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无上根基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一片黑暗,无边沉沦之中,宁渊消散的意志凝聚,渐渐的苏醒。

  意志苏醒,但这副身体仍旧在沉睡着,所以宁渊看到的仍旧是一片黑暗,再无其他,而感受到的,也只有一阵阵从四肢百骸当中传来的剧烈痛楚。

  有一股磅礴至极的力量在他躯体之中穿行着,这股力量太过强大,强大到了他的肉身都无法承受的地步。

  随着这股力量在他身体之中不断穿行,这血肉骨骼也不断的碎裂开来,但很快,又会有一股充满生机的力量注入他的体内,将这近乎被毁灭的躯体治愈修复。

  就是在这毁灭与再生之间不断轮回当中,宁渊渐渐感受到,一股又一股的力量,源源不绝的在他体内涌现,汹涌,澎湃,宛若不断爆发的火山,又好似狂啸奔腾的怒海。

  力量的涌现,宛若黎明之光,即将照破黑暗,但就是此时,灵魂之中一阵阵疲惫的感觉传来,让宁渊又不由得沉睡了下去。

  以身为兵所铸就的成道之招,不仅仅让宁渊肉身崩溃,对于他的神魂精魄也造成了极为严重的损伤,若不是不败之意突破到了第三重,恐怕他的神魂早就破碎消散了。

  虽然意志未散,但灵魂之中的疲惫却是极其严重,纵然身躯之中涌现出了源源不绝的力量,宁渊还是无法立即苏醒过来。

  而此刻,麒麟墨玉鼎之外,歌月静立,武神皱眉,两人皆是沉默不语。

  歌月以天地之心为源,为宁渊贯通体内堵塞的武脉,在武神看来,这已经不仅仅是大胆可以形容的了,根本便是疯狂。

  以灌顶之法助人打通武脉,不仅仅需要浑厚的根基修为,还要求极为精妙的真元控制力,因为人体是脆弱的,尤其是那武脉都没有打通,连修行都没有修行的人,更是脆弱至极,对其灌顶,注入其中的真元一旦失控,便会轻易要了那身受灌顶之人的性命。

  在这灌顶的过程之中,连属于自身的真元都难以控制,更不要说天地之心的力量了。

  这天地之心可是能够接续天地的至宝,当初武神开辟神武纪,不仅仅是因为他那无上之境的武道修为,更是因为他拥有一颗天地之心,以此接续天地,让北域不受异变的影响,成为新的修行世界。

  如此可见天地之心当中蕴含着多么恐怖的力量,就是武神自己都未必能够控制,更不要说用来助人打通武脉,完成武道筑基了。

  所以歌月这么做的时候,武神心中不由得一阵紧张。

  目睹了宁渊与帝魔皇那一战,他已是将宁渊视作了最合适的传承人选,自然不想见到宁渊被这天地之心的力量毁灭肉身。

  不过武神很快便发现,自己到底小看了这位古神。

  那天地之心浩瀚磅礴的力量,竟被她轻易牵引,随心而动,接连不断的注入宁渊体内。

  虽然宁渊的肉身还是承受不住这天地神能,但这不是歌月的原因,而是因为这天地神能太过强大,足以打通宁渊武脉的力量,无论如何控制,都会对他的身体造成损伤。

  但是因为歌月的存在,这伤害被控制到了极限的边缘,又有那麒麟墨玉鼎的生机之力不断修复,所以现在,宁渊的身躯虽然不断破碎,但始终都没有性命之危。

  毁灭与再生之间,宁渊体内的武脉一根根的被贯通,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九脉功成!

  九脉贯通之后,宁渊体内就只剩下了最后三条圣脉,这因宁渊与苏暮晚晴结缔了双生契约所获得的圣脉。

  武脉蕴含人体潜能,这圣脉也是武脉的一种,并且蕴含的力量更是强大,不过宁渊无法贯通,圣脉无法接连丹田,自然也就发挥不出这圣脉之能。

  现如今,九脉贯通之后,宁渊体内潜力已然爆发,一股磅礴无匹的元力凝聚,一旦这元力冲入丹田之中,将丹田开辟,那么武道筑基便完成了,到时候宁渊就可以修炼内力,然后不断提升。

  不过这股元力尚未冲入丹田,便被那天地神能包裹,紧接着,开始冲击三条圣脉。

  天地神能贯入圣脉之中,宁渊身躯微微一颤,血肉再一次被撕裂开来,但墨玉麒麟鼎立即修复,让这天地神能的冲击丝毫不停。

  终于,神能爆发,贯穿了第一条圣脉,顿时神圣光辉涌现,一股汹涌元力,宛若怒浪惊涛一般涌现,与九脉之力融为一体。

  第一条圣脉贯通之后,便是第二条,第三条,当三条圣脉尽数贯通之时,无比神圣光辉绽放,将宁渊的身体彻底笼罩在了其中。

  神圣光辉闪动之间,宁渊体内十二武脉之力合一,化作一股前所未有的磅礴元力,融合天地神能,注入他丹田之中。

  “轰!”

