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天南王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剑光猩红,破碎虚空而至,其凌厉锋芒便是宁渊也不可无视,身一转,手中天之血横扫而出,迎向这陡然而来的一剑。

  “砰!”

  只听一声铿锵巨响,天之血一击横扫之下,那猩红剑光应声而碎,一人身影随之浮现,横挡在了宁渊身前。

  这是一个男子,身穿黑衣,中年模样,身形伟岸若山,面容英武刚毅,只是眼眸之中带着一丝沧桑之色,让他多出了一丝颓废之气。

  气质虽是颓然,但此人一身修为却是不可小视,周身隐隐涌现的雄浑真元,绝对是先天神境的高手。

  “嗯!”

  见此一幕,宁渊也是微微皱眉,他倒不是怕了眼前这人,而是在奇怪他如何能够出手的。

  在这北域之中,武神元功笼罩之下,先天神境的强者不可轻易动手,始皇之所以例外,是因为他身怀九道龙脉之气,有大秦国运加持,才能够不受武神元功的影响。

  但其他人显然不在这个范围之中,就连一旁的帝妃都是如此,否则的话,她也不会只是使用凤羽神弓狙杀宁渊。

  眼前之人也是先天神境的修为,如今出手,却没有引动武神元功的轰杀,难不成他身上也有如此龙脉之气那般的至宝?

  “是你!”

  便是在宁渊心中惊疑不定之时,忽闻一声惊呼响起,让场中气氛猛然一变。

  这失声之人,赫然是那准备要自毁龙脉之气与宁渊搏命一战的始皇,只不过现如今,他已经停止了自毁之举,神色错愕的注视着挡在自己面前的人,这震惊的神情,甚至比真龙天护被宁渊击破之时更为骇然。

  听到这一声惊呼,那中年男子摇了摇头,转身望了始皇一眼,轻声说道:“赢孤鸣,真是许久不见了。”

  “朝峰,你竟然没死!!!”见此,始皇竟是不由得倒退了两步,脸庞之上一片惊怒交加之色。

  见此,朝峰一笑,说道:“是啊,我竟然没死,让你意外了,是么?”

  一句尽是自嘲与嘲讽的话语,让始皇神色不由一变,一时之间竟是说不出话来。

  但朝峰却没有理会始皇的反应,只是转过了身躯,神色平静的注视着宁渊。

  “陛下。”与此同时,帝妃也冲入了战场之中,赶到始皇身边,联手说道:“事已至此,不可在为,暂且退吧。”

  然而帝妃话语方落,便见一道银血之光撕裂虚空而至。

  斩草除根,今日始皇与帝妃若是活着离开,那么明日宁渊就要多出两个心腹大患。

  这可是先天神境的强者,在这北域之中已是顶峰的存在,宁渊虽然不惧,但宁家却是承受不起他们的疯狂报复。

  因此见两人心生退意,宁渊便毫不犹豫的出手了,天之血威能加摧,携着无匹雄力向始皇轰杀而去。

  “少年人,你这又是何必?”

  见此,那朝峰摇了摇头,以指为剑,探手在虚空之中一点,一道血色剑光随之绽放开来,汹汹煞气席卷而出,挡向了宁渊攻势。

  “砰!”

  枪势与剑光正面对撼,一声轰鸣之间,朝峰身躯被宁渊一枪轰退数步,但宁渊攻势也因此为之一缓。

  见此一幕,帝妃赶紧拉住了始皇的手,连声说道:“陛下,暂忍一时,退吧!”

  “朕……”始皇眼神一颤,心中虽是不愿承认,但他也知道,眼前战败之局已经是无法改变,再不走,那么他就只剩下一个选择,那就是与宁渊同归于尽。

  这显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先前是被怒火冲散了理智,现如今回过神来,始皇心中已经有了取舍,强行压下心中翻腾的怒火,冷声喝道:“退!”

  说罢,始皇与帝妃没有丝毫迟疑,直接化作两道神光,在那九道龙脉之气的护持之下往战场之外飞去,竟是连那五大禁军都不顾了。

  “嗯!”

  见此一幕,宁渊眼神一冷,纵身便要追杀。

  “这位小兄弟,你还是不要追了。”

  然而却听一声轻语响起,那朝峰身影变幻,竟又是拦在了宁渊身前。

  “让开!”

