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神州大陆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任务世界:神州大陆(自然世界)

  任务目标:生存一年

  初始技能:无

  任务成功:奖励道具能力*1,技能点数*3,身体素质点数*1

  任务失败:重复执行

  “果然又是自然世界!”

  “神州大陆,这是什么鬼,居然又是生存一年的任务!”

  安阳还没来得及想明白,忽然感觉头脑一昏,整个人像是落地了,却在这一瞬间失去了意识。

  唔,这种感觉好像曾经经历过。

  ……

  白墙青瓦,低矮民房,这是一座古典城池,最高建筑不过三层十来米,一阵微风便能从城南吹到城北。

  有点画皮世界中的风格,但要温婉秀气得多。

  青石板铺成的街道上人来人往,都穿着古装,熙熙攘攘,卖菜的声音、讨价还价的声音,还好的是没有鸣笛声,听起来虽然嘈杂,却并不刺耳,偶尔路边包子铺的包子新鲜出炉时,香味随着热腾腾的蒸汽飘散开来,甭管你早上吃没吃饭都得狠狠咽一口口水。

  “谁特么说古代的东西都不好吃,不加香料都这么香,加了还得了?”

  一颗巨大的榆树遮蔽了临近晌午的阳光,树下坐着个书生装的年轻人,刚才那声感慨就从他口中传来。

  旁边是一座有点历史的拱桥,名为民心桥,即为平民百姓捐钱修筑的桥,桥下是一条碧青的河,名为清越运河,清越运河自城东向西穿过,它养育着全城人民,不仅提供洗衣做饭的水,同时生活污水也往这条河里排,却全然不能影响它的清澈,现在早已河道旁杨柳依依,千丝万缕,成了城内一景,每当灯会时树旁挂起彩灯更是一绝,引得无数富家千金、莺莺燕燕前来赏灯会、猜灯谜,这时便是书生、少爷们集体展现自己风度的好时机。

  然而这完全不能缓解安阳的无聊!

  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三天了,每天除了吃睡之外什么都没做,也没有剧情任务,甚至没有娱乐活动,没有电脑、音乐和歌舞厅,连朋友都没有。而除了在这清越河边喝喝茶、下下棋,或者附庸风雅的在河边走走吟诗,这个世界的人好像就没什么可玩了,上青楼倒是风趣高雅,听听小曲弹弹琴什么的,可问题整天沉迷其中也没意思,斗斗蛐蛐、溜溜鸟则会被人认为是玩物丧志,戏曲偶尔听下还成,每天都听就会腻了,赌博就更不可能了……

  系统叫他在这里呆一年,虽然明知道不可能这么简单,但就是毫无头绪,哪怕他跑遍了整个城池,也找不到什么异样,只知道这里叫并州,属于越国一个比较繁华的城市,至于越国嘛,大致相当于古代中国的大宋王朝,并州就是江南一代的城市了,苏州、秦淮什么的。

  与中国古代一样,这个世界的平民之间充满了志怪之谈,什么妖魔鬼怪、神话传说多不胜数,并州的治安并不算好,偶有盗窃、伤人案件发生而又查不清真相的话,往往就会推脱到妖鬼的身上,但安阳趁着夜色走遍了并州城,盔甲的红外扫描开到最大也没发现有什么妖魔鬼怪。

  他知道这个世界必然是不凡的,但还需要等待。

  系统总不可能让自己来度假吧!

  一个由丫鬟搀扶着的富家小姐从石拱桥上走来,目光不断在清越河道旁打量,像是在欣赏风景,不自觉的扫了安阳一眼,轻蹙了蹙可爱的眉头,便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了,她沿着河道往上走,偶尔会提着袖口翻开吊在树上的红布条看上面写着的诗句,并轻轻念出来,眼露崇拜之色。

  树枝上挂着的布条都是由一些书生留下的,上面署有自己的名字和得意诗词,目的已经显而易见了,吸引女子而已,不成也最多费点笔墨,而一旦成功与某个千金小姐产生了共鸣打开她的芳心,那就是人财双收的美事,足以在文人圈子中传为一时佳话美谈!

  这个方法虽然听起来挺脑残,但据安阳所知,成功率竟还不低,这个时代尚文,不管男女都尚文,文人地位极高,只不过男女终究有别,诗词绝大多数出自男人之口,许多女子都只停留在识字阶段,偏偏极为崇拜挥毫洒墨便成千古绝句的才子,有懂点诗词的,还真可能以文笔挑夫婿。

  反正自己不挑,等到年纪到了,家里人为自己挑也好不到哪去!

  千金嫁才子女子有光,才子娶美人才子也长脸,两全其美的事情。

  由此可见这名女子确实是个千金小姐,这个时代识字率不高,更何况能看得懂诗词。

  当然,也有可能是附庸风雅,不懂装懂!

