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离开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汹涌的煞气,不断涌入血龙胆之内,让这即将失控崩溃的大阵也恢复了平衡。

  见此,宁渊也是松了一口气。

  三日前,从金无命哪里取来了大量的妖兽内丹之后,宁渊便打算寻找一处适合布阵的地势,布下八阵图,以此来迎战三大圣地的诸多高手。

  但是宁渊却发现,在这天音阁方圆万里,除却了煞气积蕴的天绝峰外,所有地脉都被牵引到了天音阁雪峰之中,一动便会牵发全身,若是他强行牵引地脉布阵,那么说不定阵法没布下,天音阁的高手就先杀来了。

  所有宁渊只能选择天绝峰,然后用一千点功德重新兑换出了诸葛孔明的英雄卡,布下八阵图,牵引与天绝峰地脉融为一体的煞气作为八阵图的阵源,将其注入血龙胆之中,成为控制阵势的核心中枢。

  在天绝峰布阵,有缺点也有优势,缺点是这煞气狂暴,就算有阵势牵引运转,也无法彻底控制,自然就演变不出八阵图的千万阵势变化,只能够当成纯粹的杀阵。

  但优点也是这煞气狂暴,让这杀阵威能变得无比恐怖,先天道境之下,陷入阵中就是十死无生的下场。

  只不过三大圣地也不是没脑子的人,若宁渊一开始便发动阵法,他们纵然自信,也绝不会贸然进入。

  因此,宁渊才会一直以弱示敌,直到凌秋雪四人领域镇压,三大圣地百位先天强者都杀入天绝峰之后,他发动阵势,将这三大圣地众人尽数笼罩在八阵图之中。

  这阵外和阵内是有着巨大区别的,若是给这百位先天在大阵之外,他们联手轰击,只需要小半个时辰,这以狂暴煞气作为大阵本源运转的八阵图就会失去平衡,因此崩溃。

  但在阵内就不同了,没有外界的力量影响,阵势运转之下,这大阵内部是稳如泰山,想要破碎,除非三大圣地能够爆发出比这天绝峰无边煞气还强悍的力量,否则绝无撼动这八阵图的可能。

  只不过这煞气之威,能绞杀先天丹境,甚至对先天道境产生威胁,但一时之间却奈何不得道境顶峰的凌秋雪四人,这才让宁渊陷入了一番血战,甚至不得不兵行险招,引动无边煞气入体,刺激蚩尤之血觉醒,才能将这四位道境顶峰的强者斩杀。

  这一番血战,历经生死,战中突破,可谓至凶至险,生死一线之间,只要出了一点差错,那么这天绝峰上还站着的人,可能就不是他宁渊了。

  依照常理而言,宁渊根本不必如此冒险,直接动用风之痕的英雄卡斩杀这些人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毕竟性命只有一条,这英雄卡虽然珍贵,但有灵气值就能够抽取,两者孰轻孰重,谁都分得清楚。

  又有一句话,叫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明知险而行,非是智者之举。

  但宁渊并非君子,也不是步步算计的智者。

  武道之途,修的不仅仅是根基,肉身,更是那一颗武者之心。

  一颗有我无敌的心!

  先前若退,那不是明智,而是软弱与畏怯。

  一念之差,天差地别。

  一个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人,就算身怀魔神之血又如何?

  连这生死一决的气魄都没有,还妄想能踏上武道顶峰么?

  宁渊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因为他相信自己手中的枪,相信自己体内的蚩尤之血。

  所以,最终是宁渊胜了,煞气加摧,引动蚩尤之血再次觉醒,横扫四大道境顶峰的强者,轰杀百位先天,这天绝峰上最后站立的人,是他,也只会是他!

  深深吸了一口气,血腥涌入,却是早已经习惯,宁渊望向远方,朝阳已现,洒下一缕赤霞在这天绝峰上,照亮了这满地的血腥,还有这一身血痕的他。

  久久不语,但体内却有道道轰鸣之声响起,血气在周身涌动,片刻之后,那蔓延在宁渊躯体之上的血色战纹方才渐渐消散,觉醒爆发的蚩尤之血随之平息了下去。

  当然,这平息指的是觉醒爆发的状态,如今已经突破第六层的蚩尤之血,仍旧是在不断的恢复宁渊体内伤势。

  这蚩尤之血,共有九层,每一层都是一个阶梯,越是往后,越难突破。

  宁渊获得蚩尤之血后,先是修炼枪法,开辟肉身潜能,觉醒第一层。

  之后进入妖族秘境,几番生死,最终妖族军阵之中怒然觉醒,横扫千军诛杀天麟龙子,由此连破三关,踏入第四层的境界。

  再到现在,天绝峰上生死一战,吸收煞气入体,再次觉醒这魔神之血,达到了第六层。

  第六层的蚩尤之血,就已经强悍到了近乎不死的地步,先前那狂暴煞气入体,将宁渊体内的血肉骨骼,甚至于五脏六腑都给摧毁,但靠着爆发觉醒的蚩尤之血,宁渊仍旧是硬生生的恢复了过来,现在五脏新生,血肉重衍,这严重无比的伤势正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恢复着。

