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我有个妹妹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安阳几乎是力排众议,坚持回到行政楼教务处,显然她们并不认为教务处的主任还没下班,但当她们看见教务处办公室亮着灯里面的人影时,都明智的闭上了嘴。

  “你们在外面等我,还是和我一起进去?”

  “当然是一起进去!”

  安阳在门口整了整衣服,踏进教务处,果然,一名大约四五十岁的秃顶男人正在里面等着,坐立不安的样子,不时抽出纸巾擦拭额角的汗水。

  纪薇薇扫了安阳一眼,低声嘟囔了句装模作样,也跟着走了进去,连忙对秃顶男人说:“主任您好,打扰您了,没想到您现在还没下班。”

  这一声仿佛才将秃顶男人从发呆中惊醒出来,也不知道他之前在想什么,望见安阳的第一眼马上站了起来,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

  安阳则环顾了一圈办公室的装饰,转头凝视着他,浑身忽然散发出难以言明的气场,有作为一名强者的骄傲,也有作为一名权势者的威严,还有杀人太多的冷漠,经历种种世界的从容,混杂在一起让他的对象冷汗直流。

  “有人让你在这里等我?”

  说出这一句话时,纪薇薇敏锐的感觉到,他和往常不太一样了。

  从第一次在纽约曼哈顿街头开枪狙杀大反派时的果断,再到亚马逊训练厮杀的坚毅,还有在郭北县兰若寺中与妖鬼同舞的危机四伏,一直到在金字塔中冷静的猎杀外星战士和生物,在帕尔兰斯率军抵抗大型机械潮流的进攻,在末日世界悍然攻下一座城市,不说本身的种种能力,光是这些经历就足以让他脱离常人之列。

  秃顶男人脚一软差点跌倒在地,却又硬生生忍住,那种感觉就像一只柔弱无力的兔子面对一头叱咤草原的雄狮,心底充满了惊恐、无助,偏偏还必须去面对,让他汗如雨下。

  “是,是,有人叫我在这里等您。”

  安阳点了点头,与身后安悠和纪薇薇心底掀起的惊天波澜不同,他的面色始终很平静,甚至找了根椅子坐在办公桌前,一副从容自若的模样,顷刻过后,对秃顶男人说:

  “给我倒杯水。”

  “稍……稍等。”

  秃顶男人很快端着一个纸杯过来,小心翼翼的放在他面前,生怕水洒了般,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对一个年轻人这么恐惧,就像谁也不知道他今天受到了多少警告,接了多少通电话。

  可他直到现在才知道,这名大人物找自己究竟所为何事!

  安阳端起水杯喝了口,完全无视了秃顶男人,甚至无视了身后的纪薇薇和安悠,这一刻他已不是一个在现实世界寻求平静的人,也不是和纪薇薇青梅竹马的安阳,更不是经常受安悠冷眼的哥哥,他是一个时空穿梭者,一个手掌大权、杀人如麻的人。

  但他的语气依旧平静。

  “我父母在生下我之前给我准备了两个名字,如果我是个女孩就叫安悠,可惜我是个男孩,于是我叫安阳,不过这个名字也没有浪费,六年后,我有了个妹妹,你应该认识吧?”

  秃顶男人扫了眼他身后的安悠,一阵凉意直冲心底:“认,认识。”

  按理说这是个法治社会,面对封疆大吏他也无须这么害怕,省长坐在他面前也不用这么紧张,但这个人给他的感觉不一样,就像他可以无视法律,就像瞬间把他拉回了蛮荒的社会,他得罪了其他掌权者可能丢掉工作,但得罪了这人,则会丢掉性命,就像最原始的丛林法则,强者总是掌握弱者的生杀大权。

  安阳凝视着他颤抖的目光,忽然站起来说:“就这样吧,你知道怎么做的。”

  秃顶男人连忙点头:“知道,知道!”

  安阳将水杯放在桌面上,用手在呆若木鸡的安悠面前晃了晃,带着二人走了出去,想来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接下来的事情有人去办。

  一直到下楼,纪薇薇才像是突然惊醒,狠狠拍了他胳膊一下,快步走到他面前将他拦住:“你开挂了啊,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牛叉!”

  安阳一阵无奈,揉着她的头说:“女孩子不要说脏话。”

  纪薇薇忽然炸毛,将他的头拍开:“给你说了多少次了,摸头长不高摸头长不高,你还摸,还不赶快老实交代这是怎么回事!”

  安阳对她眨了眨眼睛,刚才强大的气势仿佛消逝得无影无踪,说:“你平时不是挺聪明的吗,我什么都瞒不过你,你猜啊!”

  纪薇薇一时气急,良久才气呼呼的说:“不说就不说,瞒得过一时,瞒不过一世,总有一天本女神会知道的!”

