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仙人索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这是一个两鬓斑白的中年道人,身上的道袍补着补丁,也脏兮兮的,他手中牵着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也穿着一身道袍,眼珠子黑乌乌的,看起来十分灵巧,旁边还放着一个看起来就很老旧的木箱子,除此之外便没有其他道具了,似乎这戏法也精彩不到哪去。

  “大家别急,别急,人还没到齐呢,到齐马上开始!”

  “贫道本是带着六岁的徒弟返乡,路过贵地,恰巧少了些盘缠,没办法才出来讨钱,正巧贫道会一手拿手绝活,到时候必定让大家看得过瘾,不过在这之前各位施主能不能赏口饭吃,贫道和小徒确实饿得不行了,随便丢两个铜板也好啊。”

  围观的群众都笑了,都知道他只是单纯想讨几个钱而已,但现在正值太平盛世,并州也是繁华之都,每夜风花雪月,城里有钱人并不少,普通人家往往也不缺这几个铜板,像安劳思这样还要养个书生的老头毕竟是少数,所以很快便有人扔了几个钱。

  “老道,今天给变什么戏法啊?”

  道人笑而不语,伸手打开箱子,却发现里面除了几根香蜡,便只有一卷长长的麻绳。

  围观群众顿时皱起了眉头,旁边逐渐来了些富贵之人、有识之士,也看不出个所以然。

  反倒是先前那名讲故事的老头不知何时来到了安阳身后,凝重的说:“这怕是仙人索!”

  安阳眉头一皱,转过头扫了他一眼:“仙人索?”

  他似乎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现实世界也有这玩意儿,好像是一种已经失传了的戏法,各种典籍记载得也非常少,并且描绘得是玄之又玄,这属于现代魔术师借助各种高科技作弊手段、纳米技术都达不到的神秘手段,他自然也没见过。

  难不成在这连小人书都没有的世界,竟能见识一番?

  老头点了点头:“看着架势应该是仙人索了,老夫大江南北都走过来了,却只听说过,没见过,如果这道人能变出来,倒也有几分本事!”

  安阳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那我倒要好好看看!”

  听这老头的说法和口气,这戏法竟还不是那么简单,要是再问他的话,估计又要扯出什么仙啊之类的话题,于是他干脆不问了,直接打开生物辅助芯片最近建立起还在不断完善中的分析扫描模型,开始扫描起这道人的一举一动。

  如果有人在这时注意到他的眼睛的话,就会看到里面亮起无数像火花一样的光点,一行行细小的蓝色数据不断浮现,又不断隐匿。

  “采集样本中,分析模型数据植入,分析已经开启。”

  安阳亦能感觉到视线范围内闪动的密密麻麻的数据,还有不断在眼前各事物身上一闪即逝的标记,所有的视频资料都被采集,在左上角被放大,眼前只要他能看清的所有事物都不放过,包括前方的富家少爷和千金小姐,包括停在屋檐下的小鸟,甚至是前方杨树的叶子,数不尽数。

  突然画面一滞,停在小男孩的面部上,然后放大到眼睛,突出两个目珠。

  “扫描到异常,该男孩的瞳仁与常人有异,无视网膜、角膜、虹膜、瞳孔等结构。”

  安阳顿时一惊,仔细看才发现,这个小孩的眼珠中真的什么都没有,原本黑漆漆的显得极为灵动,现在放大一看,只有恐怖,因为他的眼睛除了白色部分就是漆黑一片的瞳仁,黑得令人不寒而栗,看不到脉络,甚至连瞳孔都没有。

  “继续扫描!”

  正在这时,道人环顾四周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

  “既然各位施主已经来得差不多了,贫道就开始吧,青虹,来把香蜡取出来。”

  “贫道这绝技需要依靠小徒施展,并且有一定危险性,但可以从天下各处取来各种各样的东西,不知大家想要什么?”

  安阳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因为来得较早,他们站的位置比较靠前,所以看得很清楚。

  此时外面有一穿着粗麻布衣的男子大喊:“听说皇宫里有各种玉器珍宝,我们这等小民还从未见过嘞,不妨取一个来我们开开眼界!”

  话音一落,四周的人都笑起来,大家都能听得出他的打趣。

  这个世界果然是要开放些,要是放在前世的封建王朝,这么明目张胆的说要从皇宫里取东西,恐怕早就被拉去治罪了。

  果不其然,听了这话道人面露难色,说:“皇宫虽然守卫森严,但以贫道这方法,也不是不能取,只是皇宫的东西我等怎么能乱拿呢,到时候各位看官看完戏法一走,顺便到官府一说,贫道和小徒岂不是要吃牢饭?”

