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神魔不败!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阵阵轰鸣巨响之中,武神大殿不断坍塌,大殿上空,漫天血色。

  如血的字符,散发着难以形容的恐怖力量,神圣,强大,但却又予人一种莫名的妖邪魔魅,以至于让每一道血纹周遭的虚空都在扭曲着,似乎难以承受。

  这一枚枚血色文字交织纠缠在一起,化作了六根巨大的锁链,横过天穹,竟是将这武神大殿死死的困锁在其中。

  见此一幕,宁渊亦是不由得神色一变,因为这血纹他并不陌生。

  当初左惊云拿出的那块残破石壁,还有苏暮晚晴交给自己的神武令,之上都是这样的血纹。

  同样的纹路,同样的气息,唯一不同的是,这天穹之中交缠成六道锁链的血纹更为强大,强大到了让人不由战栗。

  那就好似一片雷霆之海,充斥着无边狂暴的力量,一旦爆发出来,便是毁天灭地的威能。

  注视着天穹之中的血纹锁链,宁渊心中一片惊疑不定,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心中隐隐感到了一阵不安。

  而半跪在地的帝魔皇却是冷冷一笑,抬头望向宁渊,寒声说道:“能将吾逼到这等地步,你是万年以来为数不多的几人,但是在吾神之能前,你不过蝼蚁。”

  话语声中,只见天穹之中一根血色锁链骤然扭曲,随后崩断开来,化作漫天血纹冲击而下,尽数注入了帝魔皇身躯之上。

  “啊!”

  血纹入体,帝魔皇顿时发出了一声长啸,满头血发狂乱飞舞,身躯之上的一片片漆黑魔鳞尽数化为殷红如血的色彩,明明是魔躯,但此刻却涌现出了无边神圣之气,沐浴在那血纹之中,恍若一尊神祗,至高无上,让人甚至有一种顶礼膜拜的冲动。

  片刻之间,帝魔皇体内的力量在以恐怖的速度提升着,虚空因此而颤抖了起来,无比恐怖的压力镇压着一片空间,纵是强若宁渊,此刻也感万钧之力压身。

  “嗯!”

  感受沉重压力,宁渊眼神一凝,他不知道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有一点他可以确定,不能让这帝魔皇继续吸收那血纹了。

  “燕翱翔。”

  纵身踏出,战戟破空,化作一道璀璨银光,直袭血纹之中的帝魔皇。

  “轰!”

  只听一声轰鸣,战戟突破空间,杀向帝魔皇,但是却见帝魔皇周身血纹环绕,直接挡住了宁渊来势汹汹的一击。

  血色纹路,散发着魔魅与神圣的气息,纵是宁渊不败之枪,也难以撼动这血纹丝毫,倾力一击之下,轰鸣震爆,血纹无损,反倒是宁渊被震飞而出。

  宁渊被震出数十丈,重重的撞击还未彻底坍塌的武神大殿墙壁之上,一阵轰鸣声中,巨石崩塌而下,又将宁渊掩埋其中。

  下一瞬,巨石破碎,宁渊身影浮现,但周身已是被鲜血浸染得一片猩红,手中战戟之上又是增添了三道狰狞裂痕。

  方才那一击,不仅仅是力量的反震,还有那血纹之中的魔神之能爆发,两者加摧之下,直接对宁渊造成了无比严重的伤害。

  伤势沉重,但却不等宁渊**片刻,虚空之中便响起了一阵轰鸣破碎之中,抬头一看,一道血光破碎虚空而来,正是那修罗之枪。

  此刻,这修罗枪上的毁灭与杀戮之能催发到了极限,直接化出了一片无比恐怖的景象。

  尸山血海,修罗魔神,无边杀戮毁灭之能,粉碎虚空,毁天灭地,所过之处,一切尽成虚无,连这空间都被这一枪破碎出了一道狰狞的黑暗裂纹。

  威能如此恐怖的一枪,更是快得宛若闪电,宁渊近乎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那修罗枪便已逼命临身。

  在这一刹那,宁渊只能凭借身体的本能反应,手中战戟轰击而出,希望能够挣得一丝**之机。

  战戟迎空一挡,但在那催动到了极限的修罗枪下,这点银光是如此的渺小,如此的微不足道,就好似日月神辉之前的那一点毫光,刹那便能粉碎。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只见那猩红如血的修罗枪破空虚空而至,无边毁灭与杀戮之能爆发下,一切尽数破碎。

  那本就已经满是裂痕的战戟,根本无法抵挡如此恐怖的毁灭力量,与修罗枪触碰瞬间,便若泡影一般碎裂开来。

  寸寸碎裂的银色战戟,化作飞灰湮灭在了虚空之中,但修罗枪却是余势不减,猩红枪锋长驱直入,直接轰击在了宁渊握着战戟的右手之上。

  此刻战戟已然粉碎成灰,宁渊手中根本没有什么能够抵挡,那修罗枪狂暴至极的毁灭杀戮之能便席卷而至。

  一方是杀戮的极端,毁灭的至极,被魔神之能催发到了极致的修罗之枪。

  而另一方,却只是血肉之躯。

  虽这血肉之躯十分强悍,但又怎能够抵挡这毁灭一切的修罗枪?

