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吸收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深沉的一夜已至末端,黎明渐现,远方天际已是绽放出如血般的朝阳光辉。

  而在这天绝峰前,血色光柱直冲云霄,无边煞气汹涌,化为阵势,隔绝天地。

  那因迟疑而未敢进入天绝峰的十余位先天强者,此刻注视着被血光煞气笼罩的天绝峰,心中惊疑不定。

  三大圣地,近百位先天强者,还有那四位先天道境顶峰强者,陷入这天绝峰之中已经过了数个时辰,仍旧不减半点音讯。

  在这大阵隔绝之下,没有人能感受到天绝峰之中发生了什么,也正是因为如此,一阵阵不安与惊恐,正宛若梦魇一般在众人心中蔓延着。

  这十余人皆是先天之境的修为,又出自北域各大传承,虽不如三大圣地,但眼界也是不低,自然能看得出来眼前这天绝峰已然被一重大阵笼罩。

  刚开始,他们并不担忧,毕竟三大圣地的实力摆在哪里,上百位先天强者,是何等强大的一股力量,就算那宁渊做了什么准备,布下了什么阵法,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只有被碾碎的下场。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点信心渐渐被粉碎,不安涌上了他们的心头,最后甚至化作了恐惧。

  已经几个时辰了,这一夜都即将要过去,但却始终不见这大阵有被破除之象,三大圣地上百位先天强者,好似泥牛入海一般,没有半点声讯。

  难道是杀了那宁渊之后,三大圣地又在天绝峰之中大战了起来?

  这个念头在众人心中想起,随后又被掐灭,这一次三大圣地之间虽有竞争,但也不知道生死相对,就是要开战,那也应该破阵之后再说啊。

  难道

  心念之间,是想到了一个骇人的可能,让在场众人的神色都不由得难看了几分。

  沉默了片刻,众人对望一眼,虽是没有出声,但交错的眼神都道出了心中的想法,一时之间,那气氛变得更是压抑,让人难以承受。

  又是过了片刻,终于有一人忍不住出声说道:“这笼罩着天绝峰的阵势非同寻常,引动了大量的煞气,凌宗主他们也许是一时之间难以破阵,不如我们去三大圣地通传一声,请人来援,里应外合一同破阵如何?”

  话虽如此,但这语气之中已是多出了一重退离之意。

  先前这大阵将天绝峰隔绝之后,他们便有尝试过出手破绽,但这笼罩着天绝峰的血色屏障却是稳若泰山一般,便是他们十余位先天强者联手攻击,也只能让这血色屏障泛起些许波澜而已,远远达不到破碎大阵的地步。

  也正是因为如此,众人才会无可奈何的站在大阵之外,等候着三大圣地破阵而出。

  但是现在,已经过了几个时辰,这大阵仍旧没有半点破除之象,众人心中虽不愿相信,但也不得不承认,三大圣地极有可能遇到了危险,甚至于

  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不是继续等下去,而是赶往三大圣地求援。

  听这人提议,众人沉默了一阵,其实他们也明白,前去求援不一定有用,毕竟这一次为了拿下宁渊的人头,三大圣地高手齐出,如今他们都陷在了这天绝峰,三大圣地之中还有多少强者?

  就算能够请来救援,也未必能破得了眼前这一重大阵啊。

  虽然心中明白这点,但众人还是意动了,因为这是眼下最好的解决方式,向三大圣地求援,若能破阵最好,若是不能,那么也算尽人事了,三大圣地如何都怪罪不到他们的身上吧?

  更为重要的是,在这天绝峰之前,他们感到了无比的不安,仿佛这被血光笼罩的天绝峰之中,有一头毁天灭地的邪魔一般,心中压不下去的恐惧,让谁也不愿继续留在这里。

  “就这样吧。”

  众人眼神交错片刻,随后心中一定,便要转身离开。

  “轰!”

  便是此时,陡然听见一声轰鸣响起,天地震动之间,无比煞气宛若怒浪惊涛般席卷而出,众人连忙避让,直退出了十余丈外,才避开了那狂暴的煞气。

  在这煞气喷涌之间,笼罩着天绝峰的血色屏障一震剧烈颤抖,随后道道裂纹浮现,最终轰然一声,崩塌粉碎。

  崩碎的血光之间,天绝峰渐渐的浮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大阵破了。”

  “总算是破阵了,我还以为”

  “不对!”

  “那是!”

  血色屏障破碎,众人先是一阵惊喜,但随后却是猛然发现了什么,惊骇失声。

  只见漫天粉碎的血光之中,一座千丈高峰耸立,但山体只是却是裂纹道道,山壁破碎,让这千丈高峰,看起来如若濒临破碎的瓷瓶一般,难以想象,这究竟发生了什么,竟连这屹立万年的天绝峰都被摧残至此。

  破碎的山体,已是震撼,但接下来引入眼中的一幕,更是触目惊心!

