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五章 撤退之路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步兵们完全胆怯了,四台战车却是发出隆隆的吼声,向秦宁碾压过来。

  秦宁可不想太过纠缠,因为东倾城里还有一万的秦军战士要撤离,这些秦军战士要是看不到秦宁,他们是绝对不会脱离战场的!

  因此,秦宁必须要干净利地落解决这里的事情,然后跟城中的秦军战士会和。

  行到这里,秦宁收起了军刀,怒吼一声冲到了一辆战车的面前。

  秦宁运足了浑身力气,拳头上闪烁着刺眼的光华,冲着这辆战车轰出了一拳。

  一间房屋大小的战车,顿时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上了天空,飞出了百丈远的距离才轰的一声重重摔落到地上。

  秦宁如法炮制,把剩下的三辆战车也都一一轰了出去。

  东皇子军队的战士哪里见过这样天神一般的表现?呆了一下之后,马上如潮水一般往后退却。乖乖地,谁要是不退,谁才是傻子啊!

  秦宁飞身上了东倾城的城门楼子,连续几记重拳,把城门楼子打塌了。坚固的城门楼子掉下的碎块,轻轻松松地便把东倾城的东城门给封住了。

  这样一来,即便是东皇子大军再冲上来,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清理这些封堵道路的碎石。

  秦宁不敢在多耽搁,干啊摩纳哥飞身跟自己带的一万秦军汇合。

  按照秦宁的想象,以手炮和暴雨梨花弹为主要军械的秦军,应该是很容易就突破了敌人阻击的防线。可等秦宁到了地方才发现,一万秦军战士竟然被阻击在原地。丝毫没有前进的迹象。

  秦军已经按照突围的队形展开,用手炮队进行前方压制。暴雨梨花弹小队进行冲锋,可突击的效果并不明显。

  秦宁知道出现了意外。赶紧叫过来一个校官,问这里发生了什么情况。

  校官汇报道:“禀秦将军,前方阻击我军前进的敌人数量并不是很多,但非常狡猾,都是用一种高效的远程高级炼金军械对我们的攻击部队进行打击。由于敌人占据有利地形,还经常变换藏身之地,无法一举歼灭。”

  秦宁正想说话,却见又一个攻击小队撤下来了。这并不是因为秦军战士不够勇敢,而是因为同行的战士伤的太多太重。所以照顾战友下来了。

  看到了受伤战士的伤口,秦宁一下子震惊了。

  因为这些战士的伤口成一种极其恐怖的撕裂的形状!

  有的战士一条手臂直接就没了,伤口处就好像是被修为极其强大的修者硬生生撕掉的一样,肌肉纤维都成不规则的乱丝状。

  秦宁凝重问道:“这伤口是对方的远程高级炼金军械造成的?”

  受伤的秦军战士已经疼晕过去,背着受伤战友的秦军战士说道:“是的秦将军,对方的远程军械十分邪门,并不是像我们的暴雨梨花弹一样连续散射,但单发的效果非常准,打上身体基本就能把我们的兄弟致死致残。”

  秦宁赶紧从戒指中掏出疗伤的丹药。止疼的止血的各样丹药都下发给战士们处理伤员。

  就在秦宁想着对方用的是什么样的军械的时候,一个秦军战士非常惨烈的嘶嚎把秦宁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了。

  这名战士,肚子上有一个拳头大小的孔洞,身体表面倒是没有任何的异状。可这名战士非常的痛苦,说一句话都得喘息好几口气。

  “兄弟们……给……给我……一刀……吧,我。我……我实在,坚持不住了。”

  秦宁分开了照顾这名战士的人。蹲下来给这名战士检查身体。

  战士的身体情况,让秦宁一阵阵的泛寒。这名战士身体表面没有异状,但整个的内脏,都已经搅成一团,成了浆糊。

  这种痛苦,秦宁是能够体会得到的。准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的希望了,却连自己解决痛苦的力气都没有,拼尽全力说出来的话,却是让自己的生死弟兄赶快结束自己的生命!

  见过了太多的生离死别,见过了太多的生灵涂炭,秦宁依然还是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悲痛,两行热泪已经从眼角滚滚流下。

  旁边的校官一擦眼泪,喝道:“手炮队给我撤下来!弟兄们,跟我冲,鱼死网破!”

  “站住!”秦宁厉声喝道,“都给我原地呆着!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轻举妄动!”

  喝住了准备集团冲锋,准备不惜一切代价杀开一条血路的秦军将士,秦宁把那个奄奄一息,已经没有任何活下来的希望的战士搂在了怀里。

  秦宁一闭眼睛大吼一声:“兄弟,走好!”

