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惹祸的本事一流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将军,您打算怎么办?”

  “没关系,他一定不知道我对你授予了指挥官的权限,而且他也没本事杀死我,就由他去吧,让他留在银月领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他交代出神圣武士改造计划,为此不惜一切手段。”

  “是,将军!”

  神殿的神圣武士计划实在是很有诱惑力,就如老头的力量让安阳也为之不敌,他自然渴望,但他也没这么多闲功夫和一个老头纠缠,有这份心和精力,还不如在现实世界多看几部电影。

  于是将之交给安琪和伯爵,他便回了现实世界。

  这次在帕尔兰斯呆了十天左右,折合现实世界接近一天。

  可他刚一落地,手机就震动起来,耳边传出系统冰冷的声音。

  “有人给你打了电话,三个。”

  “是吗?”

  安阳一愣,连忙摸出手机,屏幕上正好显示着纪薇薇的头像,不知何时系统又更新了,这张图片明显和之前不一样,纪薇薇穿着一件他没见过的体恤,明显才买不久。

  “你还真神通广大,帮我拨回去。”

  电话很快接通,从中传出纪薇薇好听的声音,略显焦急。

  “喂,你去哪儿了?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

  安阳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么多年的感情让他一听就能听出她的心情,说:“额,我手机没带在身上,发生什么事了?”

  纪薇薇的声音提高了点,似乎确实挺急:“发生什么事了!你妹妹快被通知家长了你知不知道?”

  安阳一愣,连忙问:“这是什么情况?”

  “小悠脾气太倔了,认个错都不肯,和你当初一模一样,我现在在益州大学劝她呢,你赶快过来,我慢慢跟你说!”

  安阳一阵无奈,这丫头虽然成绩好、长得漂亮,其他各项能力也也很出众,但在他看来却是屁本事没有,反倒是惹祸的本事一流!

  “好,你等等啊,我洗个澡就过来。”

  纪薇薇一阵气急,怒火攻心,洪荒之力快压制不住了。她从小在安家待的时间就很多,和安悠的感情自然也不赖,和亲妹妹差不太多。

  “洗个屁,你怎么一点也不急啊!你俩是亲生兄妹吗?”

  “你都说了,那丫头脾气那么倔,让她吃点苦头也是应该的。”

  纪薇薇沉默了下,突然蹦出两个字:“小气!”

  安阳顿时尴尬了:“额,被你看出来了,我先洗澡去了。”

  “……”

  安阳果然慢悠悠的去洗了个澡,悠闲得小倩都看不下去了,不过也不是他完全不在乎安悠的学业,而是他有足够悠闲的资本。

  益州大学作为全国排名前五的大学,校长的行政级别很高,但实权相对就很低了,尤其是对他这种可以不顾一切的掌控者来说,就算安悠退学了他也能让她再回去。

  在开车过去的路上,纪薇薇一直和他保持着通信,他才知道这件事还真不是安悠主动惹的麻烦,而是安悠学校有个男的一直死皮赖脸的追求她,和当初安阳追求蒋欣柔有一比,但安悠一直不肯,最近这男的便有些不耐烦了,也远远没到电视中强抢民女的地步,只是追求手段越来越激烈了而已。

  比如在教室门口、食堂门口拦她,在她社团开会的时候闯进来当着所有人的面向她表白之类的,甚至不许她和其他男的接触等,这一连串行为终于在前些天激怒了安悠。

  这妮子和安阳一样,完美突变了安爸安妈安分守己的基因,简直毫不犹豫一巴掌就过去了!

  本来男的死皮赖脸追一个女生就要做好挨飞刀的准备,当初安阳追蒋欣柔也挨了不少冷眼,后来还不是一样抱得美人归,高傲的系花在他腿上坐着的时候一样乖乖的,虽说挨耳光有些激烈了,但也和个人的无耻程度相挂钩,像这个男的这样做的话,挨打也挺正常。

  偏偏他不是一般人,而是一个心胸狭窄的二世祖,听说安悠给他耳光后还说了不少难听的话,总之是彻底撕碎了他的自尊心,而后安悠才知道他是益州大学教务处主任的独生子。

  “事情就这样?”

  安阳问。

  “你还想怎么,教务处以当众打人为名要小悠当着全校的面道歉,小悠打死也不肯,还和教务处的老师吵了一架,事情慢慢就闹成这样了!”

  安阳长长的哦了一声,又点赞道:“这脾气,不错!”

  纪薇薇语气有些不善:“你还有闲心调侃,教务处说要联系家长,我毕竟不是她亲姐姐,这才给你打电话,早知道就不叫你了!”

