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九十七章 顺逆之道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红海棠的态度,让我挺不理解,哥们属于正义的一方,有马冬冬在场,甚至可以代表官方,红海棠就是邪恶的一方了,正邪双方没见面之前,你来我往的已经斗了几个回合,不是应该一见面就厮杀的嘛?咋还聊开大天了呢?

  红海棠越是这样,我越是不敢大意,也没法大意,屋子就这么屁大点的地方,坐了五具尸体,站着个我,还得随时提防尸体暴起偷袭,门外我们的人不少,却没法进来,进来也施展不开,看似有救援,实际情况却相当复杂。

  听到红海棠说命蛊,哥们并没有一惊一乍,因为我不知道那是个什么玩意,正所谓无知者无畏,你说破大天去,我不知道也就不害怕,但是慕容春害怕了,惊呼一声道:“薛伟动手,她在拖延时间,命蛊一成,人世间便多了个妖孽。”

  慕容春变了脸色,说明她知道命蛊是个什么东西,整的我也紧张了起来,手中黄符朝着红海棠甩了出去,符是金光神符,随着咒语声疾射出去,啪!的贴在红海棠身上,红海棠头一垂,左侧传来她的声音:“修炼道术,就是逆天而行,你我都是妖孽。”

  我扭头去看,左侧坐着的是安雅儿,身上还是那一身睡衣,却抬起了头,在白蜡烛光芒下,脸上露出讥诮的表情,说话声音,语调,神态都是红海棠,我也没惯着她,反手拽出张黄符,给了丫的一张,黄符贴在安雅儿身上,我右侧不认识的死男人突然抬头对我道:“逆天就是逆命,薛伟,只要皈依了我,我可以改你的命,让你过上帝王般的生活。”

  慕容春是妖孽,红海棠是妖孽,哥们是个正常人,不想过帝王般的生活,就算是偷偷想过,也不会用邪术去实现,最后落得个郭佑的下场,我觉得红海棠废话太多,可丫的就是不跟我动手,在五个死人身体里面钻来钻去。

  一般人早就被红海棠这一手给镇住了,哥们却没觉得有多稀奇,那朵小花就能在三颗槐树往来移动,红海棠不过是换了个五个死人,还能怎么样?从她不断转移身体来看,黄符对她还是有影响的,否则也不会转换身体。

  我最大的顾忌是红海棠转换身体太快,暗中偷袭,从哥们动手到现在,五具尸体里两个人身上有黄符,还有三个人身上没黄符,我要是一次甩出三张黄符,红海棠还能往那躲?自从截取五方木之后,我很是在这方面下了功夫,如今甩出去三张黄符已经不是大事,成功率起码在七成以上,已经很了不起了,毕竟修炼的时间还短。

  取出三张黄符需要时间,有必要跟红海棠嘴炮两句,我开口道:“顺逆,都只是说说而已,你所谓的逆,逆的是人道,不是天道,老子说了,天道自然,顺其自然就好,努力修行,做好事,至于修炼到那一步,却不必太较真,心安理得,身心清净,就是道了,非得整的那么邪乎?”

  对于修道的理解,我就这么点心得,主要是看的比较明白,古往今来修道的人多了,有几个得道成仙的?还不是得在生死轮回中兜兜转转?修道之人千万别觉得自己牛逼,可以逆天行事,那是老天爷懒得搭理你,不要觉得学几手法术就与众不同了,其实在天地面前,还是个渣。

  打个比方,假如蚂蚁里面也有修道的,修的在牛逼,也不过是蚂蚁里面的强者,让他跟个四五岁的孩子对上都打不过,人其实跟蚂蚁没啥区别,修道,修的是个明白,不是飞天遁地。

  红海棠是玄幻小说看多了吧?哥们对付了两句,趁说话的功夫取出三张黄符,猛地甩了出去,聚精会神之下,三张黄符贴在剩下三具尸体的脑门上,哥们精神顿时一振,每个死人身上都有黄符了,红海棠还能躲那去?

  我刚想辨认红海棠藏在谁的身躯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五具尸体突然有了动作,动作很轻微,并没有朝我扑上或是动手,只是把头轻轻低垂了下去,角度刚刚好燃烧到黄符,轰轰轰……五声,五张黄符燃烧起来。

  我根本没时间辨认出来红海棠藏在谁的身躯里,有些茫然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警觉退到空门,真要有事,也能及时出去,要是动手,也能向前冲,进可攻,退可守。

  退到门边我听到慕容春跟马冬冬小声商量:“马队长,五具尸体已经成了傀儡,放出来就是祸害,不如干脆一把火烧了,不然以后麻烦多多。”

  “案子还没解决,郭佑和安雅儿的家属都在等一个结果,都在等着收尸,把尸体烧了,我们没法跟他们家属交代啊,你看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那个我们管不了,现在不使出手段,以后出了大事都算是你的,你忘记你们的法医了吗?”

