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真龙天护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天才壹秒記住『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血染长空,宁渊身影倒飞而出,身躯之上一片猩红,触目惊心,已然是遭受到了难以想象的重创。

  身受如此重创,尚未来得及喘息一瞬,便见凤弓弦动,一道烈焰长虹破碎虚空,逼命绝杀而至!

  凤羽神弓,赤焰箭虹,这是一套上品先天神兵,千年之前,帝妃曾经以此弓,在天南关外一箭射杀了一位先天神境的妖族强者!

  而现如今,凤羽神弓再动,汇聚了帝妃磅礴真元的赤焰箭虹破空而出,这酝酿了许久的绝杀一击,已然再现了那千年之前射杀神境妖族的威能。

  在这凤羽神弓之下,连一位以肉身称雄的神境妖族都被一箭射杀,现如今这已经身受重创的宁渊,如何能挡,又拿什么来挡?他甚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所以在这赤焰箭虹破空而出的同时,帝妃唇边已是勾起了一丝冷冷笑意,似乎已然看到了这一战的结局。

  心中所想,不过是在一念之间,眨眼,赤焰箭虹破空而至,下一瞬,便要贯穿宁渊身躯。

  便是在这千钧一发之间,忽闻风声骤起!

  风起潇潇,在这不及眨眼的瞬间,生死逼命的瞬间,冷厉的剑光,随风声纵横而现。

  风,不及眨眼的快,剑,超脱生死的快,这一瞬之间,帝妃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赤焰箭虹便已如若烛火一般消弭,散逝风中。

  “怎会!”

  势在必得的一击绝杀,最终却是功败垂成,陡然而生的变故,让帝妃不由失声,眼神当中尽是惊疑不定之色。

  再看前方,散去的风中,一人身影浮现,白发霜冷,衣袂飞扬,一双眼眸冷若深渊,手中之剑泛着森森寒光,透出无边肃杀之意。

  而他的面容,竟是与宁渊一般无二!

  “这……”

  见此一幕,便是帝妃也不由得一怔,但她不愧是那有经天纬地之材的神女帝妃,见识远非一般,眼神一扫之后,就已经看出了诸多端倪。

  “这人气息与宁渊相连,相生相存,面容又一般无二,这是……“刹那,帝妃眼神一凝,失声说道:“身外化身!”

  与此同时,战场之中始皇所在,忽然想起一声声龙吟怒啸,漫天尘烟飞扬之间,但见一道璀璨金光绽放,一道伟岸身影浮现,身躯之上的龙袍已然破碎,取而代之的是一件金光夺目的九龙战甲。

  战甲通体金黄,散发着璀璨神光,之上赫见九道龙影盘绕,浑然天成,无有一丝缺憾,上下皆然透着皇者威严气度,有江山之势,万民意愿加持,坚不可摧,神魔难撼。

  这正是九道龙脉之气为根基,承载大秦万里江山之势与亿万黎民意愿,方才铸就而成的人皇战甲真龙天护!

  很少有人知道,这龙脉之气最为强横的地方,其实并不是强悍无匹的攻击,而是坚不可摧的防御。

  龙脉之气,汇聚十方地脉而成,有天地之力加持,更承载着一国江山社稷与亿万黎民的意愿,乃是气运所在,自然万法不侵,神魔辟易。

  由这九道龙脉之气铸造而成的真龙天护,自然是坚不可摧,也是始皇以身硬受宁渊至极一枪的底气所在。

  “身外化身?”

  只听一声冷语响起,始皇雄步踏出,身躯之上的真龙天护金光闪动,不断吸收周遭天地之力入体,随后便将在其胸口之处,那被宁渊一枪轰出的裂纹在迅速的恢复着。

  这真龙天护是人皇战甲,有大秦江山之势加持,不仅仅坚不可摧,还有卸力之效,这也就是为什么,始皇身受宁渊全力一枪,身躯都不曾后退一步,因为宁渊一枪爆发出的威力,尽数被这真龙天护吸收格挡,根本伤不到始皇半点。

  而这江山之势最为强横的是,只要始皇身处于这大秦疆域之中,那么就能够吸收天地之力为己用,无论真龙天护受到了何种损伤,都能够迅速恢复。

  所以方才宁渊全力一击的唯一战果,就是让这真龙天护之上多出了几道无关紧要,并且已经开始迅速修复的裂痕。

  而始皇也不在意这真龙天护之上的裂纹,只是冷眼注视着横剑于前的人,随后唇边勾起了一丝冷笑,言道:“不曾想到与朕一战,你竟然还有所保留,哈,不过这也让你侥幸捡了一条性命啊。”

  始皇森然冷笑,话语之中已是胜券在握之势。

  再看宁渊,此刻已经是连站都站不住,半跪在地,周身上下已然被鲜血染红了一片,一道道血肉模糊的伤口盘踞在他的躯体之上,血肉模糊的一片,何止是触目惊心。

  若是精通医理之人在此,一眼便能看出宁渊身躯之上这些伤,不是剑伤,也不是利刃切割造成的外伤,而是被无比恐怖的力量冲入躯体,由内而外爆发,硬生生将血肉撕裂造成的伤势。