  说完,秦宁单臂微微一用力,把怀里的战士累断了脖颈,这是减轻这个战士所有痛苦的最佳的方法。

  睁开眼睛,秦宁满脸狰狞,一步步向前走去。

  咻咻咻……

  伴随着几道诡异的破空声,几颗弹丸向秦宁打了过来。

  秦宁一伸手,把几颗弹丸抓到了手中,然而这些弹丸却是在秦宁的手中诡异地打着螺旋转儿想要扎进秦宁得身体里。

  即便是秦宁这样恐怖的**,也感觉到了从手掌上传来的恐怖力量,以及那因为强烈的钻透力而产生的热感。

  秦宁使劲一捏,控制住了这几枚弹丸,随手放到了自己的戒指里,放出强大的神识,一下子把几个偷袭的人的踪迹全部锁定了。

  这几个人还真是训练有素,打了一下马上就更换了位置,这对别的秦军战士或许有用,但对于秦宁来说根本就是无效的。

  还没等暗处的人再次发射弹丸,秦宁鬼魅般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暗中偷袭的人的身侧。

  “知道我兄弟被你的军械弹丸打中,是怎样的痛苦么?”秦宁阴测测地冷笑道。

  那人一下子呆若木鸡,体若筛糠。

  半晌那人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手中还有高级炼金军械,一咬牙转过军械对着秦宁就是一下子。

  可是,威力无匹的军械射出的弹丸,在秦宁的体表爆炸,竟然在秦宁的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害!

  这回,这个人可是彻底傻了!

  秦宁嘿嘿冷笑着,从那人手里夺过了高级炼金军械:“这东西……原来是这么使用啊。”

  按照这人的操作方法,秦宁对准了这人的腹部,轰的一声打出了弹丸。

  这个弹丸十分的恐怖,钻进了这人的肚子后才爆炸,这人浑身扭曲成了一团,不断地抽搐。

  秦宁知道,这人的内腑也像刚才的那个弟兄一样,全部碎掉了,虽然没有任何的方法能够活下来,但因为身体的大脑和其他部分都正常,会在无边无际的痛苦中一点点死去。

  秦宁没有再管这个人,转身按照神识的搜索,把埋伏的人一个个全部整成了脏腑碎裂的痛苦死亡法。

  就在秦宁肃清了敌人的阻击小队,想要下命令撤退的时候,身后传来了阵阵重炮的怒吼声。

  秦宁大惊,后面的追击部队速度怎么这么快?城门楼子被自己弄塌了,按照敌人清理的速度,不会这么快就过来啊。

  等到秦宁回身到后面时,秦宁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敌人的战车横冲直撞,坚固的房屋在战车的面前就像是纸糊的一样,一下子就崩塌,战车竟然能够生生撞出一条路!

  原来是这样!

  战车上的重炮一发炮弹下来,就有上百的秦军战士灰飞烟灭。眨眼间,秦宁带出来的这一万人已经损失掉了上千人!

  秦军战士徒劳地用手炮轰击敌人的战车,却发现没有任何的作用。一些秦军战士飞扑上战车,用手里锋利的短兵军械劈砍刺,更是徒劳。跟进战车的敌人,用手里的远程高级炼金军械,把爬上战车的秦军战士一个个射死。

  “撤退!撤退!”秦宁眼睛都冒火了,秦军不是没有在局部战斗中惨败的时候,但像这样对敌人无可奈何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

  听到了秦宁的命令,秦军战士迅速跟敌人脱离了接触,在秦宁的严厉命令下纷纷向东倾城东城城门方向迅速撤退。

  秦宁再展神威,把一辆战车扔了回去,才算是阻挡住了敌人疯狂的进攻势头。

  要是身边没有这么多的秦军战士,秦宁倒是可以跟对方大战一场。可敌人十万之众紧紧咬住了这剩下不到一万的秦军战士,为了这些弟兄的人身安全,秦宁也只能且战且退。

  忽然,在东倾城城东的方向传来了惊天动地一样的爆炸声。

  秦宁心头一紧,放弃了面前的敌人,赶紧飞身到城东观看。

  凄惨的景象再次让秦宁感到了揪心,一片恐怖的爆炸后的现场中,秦军战士的残肢断臂到处都是,粗略看看形势,剩余的秦军战士已经不足六千,这六千人中还有将近两千的伤员。

  没有时间悲痛,更没有时间愤怒,秦宁命令秦军战士没有受伤的,两个帮扶一个,不留一个伤员往外撤退。

  秦宁冲到了队伍的最前端,给后面的秦军战士开路。

  实际上,要照顾伤员的话,这支秦军已经没有战斗力了,秦宁要凭借一己之力带着秦军战士杀出重围。

  敌人的算计是极为周密的,引诱秦军攻城,然后再用部队攻城,把秦军的注意力吸引到西城。

  最终……隐藏在老百姓中的敌人,在东城铺设了能够被人踩踏引发爆炸的高级炼金产品!

  这一幕幕,让秦宁的眼睛喷射出来两团炙热的火焰!(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贩妖记人性禁岛邪御天娇执掌乾坤武逆乾坤重生之军火巨头官路弯弯超神级诱惑超级教练

鸿蒙树其他小说:红色仕途仙门弃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