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你们家出事了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一下午的时间,安阳从李长生这里学到了引火之法、请神之术、驱鬼术、驱邪术,总共四种法术,他也能看得出来,这道人真的是不精法术,也绝不像小说中的那样神秘强大,若是他没有其他保命手段的话,一颗子弹就能解决他。

  “贫道还想着藏拙来着,没想到道友天资如此卓越,贫道一赌气,竟将最熟稔的几个法术全拿了出来,实在惭愧。”

  李长生如是说着,望向他的目光依旧不正常。

  安阳摇头笑笑,他的脑力本就是普通人的五倍,体质也是普通人的六倍有多,说是不世奇才也不为过,又修炼了好几年的昆仑决,体内还有着一个生物辅助芯片作为作弊器,这些最简单的法术都还不能快速学会才是不正常。

  想来这几个法术也不是李长生所会的全部,但他已经知足了,额,不是知足了,是李长生会的法术太令他失望,想来除了他最拿得出手的傀儡术,还有自己摸索而出的幻术,应该也没什么上得了台面的法术了。

  这充分说明了,这是个修道的世界,不是小说中描述的修真者的世界。

  “李道长,现在天色已经不早了,我得先回去了,修缮道观的钱财明天就给你送过来,顺便再和道长讨论一下法力的运用。”

  “道友还请慢走。”

  安阳出了道观下了小山,心道这道士还真是随性豁达,一点都不担心他明天不来了,不过这样也好,和他打交道不容易被坑。

  望了望天色,日落西山,他不由加快了脚步。

  在街边买了两斤酱牛肉,回到家中一老一小已经做好了饭菜在等他回来了,不过依旧是青菜和粗饭,小婵皱着白净的眉头,一看中午就没吃好,直到见到他提着个黄纸包回来才将眉头舒展开,悄悄地耸了耸鼻子。

  小婵没昨天那么怕生了,但还是干什么都小心翼翼的,也十分怕他,偶尔说两句话,声音轻轻细细,倒也挺好听。

  一夜相安无事,只是在练习法术。

  次日,破旧道观中已多了些材料,还有几名汉子在挑运东西上来,安阳信步而入,将手中的箱子放在地上。

  “李道长,你看看这些东西可够了?”

  李长生打开箱子一看,目光淡淡的,全然没有那天在并州城见财眼开的模样,但也被惊了一跳。

  “够了,够了,完全够了,这,道友……可真是好力气啊。”

  这个箱子不大,里面却整整齐齐码满了金条,按照黄金的密度,起码有千两,更别提上面一层品质上佳的珍珠玉石了。

  不过这道人第一眼惊讶的竟不是这些东西能换多少银子,而是安阳单手将箱子拎着走的力气,也是让人无言以对。

  想来这种人放在现实世界的话,也是个不大不小的逗比吧。

  安阳不声不响的关上箱子,这只是他携带的钱财的一部分,但别说修缮一间道观,就是重新建个豪华道场都完全够了,他之所以拿出这么多,不过是想告诉这道人,我为了给你修缮道观可是不遗余力,你有什么好东西也别藏着。

  这招果然正中想要在此落地生根的李长生心里,他表面上没说什么,实质上却不再藏拙,又再教了他两个法术,一个名为摄物之法,可凌空摄物,算是法力的一种简单运用,另一个名为清风术,可让施法者身形如风,大大加快行走速度。

  “道友,贫道已经没什么可传授给你的了。”

  李长生说着这话时,一脸的惭愧。

  安阳点点头,拱手行礼:“多谢道长倾囊传授,在下感激不尽!”

  他也能看得出,这道士除了看家的傀儡炼制之法和幻术,估计也留不下什么了,驱鬼术和驱邪术是吃饭的本事,是道观香火和传承的保证,请神之术和引火之法是打架用的,当然引火之法也可以在无知群众面前装哔,摄物之法也能平添几分高人风范,而清风术则有点见势不妙溜之大吉的调调,如今都交给了他,只是不知他还有没有其他保命手段。

  算起来安阳在李长生这里学到了六个法术,虽都是不入流的小手段,远远不如乾坤借法,但也填补了他在法术这一块的空白,除了请神之术和清风术稍微复杂点,其余四个他都是现场学习的时候就能立马施放出来,让李长生大为惊叹。

  下午两人便是研讨法力的各种运用,以及有些甚至都不能称之为法术的小手段,例如隔空熄火,不过是以一种方式将体内的气挥发出去,如一阵风一样将烛火之类的火苗吹灭,例如将法力注入到武器中,就可以对妖鬼精怪造成更大的伤害,通过某种方法更能让刀剑更锋利,等等等等。

