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天魔令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万年之前的胜利果实?”

  左惊云喃喃了一声,随后再一次望向了慕灵韵,言道:“神州四大神宗,妖族组地,还有极尽魔渊,六方联手,这一次却只来了五位神使,少了谁呢?”

  “魔渊。”慕灵韵淡声道出二字。

  “魔渊么?”左惊云若有所思的注视着慕灵韵,冷声言道:“他们愿意退出?”

  “退出,呵呵”慕灵韵摇头一笑,深色颇为玩味的说道:“他们只是提早落子罢了,也许这一次,魔渊才是真正的赢家呢。”

  “嗯。”听此,左惊云眼神不由得一凝,陡然想到了什么,冷声道:“剑魔峰!”

  “左兄当真是慧眼如炬啊。”慕灵韵点了点头,继续言道:“其实这所谓的北域三大圣地,不过是万年之前他们留下的三头看门犬罢了。”

  慕灵韵话语平静,并未点明口中“他们”的身份,左惊云眼神变幻了一阵,但却也没有追问,因为他知道,慕灵韵如果不想要说,这北域,甚至于这天下之间,都没有什么人能强行让她开口,同样,若是她想要说些什么,也无人能够拦阻,就如若眼下这般。

  沉默了片刻,左惊云方才缓缓说道:“若三大圣地是看门犬,那么天音一脉在其中又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

  “左兄多心了。”慕灵韵摇头一笑,道:“无论是在上古,还是神武纪,又或者现如今,天音一脉都是旁观者,至多也就见证历史罢了,其中的纷争如何,与天音一脉无关。”

  听此,左惊云脸庞之上露出了一丝嘲讽笑意,言道:“如此看来,天音一脉还真当是超脱红尘呢。”

  慕灵韵神色不变,言语平静的说道:“比起这些,我想左兄更应该关心一下其他的事情,例如他们取走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对着北域会造成怎样的影响?”

  听此,左惊云仍是冷漠神情,言道:“这北域如何,与我何干。”

  “哦,真当是如此么?”慕灵韵轻声一笑,神色颇为玩味的对左惊云说道:“便是这北域亿万人族尽数灭绝,也与左兄没有半点关系么?”

  这话,便是左惊云也不由神色一变,冷声喝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其中的缘由,便要从万年之前那一战说起了”

  淡声话语之间,一件被埋没了近乎万载岁月的隐秘,渐渐浮现在了左惊云面前。

  半个时辰之后,左惊云离开了天音阁。

  而此时此刻,神武圣殿之中。

  充斥着腐朽气息的空气,让这一方世界陷入了压抑的死寂,灰暗的光线之下,隐约能够见到,一座古老的宫殿伫立在大地之上。

  这座宫殿高达数百丈,直入云端,气势恢弘磅礴,又透着岁月的沧桑与厚重,满是裂纹并且一片灰白的宫殿石壁,仍旧是不失威严气度,让人站在这座宫殿之前时,心中都会不由得升起一丝敬畏之意。

  这一座宫殿与这一方世界一般,不知道在此沉寂了多久,压抑了千年岁月的平静,如今再一次被打破了。

  “砰砰砰!”

  一阵阵碰撞轰鸣之声响起,尘烟飞扬之间,道道弦音化波成涛,不断席向一道魔气涛涛的身影。

  弦波席卷,若浪涛连绵不绝,但那魔影却是魔威汹汹,周身道道漆黑剑光交错纵横,将那袭来弦波尽数破碎同时,不断往前逼近,同时长笑言道:“圣尊,你的琴音果真是让人不由心醉啊。”

  话语之间,魔影更是又是加强三分,但苏暮晚晴仍是神色平静,双手抚琴,指挑弦动,琴音声声之中,道道弦波连绵不绝,无形有形,变幻不定,防不胜防。

  但却见那人周身魔气汹涌,道道魔剑之光锋芒纵横交错,强横魔威之中更有玄妙变化,几乎是眨眼之间,就将阻挡在前的弦波粉碎,随后魔剑长啸一声,撼动虚空,势不可挡的向苏暮晚晴攻去。

  “哼!”

  眼见魔剑之势攻来,苏暮晚晴冷哼一声,指尖一挑,顿时道道流光自从琴上绽放,宛若神月光华,尽数汇聚于苏暮晚晴指间的琴弦之上。

  只见这琴弦光辉闪动,一股凌厉剑意融入其中,紧接着苏暮晚晴指一落,一道琴音响起,警示让虚空都为之震撼,一道璀璨无比的剑光在古琴之前绽放开来,刹那破碎虚空,重重的轰击在了那道魔影之上。

  “轰!”

