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莫名其妙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六枪连环,直破帝魔真身。

  魔心被战戟穿透之后,江辰随之身亡。

  这帝魔真身虽是强横,但体内魔心仍旧是其致命弱点与力量源泉,此刻被宁渊一枪贯穿粉碎,这江辰纵是有万千手段,也难逃一死的下场。

  宁渊反手拔出了战戟,江辰的尸身再无支撑,重重的倒在了地面之上,那一块天魔令也自从虚空之中落下,但却被一股无形之力牵引,直接落入了苏暮晚晴手中。

  接过天魔令之后,苏暮晚晴也走上前来,望了一眼地面之上的江辰,只见他周身魔光已然散去,那覆盖着躯体的魔鳞也开始缓缓消失,重新化为人之躯体。

  见此,苏暮晚晴摇了摇头,轻声言道:“纵然是人魔混血,仍旧改变不了帝魔一族这自大的个性。”

  苏暮晚晴这话倒不是鄙夷,而是有些感叹,这江辰虽是人魔混血,但他父亲乃是帝魔皇,这位凶名赫赫,威震万魔的帝魔之皇是何等强者,纵然江辰只继承了他一部分血脉,仍旧是在这个年纪修成了帝魔真身,比纯血的帝魔一族还要优秀不少。

  而除却了帝魔真身之外,江辰还身怀剑魔峰传承以及帝魔一族异术,再加上这天魔令护身,他的实力绝对不差,甚至可以说是强得恐怖。

  按照道理来说,江辰对上宁渊,纵然不是对手,但想要安然离开应当不是问题。

  但是可惜,帝魔一族自大的性格让江辰做出了一个错误的选择,那就是和宁渊近身搏杀,想要仰仗帝魔真身的强横,以力破里,正面碾压击败宁渊。

  然后结果,就是如若现在这般,一步错,步步错,最后彻底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之中。

  如果江辰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的帝魔真身坚不可摧,何以至于落到这样的下场?

  想到这里,苏暮晚晴又是摇了摇头,而后探手凝聚出一道剑光,纵横斩出,竟是直接把江辰的尸身斩成了三段。

  一旁的宁渊见此也是一怔,转而望向苏暮晚晴,神色疑惑。

  宁渊知道,苏暮晚晴和慈悲扯不上什么关系,但也不是那种暴虐弑杀之人,但是现在这江辰已死,她竟然还要补上几剑,就差挫骨扬灰了,难不成了她与这江辰之间有什么血海深仇?

  感受到宁渊的视线,苏暮晚晴不由得白了他一眼,道:“这帝魔一族肉身特殊,传说之中还有死后重生之术,这么做是为了保险起见。”

  话语之中,苏暮晚晴又是斩出数道剑光,直接把江辰的尸体斩成了碎片。

  苏暮晚晴这么做,其实还有一个原因,但她却没有告诉宁渊,那就是这江辰的来意。

  让魔渊崛起的机缘!

  苏暮晚晴不知道这是真是假,但现如今天魔主,圣魔尊,还有帝魔皇这魔族三大巨头联手,就足以让人相信七分了。

  魔族传承特殊,各种诡异秘法异术多不胜数,死后重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尤其是这修成了肉身特殊的帝魔一族更是如此,再加上天魔主与圣魔尊也出手了,难保江辰身上不会隐藏着什么后手,苏暮晚晴可不愿意见到一个死人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

  所以她才会补上几剑,之所以没有彻底和宁渊说明其中缘由,是她不想宁渊卷入魔渊的纷争。

  这倒不是苏暮晚晴有多么关心宁渊,而是现在两人生死一命,宁渊又是走到哪里麻烦就跟到哪里的那种货色,一个北域三大圣地就已经够了,苏暮晚晴可不希望他还招惹上魔渊三大巨头。

  不做死未必不会死,但一直作死那肯定活不久,这个家伙要是死了,自己怎么办?

  宁渊神色玩味的看着苏暮晚晴,说道:“现在你应该可以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么?”

  苏暮晚晴对他有所隐瞒,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他与苏暮晚晴走到一起,主要的原因是利益合作与双生契约,若是没有这两点,两人之间甚至可能是敌对的关系。

  这样一来,宁渊与苏暮晚晴自然不可能彼此坦诚相待。

  在宁渊看来,苏暮晚晴这女人身上有太多的秘密,既是魔族的圣尊,又是天音阁的传人,谁知道她还隐藏着什么。

  宁渊这么想,苏暮晚晴何尝不是如此,在她看来,宁渊身上笼罩着太多疑团,让人根本无法相信,在几月之前这个家伙就是一个在醉红楼之中醉生梦死的纨绔子弟。

  本就相互怀疑,彼此提防的两人,现如今却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双生契约走到了一起,这关系自然是有些微妙起来。

  但是不管怎么说,现在宁渊与苏暮晚晴都在同一条船上,宁渊必须要知道这江辰是怎么一回事?

