索了一番之后,还是决定问一下,因为他害怕两人大意之下进入到了对方设置的陷阱之中。

  甄大师立马就开口回应道:“大师级别的阵法高手不多,深渊帝国就我自己,黑水帝国有一个死胖子,其他的国家倒是没有听说,不过倒是有几个距离大师级已经不远的,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既然如此那情况就明朗多了,能够比较轻松地破解掉甄大师阵法的人起码也得是大师级别的,同等级别的阵法高手对阵法的了解都差不多,相互之间的手段也相似。

  “秦老弟的意思是大师级别的阵法高手来了?”甄大师的脸色有些难看,一股火气似乎在酝酿着。

  不管是在什么地方,同行之间总是喜欢较上一个高下的,尤其阵法这等博大精深的东西更是容易引起来比斗。

  作为大师级别的高手,甄大师年轻的时候也喜欢去挑战别人,在成名之后更是连续不断地被别人挑战了。

  这挑战来挑战去,时间长了肯定会激发出来矛盾,一来二往的矛盾便成了仇恨,到最后自然就变成见面就眼红,眼红就得开打地情况了。

  “我觉得像是,因为想要不留痕迹地解开你的阵法,要么是与你同等水平的,要么就是比你高的!”秦宁点点头,这两种可能是不需要多说了。

  “那我们得小心一点,免得有人给我们做了手脚。”甄大师小心地叮嘱道,生怕因为大意找了道儿。

  秦宁没有说话,将自己的神识遍布出来,范围在二十丈左右。

  两人的速度陡然提升,急速向着那石门处赶去,既然是同行来了,那就不需要太过隐藏痕迹了。

  刷刷的两道人影出现在石门之前,秦宁抬头一看,这道石门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能够看的出来石门是用一整块石材雕刻而成的,石门左右两扇,其中一扇已经被推开到能容许一人进入的宽度。

  石门周围一片寂静,地面上更是连个脚印子都没有。

  “甄大师,这里有什么不同吗?”秦宁眨了眨眼睛,轻声地问道,毕竟之前是甄大师自己布置的阵法,如今回到这里最有发言权的自然是甄大师了。

  秦宁已经看出来了问题的所在,只是他不敢确定哪些是甄大师留下的,哪些是陌生人造成的。

  “嘿嘿,的确是同行来了,而且是两个人!”甄大师嘿嘿一笑,脸上闪过一丝狰狞地笑容,看起来这来的两个人都是跟他有仇啊。

  秦宁倒是有些吃惊了,他不知道甄大师为什么会如此的确定来的是两个人。

  “两个人?你的阵法还有气息残留?”秦宁恍然,开口问道。(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贩妖记人性禁岛邪御天娇执掌乾坤武逆乾坤重生之军火巨头官路弯弯穿越异界做流氓:异界流氓天尊超神级诱惑

鸿蒙树其他小说:红色仕途仙门弃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