  所以只是一瞬,眨眼之间,在修罗枪下,宁渊整只右臂粉碎,血肉湮灭,骨骼成灰,半点都不留。

  一枪,只是一枪,再次逆转了胜败之局。

  “哈,吾说了,吾神之前,你,蝼蚁一般!”

  一枪粉碎了宁渊的手臂,沐浴在无边血光之中的帝魔皇森然冷笑,随即一掌轰出,携着无边魔神之能,毫无保留的轰击在了宁渊胸口之上。

  “砰!”

  一声沉闷的轰击声,宁渊直接被帝魔皇一掌轰飞,半空之中鲜血飞溅,无边凄厉。

  飞出数十丈后,宁渊的躯体方才重重砸在了地面之上,顿时血染大地,触目惊心。

  宁渊艰难的站了起来,但脚步却是一阵踉跄,不由得半跪在了地面之上,口中鲜血不断溢出,血液之中竟是掺杂着大量破碎的内脏碎片。

  被修罗枪一击粉碎右臂,心口又受帝魔皇霸道一掌,不仅仅胸骨粉碎,连心脉都近乎被震断,更有无边毁灭杀戮之能与魔神之力随之冲入肉身,不断肆虐之下,纵是觉醒到了第六层的蚩尤之血也难以承受。

  不败之意能够无视伤痛,不死不倒,但是这不代表宁渊的身体能够无限度的承受伤势。

  人体是有着极限的,超过了承受的极限,便会彻底崩溃。

  如今,这般严重的伤,纵然有不败之意激发,也无法改变宁渊肉身即将崩溃的事实,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面对这已半步踏入死亡的对手,沐浴在血光之中的帝魔皇不由大笑,缓步朝宁渊走去,只不过他每踏出一步,身躯之上便会滚落滴滴暗金色的血液。

  他所吸收的血纹,乃是上古魔神的用于镇压武神之魂的力量,这股力量太过强大,哪怕历经了万年岁月,依旧恐怖的难以想象,帝魔皇将其吸收入体,固然换来了无比强横的力量,但对于自身也造成了严重的负担。

  也就是这一具肉身是帝魔皇的血脉,修成了帝魔真身,才能够勉强承受这魔神之能,若是换成其他人,早就肉身崩溃,灰飞烟灭了。

  不过就是帝魔真身,也无法完全承受这上古魔神之能,现在正渐渐走向崩溃,不断的溢出帝魔之血。

  这也就是为什么,帝魔皇一开始没有吸收这魔神之能,不是他不想,而是要付出的代价太大,并且吸收这魔神之能,还会对武神之魂的禁锢造成影响,如果不是被宁渊逼到了绝境,帝魔皇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

  但事已至此,帝魔皇已经别无选择了。

  不顾渐渐崩溃的帝魔真身,帝魔皇朝宁渊走去,眼眸之中是无边杀意,心中喃喃说道:“吸收了吾神之能,这具魔躯不能支撑太久,去寻回剑主武魂已是来不及,既然如此,便用这人族的血肉精魄代替武魂祭献吧,如此,应该能够破除那祭坛最后的防御了。”

  心中已是有了决定,帝魔皇再次催动体内魔神之能,手中修罗枪长啸,无比毁灭杀戮气息再度浮现,猩红枪锋,直指宁渊。

  便是此时,忽听一声轻语响起

  “神么?”

  喃喃一声,竟让天地为之一静,随后那半跪着的宁渊竟是缓缓站起了身子。

  随着他的动作,周遭的虚空开始扭曲,破碎,最终彻底化作了一片黑暗,而这黑暗之中,一股难以形容的力量渐渐浮现。

  难以形容,是因为帝魔皇都从未感受过这样的力量。

  强大,只有强大,无法摧折,无法撼动,无法毁灭的强大!

  就是吸收了上古魔神之能的他,此刻也不由得止住了步伐,眼神之中浮现了一丝惊骇错愕之色。

  发生了什么,帝魔皇不清楚,但这一瞬间,他忽然感觉到,眼前这明明已经重伤垂死,彻底崩溃的人,变得无比的恐怖。

  “修罗灭世·天毁!‘

  极度的危机感,让帝魔皇止住步伐,然后不顾这帝魔真身的承受限度,将体内的魔神之能催动到了极限,那猩红如血的修罗枪怒然长啸,破碎周遭虚空,极致的毁灭与杀戮之能,欲催而出。

  亦是同时,宁渊探出了血迹斑斑的左手,随后垂低着的头颅抬起,猩红一片的眼眸之中,是突破极限的不败战意!

  “神魔不败!”

  ps:七夕快乐,你们快乐,主角连右手都没了/(ㄒoㄒ)/~~(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贩妖记人性禁岛邪御天娇执掌乾坤武逆乾坤重生之军火巨头官路弯弯穿越异界做流氓:异界流氓天尊超神级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