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 一路走好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破天荒地,秦宁双手握着二级军刀,却觉得手中的军刀沉重无比,根本就抬不起来。

  斩杀无名,对不了解无名的秦宁来说没有丝毫的问题,可现在他了解了这个男人之后,却觉得有些下不了手了。

  无名把他最为珍贵的东西,以及修真界的那些不传之秘都告诉了他,这份恩情已经极为重。

  这时候,感觉到了秦宁的变化,无名也不说话,只是用力地吸了一口气,仿佛是在用这最后一口气,向着这个他活了一千五百年的世界告别一般。

  无名的脸上挂着淡淡地笑容,神情慈祥和善,哪里看都不像是一个斩杀了无数人的恶魔。

  秦宁知道,无名这是在催促他了,他最后的时间已经只剩下三息了,再不动手,等待着无名的将会是雷劫那恐怖的威力。

  “无名,你对修真界的伤害已经过去了,没有人会记住。但是,你对修真界的贡献,我会让所有人都记住的!无名,如果有来世,希望你能够坚持本心!再见了!”

  秦宁的声音低沉沙哑,似乎是经历了极大的压迫才说出来的。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只剩下两息时间了。

  军刀在善能的催动之下缓缓变长了,秦宁来到修真界后第一次如此大量的使用善能。

  “就让我任性一次吧!无名,我送你结束这个人生,开始新的旅程吧!”秦宁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息,双眼冰冷了下来。

  军刀忽的一下抬起,在时间只剩下一息的时候。重重地落下。

  扑哧!

  军刀轻松地划过了无名的头颅,将他的头颅与脖子轻松分开了。

  没有鲜血喷射出来。没有痛苦的惨叫声音,甚至连身体的颤抖都没有。

  这个时候。无名睁开了眼睛,脸上依然是带着那和善与解脱的微笑。

  轻轻地,无名对着秦宁眨了眨眼睛,他已经无法言语了,只能够用这种最为简单的动作,来表达他对秦宁的感谢。

  秦宁的脸色很难看,说起来他应该为无名高兴的,可他却无法笑出来。

  “无名,我会让世人。记住你的贡献的!安息吧!”秦宁深吸一口气,大声地喊道,声音穿透了灵图城的上空,直奔那浓密的劫云之中。

  轰隆……

  爆裂的雷鸣声音响起,天意的惩罚就要降临的时候,却发现它的目标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不,不是时候,是正在飘散的魂魄!

  没有了攻击的目标。劫云滚动了一会儿之后,就快速地消退了,快得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秦宁抬起头来,看着上空那已经飘散消失了的无名的魂魄。终于是能够笑出来了:“无名,一路走好!”

  一路走好,这是秦宁唯一能够说的了。虽然知道无名的魂魄被斩散了,已经失去了进入轮回的可能。可他还是要说。

  因为对于无名这样存活了一千五百年的人来说,永恒的死亡才是最好的选择。

  呼哧!呼哧!

  秦宁的呼吸忽然变得沉重了起来。经历地这一切让他始终无法相信。

  这无名本身是来刺杀他秦宁的,最后却给了自己这么大的礼物,还让自己亲手斩杀了他!

  这是多么戏剧,多么可笑的事情啊!

  可偏偏这个世界上真的就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秦宁真不知道应该说自己运气好,还是运气差了。

  平白无故地得了一份天界的宝物,又知道了许多辛秘,还斩杀了对自己威胁最大的暗月刺杀队的老大……

  秦宁笑不出来,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就这样,秦宁傻乎乎地站立在原地,一双眼睛失神的看着天空,仿佛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约莫有一盏茶的功夫之后,丘文和重新来到了这里,远远地就看到了秦宁一个人在仰头看天。

  丘文和故意地弄出来了点动静,提醒秦宁他来了。

  见到秦宁没有反对的意见,丘文和便放下心来来到了秦宁的身边。

  “将军,您没有事情吧?”丘文和小心翼翼地问道,他不知道秦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能够猜测的出来绝对不会是小事情。因为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秦宁如今的表情。

  秦宁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放下头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睛重新睁开的时候目光已经落到了那手中的玄天神塔之上。

  “暗月刺杀队的人来了。”秦宁淡淡地说道,眼睛始终无法离开这玄天神塔。

  丘文和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就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地说道:“什么!?暗月刺杀队的人来了!那刚才的事情……”

  秦宁摆了摆手,说道:“老大被我杀了。”

  这……丘文和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不等丘文和说话,秦宁再次开口,只是声音中满满的都是落寞和冷淡:“文和,你说到底什么是坏人,什么是好人?一个人如果为了活下去而去做坏事的话,他是坏人吗?一个坏人如果为了被杀掉而去做坏事,那他还是坏人吗?”

