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传承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破碎的石碑,湮灭的神纹,一片血光散落之间,是在场众人那满是错愕与不可置信的眼神。

  万年的谋划,不知道付出了多少代价,现如今,竟因为这一剑而烟消云散!

  功亏一篑!

  神剑山庄的两位太上长老,此刻已经是瘫软在了地面之上,一脸惶恐,不知所措。

  六位神祗筹谋万年的机会,如今因为左惊云而毁于一旦,而作为左惊云的师门,在那六位神祗的怒火之下,神剑山庄会变成怎样?

  他们不知道,也无法想象,只感到一阵绝望涌上心头,抽空了身体之中所有的力量,让他们连站立都不能,瘫倒在地上,面色一片惨白。

  两人如此,周天云与勉强苏醒过来的李青峰何尝不是,看着天穹之中不断湮灭的血色神纹,他们的身躯都在微微颤抖着。

  就是置身于神光之中的太一神子,此刻也是一片错愕,随后惊怒交加的看向了左惊云。

  先前,左惊云破碎自身武魂,以此引动北域天地之中的武神元功,铸成了最强的败亡之剑。

  在这败亡之剑面前,纵是太一神子也感到了一阵死亡的临近,因为这不仅仅是左惊云的力量,更是那位绝世武神的力量。

  如此恐怖的压迫,让太一神子一时忽略了武神血壁,本能的将体内神能催动到了极致,欲要以神威之招抗衡这极致的败亡之剑。

  但是他没有想到,这最终的败亡之剑,没有攻向他,而是斩向了武神血壁。

  仇恨与苍生之间,左惊云做出了选择,无悔的选择!

  “砰砰砰!”

  一阵阵刺耳的破碎声响起,破碎武神血壁,斩灭神之诅咒后,那一道紫色剑光也随之崩溃,神剑山庄九口神剑倒飞而出,但在半途之中,纷纷破碎开来。

  眨眼之间,九口先天神兵,只剩下了一口满是裂纹的星辰剑,剩下的八口神剑,全部化作了飞灰。

  这九口神剑皆是顶级先天神兵,当初神武纪之时,一位神武强者持九剑纵横北域,少有敌手。

  而那一场背叛之后,这位神武强者弃武入神,创立神剑山庄,并将这九口神剑作为传承根基,留在了北域之中。

  如此可见这九口神兵的不凡,只不过,纵然是这九口神兵,也无法承受住武神元功与神之诅咒碰撞而爆发出的恐怖力量。

  因此这败亡之剑毁灭了武神血壁之后,九口神兵也纷纷破碎,只留下了这一口星辰剑,但也满是裂纹,灵性也近乎烟消云散。

  但哪怕如此,这星辰剑也是拼尽了最后的力量,飞入天穹,朝无力坠落的那一道身影迎去。

  而此刻,天穹之中,狂风呼啸之间,左惊云的躯体坠落而下,体内的生机,正在源源不断的逸散着。

  破碎武魂,燃烧自我,以性命为代价,铸就了这至强的败亡之剑,也正为因为如此,在这至极巅峰过后,便是他命绝陨落之刻。

  泯灭的生机,消散的魂魄,天地悲恸之间,却听他发出了一阵轻笑。

  “这一次,我胜了!”

  笑声之间,最后一丝生机与魂魄随之散去,剑者无力坠下,一道星光纵横而来,欲要承载着主人的尸身。

  “你该死啊!”

  便是此时,一声怒喝响起,太一神子眸带震怒之色,探手一握,那飞出的星光骤然一顿,随后神光强行驾驭这口神兵,朝左惊云坠落的尸身射去。

  “噗!”

  满是裂痕的星辰剑,贯穿了左惊云的躯体,没有鲜血流出,是因为这身躯之中的血肉早已被那败亡之剑吸收吞噬。

  一剑穿身之后,强大的力量去势不减,直接将左惊云的尸身钉在了山壁之上。

  看着被星辰剑钉入山壁之中的尸体,太一神子眼眸之中的震怒之色不减丝毫,或者说,此时此刻根本没有什么能够平息他的怒火。

  不过他也明白,此时愤怒已是无用,转身朝那神武圣殿之中望去。

  随着武神血壁破碎,那五根诅咒锁链也随之烟消云散,破碎的空间迅速的恢复着,一片黑暗掩过,便将神武圣殿吞噬,再也寻不到踪迹

  见此,太一神子眼神不由得一凝,心中更是震怒无比。

  当初武神的弟子建造这神武圣殿的目的,就是为了唤醒武神,并且保存武道传承,所以自然考虑过了被神州之人发现并且攻击的可能。

  为此,武神的好友,那神阵殿的殿主,在虚无空间之中布下了九重挪移大阵,武神圣殿建立于大阵之上,在虚无空间之中不断运行,若不是三大圣地背叛,当初神州与妖魔两地,根本不可能找到神武圣殿。

