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皇者之威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宁渊!”眼见来人横阻,始皇眼神一冷,心中雷霆震怒,不过并未就此爆发,而是冷冷注视着挡在自己面前的人。

  皇者森森目光之下,宁渊却是没有言语,直接拔出了血龙胆,随后枪锋一扫,直指眼前这位大秦之主。

  这其中意思如何,已然是不言而喻了。

  “一人便敢独挑朕,真是好气魄啊!”见此,始皇冷声一笑,随后周身金色神光闪动之间,一道道龙吟之声响起,只见道道龙气奔腾而现,凝化为一口长剑落入了始皇手中。

  长剑厚重,剑柄为龙首,口咬剑身,之上道道金色龙纹盘绕,自升出一股皇者威严之气,似将山河万里纳入手中,尽显皇者威势,仿佛一念之间,便可伏尸百万,血流千里。

  正是那先天神兵天子剑,原本被楚应天带走,但是不知道为何又重新落入了始皇手中。

  天子剑入手之后,皇者威势更甚,隐约可见九道龙影环绕在始皇身旁,透着无上威严气息,直压的周遭虚空一阵扭曲,似难以承受。

  随后只见始皇冷眼横眉,天子剑锋直指宁渊,寒声喝道:“但是横逆在朕的面前,也是自寻死路!”

  “来!”

  然而在这万钧之重的皇者威压之下,却听一声冷喝响起,宁渊踏步上前,手中血龙胆爆发出无边凶煞之气,枪锋所过之处,虚空随之寸寸崩碎,惊天凶威,尽扫皇者之势。

  “此枪不凡啊!”

  见此一幕,金龙鸾车之中,帝妃眼神一凝,但并未有所动作,静立于一旁观望着,似乎并未有与始皇联手的意思。

  始皇自也是能看出宁渊手中之枪不凡,但这位大秦之皇仍是神色不变,手中天子剑一转,周身环绕的一头龙影长啸,刹那便融入天子剑锋之中。

  “便让朕看看,这宁狂的子孙到底有什么底气胆敢与朕为敌吧。”

  冷喝一声之间,始皇剑出人动,金色寒光撕裂虚空,隐隐带出一片江山河海之像,以至于这一剑力重如山,有一国江山气运之力,势不可挡。

  正是龙脉之气!

  天地有灵,若世间有人皇诞生,那么十方地脉就会自主汇聚,化为一条真龙龙脉,成为人皇根基,一国之本。

  若是得了这龙脉,不仅仅一身修为会大大增进,还能引动江山之势,万民气运加持,万法不侵。

  正是因为如此,每一位人皇都是绝世强者,上古之时的三皇五帝,更是横压一个时代的存在,甚至能与上古诸神并肩。

  当年始皇之所以想要平定六国,一统北域,也是为了想要成就北域人皇之位,获得真龙龙脉,从而打破武神元功的束缚,踏入更高的境界。

  但是可惜,三大圣地绝无可能让北域出现一位人皇,所以强势插手,以至于始皇的谋划功亏一篑。

  因为当时的始皇尚没有与三大圣地抗衡的资本,所以只能另想它法。

  这就是始皇假死的原因,他假借修建秦皇陵之名,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让帝妃布下了一重大阵,以此强行凝聚大秦十方地脉,化为真龙龙脉。

  只不过这大秦地脉之力有限,那么帝妃布下阵法强行凝聚,也远远达不到化为真龙龙脉的要求,最终结果,就是成就了九道龙脉之气,也就是现如今环绕在始皇周身的那九道龙影。

  虽不是真正的真龙龙脉,但这九道龙脉之气也是非凡,如今始皇将一道龙脉之气融入天子剑中,便引动了大秦江山之势,一剑宛若万里江山倾覆而来,尽显势不可挡的皇者之威。

  面对这来势汹汹的一剑,宁渊一步重踏而出,周身血光翻腾,汹汹煞气冲霄而起,竟是引动了那血日之光,照耀在他的躯体之上。

  血龙胆至极凶煞之气,引动修罗杀势,两者加持之下,宁渊一枪轰击而出,宛若陨星贯穿虚空,直迎向始皇天子剑锋。

  “轰!”

  枪剑正面对撼之间,一声轰鸣巨响,余劲肆虐之下,周遭大地崩碎,下陷三尺。

  在这尘烟飞扬之间,但见两人枪剑相对,始皇唇勾冷笑,手中天子剑锋之上,金色龙影环绕,皇者威势,不减丝毫。

  宁渊静默不语,殷红如血的枪锋之上,无边凶煞之气翻涌,隐有粉碎虚空之势。

  一击对撼,两人竟是不相上下,平分秋色。

  对此,始皇却是冷然一笑,说道:“能受得住朕一道龙脉之气,的确有狂妄的资本,但若是只有如此,那么今日朕这天子剑下,怕是又要多出一条亡魂了。”

  宁渊神色冷峻,不为皇者言语所动,沉声道:“若有这个本事,那便来吧。”

  “哈!”见此,始皇冷声一笑,手中天子剑长啸一声,龙脉之气奔腾翻转,更是加成天子剑威,悍然一压,竟硬生生将宁渊逼退一步。

  见此一幕,金色鸾车之中,帝妃微微点头,心中喃喃说道:“这宁渊手中之枪非同凡响,蕴含惊人凶煞之力,但是他修为太弱,无法将这凶煞之能彻底发挥,对上陛下的九龙之气全然陷入劣势,再论根基,更是毫无算是,只不过……这修罗道究竟怎么一回事?”

