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绝望·明悟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天才壹秒記住『 qu 】

  见此,帝魔皇眼神之中浮现出了一丝讶异,说道:“特殊的血脉么?但凭这样就想拖延住吾的脚步,还不够啊!”

  话语之间,只见那猩红的修罗枪锋之上,更为汹涌的毁灭魔能爆发,携着无边毁灭杀意,摧毁一切。

  “噗!”

  血肉纷飞,猩红溅落,修罗枪震动,想要挣脱禁锢,但宁渊握枪之手却是纹丝不动,稳若磐石。

  宁渊无视身躯的伤痛,一身神力强行镇压之下,纵是这狂霸无匹的修罗枪,也如若一头被擒缚的怒龙,虽仍旧是凶威滔天,但一时之间也难以挣脱禁锢。。

  “嗯?”见此,帝魔皇眉头一皱,周身魔光汹涌翻滚,便在加摧修罗之威。

  “你的废话太多了!”

  便是此时,只听一声冷喝,宁渊竟是不退反进,手中战戟横扫,破空而出,在帝魔皇来不及反应的瞬间,砸在了他的头颅之上。

  虽然头颅之处没有魔鳞护体,但这帝魔真身上下防御如一,因此宁渊战戟落下的瞬间,便见道道魔光闪动,挡在宁渊战戟之前。

  “砰!”

  只听一声铿锵巨响,魔光震动,道道裂痕崩现而出,随即破碎开来,帝魔皇遭受劲力冲击,无敌的魔中皇者,口中首次溢出了暗金之色的帝魔之血。

  “你在自寻死路!”

  首次受创的帝魔皇,眼神顿时一冷,手中修罗枪怒然长啸,终于震开了宁渊握枪之手,随后长驱直入,欲要一枪贯穿宁渊心脉。

  修罗之枪破空而来,却见宁渊身影偏转,避开了这一击的同时,战戟再次轰杀而出,扫向帝魔皇头颅。

  “哼!”

  帝魔皇冷哼了一声,左臂横挡而出。

  “砰!”

  又是一声铿锵巨响,宁渊战戟之力虽是强悍,但那帝魔真身的防御却是坚不可摧,战戟轰击之下,不见那魔鳞出现半点痕迹,反倒是战戟之上又浮现出了几道裂纹。

  战戟一击无功,修罗枪却是反扫而来,重重的轰击在了宁渊右肩之上,鲜血喷发之中,直将他扫出了数丈之外。

  “吾说了,凭你,不够!”

  一击扫飞宁渊,帝魔皇却是攻势不停,眼中杀意汹涌喷发之间,修罗枪长啸而去,哀嚎悲鸣随之引动,交织着修罗杀意,枪锋未至,先破心神。

  悲鸣哀嚎,修罗杀意,若怒浪席卷而来,冲入了宁渊心神之中,顿时让他感觉到脑海一阵剧痛传来,无边癫狂混乱,让人意志近乎崩溃。

  便是此时,虚空之中一阵扭曲,血海翻腾之间,无双战魂浮现,不败之意亦是随之引动,刹那突破第二重境界,天地不动之下,修罗杀意顿时被破。

  但是此时帝魔皇修罗枪已是逼命而至,宁渊勉强挪移身躯闪避,仍旧被这一枪穿透肩头。

  一枪贯穿血肉,随之修罗毁灭魔能爆发,顿时一团血光在宁渊左肩爆开,血肉撕裂之间,露出了森森白骨,分外刺目。

  然而伤痛,却是让战意加摧更为凶狂,无视了自身的伤势,宁渊战戟再次轰击而出,宛若泰山倾倒的一击,轰然落在了帝魔皇的头颅之上。

  “砰!”

  一声轰鸣,银光若陨星轰入血发之上,顿时鲜血喷涌,帝魔皇身躯也随之一颤。

  暗金色的鲜血流淌着,蔓延在那一张邪魅妖异的面容之上,让帝魔皇眼眸之中的杀意更是汹涌了。

  身为魔中皇者,无敌魔渊的存在,帝魔皇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感受过痛楚了。

  如今再次感受,竟是因为这若蝼蚁一般的人族身上,帝魔皇震怒同时,修罗之枪再次爆发,狂暴的毁灭魔能冲入宁渊血肉之中,不断肆虐破碎。

  但就是在这毁灭魔能肆虐开来的同时,宁渊身躯之上一道道血光汹涌浮现,悍然抵消帝魔皇霸道无匹的修罗魔能,两者抗衡之间,竟是一时难分高低。

  “又是那血脉的力量!”

  见此,帝魔皇眼神不由得一凝,以他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得出来宁渊身怀特殊血脉。

  随着伤势的加重,这血脉的力量被源源不绝的激发,不断提升力量,甚至达到了对他帝魔真身造成威胁的地步。

  这让帝魔皇心中隐约升起了一丝不安。

  如果是真正的帝魔皇降临,那么他肯定不会将这点小小的血脉之力放在眼中,但是可惜,现在帝魔皇占据的是江辰的肉身,不是他帝魔皇的原始魔躯。

  虽然江辰也修成了帝魔真身,但修为根基摆在哪里,纵是帝魔皇,在一时之间也无法将这具肉身的根基提升太多。

  如今,帝魔皇只不过是将这一具帝魔真身的力量发挥到极限,再加上以血肉亡魂凝聚成的修罗枪,一攻一防,这才有了如此强横的实力。

  但是这不代表帝魔皇就无敌了,若是能够破碎他的帝魔真身,那便能够对他造成威胁,甚至将他斩杀。

  死亡,对于附体降临的帝魔皇来说不可怕,因为这至多让他损失一缕魔魂,不需要多长时间就能够恢复过来。

  但若是败了,魔渊万年的谋划,便要就此功亏一篑!