  直到现在,神武圣殿仍旧处于那九重大阵之中,三大圣地凭借着其中神之诅咒与武神血壁的相互感应,才能够每隔千年打开一次神武圣殿。

  如今武神血壁破碎,他们也就无法确定神武圣殿的位置了,太一神子虽有通天神能,但这里是北域,武神元功笼罩之下,不要说他一个神子,就是当年那六位神祗都无能为力。

  无法找到神武圣殿,更不要说进入其中查探武神之魂的状况,这让太一神子眉头紧皱,心思对策。

  便是此时,又是四道神光绽放,凝聚出四人身影,璀璨光芒之下,看不清他们的面容。

  “嗯。”见此,太一神子也回过神来,迈步走向四人,随即说道:“武神血壁破碎,神武圣殿也遁入了虚无空间之中。”

  “怎会这样!”听此,神光之中的四人亦是一怔。

  太一神子负手而立,言道:“武神留下了一道后手,吾一时不慎让他得逞了。”

  “哦,真的只是一时不慎么?”听此,神光之中的一人冷笑说道,虽看不清他的模样,但隐约见他头有麟角,并非人族之貌。

  对此,太一神子神色不变,冷声言道:“龙君对吾有什么成见么?”

  龙君冷笑不变,言道:“这倒是没有,只是想要看看,此事你如何要向六位神主交代。”

  龙君话语方落,便听一道女声响起:“如今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武神血壁虽毁,但万年神力消磨之下,那武神之魂想必也到了毁灭的关头,想办法寻到神武圣殿,破碎武神祭坛,那天地之心,不容有失!”

  “星月殿下所言不错,这天地之心关系吾神州气运,如何都不能出现半点差错,必须想办法夺回。”

  “这北域还在武神元功笼罩之下,吾等不能踏足其中,但可派手下之人前来,还有当初他们留下的三方势力,也可以一用。”

  “不错,吾这便下谕令,让人前往北域。”

  “就如此办吧。”

  五人商议片刻,便有了对策,紧接着一阵神光闪动,五人身影渐渐的变得虚幻起来,最终彻底消散。

  散去的神光之中,五位神使重新站了起来,提着那神之灯盏,朝俯首跪地,神色惶恐的神剑山庄两人走去……

  与此同时,山谷之外十里,一座孤峰之上,两道身影并肩而立。

  白衣翩翩,眉带淡笑,慕灵韵转身望向身边的人,神色玩味的问道:“意外么?”

  那人周身笼罩在黑暗之中,看不清他的神情,也不见他说话,就这般沉默着,让气氛变得有些凝重。

  见此,慕灵韵摇了摇头,道:“你也不必愧疚,这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

  “你……”这话让那人身躯一颤,抬头望向了慕灵韵,寒声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出手!”

  慕灵韵神色仍是一片平静,似听不出他话语之中的愤怒,只是说道:“这是天音一脉的规则。”

  “你……”这般的话语,让那人更是愤怒,但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而慕灵韵已然转过了身躯,望着山谷之中的那五位神使,淡声言道:“现在的你,不应该向我宣泄你的怒火,下令撤退吧,在战下去已经毫无意义,保存你们的力量,接下来,才是真正的战争啊。”

  话语之间,慕灵韵的身影已然变得虚幻起来,随着一阵轻风拂过,彻底消散不见。

  只留下那人,看着山谷之外的战场,身躯不断的颤抖着,是压不住的愤怒与悲痛。

  而此时此刻,虚无空间,一片黑暗的世界之中,一座古老的宫殿正在不断转动着。

  宫殿中心,武神祭坛之前。

  五根轰击而下的诅咒锁链,最终耗尽了所有的力量,寸寸湮灭在了虚空之中。

  而那神之祭坛上,也是布满了裂纹,十二盏神灯之中的血色灯火变得极为黯淡,仿佛随时都会湮灭。

  祭坛之中,那一颗头颅悬浮在虚空之中,注视着祭坛之前,体内生机渐渐消散的宁渊。

  “万年了,也该结束了。”喃喃一声,武神眼眸之中绽放出两道神光,在他面前凝聚成一道印记,随后飞向了宁渊。

  就是在这传承印记即将触及宁渊身躯的时候,忽见道道灵光闪动,一道娇小的身影浮现,探手挡住了这落下的传承印记。

  “嗯!”陡然而现的人,让武神眉头一皱,古井不波的眼中第一次出现诧异之色。

  散去的灵光之中,歌月的身影浮现,神色一如既往的冷漠,平静的注视着神之祭坛当中的武神。(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贩妖记人性禁岛邪御天娇武逆乾坤重生之军火巨头官路弯弯斗罗大陆大道主超级教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