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三三章 周年祭,心已碎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如涵听着老板娘讲述之前的过往,分明看到老板娘眼里有泪光,脸上满是对逸雪的感激之情,她忍不住回过头朝窗边位置看过去,逸雪正在接电话,似乎是什么公事,从她的角度能看到他挺直的脊背。△頂點小說,

  辰逸雪,从不是什么无良的地产商,他是个很好很正直的商人,如涵忽然竟有种与有荣焉的骄傲感,因为她和这么好的辰总是恋人呢!而且,以后还会是一家人!

  “小姐,辰总是好人,你和辰总在一起,一定要对辰总好一点啊!”老板娘看着如涵,又说道。

  如涵不知该怎么回答,只好点头答应着,脸颊飘过一抹不知是害羞还是幸福的红晕。

  老板娘笑了,“小姐,相信我,跟辰总在一起,你一定会幸福的!”

  “涵涵,走吧!”这时,已经打完电话的逸雪走了过来,招呼如涵,并且跟老板娘颔首示意了一下。

  如涵朝着逸雪走过去,没敢回头,却还能感受到老板娘那种期盼的目光落在她的后背上,这种注视让如涵忍不住头皮有些发麻。

  走出粥铺,如涵才感觉到松了一口气,原来被人过度关注,也会有压力。她偏过头,看着身侧的逸雪,不经意的噘了噘小嘴,语气有点不爽的咕哝道:“辰大总裁,老板娘不收你的钱,你怎么不告诉我呢!”

  逸雪看着如涵娇憨的模样,微微牵起唇角,“你并没给我告诉你的机会。”

  如涵似乎幽幽叹息了一声,“是不是你光顾海城所有的饭店餐馆,都不用买单啊?”

  逸雪温和的笑着,没有回答如涵好笑的问题,而是反问道:“跟老板娘说了什么,聊那么久?”

  如涵自然不会跟逸雪说老板娘让她对他好的事儿,免得他过分得意。她就避重就轻的说:“老板娘跟我讲了你为她受伤的老公出手术费,并且协调承建商赔钱的事,我的小雪花真是个好人!”

  被心爱的女人认可,逸雪应该心情不错的,只是说实话,他并不太在乎能不能做个好人,或许做她的男人,要比个好人,更让他有成就感。

  “涵涵,我算不得好人,在没有影响到我的利益时,我只是商人,但凡影响到我的利益,听说过无商不奸吗?我只是一个奸商而已!”

  如涵粉嫩的唇瓣嘟了嘟,没说什么,因为不管逸雪承不承认他是好人,她认为他是好人就够了。

  “我似乎听老板娘说让你对我好点?”

  逸雪问完,如涵倏然倒吸了一口气,心里默默的腹诽,原来这男人听到她们的谈话了,而且,他关注的重点是老板娘的最后一句话。

  逸雪问了,如涵也不能装聋不回答,小声道:“是的,老板娘说我和你在一起一定会幸福的,还让我对你好,她可真关心你!”

  逸雪低沉的笑了两声,“哈哈,这点她倒是说的很对!”

  逸雪深邃的视线在如涵的小脸上逡巡了片刻,不动声色的带着如涵来到车前,没再说什么。

  逸雪记得第二天是沈峰的周年祭,把如涵送到家,临走前,他一再叮嘱,要好好休息,别多想。如涵感动于逸雪的贴心,含泪答应着。

  离7月31日越近,如涵就越难过,这些天,她一心扑在工作上,除了想早点成长起来,承担起管理沈氏的责任,又何尝不是为了让自己忙得没时间想痛苦的事儿。

  虽然沈峰是7月31日这天过世的,但需要在8月1日这天去祭拜。

  这一天,如涵依旧把自己的工作安排的满满的,亲自到现场跟踪工程进度,甚至连午饭都没吃。直到下午六点多,她一个人回到了家。

  沈峰就是在去年的这个时候离开的,走的那么匆忙,甚至没有留下一句话……

  如涵沿着楼梯一步步向楼上走去,充盈在眼底的泪水早已缓缓留下,泪眼朦胧中,她不清脚下的台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她顾不得许多,顺势坐在楼梯上,任凭泪如雨下,“爸爸,如果我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去年的今天,我一定不顾一切飞奔回家,哪怕救不了你,至少可以陪着你,走过人生的最后一刻。可是,人生没有如果,我终究还是失去了你!转眼就是你的周年祭了,我好想你,爸爸。”

  如涵呼唤着父亲,却得不到沈峰的一丝回应。空荡荡的别墅里,只有她悲怆的声音在回荡。倚靠着楼梯栏杆,她是那么痛苦、那么无助。

  一年过去了,她还是无法原谅自己,她总想着,若是早点回家,早点发现父亲发病,也许,就能把父亲抢救过来。她终究还是回来晚了,她到家时,沈峰已无半点生气,冰冷的身体让她的心也随之化作寒冰。

  “爸,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都怪我没早点回来!爸,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如涵一边呼喊,一边跌跌撞撞地向二楼书房跑去。

  不到十米的距离,却好像一个世纪那样漫长。

  这一年里,书房是她的禁地,她不敢进去。里面有太多沈峰的痕迹,沈峰的书,沈峰的笔记本,沈峰挂在墙上的亲笔书法……

  推开书房的门,一股熟悉又让人心酸的气息扑面而来,如涵顿住了脚步,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缓步走进去。

  书桌上的几本书是沈峰最爱看的,如涵还记得父亲过世的前几天,她还叮嘱他不要看太多书,免得累眼睛。沈峰还取消她,说她小小年纪就变得这么唠叨。

  不过她能看得出,父亲说这话的时候是幸福的、开心的,他怎会不知道这是女儿对他的关心?

  可是,这样的话她再也无法对父亲说了,那几本书默然躺在桌上,书签插在第126页,是沈峰生前看过的最后一页。

  感觉到泪水要滴下,如涵连忙抬手拭泪,她不能让自己的眼泪弄脏了父亲的书,这是他的宝贝,如今,更是她的宝贝。

  如涵不想改变这里的一切,只想维持原来父亲在时的样子,就连桌上的灰尘都不忍擦拭。这里,是她和父亲心灵交流的地方。(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