  火攻!哥们眼前顿时一亮,我怎么就没想到?想必慕容春也是突然的灵感,我脑子一转,觉得火攻无疑是最好的办法,甭管你特妈是什么蛊,只要把你堵在小屋里,符火燃烧,带着灵气,都能给你来个灰飞烟灭。

  至于五具尸体……都已经是尸体了,早晚也是要烧,何况这五具尸体还不是一般的尸体,很是邪性,放出去还不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我都没等马冬冬答应,侧身想出了空门,再用火符进攻,不曾想,一直没什么动作的五具尸体似乎听到了慕容春的话,突然发动。

  离我最近的是郭佑,丫的头上黄符还没燃烧干净,突然朝我猛的一扑,我半边身子都挤出空门了,右脚却被他拽住,猛地一拉扯,我又被拉扯了回来,郭佑张开嘴朝着我腿上就咬,烛光下他牙齿漆黑如墨,还流着黑水,有毒是肯定的了,应该还是蛊毒。

  我那敢让郭佑咬中啊,哥们反应相当快,并没有快速抽脚,因为来不及,反而把脚往上一抬,鞋底子对准了郭佑张开的大嘴,一脚跺了下去,嘭的声,把郭佑跺翻,也就几秒钟的时候,我却再也没办法愉快的出去了。

  左边的男尸站了起来,弯腰朝我狠撞,哥们闪身去躲,右边的安雅儿朝我张开了双臂,房间就这么大,十平米,五具尸体一动,立刻就显得拥挤了,哥们真心是有点躲不过去,更没有时间从空门钻出去。

  只能是侧身低头,喊道:“帮忙!”

  我一低头,慕容春手中一把朱砂撒出,撒在没撞到我的男尸身上,男尸中了朱砂,嗤嗤……身上直冒白烟,一股尸臭的味道弥漫开来,男尸僵硬的动作缓了缓,哥们趁这个空挡右臂膀狠撞了一下安雅儿,把安雅儿撞到墙上之际,转手掏出张黄符,念诵咒语:“天狱灵灵,上帝敕行。都天法主,大力天丁。五雷神将,立狱大神。化现天狱,囚禁鬼神。天狱已立,地狱己成。吾召天将,收禁鬼神。天牢大神,地牢神君。收禁邪鬼,不得容情。上帝有敕,收入鬼营。急急如律令。”

  咒语叫做立狱咒,收摄恶鬼邪魔一切不祥之物,咒语念的相当快,我不在朝门外使劲,反而一个箭步窜过去,躲过站起来的郭佑,手中黄符朝着穿红旗袍的红海棠身上拍去,我突然想明白了,红海棠摆出这么个阵势,就是想为难我们,但她肯定没想到,慕容春想用火把五具尸体都烧了,危机之下,必然不会轻易让我出去。

  穿红旗袍的肉身红海棠一直用着,想必不会轻易抛弃,哥们要是先动红海棠的肉身,她必然会回防,我还能有可趁之机,咒语念完,我感觉手中的黄符都有些微热烫手了,咬牙赶到红海棠肉身前面,伸手朝她印堂上狠狠拍去。

  啪!一声脆响,还真拍中了,我心中先是一喜,随即感觉手掌一疼,这一巴掌哥们劲使得太大,却见红海棠身躯猛地一软,像是一滩鼻涕摊在了地上,我很是楞了下,身后被人猛地一顶,嘭的声撞到了墙上。

  耳听得寇真一声惊呼:“伟哥,别怕!哥们来救你。”

  我没怕,因为还留着后手呢,右手有黄符,左手还有一张,在撞上墙壁的一刻,左手黄符横着抡了出去,我硬挺着没有倒下,睁大眼睛看的清楚,黄符打在了片刻前还是滩烂泥的红海棠身上。

  红海棠变化太过惊人,哥们急忙右脚一踩身后的墙壁,侧身去撞,红海棠却飘忽的向后一飘,黄符贴在了她脸颊上,一点作用没起不说,金色的光芒竟然一点点黯淡了下去,变成了灰败的颜色。

  红海棠邪乎的厉害,尤其是在这么小的房间内,哥们根本占不了先机,寇真喊了嗓子要钻进来帮我,却被慕容春拽住,手中一把药粉撒了出去,红海棠本来是背对着空门慕容春他们的,可是突然之间,红海棠就在我视线中消失,她所在的位置,瞬间变成了郭佑!(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偷爱换爱黄小兰无限动漫录无限神罗无尽侵蚀诡神冢抗日之兵魂传说大汉科技帝国随身带着星际争霸抗日之我为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