  这下子,丘文和是真的被问住了,饶是他智慧过人也无法看透秦宁的意思。

  “属下愚钝,不知道!”丘文和老脸一红,只能够这样说了。

  “哎,我也不知道了。只不过我知道什么是该做的事情,什么是不该做的事情。”秦宁叹息一声,将被无名之死引发出来的情绪散掉,脸上重新恢复了平静。

  眨了眨眼睛,丘文和有些好奇地问道:“将军,刚才的雷劫是?”

  “暗月刺杀队的老大,被我打败了。然后求我杀掉他,他已经活了一千五百年。”秦宁淡淡的说道。他已经从那种情绪之中脱离出来,再次叙说的时候已经非常平静了。

  一……一千五百年!?

  丘文和无法淡定了。他从来都不知道修真界有谁能够活到一千五百年,以前据说有个老家伙曾经活了一千年,最终还是死在了雷劫之下。

  这一千五百年已经算是最高的了吧?

  “这是他送给我的礼物,他说活着也是一种罪孽!所以,他求我杀掉他。”秦宁淡淡地说道,眼神始终落在这玄天神塔之上。

  丘文和咽了一口唾沫,这里边到底是有多么纠结的事情他不想知道了,他害怕自己承受不了。

  不过他到是明白了为何会有那么强大的劫云了,能够存活到一千五百年而不死的。绝对是积攒了不少的雷劫,虽然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逃避的,但单单是那雷劫的力量就说明了这人做的全部都是惨烈的事情。

  轻轻地咳嗽了一声,丘文和说道:“将军,灵图城中如今已经空了,人们都在赶回来,如果没有事情的话,那我就去安稳一下人民了。”

  “都跑了?也是,不管是谁遇到了这种情况。都不会选择留下来的。”秦宁淡淡一笑,这个倒是他忽略了。

  顿了顿,秦宁伸手将玄天神塔给收拾了起来,等过一段时间再探查这玄天神塔的具体秘密。他现在实在是没有心情。

  “暗月刺杀队的老大已经没了,你派遣特种侦察队的人去追上他们,记住我要活口。将他们全部都带来我的身边,我要跟他们聊一聊。”秦宁皱了皱眉头。这暗月刺杀队该如何处理,他还没有想到。

  不过。这毕竟是无名一手操纵起来的,如果就这样让暗月刺杀队消失了直接灭掉,终究是对不起无名的。

  所以秦宁打算先将他们都抓回来,在做打算。

  听到秦宁的意思,丘文和的脸色有点难看,问道:“将军,这没有人知道他们的长相啊!再说了,他们的实力恐怕很强,我们的人能够打得过吗?”

  秦宁笑了笑,说道:“放心吧,还活着的人都是重伤!他们往南方跑了,如果你们快点应该能够追上。”

  “这里是他们的长相。”秦宁伸手指了指脑袋,又拿出来了一枚玉简,将暗月刺杀队其他人的模样都复制了一份在里边。

  丘文和看了看,点点头说道:“放心吧将军,我会带着他们来见您的!时间不会太久!”

  看着丘文和这自信满满的样子,秦宁笑了,知道这家伙肯定是想出来了个不错的点子。

  至于是什么呢?

  想都不用想,丘文和肯定是要利用暗月刺杀队的名声来打响特种侦察队的名号的!

  不管在什么地方,一只新兴的势力想要成名,最快速地办法就是将同领域里边最为强大的存在直接抹杀掉!

  “文和,那些人不要弄残废了,我还要用他们的。”秦宁再次开口嘱咐道,他害怕丘文和会直接下令将这些人给打残废了。那样的话,就算是这些人被带回来了,也没有多么大的用处了。

  丘文和点点头,应了一声就快速地离开了。

  秦宁深吸了一口气,换了一身衣服之后,背着爽说,不急不缓地向着外边走去。

  仿佛,他就是刚刚逛完后花园,现在要出去了。

  出了后花园,秦宁见到城主府中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每一个见到了秦宁的人都赶忙施礼。

  秦宁找到了一个管家,对着他说道:“后花园已经废了,你找人修缮一下吧,嗯,记得在原本的亭子位置建造一个墓碑。”

  “墓碑?将军这是要给谁立墓碑啊?”管家好奇的问道,他可不知道最近城主府里死了谁。

  秦宁淡淡一笑,说道:“他叫无名。”

  无名?无名是什么名字?管家满脸不解地看着秦宁。

  秦宁摇摇头,将无名的模样,以及他想要的墓碑和墓志铭都输入到了玉简之中,递给了管家,道:“按照这个来,一丁点都不能够有差错,你明白吗?”

  管家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这个无名是谁,但是他明白秦宁的意思。

  秦宁下了命令,他这个做手下的就得立马去执行!

  “哦,对了,尽快弄好,越快越好,材料去找能够找到的最好的材料,一切费用找丘文和报销就是了,你就告诉他是我说的!”秦宁想了想说道,这个东西还是越快越好。

  他,希望将无名的名字,永远的流传下来。(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人性禁岛执掌乾坤邪御天娇贩妖记重生之军火巨头武逆乾坤官路弯弯天才杂役超级教练

鸿蒙树其他小说:红色仕途仙门弃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