  说是讨论,其实就是李长生说,安阳听,暂时他还没资格对修道近二十年的李长生指手画脚。

  渐渐地,便再次日落黄昏。

  “道友,贫道这里有一本彦青志谈,里面记载着有关修道和法术的一些东西,或许能为你增长一些修道之人的知识,便赠与道友了,也算是对道友捐助道观的小小补偿,还请道友不要嫌之微不足道才是。”

  “哪里哪里,谢过道长。”

  安阳双手接过这本古旧的线装书,道了谢,顺便向李长生告辞离开。

  出了道观,他随手翻了翻书,发现是一个名叫彦青的人记录的他在修道之路上的见识、感慨之类的,类似于一本修道日志,不过上面记载的有关修道的怪谈和禁忌都对他十分有用,更别说还有一些弥足珍贵的个人心得,不出意外的话,这本书对他的帮助将比六个小法术更大。

  在道观门口站了一会儿,他便又讲书关了起来,准备回去再看。

  日落的余晖正好在道观身后,透过破旧的瓦顶和枯树残枝,映照得他的背影一片血红。

  刚进并州城便见路边两个汉子等在城门口,靠着墙打盹,其中一个一见到他便用胳膊肘撞了撞另一个,两人立马来了精神,悄悄地跟在安阳后面,却全然不知自己所做的这一切早已被发觉。

  安阳表情毫不为之所动,不急不忙的拐入一个小巷,随手便将自身藏入角落里。

  两个猥琐的汉子走进来,东张西望,却不知刚刚还在的人怎么突然不见了。

  “见了鬼了,跑这么快,该不是发现咱们哥俩了吧?”

  “怕什么,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老子已经打听过了,这书生就是城门口卖茶水那老头的儿子,现在他儿子找到了财宝,竟连茶水铺都不开了,咱们找不到他,直接去他家就是,我就不信一个老头和一个书生能怎么样!”

  他们正说着,却听见身后传出一道声音:

  “两位,是在找我吗?”

  两个汉子顿时转身,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

  “原来你在这里躲着,刚才莫不是戏弄大爷,看大爷怎么给你好看!”

  安阳也是眼睛一缩,随即微微眯起,在二人转身的那一瞬间,他分明看见了他们袖口里藏着的刀刃,这并州城的治安果然不好。

  来者不善啊!

  不过这样也好,越是恶的人解决起来就越是简单,尤其是对他来说。

  “不知两位所来的目的是什么。”

  “目的?哼哼,听说你这书生前些日子发掘到一处财宝,正巧是大爷我祖宗留下的,你要是识相就乖乖全部交出来,大爷就饶你们一命,顺便你之前花掉的部分大爷也就不给你计较了!”

  安阳目光平静:“若是不然呢?”

  两个汉子眼中闪烁着凶厉的光芒,冷笑着说:“若是不然,那我就杀了你老爹,再慢慢把你身上的肉割下来,看你交不交!”

  安阳一笑:“那你们就过来取吧。”

  两个汉子对视一眼,生怕这书生有诈,俱都从怀里摸出了刀刃,警惕的朝他靠近,但也并不觉得这羸弱书生能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

  安阳突然掐了个指印,伸手一指:“看,着火了!”

  两个汉子并不上当,反倒是冷笑一声,刚想嘲讽安阳读书读傻了,这种小儿科的手段也敢拿出来欺骗他们,却没想到衣袍上突然蓬的一声,一大簇明黄色的火焰燃了起来,炽烈的温度烫得其中一人瞬间大跳,手中刀刃当的一声落在地上。

  “好烫,这是怎么回事,灭火,快灭火啊!”

  他在墙上使劲的蹭,刚把火磨灭,却见一道鲜血横扫而过,溅在墙上和他的脸上,温热温热的,让他顿时就睁大了眼睛,刚一转身,又见一道雪亮修长的刀刃噗嗤一声刺进自己的胸膛,刀刃冰凉冰凉的。

  “妖……”

  他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便随着刀刃的抽出而软软的倒了下来。

  安阳抿抿嘴,收起唐刀,便又恢复了柔弱书生的模样,平静的越过尸体离去,只留下一句轻飘飘的话。

  “这不叫妖术,叫道术。”

  走出巷子七曲八折,又饶了几个弯,走到离自己家不远的地方,可没想到的是,一名老邻居一见他就冲了过来,心急如焚的样子。

  “出事了,安秀才,你们家出事了,你还在这里晃荡,再不赶快回去,你老爹都要被人打死了!”

  “现在跑快点,说不定还能见你老爹最后一面!”

  安阳脸色微沉,立马加快了脚步。

  感谢订阅!(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偷爱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换爱黄小兰无限动漫录拯救超级英雄十二天劫随身带着星际争霸我捉鬼的那些年无限神罗大汉科技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