  午时的阳光透过大榆树繁茂的枝叶细碎的洒落下来,打在地上形成一个个细小的金色光斑,落在淡青色的书生袍上更显儒雅。

  安阳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拍拍衣服上沾惹的叶子和灰尘,准备往家中走去。

  嗯,家中。

  这次有点类似于《冲出亚马逊》的那次任务,不是直接来到这个世界,而是系统为他安排了一个身份,就像《冲出亚马逊》的特种部队少尉一样,只是这次系统给他安排的身份很平凡,一个从小被收养的孤儿,整天无所事事又考不上功名的书生,这么大了还要靠年迈的养父给吃给穿供读书的穷秀才。

  这么一看,系统还真有点让他来度假的意思。

  不过这也意味着,他如果接受系统赋予的身份的话,就必须管另一个人叫爹。

  虽说“他的养父”已很年迈了,而且生性善良老实,如果真如系统赋予他的记忆中那样,“养父”省吃俭用供他读书,盼望他能有个出息,那么叫他一声爹也没什么,可惜他知道这重身份是假的,就连他在并州城生活的所有痕迹都是系统强加的,虽然这种直接修改别人记忆的手段令人匪夷所思,但既然系统都能创造一个世界了,那么在这自然世界做到这点也不足为奇吧。

  这就有点叫不出口了。

  他的“养父”叫安劳思,以前也是一个挺富裕的商人,开着一家不大不小的染布坊,后来得罪了当官的,被官差查封,就连钱财也被一抢而空,不得已之下只得流落出来靠在码头搬运货物为生,现在老了干不动了,便拿着积蓄在路边开了一家茶水铺,每天赚点米菜钱,还经常遇到人不给钱。

  而他的名字已经被人淡忘,所有认识他的人都叫他安老四,老人也就默认了,事到如今一生穷困,他不会回忆当初的富裕生活,也不试图反抗,他只是默默地接受生活所赋予的,所以日子虽然过得艰难,但也不会痛苦。

  直到三天前安阳的到来,直接甩出了一块银子,家庭条件这才改善了点。

  吃过粗茶淡饭,油星子都见不到的炒青菜,老人已经很满足了,这还多亏了他的“养子”前些日子“卖了一首诗挣了点银子”,平常都吃的咸菜,卖茶水偶尔存点钱都拿去给他的“养子”买笔墨去了,这点卖诗的银子还得存着日后读书用。

  安阳继续来到榆树下躺坐着,手中像模像样的捧着一本书,暖洋洋的阳光却照得他下意识的就想眯起眼睛。

  下午街上的行人已经少了不少,就只有河边有郊游的、赏风景的,还有公子小姐放风筝的,总的来说这个时代的风俗和中国古代还是有点诧异,例如青年男女走在一起也不会为人诟病,最多就是默认他们是一对。

  此时旁边有个衣着破破烂烂的老头,身边围着一堆十来岁的小孩子,似乎是在听他讲故事,不知怎么就传到了安阳耳朵里面。

  “后来啊,官差也奈何不得他们,这云清师兄和云紫师妹就此浪迹天涯,做了一对行侠仗义、劫富济贫的江湖侠侣。”

  “哈哈真好,我长大以后也要劫富济贫,我也要行侠仗义!”

  安阳倍感无趣,这种最多十分钟就能讲完的一个武侠故事实在没什么意思,何况只听到一个结局。

  而后一群小孩又嚷嚷起来。

  “老先生,再讲,老先生再讲一个!”

  “这个……恐怕不行了,老夫今中午还没吃饭呢,肚子饿着也讲不动啊。”

  “老先生你等等,我家今中午烙了一锅大饼,还没吃完呢,我去给你拿两个过来。”

  安阳又是一阵无语。

  不一会儿——

  “嗯,这饼真香,老夫好久没吃过这么香的东西了,你们要听什么呀?”

  “我们……我们要听萧萧大侠的故事,就是你前些天说那个!”一个长得壮士的小男孩说。

  “我还想再听一遍云清师兄和云紫师妹的故事,老先生,求求你了,再讲一遍吧。”一个扎着两个辫子的小女孩央求道。

  “我要听神仙的故事。”刚才送来饼的小男孩说。

  老头立马拍板:“好,就给你们讲一个神仙的故事,不过听完以后你们可不能学故事中的神仙啊,知道吗?”

  一群小孩齐声回应知道了,老头才开始慢悠悠的讲了起来,这一开口就知道他不是一个普通老头,至少也读过书,识得字,有文化。

  感谢订阅!(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偷爱换爱黄小兰无限动漫录随身带着星际争霸我捉鬼的那些年大汉科技帝国无尽侵蚀无限神罗抗日之兵魂传说末日之魔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