  他不清楚江辰的身份,但方才苏暮晚晴提到了帝魔真身四字,再联想苏暮晚晴的身份与江辰那覆体魔鳞,不难猜出他是什么东西。

  魔族!

  一个魔族出现在这神武圣殿,定然有着什么图谋,宁渊虽然不关心这些东西,但他却不得不提防。

  一个江辰也许不是问题,但十个,几十个呢?

  那帝魔真身的强横宁渊可是见识过了,若是在外界,有血龙胆在手,宁渊自是不惧。

  但如今是在神武圣殿之中,在那股无形之力的压制与侵蚀之下,宁渊的力量已经被削弱了整整五成,血龙胆又不在手中,能够发挥出真正实力的三分之一就不错了。

  否则的话,先前破那帝魔真身哪里需要那么多功夫,血龙胆一式龙陨过去,江辰不死也要重伤。

  正是因为这神武圣殿的压制,让宁渊不得不提防一下,要是遇上了几十个和江辰一般强横的魔族,那就真正麻烦了。

  宁渊的心思,聪慧如苏暮晚晴自是猜得出来,转而望了他一眼,道:“你放心,帝魔一族当中能修成帝魔真身的不会太多,这天魔令也不太可能有第二块。”

  话语之中,苏暮晚晴深深望了一眼手中的天魔令,下一瞬,这天魔令便化作了一道魔光,在她的手中消失不见。

  见此,宁渊眉头一挑,问道:“这又是什么东西?”

  “与你无关。”苏暮晚晴淡声说道,无论这神武圣殿之中是不是真的存在着魔渊崛起的机缘,她都不想插手,更不想宁渊插手,因为她始终都是魔渊的一份子,这一点无法更改。

  所有先前苏暮晚晴才没有答应江辰的请求,若不是江辰动用了天魔令,苏暮晚晴也不会想要取他性命。

  “与我无关,哈……”听苏暮晚晴话语,宁渊轻声一笑,道:“那最好与我无关!”

  苏暮晚晴望了他一眼,神色玩味的笑道:“斤斤计较的男人可不让人喜欢。”

  听此,宁渊仍是笑着,言道:“这一点便不牢苏大家费心了,毕竟苏大家的心意,可不是谁都能承受得起的。”

  话语之中,宁渊探手擦了擦嘴角。

  “哼!”见此,苏暮晚晴冷哼了一声,言道:“晚晴还不知道,宁公子是这般喜欢干净的人啊。”

  冷声话语之间,苏暮晚晴冷冷的扫了宁渊一眼,心中略带一丝恼怒与委屈,上次在神遗之地,这家伙那般轻薄自己,甚至还把舌头伸进来了,自己后面有擦嘴么?

  现在他这是几个意思,是在嫌弃她不成?

  先前若不是那无边魔意冲击心神,自己实在不想让体内圣脉爆发受损的话,谁愿意去亲他这个家伙!

  “嗯?”见苏暮晚晴眼带怒意,宁渊有些不明所以,他只不过是想要擦一擦嘴角的血罢了,这女人生气个什么劲?

  这就是彼此不了解也不愿意说的后果了,总是会想错,并且还是错在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

  见宁渊一副不知道什么状况的样子,苏暮晚晴心中恼怒更甚,却又不能发泄出来,只能拂袖转身,道:“走吧。”

  “这女人生气起来真是莫名其妙。”见此,宁渊摇了摇头,跟上了苏暮晚晴的脚步。

  两人离开许久之后,虚空微微一震,再看地面之上,那已经被苏暮晚晴剑光切割成碎片的江辰尸身,竟是猛地喷涌出道道魔光。

  魔光在虚空之中飞速汇聚着,最终凝聚出了一块魔气森森的令牌,令牌之上仍旧有血纹勾勒,只不过这一次不再是文字,而是一颗竖立着的猩红眼眸。

  这块令牌在虚空之中凝聚而成,而后那竖立着的猩红眼眸张开,便看到了满地的碎尸残片。

  “废物!”

  只听令牌之中,传来了一声震怒咆哮,竟是让虚空为之颤抖,十方震动。

  怒火,片刻之后方才平息了下来,随即那一块令牌骤然爆碎,道道魔光宛若怒海汹涌,直接把江辰破碎的尸身卷起。

  卷起尸身之后,魔光化作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不断搅动着,竟是让周遭虚空都为之扭曲了起来。

  不知道多久,那搅动的魔光漩涡猛然一震,而后直接崩碎开来,一道被魔光缭绕的身影缓步踏出,猩红一片的眼眸,注视着宁渊与苏暮晚晴离开的方向,唇边缓缓勾起了一丝冰冷笑意。(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人性禁岛逆剑狂神邪御天娇贩妖记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大道主武逆乾坤官路弯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