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轰!

  尘土飞扬,碎石乱溅,打在盔甲上叮当作响,穿着盔甲的人影却不后退半步。

  仅仅两分钟后,这里便被挖出了一个一米多宽的洞,里面的雾气还未散尽,明显那个碗大的小洞也刚被冲出来没多久,但六秽妖已经死了,这些黑雾也已经失去了吞噬光线的能力,洞内在盔甲的视线下被还原得一片通明。

  安阳顺着往里面走去,一路行出百米,还未到头,也不知这洞有多深。

  墙壁上渐渐出现了些壁画,令人惊叹的是,这些壁画上刻的竟不是什么天女散花、丰功伟业之类的图,也不是天庭仙家、诸天神佛,而是——

  六秽妖!

  没错,狗一样的嘴巴,人的鼻子,尖尖的耳朵,眼睛像是蛇一样,满是阴邪之意,头上还长着野牛的角,后腿看起来和猪蹄一样,手却像是青蛙,五指细长,指间还长着一层薄薄的蹼。

  不止是六秽妖,而且就是一天多之前被他杀死的那只六秽妖。

  因为六秽妖不是动植物修炼成精,而是天生地养时势造就而成的怪物,它们不靠结合来传宗接代,也不生儿育女,它们每一只都是唯一的,每一只的模样都不相同,这也是安阳没有将这只六秽妖的资料纳入“修道通解”的另一个原因,可壁画上这只凌于云层之上的六秽妖分明就是他遇上的这只。

  安阳转过头,眼神越发惊讶起来。

  看壁画上的六秽妖,凌于众生之巅,身后黑气环绕,威风凛凛,俨然一副**oss的姿态,哪里像是之前被他杀死那只,被打散黑雾之后便只剩一个丑陋而弱小的身体,法力倒是强大,但用不出来也等于没有,在他面前就差没跪地求饶了,最后还是被钉在树上而死。

  “难道在数百年前这只六秽妖竟如此强大,还有人在壁画上为它刻下这些东西,莫不是将它当做了神灵?”

  “六秽神?”

  如此一来,倒是幸亏它只被放出来一年,还未复原,要是再容它一段时间,岂不是又要掀起滔天风浪,就像这壁画中一样,黑雾笼罩一座城池,任人们在其中哀嚎求饶,一群被它驱使的妖怪肆意杀戮,而城池上空的巨大黑雾面孔则带着残忍的笑,宛如灭世恶魔。

  也幸好自己没答应放它一马,也没让它交出法术以换取它的性命,不然等它恢复过来,自己还真不一定制得住它,或许就只能满天下跑了。不过,等这只六秽妖恢复过来,自己怕早已不在这个世界了吧,它能祸害的终究只有这个世界的平民。

  不过这样说来的话……

  “这些壁画总不可能是在这一年之内刻上去的,看上去也不像,那这个洞穴岂不是在数百年前就是这六秽妖的洞府?”

  是了,这里距离六秽妖被封印的村西口小山只有数千米,当初六秽妖在此作乱的话,被封印于如今村西口的位置也不奇怪。

  “希望这洞穴里面的东西都还在吧。”

  安阳如是想着,向前又走了百来米,却发现前面多了一条岔路,顿时懵逼了。

  ……

  三个时辰后,弯弯绕绕无数次,险些迷路,他终于到了洞穴最深处,这里如人类的房屋一样摆放着桌椅板凳,最里面还摆放着一张太师椅,想来是那六秽妖曾经坐的位置,洞穴深处还有其他几个房间,也都是效仿人类,看来彦青志谈中记载的六秽妖喜好人类这句话还真不假。

  安阳左右寻找了许久,扫描设备全开,终于在一间密室中找到一些东西,然而也只是几本古书而已,什么法器都没有。

  想来也是,如果这六秽妖真的有什么法器的话,早在和他对战的时候就拿出来了。

  再寻找了一圈无果,想来早在上一次六秽妖被封印的时候就已经被道人们清扫过一次,现在能留下这几本书已经很不错了,安阳随手扫了眼封面,便收进随身空间中,往外走去。

  本身就是半夜才出门,又折腾了三个时辰,现在天色已经大亮,雨却还是未停,不过有着盔甲也不在意。

  踏出洞穴,他正欲冲天而起,目光却突然瞥见一道身影在远处丛林中若隐若现,他立马皱起了眉头,加速冲过去一看。一道修长的身影正在雨水中冷得瑟瑟发抖,两只长长的耳朵耷拉着,完美的身材曲线和雪白的皮肤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任由风吹雨打,雨水淋湿了她的头发,一根根不断滴水,搭在她的肩膀上,也顺着她的身体流淌下来,就连洁白的皮毛也湿透了。