  这样的外伤,说明了体内的伤势将会严重数倍,甚至十余倍,说不定五脏六腑早已经被震得粉碎了。

  身受如此重创,不要说是支撑身躯站立了,就连话都未必能够说出来。

  见宁渊已是伤重至此,始皇摇了摇头,轻声说道:“这般的年纪,竟有如此实力,甚至能够让朕动用这真龙天护,宁渊,你当真让人佩服,只是可惜,你选择了与朕为敌。”

  话语声中,冷然杀意渐起,始皇步伐踏开,便要彻底了结宁渊的性命。

  见此一幕,宁渊战魂分身眼中冷光一现,横剑于前,似要一档始皇逼杀之势。

  “哈,垂死挣扎,不自量力。”

  见此始皇冷声一笑,雄步踏出,金色光芒闪动之间,便已攻至宁渊分身之前。

  见始皇攻来,宁渊分身剑锋闪动,冷风呼啸之间,道道剑光纵横,已是将始皇笼罩于剑势之下。

  “哼!”对此,始皇面露不屑之色,不闪不挡,任由道道剑光斩在自己的躯体之上。

  “砰砰砰!”

  一声声铿锵之声响起,道道剑光崩碎开来,始皇仍是毫发无损,身躯之上的真龙天护更是连半道裂纹都不见。

  这真龙天护的防御实在太过恐怖,先前宁渊倾尽全力一击,甚至动用了神泣之招,也不过在真龙天护之上轰出了一个缺口罢了,甚至还未能够彻底贯穿。

  而宁渊这一具战魂分身,只继承了他七成根基修为,又没有肉身之力加成,哪怕施展出风之痕剑法,也无法突破这真龙天护的防御。

  始皇也是明白这一点,干脆不闪不避,以身硬接宁渊分身剑锋,这真龙天护又是浑然一体,上下没有半点缺陷,哪怕宁渊一剑斩向始皇没有战甲所在的面庞,也会被一道金光挡下,全然无功。

  因此哪怕宁渊剑速催发到了极致,也难以伤到始皇半点,甚至阻挡不住他脚步前进。

  见此一幕,宁渊分身眼神一冷,剑走风势,顿时狂风呼啸,化作一个风之漩涡,牵引拉扯,总算勉勉强强牵制住了始皇动作。

  “这极致的风之意境,你又让朕意外了,但仅凭如此,又能挡住朕多久呢?”

  见此,始皇仍是面带不屑,冷笑之中踏出步伐,身躯之上真龙天护抵挡狂风卷动之势,一步步的突破这风之漩涡。

  与此同时,战场之外的帝妃也是再一次举起了凤羽神弓,真元凝聚,化作一根燃烧着烈焰的赤红利箭浮现。

  虽然失了赤焰箭虹,但帝妃毫不在意,因为此时此刻,她要射杀的是一个已经身受重创,命危垂死之人!

  哪怕没有赤焰箭虹,杀他,也是轻而易举!

  冷然一笑之间,帝妃弓弦弹动,一道长虹随之贯穿虚空,直射向那半跪在地的宁渊。

  此时此刻,战魂分身正在全力拦阻始皇无暇分身,宁家之人也不可能越过百断关的战场救援宁渊。

  眨眼,已是绝境!

  下一瞬,箭如长虹而至,虚空之中顿时飞溅出一道凄厉血光。

  只不过溅出鲜血的,不是心口命脉,而是一只手,一只悍然握住了那利箭长虹的手!

  一手便接住了帝妃这势在必得的一箭,半跪着的宁渊缓缓站起身来,周身竟是涌现出了一道道月光,与他一身猩红交相辉映,形成了无比鲜美的对比。

  “嗯!”

  见此一幕,帝妃眼神一凝,心中隐隐感到一丝不安,当即再开凤羽神弓,体内真元催动,凝化为九道烈焰长虹飞射而出,势在绝杀。

  与此同时,始皇也是察觉有变,催动体内皇者龙元,雄步突破了风之剑势,随后手中天子剑金色剑光绽放,直斩宁渊而去。

  两人攻势,配合无间,默契十足,交错之下已成绝杀之势。

  然而却见两人攻势之下,身受重伤的宁渊不闪不避,手中血龙胆向天一举!

  “轰!”

  只听一声轰鸣响起,天地惊变,殃云掩日,漫天雷霆交错,大地腾动破碎,一副灭世之景!

  便是在这风雷惊错之间,宁渊举枪向天,周身泛起的银光随之汇聚,尽数凝于血龙胆枪身之上。

  “玄黄逆乱,苍天泣血!”

  一声怒喝,天地惊变,禁忌之兵,终现人世。(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贩妖记人性禁岛邪御天娇执掌乾坤武逆乾坤重生之军火巨头官路弯弯超神级诱惑穿越异界做流氓:异界流氓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