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九十八章 火符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以五具尸体为载体,在里面窜来窜去我能理解,不过是移魂术罢了,钱老板也会,并没多稀奇,可突然之间变换成另外一个人我就不理解了,而且这种变换没有停顿,没有任何征兆,甚至我眼前都没有一花,眼睁睁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这就太诡异也太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惊诧之下,前面的郭佑猛地倒退,背朝着我直直撞了过来,他发动的非常快,像是大马力赛车瞬间启动窜出去那个感觉。

  屋子太小,外面的人进不来,想帮我也是有心无力,我只能是独自解决五具尸体,侧身一躲的同时,把一直藏在怀里的破秽将军符掏出来,朝自己脑门上一拍,要请神上身了,对于我来说,现在就是最危机的时刻,我只要还在屋子里,就没法奈何得了红海棠。

  黄符贴在脑门上的一刻,我脚下向前猛地一划,快速踏罡,恰好躲过了两具尸体对我的围攻,高声念诵咒语:“九凤真人,破秽凤凰。朱衣仗剑,立吾上方。九头吐火,当吾前行。炎炎匝地,万丈火光。九凤破秽,邪精灭亡。急急如律令。”

  破秽将军又叫九凤破秽将军,其实是道家的神兽,很多人以为指的是九只凤凰,实际上是错误的,这是在传承过程中把九头凤凰错误理解成了九只凤凰,咒语中的九凤指的一种九头神鸟。《山海经?大荒北经》中说: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北极柜。海水北注焉。有神九首,人面鸟身,句曰九凤。这就是九凤最直观的记载。

  道教在九凤破秽的行法中,罡诀语符几大核心俱全,其中罡步、符式、手诀,三者都可以独立与咒语配合使用,九凤真君是专管收拾污秽邪秽的神,通俗的讲就是“脏东西的克星”,用来对付,集天地间怨气秽气而生的妖魔鬼怪,最是灵验,来之前,我就做好了功课,罡步,黄符,手决,练习了很多遍,现在用出来当真是如行云流水一般。

  片刻功夫,哥们感觉身体里像是被灌入了一种高能量,脑子有些张,却又很清醒,感觉全身灵气盎然,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这是把破秽将军请到身上的征兆,请神上身的过程非常短,道行高的能坚持几分钟,我这种情况的,能坚持一分钟左右。

  时间宝贵,我来不及多想,伸手拽出另一张九凤破秽符,大声念诵:“九凤翱翔。破秽十方。仙人导引。出入华房。上朝金阙。亲见玉皇。一切污秽。速离远方”。在施用这种咒语时,通常是借用日月天罡杀气的符文力量来共同催动,以咒为体,以符为用,配合施用。

  甭管红海棠的命蛊多邪乎,都是邪术,九凤将军扫荡破秽乃是本职工作,加上请神,符咒,黄符甩出去的一刻,整个屋子里猛然一滞,有种时间停止了的感觉,空气似乎都凝固住了,接着一股浩然力道以我为中心向外冲击,将五个朝我使劲的尸体猛地掀飞了出去,砰砰砰……摔在墙上。

  趁这个空挡,我迈步朝屋子外面快跑,几步跑到空门,刚要往外挤,后背突然一沉,我还请神上着身呢,也就是说破秽将军与我相互感应着呢,身上有破秽将军的神气,什么鬼东西敢招惹?

  我右手的破秽法决朝着身后一指,并没有一声惨叫,或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有一声噗!的闷响,像是手指把纸糊的灯笼给捅漏了那么个感觉,我侧过身来,就见红海棠双手双脚夹住了我的腰,脑袋却向后仰去。

  仰到九十度后,跟装了弹簧似的猛地挺直,眼中冒出惨绿的光芒,她额头被我一指头捅了个窟窿,流出绿色的脓水,红海棠并没有怎么样,朝着我诡异一笑,张开嘴朝我咬了下来。

  对于鬼物附身张嘴咬人这件事,我经历过很多次,暗中也总结过该怎么应对,我的经验是,千万不能有半点恐惧之心,更不能有半点慌乱,出手要快,于是我就很冷静的摘下了我脑门上贴着的黄符,朝对我张开了嘴的红海棠嘴里一塞。

  黄符塞进红海棠嘴里,她眼睛猛地睁大到了不可思议的一个角度,眼珠子像是要挣脱眼眶子凸出来了,随即身体一软,双手双脚脱离了我的腰,身上不断有脆裂的响声响起,像是炒豆子的声音,噼里啪啦……

  黑气从她额头上被我捅出的窟窿里冒出,这个时候我要不趁机逃出去,那哥们就纯粹是自己作死了,我都没带犹豫的,朝着空门一出溜,愣是挤了出去,寇真很及时的拽了我一把,在我出来的一瞬间,慕容春手中纸包里的药粉朝着屋子里面撒了出去。

  慕容春手里的药粉是金色的,相当好看,撒进小屋子之后,一片金光闪闪,奇异的是药粉飘荡在屋子当中,却并不飘落,而是朝着五具尸体汇聚,那种感觉像是五具尸体是五个吸铁石,金粉是铁屑。

  “寇真,守住空门,别让任何东西从里面出来!”慕容春撒完金粉,横的一步,来到我身边,此时我请来的破秽将军离体,身体里的精气神一下子就被抽空了,我情不自禁的往地上瘫软,被慕容春一把拽住,对我道:“给我张火符!”