  一声轰鸣,无比恐怖的力量在宁渊体内爆发开来,波及之下,竟是连承载宁渊躯体的麒麟墨玉鼎都猛然一震,通透如玉的鼎身之上,崩裂出了一道一道细密裂纹。

  而同一时间,宁渊丹田之处,那一道十二武脉化作的元力,如今化作了一道道紫气,不断将丹田开辟。

  在传说之中,混沌开辟之时,有大道紫气三千,撕裂混沌,构建天地,从而衍生出天地万物,大道三千。

  而人体丹田在尚未开辟之前,也是一片混沌,武脉贯通之后,人体潜能化作元力注入丹田之中,开辟混沌,从而铸就武道根基。

  贯通的武脉越多,人体潜能化作的元力也就越为强大,在开辟丹田之时,甚至会生出种种异象,例如雷霆电闪,水火奔腾,象征着混沌开辟,天地建立。

  而现如今,宁渊丹田之中,十二武脉元力,化作了三千紫气,破碎混沌。

  无边混沌破碎之后,宁渊丹田宛若一处新生的世界,广阔无边,三千紫气汇聚一起,化出了第一缕内力。

  第一缕之后,便是如若怒海决堤一般的爆发,眨眼之间,浩瀚磅礴的内力充满了宁渊丹田,内力圆满的刹那,便迅速汇聚,化为真气,之后真气凝结,化真为罡。

  随后,汹涌澎湃的罡气冲出宁渊丹田,在经脉之中穿梭,构建周天循环,紧接着,直往人体生死玄关而去。

  “轰!”

  一声轰鸣巨响,生死玄关应声而破,无比恐怖的力量再次爆发,麒麟墨玉鼎随之震动,又是增添了数道裂纹。

  突破生死玄关之后,罡气化作先天,然后融入宁渊血肉之中。

  不过眨眼之间,宁渊体内,每一滴鲜血,每一寸肌肉,都充斥着汹涌澎湃的先天罡气。

  武道筑基,开辟丹田,衍生内力,内力化真,真气化罡,罡气突破生死踏入先天之境。

  不过是片刻之间,宁渊就完成了后天到先天的蜕变,接下来想要更进一步,就是修成先天战体与大道罡元的先天丹境。

  这需要长久的时间来感受自然,明悟天地,才能够接引天地之力,与自身先天罡气融为一体,从而转化为大道罡元,再以大道罡元融入肉身,成就先天战体。

  然而宁渊并未因此而停下,他的身体开始自主运行,源源不断的吸收那天地神能与麒麟墨玉鼎的力量,然后体内罡气涌现,与这天地神能融合。

  其他人要修炼大道罡元,需要感悟万物自然之道,接引天地之力。

  但宁渊不用,因为他修的是自我之道,本就不需要感悟其他,如今又有天地之心神能入体,更是水到渠成,融为一体,化气为元。

  只见天地神能不断注入宁渊体内,与他周身运行的先天罡气水**交融,片刻之间,宁渊体内涌动的罡气,直接化作了运转的罡元!

  大道罡元凝聚之后,顿时蔓延四肢百骸,宁渊那被帝魔皇修罗之枪粉碎的右臂,竟是开始血肉重生。

  这不是蚩尤之血的修复,而是先天战体!

  以大道罡元融入血肉,修成先天战体之后,将会得到一次血肉重生的机会,无论是四肢残缺还是器官破碎,都能够随之恢复。

  血肉重生的同时,宁渊一身磅礴至极的大道罡元随之运行,恐怖的力量波动,让这墨玉麒麟鼎不断震动着,一道道裂纹崩碎开来,眨眼,这巧夺天工的墨玉麒麟鼎,便到了濒临破碎的地步。

  歌月静静的注视着这一幕,没有言语,也不见半点惋惜之色。

  反倒是祭坛之上的武神,发出了一声轻叹。

  “轰!”