  见此人又是挡在面前,宁渊冷然一喝,手中天之血长啸而出,神力加摧之下,只见一道银血之光撕裂虚空,雷霆万钧一般扫向朝峰。

  “少年人的火气不要这么大嘛。”

  见此一幕,朝峰心中也是无奈,一身雄浑真元催动,周身血光闪动之间,一道虚影在他身后浮现,看不清这虚影的容貌,但却能感受到他周身汹涌着磅礴无匹的气息。

  随后只见这一道虚影与朝峰一同动作,探手一掌轰击而出,宛若万钧雷霆闪动,直迎向宁渊横扫而来的天之血。

  “轰!”又是一声轰鸣,血光爆开,朝峰身影直接被震飞出了十余丈,艰难止步之时,唇边也是多出了一缕鲜红血迹。

  虽一枪轰退了朝峰,但是宁渊却没有继续追杀,因为那始皇与帝妃在九龙之气的护持之下,已经化作两道神光消失在了天际,也不知道逃到了哪里,宁渊就是想追都追不上了。

  始皇与帝妃逃脱,让宁渊心中不由一沉,冷眼回望向那朝峰,随后踏开步伐,持着天之血朝他走去。

  “哎……”见此,朝峰摇了摇头,勉强平复了一下体内翻滚的气血,随后连声对宁渊说道:“少年人,不要急着动手,先听我说几句可好?”

  “嗯?”听此,宁渊眉头一皱,但还是停下了脚步。

  停步的原因,是因为宁渊在这朝峰身上感受不到一丝杀意,甚至他的眼神之中还带着几分善意。

  这让宁渊十分奇怪,这人先前挡住自己,让始皇逃得了一命,那应该是始皇一方的人,如今向自己表达善意是几个意思?

  心中疑惑,让宁渊止住了步伐,冷眼注视着朝峰,问道:“你是什么人?”

  见宁渊没有继续动手的意思,朝峰不由得一笑,道:“虽然打起来的时候比宁老弟还要疯狂三分,但却始终不失冷静,这实力与心性,当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错,真是不错,难怪那心高气傲的小丫头会看上你,哈……。”

  听他这番话,宁渊不由皱眉,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朝峰一笑,说道:“朝峰,你先祖宁狂的故交,你也可以叫我一声天南王,这样你想必更明白一些。”

  “天南王!”听此,宁渊眉头皱得更是厉害了。

  朝峰点了点头,笑道:“你就是宁渊,我那小孙女的心上人?”

  “嗯?”这番话,让宁渊不由得一怔,随后方才明白过来,朝峰口中那小孙女九成就是朝阳了。

  这人是朝阳的祖父,那位天南战神的父亲,第一任天南王!

  想到这里,宁渊终于是清楚了这人的身份,但心中的疑惑却没有解开半点,问道:“方才你是什么意思。”

  朝峰摇了摇头,说道:“不必激动,其实比起你来,我更想要赢孤鸣的性命!”

  这话让宁渊心中更是不解了,冷声说道:“若是你方才没有插手,他已经死了!”

  听此,朝峰一笑,说道:“不错,若不是方才我插手挡住了你,你也许已经杀得了赢孤鸣,但是杀了他之后,你认为你能活下来么,少年人,不要强撑啊。”

  “你!”这话让宁渊不由得皱起了眉来,随后便感到体内一阵剧痛爆发,让他身躯不由一颤,不由得喷出了一大口鲜血,直接半跪在了地面之上,同时,他手中的天之血也是一阵银光闪动,最终消散不见,重新化作了血龙胆。

  先前始皇依仗真龙天护的弹反之力,重创了宁渊,让他不得不动用了天之血。

  这天之血,是当初在神武圣殿之时武神赠予宁渊的宝物,也是宁渊唯一从武神身上得到的东西。

  武神所赠,自然非同凡响,这天之血更是如此。

  这是一口十分特殊的上古神器,据说是天之血泪与月之魂魄凝聚而成,因此能够与元神融为一体,吸收神魂意念之力,从而千变万化,拥有重重神异之力。

  也就是说,只要你的元神足够强大,这天之血就能够随之变幻,无论是神兵还是宝甲,甚至连生灵都能够显化出来。

  如今宁渊虽尚未修成元神,但他拥有不败之意,神魔难撼的不败之意。

  借助天之血,宁渊能够将不败之意突破到第三重,而天之血也能吸收第三重不败之意的力量,爆发出神魔动容的恐怖威力。

  正是因为如此,动用了天之血的宁渊,在第三重不败之意的爆发之下,强行压下了体内的伤势,然后悍然击破了始皇的真龙天护。

  只不过使用天之血会自身神魂造成极为严重的负担,而不败之意的爆发也只能暂时将宁渊的伤势压制下去,无法将这伤势治愈,所以一番大战下来,宁渊已经到了极限,无法继续维持天之血的力量,这强压的伤势自然也随之爆发了。

  伤势爆发之下,宁渊已是连站立都有些艰难,不过好在此时修罗卫已经扫平了那四大禁军,迅速赶到了他身旁,将他护卫在其中。

  见此,朝峰摇了摇头,对宁渊说道:“待你伤好之后,我在与你细说此事。”

  说罢,朝峰身影一转,化作一道剑光破空而出,眨眼便已消失不见。(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人性禁岛逆剑狂神邪御天娇贩妖记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武逆乾坤官路弯弯大道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