  安阳撇了撇嘴,这次她倒是没说要到他爸妈那去告状。

  安悠一直低着头,直到上车开到寝室也没说话,纪薇薇发现了她的不对,轻声询问了她几句,她也只是说她没事,只有安阳能隐约猜到她的想法。

  毕竟在一个屋檐下相处了十几年,即使再怎么不对付,兄妹间的了解还是有的,这妮子的好胜心太强了,自尊心也太强了,尤其是在他面前,他今天表现得这么强势无疑打击到了她。

  一直看到她上了楼,安阳才调转车头离去。

  纪薇薇有些忧心的说:“你说你小悠是不是受刺激了,感觉有点不对啊。”

  安阳无所谓的说:“管她的呢,这丫头心大着呢,说不准明天叫上她的小伙伴出去吃一顿饭就恢复过来了。”

  纪薇薇眼角一抽:“心大的是你吧……”

  ……

  安悠如失了神般回到寝室,同寝的两个女生连忙询问她的情况,只有平常很高傲的连昕盘腿坐在床上玩电脑,像是对此事漠不关心,听见其他几个女孩子的问话才侧过头来:

  “有什么好问的,不是给你们说了么,这都是小事情,轻轻松松就能解决。”

  安悠扫了她一眼,刚想说话,小包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萧雪儿打来的。

  “喂,雪儿啊!”

  “喂,小悠怎么样了?”

  “我很好啊!”

  “我是问你事情怎么样了!”

  安悠沉默了下,说:“已经没事了。”

  萧雪儿疑惑的问:“没事了?不是今中午还说要联系家长吗?”

  安悠这次沉默得更久,说:“薇薇姐给安阳打了电话,他过来了一趟。”

  萧雪儿这才松了口气:“看吧,早就叫你给安阳哥哥打电话你不听,都给你说了,安阳哥哥出马一定能解决,你还不信……”

  安悠长长呼出口气,有气无力的说:“雪儿,我想休息一会儿,就这样吧,我挂了。”

  萧雪儿也适时的说:“好吧,明天我来找你玩。”

  电话刚挂断,寝室里的两女生立马叽叽喳喳起来。

  “小悠,你哥哥去的教务处啊,难怪这么快就好了,你哥哥对你挺上心的嘛。”

  “咦,小悠你脸色好像有点不好看,不会是你哥哥骂你了吧?”

  “我没事……”

  安悠躺在床上却睡不着,眼睛睁得明晃晃的,自从上了大学这种感觉就越来越明显,她原本看不起的哥哥似乎变得越来越捉摸不透了,而且性格脾气都温和了许多,看起来一点也不逊。

  仔细想想才发现,她对安阳的印象似乎一直停留在好久好久以前,那时候安阳才高中吧,还是初中?记不得了。总之那时的安阳抽烟喝酒打架什么都做,而且不学无术,在国家重点雁城中学中简直是差生中的典范,而且还有一些很恶心的嗜好。

  至于现在,看看自己无可救药的闺蜜就知道了,而今天完全是一击重锤让她醒悟,原来自己早已没了在他面前骄傲的资格。

  今天的画面一一闪过,安阳一下车便可恶的调侃,吃饭时漫不经心的安慰,回应纪薇薇时可恶而又强势的维护,以及在办公室的强大气场,直到她慢慢闭上眼睛睡去。

  安阳则在别墅中和小倩讨论一些事情。

  “现在我们在锦官市的政治局势已经趋于稳定,各部门的重要官员绝大部分被我们所掌控,军方的渗透也可以提上日程,听说半个月后不少军官都会来到锦官市,这是个不错的机会!”

  “这个我也想过,不过军方本来就要比官员们难掌控,也更难诱惑,我们必须要小心,不然被我们选定的人将安阳夫君的秘密泄露出去,可能会对我们不利。”

  安阳点点头,看来小倩为了帮他确实下了不少功夫:“这方面的确需要注意,可以先把所有军官的资料拿过来好好挑选一下人选,让他激活徽章的过程也要小心,但也没必要太畏畏缩缩的,帕尔兰斯的大军就是我们的强力后盾。”

  小倩很郑重的点头:“我一定会处理好的,不会让夫君烦心,大不了我亲自出马,保证能让他们乖乖的激活徽章。”

  安阳一笑。

  他本不打算太多插手现实世界的局势,但现在改变主意了,既然有着如此神秘莫测的力量,很轻松就能做到的事、获得的权利,为什么不去做呢?

  感谢订阅!(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偷爱换爱黄小兰无限动漫录十二天劫随身带着星际争霸我捉鬼的那些年无限神罗大汉科技帝国无尽侵蚀末日之魔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