  最终,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响起,虚空之中的墨玉麒麟鼎轰然爆碎,不是碎裂成碎片,而是直接化作飞灰。

  飞扬的粉尘之中,竟有两道身影落下,相对而立。

  苏醒的宁渊,感受着身体之中宛若怒海汪洋一般的力量,一时有些搞不清楚状况,抬头一望之后,宁渊脸庞之上不仅仅是错愕,还有一丝震惊。

  因为在他的面前,站着一个人,满头白发随风狂舞,一双眼眸却是猩红如血,眉心之间,还有一道竖立的血纹,透着妖异邪意,而他的面容,竟与宁渊一般无二。

  见此,宁渊心中满是震惊与错愕,但很快一股奇妙的感觉便涌上了他的心头,随后这白发男子忽然缓步踏出,渐渐化作一道虚影,融入了宁渊体内。

  这也让宁渊松了一口气,喃喃说道:“自己被自己吓了一跳,哎……”

  这白发血眸的男子,不是其他人,而是宁渊的战魂分身。

  因为不败之意的突破,已经修炼到了极致的无双战魂破碎,铸就了宁渊的成道之招。

  虽然战魂破碎,但却没有因此消散,而是遗留在宁渊的体内。

  现如今,因为宁渊开辟丹田,踏入先天境界,又修成大道罡元与先天战体,这无双战魂也随之蜕变,化作了一道战魂分身。

  这战魂分身,由破碎的无双战魂和宁渊大道罡元凝聚而成,拥有着宁渊七成的修为根基,只不过没有那么强悍的肉身,相对脆弱。

  但这已经够了,七成的根基修为啊,和本尊的实力差不了多少,又是双身一心,配合无间,以后遇到什么双剑合璧的,宁渊也算有个帮手了,虽然这个帮手还是他自己,听起来有那么一点点的凄凉。

  现如今,宁渊十二武脉贯通,又成大道罡元,先天战体,加上明悟出的不败之枪,他的修为正式踏入了先天道境,更铸就了天下无双的根基,再加上内外兼修,他一身战力之强横,就是对上先天神境的强者,也有与之一战的底气。

  便是宁渊探查自身情况的时候,歌月也是探手收回了天地之心,然后走到了宁渊的身旁,扯了扯他那破破烂烂的衣角。

  “嗯?”宁渊低头一看,见是歌月之后不由一笑,探手摸了摸她那如墨般的长发,问道:“又是你救了我?”

  对于某人揉着自己脑袋的手,歌月选择了无视,任由他去了。

  而宁渊也是想到了什么,转而望向了神之祭坛,然后他便见到了一颗漂浮在虚空之中的头颅,正眼神幽幽的望着自己。

  这般的眼神,让宁渊有些疑惑,但还是试探着问道:“你便是武神?”

  “不错,我便是。”武神发出了一声轻叹,话语之中带着一丝叹息。

  此刻的他,即将走到生命的尽头,在这神之祭坛之中,被六道神之诅咒消磨了万年,纵然是武神之魂,也无法继续支持下去了。

  万年时光,许多事情都不在重要,唯一还放不下的,就只有这武道传承。

  原本宁渊是最好的选择,但是……

  望了一眼宁渊身边的歌月,武神心中叹息一声,对宁渊说道:“小兄弟,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这便算是一点心意吧。”

  话语之中,一道银光自从武神眼眸之中绽放,化作了一轮弯月,落在了宁渊面前。

  见此,宁渊一怔,注视着眼前的这轮银色弯月,有些迟疑。

  不是他以己度人,而是他与武神不曾相识,怎可能没有半点防备之心。

  不过歌月忽然扯了扯他的衣角,宁渊望了她一眼,随后便向那轮银色弯月伸出手了。

  随着宁渊触碰,顿时银光绽放,竟是直接融入了宁渊手臂之上,随后一道银月印记,便浮现在了他的手背之上。

  银月入体之后,一道信息浮现在了宁渊脑海之中,让宁渊微微一怔,片刻之后看向武神,轻声说道:“多谢了。”

  “无须。”武神一笑,言道:“在我手中它一直是明珠蒙尘,希望你能够让它展现出应有的光辉。”

  “嗯。”宁渊点了点头,注视着只剩一颗头颅的武神,问道:“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么。”

  听此,武神点了点头,道:“有。”

  “说吧,我尽力而为。”

  “离开此地之后,希望你能够安葬一个人。”

  ps:一章升完级,不水了吧,求推荐求月票(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人性禁岛执掌乾坤邪御天娇贩妖记武逆乾坤重生之军火巨头官路弯弯天才杂役超级教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