  六层蚩尤之血就已如此强悍,可想而知第九层又是何等恐怖,说不定真的有死后重生之能。

  当然了,宁渊没有兴趣去尝试一下,平时大战,弄得一身是伤也就罢了,他神经粗大不在意,但被人弄死那就另当别说了。

  旭日东升,朝霞绽放,这不知道让多少人不眠的一夜终于是过去了。

  在天绝峰之上静立了许久的宁渊,缓缓吐出了一口气,转而望向了身旁的血龙胆。

  蚩尤之血不断运转下,宁渊虽未彻底痊愈,但伤势也恢复了五六成,完全能够离开此地了。

  但他却没有走,因为血龙胆。

  此时此刻,血龙胆伫立在大地之上,枪身之中血光翻涌,煞气滂湃,就好似一头沉睡着的凶龙,哪怕没有苏醒,但仍旧散发着恐怖至极的威势。

  这一次宁渊血战三大圣地,血龙胆的力量不可忽视,是它吸收了天绝峰的煞气入体,才让宁渊有轻易轰杀先天的能为,也是它作为八阵图的阵眼中枢,以凶牵煞,没有一丝罡气在身的宁渊才能够运转阵势,到最后还是它,主动吸收了冲入宁渊体内的煞气,让宁渊省下了风之痕的英雄卡。

  所以说,这一战宁渊能胜,血龙胆功不可没,若是没有它,宁渊就算布下八阵图,也未必能够挡得住三大圣地。

  而现如今,问题也是出在了它的身上。

  这血龙胆本就是一口凶兵,连开启禁制都需要吸收大量的精血魂魄,可见其特质。

  而先前,宁渊又用它作为八阵图的阵势核心,使得凶之威引动煞之能,让血龙胆与天绝峰之中的无边煞气产生了共鸣。

  这样的后果便是,天绝峰周遭百里的煞气尽数被血龙胆引动,源源不绝的被它吸收入体。

  这无疑是一件好事,血龙胆本就威能不凡,若是再吸收这天绝峰之中的煞气,那么品质肯定能再进一步,成为一口绝世凶兵。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宁渊有些头疼,因为他不知道,吸收了这天绝峰煞气之后,这血龙胆会变成什么样子,还认不认他这个主人。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那就是这天绝峰积蕴了千年的煞气太过海量,哪怕血龙胆若鲸吞一般吸收了几个时辰,也不见这煞气减少。

  看这幅情形,血龙胆想吸收完这天绝峰之中的煞气,需要一段不断的时间,而现在神武圣殿已经开启,宁渊若是不敢过去,那就要错过了。

  说实话,宁渊对神武圣殿那些个传承什么的一点不感兴趣,包括左惊云所说的武神传承,毕竟有英雄系统在身,他并不缺少这些东西。

  但是这救治纪无双的希望,还在这神武圣殿之中,宁渊无论如何都要前往。

  望了一眼身边的血龙胆,宁渊摇了摇头,道:“既然如此,你就先呆在这里,过段时间我再回来接你,怎样?”

  神兵有灵,听闻宁渊话语,血龙胆微微一颤,之上血光翻涌,随后又平息了下去。

  “那就说定了。”

  宁渊点了点头,便决定将血龙胆留在天绝峰,他也不怕有人把自己的兵器偷了,因为现在这血龙胆接连天绝峰煞气,是它的存在,才让这煞气没有爆发,除却宁渊之外,谁触动这血龙胆,就会引动无边煞气冲入体内,这满地的残尸就是下场。

  若是硬扛着煞气,将这血龙胆拔出来,那就更加恐怖了,这天绝峰之中的煞气就会若火山爆发一般,席卷方圆百里,就是先天道境顶峰的强者都未必能够保住性命。

  所以宁渊毫不担心,望了血龙胆一眼后,便转过身,将那口刺入地面的赤阳剑给拔了出来。

  虽然现在他的实力极为强悍,但要往神武圣殿,没有兵器还是不行的,血龙胆留在这天绝峰,他就只能够勉为其难的用这赤阳剑了。

  若是知道宁渊的想法,这赤阳剑绝对委屈得很,怎么说它也是神剑山庄九大神剑之一,太阳精铁铸造而成的先天神兵啊,用不用这么勉强?

  收起赤阳剑,宁渊又看了看周遭,一地残尸之中还有众多残破的兵刃,挑挑拣拣了一阵后,宁渊包起了十余件兵器,转身便往天绝峰之下舟曲。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贩妖记人性禁岛邪御天娇执掌乾坤武逆乾坤重生之军火巨头官路弯弯穿越异界做流氓:异界流氓天尊超神级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