  没等周围的人继续取笑,他连忙摆手说:“换一个吧,换一个!”

  有位穿着一身书生袍的青年才俊站了出来,说:“既然这样,看你们师徒二人远道而来又缺了盘缠,也是不易,那我们也就不难为你们了,眼下这个季节并州桃花盛开,我前两天还去看了桃花,不如就取个……桃子吧。”

  此话一出,周围人又是一阵哄笑,大叹这读书人果然会折磨人,而且把话说得这么体面。

  道人扫了眼书生的穿着,虽然同样是书生袍,也很简朴,没有过于华丽的装饰,但不管材质还是做工比起安阳的都不知道好了多少倍,而且这名青年谈吐时器宇轩昂,明显身家地位都不低,他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却还是故作为难的说:

  “这位公子还说不折磨我们师徒,公子都说了,现在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又哪里的桃子呢?难不成我们要到王母娘娘的蟠桃园去给你摘?”

  没等众人说话,他话锋一转,又接着道:“到王母娘娘的蟠桃园也不是不行,不过此处距离天庭甚远,蟠桃园又守卫重重,要是小徒出了什么意外我这孤家寡人可怎么活哟!”

  书生轻笑一声,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随手在腰间一抹就是一块碎银子扔在地上:“要是你真能在这季节为我取来桃子,这点钱就权当给道长拿去打点天兵天将的开路费了。”

  安阳一直锁定着道人师徒,他发现这小道士虽然极为可爱灵动,也时常左顾右盼,但看久了竟有种机械感,且眼珠子从来不动,就如一具傀儡!

  只见道人低头对小道士说:“青虹啊,这位公子让你去蟠桃园摘个蟠桃给他看,行不行啊?”

  小道士开口了,声音难以想象的清脆动听:“可是可以,只是师父,蟠桃园是天庭重地,要是徒儿去了回不来怎么办?”

  道人叹息一声,环顾众人一眼,表情越发无奈起来。

  围观者却一阵哄笑,笑骂着这孩子真鬼机灵、他们师徒二人真会合起伙来骗钱之类的话,但还是扔了不少铜子。

  小道士这才接着说:“那师父你可一定要接稳我才是,不要让徒儿丢了性命。”

  道人笑着称好,便接过小道士从箱子中拿起的香蜡,在空中晃了三晃,竟凭空燃了起来,烛火摇摇,香烟袅袅,惹得群众的一阵欢呼。

  安阳猛然皱起了眉,这在现实世界本该是极为普通寻常的小把戏,然而他却看得极为入神,因为生物芯片的扫描结果显示这几根香蜡十分正常,至少从外表上看不出有其他化学物质的成分,最主要的是,在那一刹那,他分明感觉到了一晃即逝的能量波动,与昆仑决修炼出的气极为相似。

  这世上还真有不同寻常的东西!

  道士不知从哪拿出个小鼎,将香蜡规规矩矩的插在上面,摆在箱子翻开的盖上,随手捻起了麻绳的一头,做施法状。

  “各位看官,请看好了!”

  话音刚落,只见他将麻绳往天上一扔,整根绳子就像被什么牵着一样笔直往上升去,直入云霄,而此时卷起的所有绳子都已全飞上天,像是天与地之间多了根连接线,而他用手扯了扯绳子,竟纹丝不动,真如挂在了天上一般。

  围观人员一阵惊呼,想来许久未见戏法的他们也没看过这么神奇的一幕,简直震撼人心,这个时代的人还好理解,毕竟能往鬼神身上推,而如果是现代人站在这里,估摸着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安阳则再次蹙起了眉,他感觉到又一次能量波动,波动的频率却很奇妙,玄之又玄让人捉摸不透。

  小道士抬头往上看了眼,顿时不自然的打了个寒颤:“师父,怎么这么高,要是爬着爬着,绳子突然断了,徒儿岂不是粉身碎骨。”

  四周的人顿时会意,见过这么神奇的一幕,有钱人也不再吝啬,开始大把大把往地上扔钱,甚至看得到白花花的银子。

  要知道在这个时代,铜板才是零钱,一两银子的购买力起码相当于现实世界一千元,现实世界最大面值的货币也就一百元,若不是在并州,很多地方的平民百姓甚至一辈子都见不到银子长什么样,可想而知一两、二两、五两的官银出现在地上究竟有多打眼。

  基本就相当于大把大把的老人头。

  直到一颗黄橙橙的金属落地,围观的人的呼吸顿时凝滞了。

  感谢订阅!(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偷爱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换爱黄小兰无限动漫录拯救超级英雄十二天劫随身带着星际争霸我捉鬼的那些年大汉科技帝国无限神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