  头顶的大树虽然繁茂,却完全遮不住她头顶的雨水,但想来这已经是四周最佳的躲雨的地方了。

  这时兔子精也发现了他的到来,被吓得惊了一跳,立马就想往后跑去,却不知是急了还是什么原因,受伤的那只腿忽然失了力道,猛地摔倒在地,雪白的皮肤上立马沾染上了些树枝泥土之类的,脸上露出惊恐之色。

  安阳眼里有着几分疑惑,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兔子精倒在地上使劲的摇头,却说不出话来,红宝石般的眼中满是慌乱。

  安阳头部装甲咔一声自动收缩回去,露出一张平静的面容,往前走了一步,向她伸出手:“你救了我一次,我不会伤害你,你也不需要怕我。”

  兔子精很明显愣了一下,才想通安阳当时明明昏迷过去了,又为什么会知道是自己救了他。

  她犹豫了良久,才试探性的向安阳伸出手,同时红宝石般的眼睛小心翼翼的盯着他的表情,终于五指和他握在一起,她的身体明显一颤,只觉那只手十分有力,一把握住自己的手将自己拉了起来,并且比自己在风雨中站了一夜的冰凉冰凉的身体要温暖得多。

  她不知为什么,心开始一跳一跳的,如同里面有一只小鹿在乱撞。

  安阳注视着她的神情,同时也让十七不断分析着,再打量着周遭的环境,不知这兔子精出现在这里是巧合还是故意的,她是否有其他什么目的。

  “面目表情侦测结果,无说谎的微表情,她应该没有事情瞒着你,她面对你的时候神色有闪躲,不过害怕的可能性站到了百分之九十八,心虚的可能性只有百分之一,剩下的百分之一是其他可能,根据其他微动作的检测,她的确很怕你,而且……检测到她此时心跳加速。”

  安阳陡然皱起了眉头。

  心跳加速?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因为兔子怕生人?

  这个检测结果基本已经说明了兔子精是无辜的,看兔子精此时的表情,似乎也不像是作假,而以她的实力也对他造不成威胁,安阳本身也更相信她出现在这里是巧合。不过万事皆不能绝对,兔子精本身就是妖,微表情、微动作和人类不一样也能理解,而根据彦青志谈的记载,美貌的妖精绝大多数天生就会魅惑人心,就算不会蛊惑人心的法术,玩弄起人的感情来也绝不含糊。

  安阳稍作停顿,便叹了口气,脑中又回想起前天这只兔子精腿上有着那么深的伤口还一瘸一拐送他回去的画面,鲜血流下来染红了雪白的小腿。别的不说,光是这一幕留在自己心中,哪怕就是这兔子精刻意在这里等着他,予他有所求他也不会拒绝。

  “你昨晚一站在这里?”

  兔子精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不找个避雨的地方呢?”

  兔子精眼中一呆,指了指头顶茂盛的却还在滴水的树叶,示意这就是避雨的地方。

  安阳一阵无奈,看她这傻乎乎的模样,停顿了下,又问:“你前天晚上呢?”

  兔子精指了指地面,似乎在说前天晚上也在这里。

  安阳眼睛微微一睁:“那你岂不是淋了两天的雨?”

  兔子精无辜的睁着眼睛,点了点头,似乎不明白安阳为什么这么惊讶,淋两天的雨难道很奇怪吗?

  安阳这才想起,她本身就是一只野生的兔子,属于大自然中最弱的存在,夜猫都能捕杀野兔来吃,洞穴被其他生物占了是常事,因各种原因而垮塌或者不能回去也偶有发生,自然而然的,躲在树下淋雨也是常事。

  “前面有个洞,你看见了吗,为什么不进去躲雨?”

  兔子精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见了原本六秽妖的洞穴,立马睁大眼睛摇头,脸上带上了几分畏惧。

  安阳明白了过来,又问:“那你原本的家呢?我是说原来你住的地方,你总不可能每天都站在这树下面吧?”

  兔子精反应了好久才明白他的意思,指了指不远处,好像在说她的家原本在那个方向。

  安阳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却只看见地上的一个巨大弹坑,隐约可见一个倒塌的洞穴,一看就是盔甲的迷你导弹给炸出来的,他突然想起自己那天晚上与六秽妖对战的时候,曾有一颗导弹穿过六秽妖的身体击中远方山林的事情。

  回过头,正好迎上兔子精无辜的目光,好似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原本的住处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安阳面上一阵尴尬,却还强忍着,装作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的样子。只能感叹,幸好那颗导弹没将这傻乎乎的的兔子给炸死,不然自己肯定会内疚死,额,貌似当初这只兔子精还没救过他,好吧,其实也不会内疚。

  “好了,六秽妖已经被我杀了,他这个洞口以后就归你了,里面什么也没有,不会有妖怪把你给吃掉,也不会淋雨。”

  兔子精一脸茫然,全然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感谢订阅!(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偷爱换爱黄小兰无限动漫录大汉科技帝国无限神罗无尽侵蚀随身带着星际争霸我捉鬼的那些年末日之魔卡抗日之兵魂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