  心中喃喃之间,帝妃暗自皱眉,抬头望向天穹之中的那一轮血日,心中隐隐不安,但却没有出声,重现将视线转回战场,冷冷注视着战场之中的宁渊,心中不断思量着。

  而战场之中,始皇加摧龙脉之气,天子剑强横重压之下,宁渊已被逼退了一步。

  “燕复返!”

  感受枪锋之上传来的雄沉力量,宁渊眼神一冷,随后枪身翻转,回返化力的同时,又是一枪轰出。

  “班门弄斧!”

  然而始皇仍是一副淡然神色,轻笑之间,天子剑横锋一挡,江山之势顿化不破壁垒,轻而易举的便将宁渊一枪攻势尽化为无。

  一剑挡下汹汹枪势,随后始皇探手一掌轰出,掌下龙影翻覆,磅礴龙脉之气随之奔腾爆发,一掌之势,竟有啸动山河之威。

  见此,宁渊不闪不退,身纳血龙胆无比凶煞之气,随之催动虎煞之神,一拳击出,迎向那长啸而来的金色龙影。

  拳掌轰击,龙虎对撼,一声轰鸣之间,宁渊身躯竟是被震退了十余步。

  堪堪止步之时,宁渊唇边已是多出了一缕刺目猩红,体内气血翻滚震荡,久久难以平复。

  始皇不愧是始皇,千年之前雄才伟略,近乎一统北域的不世皇者。

  对上他,宁渊几乎毫无优势,尤其是在修为根基之上,始皇虽然只是先天神境三重的修为,但有龙脉之气加持,他的根基便是比之神境四重也不逊色多少,只有先天道境修为的宁渊对上他,自然是没有半点优势。

  而修为根基之后,再说手中神兵,宁渊血龙胆虽是凶威滔天,但有始皇龙脉之气加持的天子剑更是强横。

  就是武技战法,这位千年之前扫平妖族,以武开国的大秦太祖,也丝毫不逊色于宁渊。

  身处如此劣势,宁渊神色不变,探手拭去唇边鲜血,随后手中血龙胆猛然长啸一声,猩红如血的枪身之中无边凶煞之气汹汹爆发,竟是悍然贯入宁渊体内。

  煞气入体,摧毁血肉生机的同时,也带来了无比强横的力量,甚至让宁渊体内无形罡元随之转化,尽数化为至极凶煞之力。

  “嗯!”

  见此一幕,始皇眼神一冷,环绕周身的龙影又是长啸而起,这一次双龙齐出,注入天子剑之中。

  先前一番攻势,只能算是试探,现如今才是真正的搏命开端,而始皇更是有了速战速决之意!

  因为始皇清楚,自己每拖延一刻时间,那么四大禁军的死伤便会增多一分,这可是日后他扫平北域,铸就千秋霸业的依仗,怎能够就这么折损在这里?

  所以始皇才会催动三道龙脉之气加持天子剑,势必要将宁渊斩于剑下,随后驰援在修罗卫血腥刀锋之下节节败退的四大禁军。

  心念只是一瞬之间,三龙之气加持天子剑,始皇纵身一跃,身后绽放出璀璨金光,其中竟是显化出一片江山河海之景,随后又化为百官朝奉,黎民俯拜之相。

  正是皇者之道!

  “嗯!”

  见此一幕,一旁观战的帝妃也是眼神一凝,她与始皇相伴千年,自是心有灵犀,瞬间便明白了始皇速决之意。

  “陛下欲要速战速决,但这宁渊胆敢一人出战,定是有所依仗,如此看来……!”

  心思之间,帝妃手中神光闪动,一声凤鸣啼响之间,一张通体雪白,凤羽点缀的长弓便浮现在了她手中。

  随后火光闪动,一根燃烧着金色烈焰的长虹箭矢浮现在了凤凰弓弦之上,随后便是弓拉满月,箭指战场,静候着一箭绝杀的机会。

  战场之中,正对皇者汹汹威势,后临凤弓冷箭逼杀,宁渊神色仍是不必,紧握着手中的枪,步步踏出,一双眼眸之中,战意激涌,奔腾不止。

  “来!”

  一声冷喝之间,血色枪锋横扫,十方震动,再开一场生死搏命之战。(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人性禁岛逆剑狂神邪御天娇贩妖记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大道主武逆乾坤官路弯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