  “嗯,打得不错!”安阳如是说着,已开到了益州大学校门口,“我马上就到了,你们喝杯水等着。”

  “你以为我们是你啊,还有闲心喝水!”

  安阳无奈的笑笑,轻车熟路的开到安悠宿舍楼下面,纪薇薇和安悠已经在楼下等着了,只是安悠明显很不情愿,从小到高中毕业她都没因自己的事情麻烦过安阳,但上了大学就像遇见鬼了一样,安阳老是帮她处理各种事,尤其是今天这件事,简直让她无比难堪。

  安阳笑着走过去,习惯性的接过纪薇薇手中的包,又扫了眼戴着一个鸭舌帽低着头的安悠,不由笑得更开心了。

  “魅力不错嘛,追求者挺多吧?”

  安悠抬起头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又低下了头,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她真不会让薇薇姐打安阳的电话。

  倒是纪薇薇一把将他轰开:“去去去,现在不是你调侃的时候,快去教务处给你妹妹说点好话,兴许这件事就过了!”

  安阳轻笑出声,目光却泛着捉摸不透的光芒:“过?哪那么容易!”

  安悠低着的脸一僵,她以为安阳要说她给了一耳光的那个男的是教务处主任的独生子,这件事有多麻烦之类的,一时难堪到了极点。

  如果她早知道那人是教务处主任的独生子,如果她早知道打了那一耳光会惹出这么多事,兴许她咬咬牙就忍下来了吧。

  不过那男的也确实欠抽,打都打了,让她道个歉也不是不行,低着头蝇语两声也就罢了,即使她坚持认为自己没错,可当着全校所有师生的面又怎么可能?

  她宁愿退学!

  但安阳的话却出乎她的意料。

  “这丫头好歹也和我一个姓,一个泼皮无赖而已,他老子也只是个学校的教务处主任,打就打了,怎么能受这么大的气!”

  安悠脚步一顿,纪薇薇也一愣。

  “你可别乱来啊,小悠可还要在这里读三年呢!”

  安阳说:“放心,我有分寸,唔,快五点半了,你们还没吃饭吧,我先带你们出去吃个饭,回来再去教务处。”

  纪薇薇一怔,连忙摸出手机看了下表:“竟然都五点半了,教务处岂不是都下班了,看来只有明天了!”

  安阳耸耸肩:“我没叫他下班他怎么敢下班!”

  这句话和前面一句话一样,简直装b意味十足啊,他是想缓和一下安悠心里的紧张和忐忑么,一定是了,还真是用心良苦啊。

  开车径直前往益州大学周边一处味道非常好的苍蝇馆子,安悠刚来益州读书不到一年可能还不知道,但当初安阳可被纪薇薇拉着来吃了好多次,以至于老板都认识他们这对“小情侣”了。

  “你今天不上班么?”

  “营销部工作比较自由,我又是主管,调一下时间没什么的!”

  安阳点点头,又看向旁边低头沉默的安悠,情绪似乎极为低沉,连平生第一大爱好都不能缓解这样的情绪。

  她第一次认识到,原来在高中初中的时候自己成绩好,长得漂亮又为人开朗大方,人缘好,就能得到老师同学的喜爱,但上了大学就完全不一样了,即使她当上了社团社长,即使她在学生会也身兼重任,即使她奖学金、助学金拿个不断,遇上有权利的人还是没办法,没人会因为她的优秀就对她网开一面,以前可以当护身符的东西都不管用了,甚至没有朋友站出来为她说话。

  现在她身边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从小带着她长大的薇薇姐,就像一个大姐头一样的人,还有一个……额,不说也罢!

  安阳犹豫了下,还是撇嘴说:“瞧你这样,吃完饭我去教务处一趟就完事了,也不用你当着全校的面道歉,本来就是刻意吓你的,大学除了军训就没什么活动能把几万人聚在一块儿的,你以为像高中啊,你想当着全校师生的面道歉还没这个机会呢!”

  安悠抬眼瞥了他一眼,没说话,但却轻松了很多,只要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道歉,其他的她都能接受。

  嗯,最好不要通知安爸安妈。

  安阳顿了顿,又说:“你也不需要道歉,你做得没错,下次遇到这种人还要一巴掌过去,出了事我给你担着!”

  纪薇薇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有你这么教育妹妹的吗?”

  安阳打了个哈哈。

  饭已经吃完了,天也黑了。

  感谢订阅!(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偷爱换爱黄小兰无限动漫录大汉科技帝国无限神罗无尽侵蚀我捉鬼的那些年随身带着星际争霸第二进化末日之魔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