  这是帝魔皇绝对不能接受的事情,便是半点可能,丝毫威胁,都不容许。

  心念之间,帝魔皇周身魔光汹涌而现,反手抽出修罗枪,随之横扫而出,目标赫然是宁渊的颈脖之间。

  一心绝杀,斩除威胁,帝魔皇自是没有半点留手。

  见此,宁渊转攻为守,战戟迎向横扫而来的修罗枪。

  “砰!”枪戟对撼之间,宁渊被帝魔皇一枪轰退数步,鲜血不断的从宁渊撕裂开的手掌之中涌出,沿着银白的戟身流淌着,鲜红与银白相映,予人一种触目惊心的凄厉。

  见此,帝魔皇冷声一笑,言道:“可悲的挣扎,便是那枪皇在吾面前也只能饮恨,你又算得了什么?”

  宁渊沉默不语,只是手中的战戟,握得更紧了。

  “哈,虽是愚蠢,但这份勇气仍旧是让人钦佩,好,这是吾对你的恩赐。”见此,帝魔皇冷声一笑,手中猩红修罗枪高举,无边魔气汹涌爆发。

  “看好了,杀戮的极端,毁灭的至极!”

  “六道同坠·修罗戮世!”

  只听帝魔皇怒啸一声,周身磅礴魔气尽数注入手中修罗枪之中,顿时虚空震动,风云色变,帝魔皇枪出人动,是无可比拟的速度,强横至极的力量,还有那展开的杀戮与毁灭之能。

  修罗之枪,以杀证道的枪法,所象征着的便是毁灭与杀戮的力量。

  纵横万载,无敌魔渊的强者,帝魔皇的修罗之枪不知道屠戮了多少生灵,方才证得这杀戮与毁灭之道。

  此时此刻,帝魔皇再一次将这修罗枪势施展开来,只见血光纷纷,枪影纵横,每一枪,都带着骇人的毁灭与杀戮之力。

  在如此的枪势之下,宁渊神色凝重,手中战戟舞动,化出漫天银光,是攻亦是守。

  一瞬之间,枪戟正面对撼交锋,修罗之枪强横霸道,大开大合,横扫十方,燕之战戟刚柔并济,转力卸力,同样毫不逊色。

  在技巧之上,虽是平分秋色,但是奈何修罗之枪蕴含杀戮毁灭之能,枪势展开之后,风云失色,天地动容,竟是将这一方天地化作了一片修罗战场。

  在这修罗战场之中,帝魔皇枪势越发恐怖,每一枪,都毁灭与杀戮之路,扫动风云,震撼虚空。

  帝魔皇修罗之枪,已经突破了道之境界,正式踏入了神之领域,那枪法之中的意境,已经达到了影响一方天地的地步。

  在这修罗战场,杀戮与毁灭的枪势之下,宁渊感到的一阵又一阵的无力与绝望。

  挡不住!

  如何都挡不住!

  论技巧,他并不逊色于帝魔皇,但是在这修罗之枪面前,他却感到如此的无力,哪怕拼尽一切去抵挡,也无法与之抗衡。

  这是境界的差距,凡之境界与入神之枪的差距。

  修罗枪势之下,鲜血飞洒,一道又一道的伤痕增添,伤势已经是极其沉重,蚩尤战血,无双战魂,不败之意,也随之催发到了极限。

  这可以说是宁渊最强的状态,全力爆发之下,连先天道境顶峰的强者都无法抵挡。

  但是现在,他仍旧无法与帝魔皇抗衡,无法与这修罗之枪抗衡。

  败,仍是败。

  帝魔皇修罗枪势之下,宁渊已经被全面压制,就好似陷入网中的鱼,无论如何挣扎,都挣脱不开这死亡绝境。

  挫败,在心中不断蔓延开来,无力,让手中战戟更是破绽百出,不断增添的伤势,象征着宁渊一步又一步,踏入了败亡的绝境之中。

  “使用英雄卡吧?”

  终于,一个念头浮现在了宁渊脑海之中。

  使用英雄卡,只要风之痕一出,帝魔皇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

  心念之间,一张璀璨金光闪动的英雄卡浮现在了宁渊的脑海之中。

  但就是此时,无比的不甘,涌现在了宁渊的心头。

  这帝魔皇借助江辰的肉身降临,虽然帝魔之身强横,但六层蚩尤之血觉醒的他也不逊色多少。

  相同的根基之下,他还有无双战魂与不败之意的加持,为什么都不能胜过这帝魔皇?

  修罗之枪,象征着毁灭与杀戮的力量,那么我的道又是什么,我的枪又是什么?

  难道便是这般无用的认败?

  莫名之间,一丝明悟渐起!

  ps:这几天交接工作完毕,已经辞职了,以后在家里专心写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就靠着这本书吃饭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贩妖记武逆乾坤邪御天娇重生之军火巨头官路弯弯人性禁岛斗罗大陆大道主超级教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