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天道命理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次日一早,三人一同上了昆仑,随后各奔东西。『頂『点『小『说,

  小婵依旧站在云巅平地上,眼巴巴的看着安阳的身影消失,才握紧了怀里的枪向远方走去,不时摸摸那块小小的金属,直到走到门口,才将之拿出来犹豫着要不要按上面的按钮,片刻之后决定将金属收起,准备等**的道人出来后再按。

  今天的修道之人和妖怪比昨天聪明多了,一个个都带着干粮饭菜,有人还带着细细的毛笔和空白的书籍,准备一边听一边做笔记。

  昆仑山的外堂**不知开设了多少个**堂,一个人实在分身乏术,同时只能听一堂**,而且还听不完全,弄懂的就更少了,所以几乎每个人都是牟足了劲在学习,像是前世立志考大学而彻夜奋斗的高考学子们。

  同时选择**堂也十分重要。

  外堂**已有了个很明显的规律,只要是实用的,便人满为患,像是讲解如何修道的,讲解如何修妖的,向修道之人传授法术的,基本想占个位置都很难,与之相对的,一些理论知识听的人就很少了,甚至位置都有许多空余,也不太受大家欢迎。

  像是炼丹之术、符篆讲解、咒文讲解等等,还有不少感兴趣的人,若是无趣的修道起源、神州历史、易经八卦等,基本属于门可罗雀,再然后就是一些相对晦涩枯燥的课程,例如道法根本讲解,法术构成讲解之类,不是没人感兴趣,而是这门**太博奥,短短一个月没有几人人能听得懂。

  要说到底,这些理论才是修道的根本,昆仑山将这些都拿了出来,说明确确实实是没有藏私。

  只不过大多数修道之人不爱去听而已。

  但总有不走寻常路的人。

  安阳今日去的,便是他感兴趣已久的咒文讲解,只是昨天没有来听,今天许多知识都有点跟不上,所幸这些天生物辅助芯片对已记录的咒文进行的分析还有点用处,相对来说抵消了一部分基础,让他不至于摸不着头脑。

  咒文讲解也只有一个大概的理论框架,不过这对于他来说,就相当于是修道世界的程序入门,学会了这一门程序语言的基本运作方式,以后遇到更多的咒文就不至于彻底抓瞎,就算不认识,通过生物辅助芯片的分析模拟也能得住该咒文的作用,相当于理解了该编程语言的意思,也就能将该咒文加入自己的知识体系中,加深自己在咒文方面的造诣,从而让自己对已有的咒文进行修改,甚至创造出新的咒文体系。

  这就像是编程。

  次日,安阳拿出仅剩的两枚录音器,早早的便上了昆仑山,悄悄走了两个地方,一个是道法根本讲解的木屋,还有一个是法术构成讲解的阁楼,轻而易举的在屋子的大梁上挖了一个洞,将录音器藏进去,随后还用黑布将洞遮住,开始窃听这两堂**。

  他倒是不担心昆仑山的修道之人能觉出什么异样,科技体系从未在这世界出现过,即使是十分不得了的修道之人,估计也不会明白科技的奥妙,就像如果有一天科技发展到了巅峰,在从未见过修道体系的情况下,突然接触到修道世界的东西,短时间也研究不出个什么来。

  这是两个不同的文明的差异了。

  晚上,安阳戴上耳机,开始听道法根本讲解的录音。

  而小婵和王天宇各自抱着一个录音设备,听着今天的内容回放,眼睛睁得鼓鼓的。

  从这块小小金属里面传出的,分明就是今日在**堂上听见的内容,一个字都不差,甚至连声音都完全相同。

  “安、安阳兄,你这、你这法器实在太神奇了,我从未见过有这么精妙的法器,竟能将听见的声音全部原封不动的记录下来,甚至回放,在下听着简直是身临其境,今日在**堂上听得模糊之处再听一遍,只觉豁然开朗,实在是太谢谢安阳兄了。”

  王天宇激动得无以复加。

  安阳没有理他。

  相对来说小婵就要淡定多了,或者说是认真多了,眼睛睁开望着地面,抱腿蜷缩在角落里,十分专心的听着,感觉随着那名道人的讲解,她正渐渐跨入一扇崭新的大门,这些知识自然是她当一个流离无居所的小狐妖所接触不到的。

  半个月后,咒文讲解结束。

  如他所料,学到的只有咒文体系的一个粗略轮廓,相当于带你入门,了解咒文体系的运作方式,就像恶鬼傀儡术上面刻画的密密麻麻的咒文,以前他不懂每个咒文的意思,现在也认不完全,却能知道这一大堆复杂的咒文是怎样运作的,各自为恶鬼傀儡提供哪方面的能力。