  有句老话叫做请神容易送神难,请神上身请来不容易,送走也不容易,其实所谓的请神上身,没有小说里写的那么神奇,不过是跟你要请的神灵有了联系,借用神灵的力量暂时使用而已,但是这种联系却是建立在本身的修为上的。

  人的身躯无法长时间承受神灵的气息,联系中断,必然会使整个人变得空虚,哥们也不例外,感觉身上软的跟面条一样,冷汗跟瀑布似的流淌下来,关键时刻,我咬了下舌尖,振奋了下精神,从符袋里掏出张火符递给慕容春。

  在我递给慕容春火符之际,慕容春手里突然就多了个黑乎乎的药丸,交换一样的递到我手里,沉声道:“吃下去,能让你快速恢复体力。”

  药丸……我想起慕容春给郭佑吃的那颗蛋蛋,有点犹豫着是不是该吃,犹豫也只是片刻,哥们没有寇真那么矫情,一咬牙,把药丸放进了嘴里。并没有那种骚臭的味道,反而酸酸甜甜的相当可口,入口即化,都不用我吞,就化作一股冰凉的水流进入到体内。

  有种琼浆玉液的感觉,酸酸甜甜,让人感觉十分振奋,还带点薄荷的清凉之意,有那么一瞬间,哥们甚至感觉到酸酸甜甜就是我……

  慕容春接过火符,走到寇真身边,把他轻轻推开,念诵咒语:“南极火铃,太上天丁。九天力士,五百女兵。头戴天冠,体焰红形。吾以正直,灭恶除精。四大神游,周奕巡城。八威肚毒,千目丈人。祛除百魅,恶毒神震天罗地网,捕捉妖精……”

  南极火铃咒,此咒配合火符产生的火焰,虽然不如三味真火那么邪乎,却也是神火,火符在咒语声中被慕容春甩到小屋子里,火符进了屋子之后,自燃起来,轰然一声,火光四散,先前被慕容春撒进屋子里的金色药粉,瞬间全都燃烧了起来。

  哥们看的目瞪口呆,慕容春撒的是什么玩意?简直跟火药一样了,金色药粉燃烧之后,火焰是金黄色的,相当的漂亮好看,从我这个角度看去,整个小屋子里金光闪闪,璀璨无比……五具尸体沾染了火焰,瞬间燃烧了起来,凄惨大叫。

  尸体身上的火光猛然窜起,扭曲舞动的没有任何规律,滚滚黑烟笔直向上,红彤彤的火焰像是活了一样,疯狂的朝着门外伸缩,像是恶鬼索命,又像是见了仇人想要同归于尽,发出“噼啪噼啪噼啪……”清脆响声。

  我扭头对早就变了脸色的马冬冬道:“马队长,情况你也看到了,你同事还拿着手机在录像,也都录下来了,如果不把里面的五具尸体烧了,必然会引起大患,这也是无奈之举,希望你能理解。”

  马冬冬听我安慰他,无奈苦笑,伸手摸了摸腰间的手枪,颇有些英雄无用武之地,虽然很无奈,身体却也放松了,我也松了口气,南极符火之下,加上慕容春的药粉,五具尸体不用多久就会变成五堆黑灰,至于该怎么跟别人解释,那就是马冬冬的事了。

  一口气还没松彻底,慕容春突然惊讶喊道:“不好!”

  我朝她看去,就见空门那边一个人形的火焰朝着外面挤了出来,挥舞着手臂,直奔大门口,哥们一惊,南极火铃都不管用?急忙站起来迎敌,拽出张黄符,咒语都来不及念,朝着都快成焦炭的人形甩了过去。

  黄符疾射出去,打在火人身上,将他击打的向后飞去,也就在这个时候,从屋子里又钻出一个火人,使劲推了一把快要撞到他身上的火人,被我黄符打中的火人,就又朝着我猛地撞了过来。(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偷爱换爱黄小兰无限动漫录无尽侵蚀无限神罗诡神冢抗日之兵魂传说大汉科技帝国全方位幻想抗日之我为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