  一声轰鸣巨响,璀璨剑光之下,那魔影周身魔气纷纷崩碎,身躯更是被轰飞出了十余丈,方才勉强落地。

  身躯落地之后,那汹涌滚动的魔气也随之散开,露出了一人身影,一袭黑衣,面容俊逸非凡,眉宇之间透着丝丝邪气,唇勾冷笑,更添三分魔意。

  此人,赫然是那与神剑山庄宁凌云齐名的剑魔峰小魔头,江辰。

  此刻,这江辰静立,没有继续动手的意思,因为他唇边已是多出了一丝殷虹血迹,显然是受了伤。

  不过他并未在意,脸庞之上反而笑意更甚,拭去了唇边鲜血之后,面带邪笑的看向苏暮晚晴,道:“呵呵,早就听闻圣尊琴剑双绝,天下无双,如今一看名副其实,江辰佩服。”

  苏暮晚晴望了他一眼,随后挥手将面前古琴收回身后,冷声言道:“你是帝魔一脉。”

  江辰轻声一笑,言道:“圣尊果真是目光如炬,在下魔帝三太子,江辰。”

  “魔帝太子么!”听江辰道出了自己的身份,苏暮晚晴仍是神色平静,淡声言道:“现如今不在魔渊,你是什么身份与我无关。”

  “这是自然。”江辰轻笑点头,但随后又是说道:“不过有一件事,让我不得不来麻烦圣尊。”

  “嗯?”听此,苏暮晚晴眼神微微一凝,问道:“何事?”

  “一件关乎我魔族崛起之机的大事。”江辰说着,又是对苏暮晚晴躬了躬身,道:“所以我想圣尊助我一臂之力,为我魔渊夺得这万年机缘。”

  “魔族崛起之机?”苏暮晚晴喃喃一声,不由得微微皱眉,言道:“我怎么没有收到过这样的消息。”

  江辰一笑,言道:“此事关系重大,前段时间圣尊又消失无踪,自然是收不到消息。”

  “原来如此。”苏暮晚晴点了点头,随即却又冷声道:“但还是那句话,这里不是魔渊,你们帝魔一脉的事情与我无关。”

  江辰听此,也没有动怒,反是自信一笑,言道:“我觉得圣尊还是先看过此物之后再说吧。”

  话语之中,江辰取出了一块令牌,那令牌通体漆黑,散发着森森魔气,中央一道道殷红血纹勾勒,绘成“魔”字,其中透着无边魔意,宛若怒海狂涌,若是意志薄弱者,见这块令牌的瞬间,怕是就要心神崩溃。

  见此,苏暮晚晴也是神色一凝,冷冷道出三字:“天魔令!”

  江辰点了点头,轻笑言道:“圣尊,方才我已经说过了,此事关系到我魔渊崛起之机,万万不能有失,天魔主,圣魔尊,还有我父皇,都下了命令,还请圣尊勿不要推脱才是。”

  天魔主,圣魔尊,帝魔皇,正是魔族三大巨头,其中一位,更是圣脉之主。

  出自圣脉,又成为了天音一脉传人的苏暮晚晴,可以无视天魔主与帝魔皇的命令,但是圣脉之主圣魔尊的话语,她却无法违背。

  因此,苏暮晚晴沉默了许久,最终问道:“你要我如何助你。”

  “呵呵。”听此,江辰脸庞之上露出了一丝残酷的笑,言道:“很简单,只需要圣尊助我,将这所有进入神武圣殿的人都杀了,这就足够了。”

  “嗯!”苏暮晚晴眼神一凝,随即冷声言道:“若是我不答应呢?”

  江辰反问道:“圣尊想要违背圣魔尊的命令么?”

  “我说了,这里不是魔渊,你若有这个本事将这神武圣殿的人尽数杀了,那么便去吧,我不会插手。”

  说罢,苏暮晚晴拂袖转身,便要离开。

  “圣尊啊,你这是在逼我。”见此,江辰摇了摇头,周身再一次泛起道道魔光,一道凌厉杀机浮现,已是锁定住了离去的苏暮晚晴。

  “嗯。”

  感受身后传来的冰冷杀意,苏暮晚晴眼神一寒,转身望向那江辰,言道:“凭你也想要对我动手,不觉得太自信了么?”