  猩红,一片猩红,横流的鲜血,碎裂的残肢,遍布在这濒临破碎的天绝峰上。

  因为这天绝峰寸草不生,只剩山石,所以众人能更为清晰的看到,那流淌的鲜血将这座山峰处处染红。

  而在那峰顶之上,更是残肢遍地,冷风呼啸着,直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冲入众人的口鼻之上,让人作呕。

  一地血腥,一片死寂,整座天绝峰上,除却了满地残尸,便只剩下一人静立着。

  他的身子已是彻底被鲜血染红,刀伤,剑痕,还有不知道什么兵器与招式留下的伤痕,全然盘踞在这血染的躯体之上,甚至看不到一处完整的皮肤。

  这样的伤势,只是看在眼中,便已让人胆战心惊,更不要说身躯承受。

  一杆殷虹如血的枪伫立在他身旁,枪身之上道道猩红的光芒流转着,无比暴戾凶狂的煞气涌动着,似要摧毁一切。

  血染的人,猩红的枪,便是这天绝峰上唯一伫立着的存在,剩下的都已成了尸身,倒在那鲜血横流的大地之上。

  “是他!”

  骇然一声,众人终是回过了神来,神色惊惧,面色更是变得一片苍白。

  所有人都认出了他,三大圣地势在必得的猎物。

  宁渊!

  本该必死无疑的他,现如今,却成了这天绝峰唯一站着的人。

  而那要斩下他头颅的三大圣地,此刻只剩下了满地的残肢碎片。

  上百位先天高手,包括那四位先天道境顶峰的强者,无一人存活下来。

  冷风呼啸,一片死寂,惊骇的眼神之中,无边的恐惧在蔓延着,虽然心中不安,但没有人想到,这大阵之后竟是这样的一副画面。

  三大圣地,上百位先天啊,竟然就这样死了,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注视着天绝峰上那血腥的战场,早已见惯了杀戮与死亡的众人神色惶恐,不由得往后退去。

  亦是同时,那静立于天绝峰的宁渊缓缓转过了头,血光未散,仍是一片猩红的眼眸望向了众人。

  这一眼,便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众人心神,顿时崩溃。

  “他不是人,他不是人啊!”

  “快,快走啊!”

  声声惊骇的话语之中,这十余位先天强者惊恐而退,谁也不敢在多留一刻。

  不过眨眼之间,这十余位先天便逃离了此地,让这天绝峰再一次陷入了死寂一般的平静之中。

  “唔”

  众人退离之后,天绝峰上,宁渊身躯猛然一颤,殷红的血不住的从口中溢了出来。

  在方才,他吸收天绝峰煞气,甚至以八阵图阵势引动千万刀兵入体,以此获得了无比恐怖的力量,将三大圣地百位先天尽数轰杀。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宁渊也付出了无比惨重的代价,那冲入他体内的狂暴煞气,尽数将他的肉身摧毁殆尽。

  但是这狂暴的煞气,也刺激到了宁渊体内的蚩尤之下,生死之关下,蚩尤之血骤然觉醒,强行吸收那涌入宁渊体内的煞气,并且转化为生机,源源不绝的回复着宁渊的伤势。

  狂暴煞气摧毁,蚩尤之血恢复,一灭一生,宁渊才没有倒下。

  只不过,战斗结束之后,这天绝峰之中的煞气已经有了失控的趋势,仍是就不断的冲入宁渊的体内,不断摧毁他的肉身。

  虽然蚩尤之血处于觉醒状态,但这血脉的力量是来自宁渊,不是那真正的魔神蚩尤,不可能毫无限制的恢复。

  现在,蚩尤之血的力量已经开始减弱,那狂暴的煞气却更为凶狂,不断的摧毁宁渊体内生机,再这么下去,他的下场不会比这满地残肢好上多少。

  宁渊紧皱着眉,这煞气冲入他体内之后,就不再受阵势影响,想要解决这些煞气,要么这蚩尤之血的力量再次突破,达到第七层,要么以绝强的根基修为,将这些煞气炼化出体外。

  前者是不可能了,后者倒是有个办法,英雄卡,风之痕的英雄卡,绝对有着这样的根基。

  只不过这一战都打完了,还用一张地级英雄卡,未免太浪费了些吧?

  便是在宁渊心中迟疑之间,身旁的血龙胆猛然长啸一声,一股磅礴的吸引力量浮现,宁渊体内的煞气竟是随之引动,不断的注入了血龙胆枪身之中。

  将宁渊体内的煞气吞噬之后,这血龙胆竟还未停下,枪身之上血光汹涌,竟是开始吸收这天绝峰之中的煞气。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人性禁岛贩妖记执掌乾坤邪御天娇武逆乾坤重生之军火巨头官路弯弯天才杂役超神级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