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凤凰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天才壹秒記住『 qu 】

  只不过宁渊罡元注入之后,这凤凰图仍旧是没有半点反应。

  见此,宁渊微微皱起了眉,抬头望向纪无双,问道:“无双,有什么感觉么?”

  “嗯……”纪无双沉吟了一声,又是细细感受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道:“没有。”

  宁渊再次问道:“什么都没有?”

  纪无双点了点头,一脸认真的回答:“真的什么都没有啊。”

  “这就奇了怪了。”宁渊皱着眉,注视着纪无双手腕之上的凤凰图有些不解,他注入的罡元的确是被这凤凰图吸收了,否则的话纪无双不至于什么都感觉不到。

  但是这凤凰图吸收了他的罡元,却没有出现任何反应,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是他渡入的罡元太少了么?

  想到这里,宁渊再一次运转体内罡元,渡入了那凤凰图之中。

  随着宁渊不断的渡入罡元,片刻之后,异变陡升!

  “吟!”

  只听一声凤鸣响起,紧接着便见纪无双手腕之上顿时神光绽放,无边神圣气息闪动之中,那一只凤凰竟是活了过来,双翼震动,周身更是升腾起了金黄色的涅槃之火,仿佛随时都会从纪无双手中飞出。

  “嗯!”见此一幕,宁渊眼神不由一凝,因为他竟是从这凤凰之影当中,隐约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虽然这感觉有些熟悉,但一时之间宁渊却也说不出来是什么。

  “唔……”

  便是此时,纪无双忽然发出了一声低吟,身子竟是不由得软到了下去。

  “无双。”见此宁渊急忙伸手揽住了纪无双的腰身,将她抱到怀里一看,发现她此刻正双眸紧闭,呼吸急促,似乎有些痛楚的模样。

  “不好!”

  见此,宁渊神色顿时一变,手中华光一闪,随后一个玉瓶便出现在了他手掌之中。

  打开玉瓶之后,便见药香弥漫,一颗通体散发着淡淡灵光的丹药直接从玉瓶之中飞了出来,随即便被宁渊一手抓住,便要喂入纪无双口中。

  但不等宁渊动作,那一声凤鸣再起,随后纪无双周身竟是升腾起了金色火焰,不断蔓延燃烧,顷刻之间便将她包裹在了其中。

  只不过令人惊奇的是,这金色火焰虽是熊熊燃烧,但宁渊却感受不到丝毫炙热感觉,并且这火焰就只是在纪无双身子之上蔓延,并不往其他地方扩散,连抱着纪无双的宁渊身上都没有被这火焰波及到。

  置身在这金色火焰之中,纪无双仍是双眸紧闭,但神情却是渐渐平和了下来,那金色火焰燃烧着,却没有对她造成半点伤害,甚至于连她的衣服都是完好无损的。

  “这不会就是……”见此,宁渊眉头一挑,心中猛地想到了一个可能。

  涅槃之火。

  在众多的传说与神话之中,凤凰是不死神鸟,在火焰之中死亡,又从火焰之中重生,不死不灭。

  这就是传说之中的凤凰涅槃。

  而眼下纪无双身上蔓延的金色火焰,蕴含着磅礴生机,正不断的融入她的身体之中。

  这与那凤凰涅槃的传闻何其相似?

  只不过纪无双现在又没死,这涅槃之火想要做什么,还有那一道凤凰之影,难道真的是传说之中的凤凰不成?

  宁渊心中满是疑惑,但见纪无双并未出现危险,因此一时之间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静静等候着。

  好在先前宁渊已经让妍儿与一众侍女退了出去,这院子里就只有他和纪无双两人,所以这一幕不会引起什么慌乱来。

  涅槃之火不断燃烧,纪无双也一直沉睡着,就这般持续了半个时辰,又听一声凤鸣响起,那涅槃之火开始渐渐的收敛,最终汇聚在了纪无双胸口之上,化作了一道金色神光,彻底融入她的体内。

  涅槃之火消失,纪无双却仍旧没有苏醒。

  这让宁渊不由得皱起了眉,心中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探出了手,解开了纪无双的衣领。

  衣领解开之后,便见到那一片雪白肌肤之上,竟是浮现出了一道道金色的纹路。

  见此,宁渊神色一变,连忙连纪无双的衣衫拨开,随后便赫然看到,在纪无双的胸口之上,一道栩栩如生的凤凰图正散发这淡淡的金色光华。

  “凤凰图!”宁渊沉声道出三字。

  这正是先前出现在纪无双手腕之上的凤凰图,如今竟然转移到了纪无双胸口之上,并且纹路还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华,让这一只凤凰更是栩栩如生了。

  不过令人讶异的是,这金色光华很快就黯淡了下去,那凤凰图也渐渐的消隐不见,不过是眨眼之间,就彻底消失。

  “嗯。”见此,宁渊一怔,探手一抚,发现这凤凰图真的是彻底消失了。

  见此,宁渊有些疑惑,喃喃道:“这怎么回事?”

  “唔……”

  也正是此时,一直沉睡着的纪无双悠悠转醒了过来,随后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异样,还有些迷离的眼眸往身前一望……

  然后,气氛就僵硬住了。

  因为纪姑娘此刻才发现,自己胸前已经是一片凌乱,那洁白如雪的外衣已经被解开了,连贴身衣物都被拨到了一旁,最为过分的是,某人的一只手正不偏不倚的落在了……

  “兄长!!!”(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人性禁岛逆剑狂神邪御天娇贩妖记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武逆乾坤官路弯弯大道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