  这江辰修为不弱,又是帝魔之子,一身战力十分惊人。

  但苏暮晚晴更不是弱者,十年一次的圣脉封禁结束之后,她的实力本就得到了大幅度提升,再加上和宁渊一起吸收了神之血,结缔双生契约,她也获得了不小的收益,尤其是在肉身体魄方面。

  如此修为根基,再加上她琴剑之道上的造诣,这江辰绝非是她的对手,先前一番碰撞便可看得出来。

  江辰听此,脸庞之上仍是自信笑意,言道:“不错,单凭我一人,绝非是圣尊的对手,但是有着天魔令,那可就不一样了。”

  话语之间,江辰周身魔气磅礴涌动,源源不断的注入手中天魔令之中。

  随着魔气涌动,那天魔令随之一震,之上“魔”字血光汹涌,其中魔意宛若怒海决堤一般冲涌而出,刹那便震入苏暮晚晴心神之中。

  “嗯!”

  魔气冲击心神,苏暮晚晴身躯不由得一颤,但随即体内圣脉绽放出一阵神圣光辉,刹那便将那魔意影响抵消。

  “天魔令,哼!”抵消天魔令爆发出的魔意之后,苏暮晚晴冷哼一声,身后古琴翻转而出,随即指挑琴弦,道道神月光华再次浮现。

  见此,江辰仍是一副自信笑意,周身魔气更是汹涌,源源不断的注入天魔令之中。

  天魔令魔光闪动,爆发出的魔意不断强大,但有体内圣脉之能护持,苏暮晚晴丝毫不受影响,指挑琴弦,便要发动攻势。

  却不曾想,苏暮晚晴攻势未出,体内九根圣脉却是猛地一颤,圣脉之能竟是受到了压制,让苏暮晚晴丹田之中的罡气都随之紊乱了起来。

  “怎会!”

  陡然惊变,让苏暮晚晴心头一震,再往那天魔令看去,只见血光魔气闪耀的天魔令之上,竟有一道神圣光辉绽放,其中的气息对于苏暮晚晴来说是如此的熟悉。

  这是与苏暮晚晴体内圣脉同源的力量,不同的是,这天魔令之中的圣脉之能更为纯粹与强大,甚至能够对她造成压制。

  这股力量来自谁,苏暮晚晴心中已然有了答案,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难以接受。

  不过此刻不是理会这些的时候了,圣脉之力被压制,连同体内罡气紊乱,苏暮晚晴攻势消散,身躯微微颤抖,那天魔令之中涌现出的无边魔意,正在淹没她的心神,若是继续下去,她将会彻底被这天魔令控制。

  魔意冲击之下,苏暮晚晴心中惊怒交加,但一时之间也没有应对之法,只能够固守心神,抵挡那天魔令无边魔意的侵蚀。

  见此,江辰冷声一笑,言道:“圣尊,你便不要做这无畏的抵抗了,这天魔令乃是魔主亲赐,又有圣魔尊与父皇施术加持,你越是抵抗,这天魔令的力量便越发强大,不如放弃,你我合作,此事过后,本太子定然向圣尊你请罪如何?”

  “帝魔一脉,当真是永远都改变不了这自大的性格么?”

  听此,苏暮晚晴不怒反笑,神色玩味的注视着江辰。

  “嗯?”

  苏暮晚晴的反应,让江辰微微皱眉,随后便猛然听到,身后一阵破空之声响起,一道银光宛若陨星,碎空而至。

  “什么人!”

  陡然而来的攻击,江辰反应不满,身影偏转同时,探手轰出了十余道剑罡,携着森森魔气迎向那道银光。

  “轰!”

  一声轰鸣,强悍无比的力量随之爆发开来,顿时剑罡粉碎,战戟浮现,洞穿虚空之后仍旧是余势不减,重重的轰击在了江辰身上。

  这一击之下,江辰周身魔气汹汹涌动,拼命护住他的身躯,但那战戟之上携带着的力量实在太过恐怖,直接把江辰给轰出了十余丈。

  同一时间,前方昏暗的走廊之中,一道身影缓步而来。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人性禁岛执掌乾坤邪御天娇贩妖记武逆乾坤重生之军火巨头官路弯弯天才杂役超级教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