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八章 大瘟疫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秦宁看看重症的病人,回头对医护主官说道:“来不及了,他们也等不起了。这样,你就按照你的方子炼药,先用一部分病人试药,出了问题,我来负责。”

  医护主官赶紧按照自己父辈留下来的方子熬药,和秦宁一起选择了十几个病人,把汤药灌了下去。

  服药的人在灌下汤药后,症状很快就有了好转。但秦宁想起了白天小战士的死亡,一点也不敢大意,整个夜晚都守候在试药的病人身边。

  医护主官见秦宁这样,十分感动地说道:“秦将军,您昼夜劳累,这样熬下去可不行。您先休息一会儿,我保证会连眼睛都不眨地随时观察,一有情况马上向您汇报,您看怎么样?”

  秦宁的眼里已经见了血丝了,指挥秦军跟北皇子决战,一直到今天,秦宁就没睡过觉。战士们还在决战完了的时候稍稍休整一下,而这个统帅则是有更多的事情等着他,哪里能够捞着休息?

  “咳,事关重大啊。依我看来,药物有没有作用,天亮就能见分晓,要是药物有用的话,我再休息也不迟。”

  医护主官见说不动秦宁,就只好给秦宁泡些茶,让这位令人心怀敬仰的领袖稍稍提提神。

  跟秦宁的预料一样,到了天明时分,试药的病人有了反应。

  一共是十六人试药,其中六名出现了良性的反应,脉象回稳,各项生理机能都活跃起来。其中七名病人。症状倒是缓解了,但陷入到极度的昏迷中。不吐不泄但也无法摆脱昏迷的迹象。

  还有两人则是迅速恶化,眨眼间就死掉了。

  秦宁仔细检查了各个病人。向医护主官问道:“当初你使用这个药方,也是这样的结果么?”

  医护主官想了一下摇头道:“当年我是跟父亲一起抓药熬药,家里所有人都吃了,没有任何的副作用。我记得很清楚,绝对没出现这样的类似情况。”

  秦宁点点头说道:“此一时彼一时也。经过了漫长时间的变化,病因也应该有了巨大变化,这是很正常的,跟你的方子是没有因果关系的。”

  医护主官憋了一会儿,终于小心翼翼说道:“秦将军。咱们可得做最坏的打算了。这样烈性的传染病,搞不好会发展演变成一场巨大的疫情。为了安全起见,最好是暂停所有的工作,把出现异状的人员全部隔离,按照大规模瘟疫疫情的预案来处理。”

  想了一下,秦宁觉得医护主官的建议还是很中肯的。他马上让医护主官按照家传的方子熬药,给全体人员全部服下。接着,秦宁通知丘文和和沙行平过来,按照紧急疫情的处理方案进行行动。

  所有的工作全部停下来。所有的人员全部撤离清理战场的现场。在战场现场五里外洒下警戒线,所有人不得入内。

  在所有部门中,立刻清查相关人员的身体状况。分重症,轻微症状和疑似感染症状三个等级把个等人员隔离开来。

  秦宁让丘文和紧急从后方调来相应的药材和强力的杀毒药材。对人群集中的场所进行彻底的杀毒。

  医护主官所提供的药方,对此次的发病疫情有明显的效果,但却没有达到秦宁所预期的那样。

  就在秦宁想着改良配方的时候。各个隔离单位上报的情况让秦宁震惊。

  重症区的人员,死亡率达到了五分之一。而轻微症状的人群,转重症为四分之一。死亡率为二十分之一。

  疑似感染区域,也有好几例死亡报告。

  一天的时间里,就有一千多人死于恶性传染病,最让秦宁不安的是,没有丝毫病症的人群里,也出现了症状。

  医护主官找到了秦宁,焦急汇报道:“秦将军,事情有了新的变化。过去我一直以为这种传染病是因为身体接触引起的,但经过大量的观察实验,我发现这种恶疾是能够通过空气呼吸传播的。”

  秦宁大骇,要真的如医护主官所说,那么这场疫情已经到了不可控的地步了。通过身体接触,你还能控制传染源,传播途径,可要是通过空气传播,一阵风下来,整个蓝星帝国都不能避免啊。