  再经过生物芯片一分析,一切就很清晰了。

  “十七,报告最近工作状况。”

  “如您所愿,安阳先生。”

  “各大数据库已建立完毕,并在过去十五天中不断填充资料并整理归类,法术模拟模型已和法术数据库建立联系,并正在根据资料进行优化完善,法术分析模型也已与法术数据库建立联系,正在填充参数中,根本最近的知识摄入速度,预计还有28%即可获取到必要的参数,形成基本的知识体系,届时将达到正常运转的最低要求……”

  “法力运转模型正在计算优化方案,已与道法数据库建立联系,咒文分析模型正在建立中,已经搭建好大概框架,并与咒文数据库成功连接,经计算参数足够,还有31%的进度,一旦建造成功即可正常运行。”

  “对于我自身的升级已告一段落,对于芯片的开发已经完成,直至现在,我的处理能力提升了百分之一百三十三,建议尝试新建另一个处理核心。”

  安阳毫不犹豫的下达命令:“将新建另一个处理核心的任务提上日程,在半个月后全力执行。”

  “如您所愿,安阳先生。”

  “继续报告。”

  “是,对于最近纳入法术模拟模型进行工作的十三个法术已经解析完毕,并纳入法术数据库中,通过模拟运行无碍,并得出最佳施法过程。”

  ……

  又是一夜未眠,若不是有强大的身体素质和法力支撑,怕是铁打的身体也撑不住。

  唔,就算是机器人,动力系统怕也早就因超负荷运转而烧坏了。

  连续半个月的高强度脑力工作,不眠不休的学习各种修道体系,来回奔波于五堂**,安阳面容肉眼可见的憔悴了些,眼眶凹陷,就连精力一直很充沛的他也露出了疲色,像是普通人连续熬夜过后的神采,偏偏还不得不强打起精神支撑下去。

  昆仑山外堂**,十年一遇,且只持续一个月,内容不重复。

  容不得人不打起精神来。

  今天,安阳去了一趟新的**堂,依旧是不大受欢迎的理论知识,而且算是最不受欢迎的之一,天道命理。

  这是一门与占卜有关的**堂,什么易经八卦、观星测命,据说习到最高可以预测天道轨迹,轮回命运,而且十分的高大上,远非街头算命那类摸摸看看问问的下等方式能比的,更不是江湖骗术,据描述是玄之又玄。

  这也是安阳十分好奇的一门理论之一。

  修道有了,修仙有了,虽然没有见到长生之术,但修道之人活几百年的也不是没有,腾云驾雾、点石成金也不再是神话,妖魔鬼怪齐出,那么这玄奥晦涩的占卜术是不是也真的存在呢?

  相比起前者,这似乎更加虚无缥缈,更加看不见摸不着。

  莫非,真的有人足不出户便能算尽天下事,真有人能提前预知万事万物的发展?

  当安阳真正到了这里才发现,这就是一间茅草屋,最上面优哉游哉的坐着一个老头,胡子都快吊在胸口了,正半眯着眼睛似乎在打盹,而下方零零散散的坐着几个人,年纪最小的都过了中年,大多数也是些老头子,甚至还有一个直接就穿着昆仑山的道袍。

  额,昆仑弟子也来旁听,还是说……是来撑场子的?

  这也太冷清了吧?

  这间**堂是安阳去过这么多**堂中最狭小的一间,可居然……没坐满!

  稍微想想也就释然了,许多不受欢迎的**大多有如下特点,要么就是实用性不高,学起来成果不显著,不能立竿见影,要么就是难度太高,可安阳根据这些天其他**道人偶尔对占卜命理的描述,这堂**可谓两样都占了。

  实用性低,难度又高。

  难怪来的人这么少。

  但安阳准备听一点大概,他比常人稍有信心一些。

  “十七,准备记录。”

  “随时准备着,安阳先生。”

  在这么窄的茅草屋中,有人肚子叫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也不用担心位置问题,他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便摆出倾听的姿势。

  等了或许半柱香,那上方的老道人才睁开眼睛,抬起头扫了眼下方众人,顿时不可察觉的蹙了蹙眉,将目光停在安阳身上。

  “稀客啊,老道算准几天会有六个人来旁听,却没想到算漏了一个人,这位道友,老道有礼了。”

  安阳闻之,平静的面色丝毫一变,心里却咯噔一声,起身回了一礼。

  感谢订阅!(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偷爱换爱黄小兰无限动漫录无尽侵蚀无限神罗抗日之兵魂传说大汉科技帝国诡神冢全方位幻想抗日之我为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