  “可以肯定么?”秦宁无比凝重说道。

  医护主官重重点点头,表示自己的判断没有错。

  开始的时候,因为感染人数相对少,而且发现的晚,所以各个病症时期的病例并没有齐全。所以无法对病症做一个综合的分析评定。

  可秦宁实行了隔离之后,各个症状阶段的表现都能够被观察,所以才会有一个综合的直观诊断。

  “秦将军,在疾病出现的初期,病人所表现出来的就是咳嗽还有头晕乏力,属典型的风寒感染,这就说明病因的形成绝对不是通过饮食而形成的。再往下发展,就是上吐下泻,然后突然间生理机能丧失导致死亡,整个发病的全过程以此逆推,就是病因在空气中传播。”

  秦宁想了一下,带着医护主官到各个不同发病症状的人群中去进行观测。

  在发病初期的人群中,秦宁发现这些人确实是喉部和气管出现异常,跟饮食是没有任何的关系的。而在逐渐加重的症状中,就出现了类瘟疫的症状。一直到最后,跟医护主官的分析严丝合缝。

  这可是极端重大的疫情,秦宁马上命令在铜岭关一带洒下警戒线,让铜岭关以南的所有人群禁止到北方来。务必把疫情控制在铜岭关一线,不然,随着越往南人口越多,疫情就无法控制了。

  做好隔离措施,秦宁拿着医护主官的药方,苦思改良之策。秦宁想了很多办法,终究没有进行改动。

  治病药方,讲究的是对症下药,无论理论上多么完美,有时候就是经不起实践的考验。

  秦宁思考良久,决定还是仔细观察病人,然后再做改良。

  疫情越来越厉害,仅仅过了半天,又有一千多人死去。

  秦宁先从这些死人下手,选择了一个症状十分明显的死人,秦宁用神识对这人的身体进行了详细的探查。

  死者的肌肉骨骼各处,没有任何的问题,大脑中的相关区域,也没有异常现象。有重大改变的地方,就是死者的脏腑器官。

  秦宁对医护主官的药方做了详细的研究,发现这份药方主体上是以扶正祛邪为主体思维的方药,兼顾了以激发脏腑潜能的药物辅佐,应该说,这个药方的整体思路是治标治本的良方。

  如果病因真的是类瘟疫那种引发的病症,这剂方药应该是药到病除,不会出现那么高的转危人群和这么高的死亡率。

  秦宁对死者的脏器做了细致的分析,发现这些脏器并不是因为精华耗尽而引起的衰竭,而是某些血管引起的栓塞,导致血液无法进入脏腑而引发的脏器衰竭。

  这个现象,引起了秦宁的注意。他仔细分析了药方的每味药材,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引起这样的症状。

  终于,秦宁找到了症结所在。医护主官提供的药方和秦宁用到的续命丹有一味相同的药材,那就是回魂草。

  这种植物类药材有个特别的功效,那就是被人体吸收后,加速脏腑血液流动,对强行启动脏腑有着极佳的效果。

  但造成疫情的病因,却是能在病者脏腑中增加了血液粘稠度,两下一冲突,就造成了脏腑的瞬间休克,导致了病者的死亡,以至于表面上好像是衰竭而死。小战士和一些死难者的死亡,应该是由这种原因引起的。

  这也就说明了为什么医护主官的方药有用,但死亡率却很高的情况。

  在秦宁的神识中,所有的病因都能被观察到,秦宁发现,除了两脚狼体内携带的穿山兽传染病因之外,还有别的妖兽隐藏的病因,复合叠加起来,才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穿山兽携带的病因,本是通过接触传播的,但复合叠加了异种病因之后,竟然能够散发到空气中,这就形成了空气传播的途径。

  所有的原因都找到了,秦宁要想控制住这么大的疫情,控制传染源倒是能够,但传播途径是控制不了了。

  那就只能是研究出能够治疗和预防的药物,才能够消除这次疫情。

  有了病理形成的因素,秦宁就可以放心大胆对医护主官的药方进行改良了。别的成分都无需改变,最主要的就是回魂草的替代。

  思索良久,秦宁用了三种替代的药材取代回魂草,从理论上论证是没问题的,但关键还是要靠实践来检验那种药材最适合。

  秦宁回到隔离区,找到了医护主官,把自己的方案告诉了他,并征求他的意见。

  医护主官觉得各个药材都有其道理,究竟哪个更合适,还是通过临床来确定。

  改良的三个配方,都被熬制出来。医护主官挑选了百名病人,给这些人服下了改良的汤药。

  改良后的汤药,比原有的配方都更有效。犹以第三种改良配方的效果最后,最终秦宁和医护主官决定,就把这个改良配方用到控制疫情中。(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人性禁岛逆剑狂神邪御天娇贩妖记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大道主官路弯弯武逆乾坤

鸿蒙树其他小说:红色仕途仙门弃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