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龙脉!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修罗卫成军之后,就不属于宁家战兵军列,只受宁渊与宁老太君统辖,而宁渊为了避免始皇的鱼死网破对宁家进行报复,所以这半月来一直都让修罗卫驻守在百断关周围,提防任何异动。

  但是现在宁老太君却将修罗卫召了回来,可见这一次登临上门的“贵客”,不仅仅是身份尊贵,一身实力更是惊人。

  现如今在这北域之中,与宁家有所关联,又值得宁老太君摆下如此阵势的强者,想来想去也就只有一人了。

  心思之间,宁渊眼中倒是多出了几分好奇来,在纪无双的搀扶之下走进了大厅。

  进入大厅之后,首先见到的便是坐在首座之上的宁老太君,只见老太君满脸笑意,高兴不已,和外面那满脸肃杀的修罗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在首座之下,静坐着一人,身形伟岸如山,举手投足之间,透露出不凡威仪与强者气度。

  正是那先天神境的强者,天南王朝峰!

  “果然是他啊。”见到朝峰,宁渊眼神之中闪过一丝了然之色,随后走上前向宁老太君行了一礼。

  见宁渊来了,宁老太君脸庞之上笑容更甚,问道:“渊儿,你的伤可好一些了?”

  宁渊点了点头,道:“好多了。”

  “这就好。”宁老太君一笑,随后介绍到:“渊儿,快来见过天南王爷,当年与我宁家先祖可是至交好友。”

  “已然见过了。”话语之中,宁渊转而望向了朝峰,眼神颇为玩味。

  见此,朝峰也是一笑,转而对宁老太君说道:“老太君,可否让我门两人单独谈谈。”

  “这……”听此,宁老太君有些迟疑,如今宁渊伤势未愈,两人单独谈话,若是朝峰骤然暴起出手怎么办?

  要知道,这朝峰虽是宁家先祖的至交好友,但那已经是千年之前的事情了,现如今宁家与大秦皇室势不两立,谁也不清楚这朝峰的态度如何,再加上他的实力,着实让人顾忌不已,否则的话宁老太君也不会把修罗卫调来了。

  不是宁老太君以小人之腹渡君子之心,而是宁渊现在是宁家的擎天之柱,容不得出现半点意外啊。

  见宁老太君迟疑,朝峰也不说话,只是看向了宁渊。

  见此,宁渊一笑,转而对宁老太君说道:“奶奶,便让我与王爷单独谈谈吧。”

  “嗯!”见宁渊开口了,宁老太君心中虽仍旧有些担忧,但还是点了点头,起身说道:“既是如此,你便与王爷在此议事,王爷,老身便且先告退了。”

  见此,宁渊也转而身边的纪无双说道:“无双,你也出去吧。”

  纪无双望了一旁的朝峰一眼,随后在宁渊耳旁轻声说道:“兄长你伤势未愈,千万小心些。”

  宁渊轻声一笑,说道:“放心,不会有事的。”

  “好吧。”见此,纪无双也只能强压下心中的担忧,上前扶住宁老太君离开了大厅。

  老太君与纪无双离开之后,便只剩下了宁渊与朝峰,两人眼神交错,四目相对之间,这气氛变得十分微妙起来。

  片刻之后,朝峰方才出声,说道:“你便不怕我对你出手?”

  宁渊淡笑一声,言道:“料想王爷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听此,朝峰不可置否的一笑,说道:“既是如此,那么我也就不废话了,今日我来寻你,只为了两件事情。”

  “哦?”见朝峰如此开门见山的说出了来意,宁渊眼神也是多出了几分好奇之色,问道:“不知王爷是为了那两件事情。”

  朝峰一笑,言道:“第一件事,杀赢孤鸣!”

  轻笑话语之中,已是泛起了森森杀意,让这大厅之中的气氛随之一凝。

  “嗯!”听此,宁渊眼神一阵变幻,说道:“王爷当真是简单直接啊,不过在此之前,是不是先给我一个解释呢?”

  宁渊话语所指,自然是当初在百断关外朝峰出手拦下宁渊的事情。

  听此,朝峰摇了摇头,说道:“你竟然还记着这件事情,未免太小心眼了吧?”

  宁渊一笑,说道:“只是心中不解,不吐不快。”

  “哎……”朝峰又是摇了摇头,说道:“当日我出手拦你,原因有三,一是我欠了玉儿,也就是帝妃一个人情,二是我不想看你玉石俱焚,赢孤鸣虽然是个废物,但他身上那九道龙脉之气非同凡响,若是他自毁龙脉之气与你一战,那么结果只会是玉石俱焚,我可不想让我那小孙女还未嫁就先当了寡妇,至于三嘛……”

  说道这里,朝峰眼神变幻了一阵,随后沉声说道:“那就是赢孤鸣,不能就这么死了!”

  “嗯?”听这话,宁渊也是皱起了眉来,问道:“为何?”

  听此,朝峰冷声一笑,说道:“因为他身上那九道龙脉之气。”

  “龙脉之气?”宁渊神色有些不解,因为他完全不知道这龙脉之气是什么东西。

  见他一脸不明,朝峰摇了摇头,解释道:“这龙脉之气,乃是那赢孤鸣假借秦皇陵之名,布下大阵,强行聚集大秦疆域十方地脉而成的,你若是要杀赢孤鸣,他定然不会坐以待毙,一旦他自毁龙脉之气玉石俱焚,不仅仅是你一个人危险,这大秦也会因龙脉之气破碎而导致地气流失,天灾降临,届时不知道要有多少人因此丧命。”

  听此,宁渊眼神一冷,寒声道:“当真是好手段啊。”

  “若不是有这一重护身符,千年之前他早就已经死了。”朝峰冷哼一声,话语之中却是隐隐带着一丝悔恨与不甘。

  听此,宁渊望了朝峰一眼,心知千年之前他与那始皇定然有一番恩怨。

  不过看他的神情,似乎不想提起,所以宁渊也没有不识趣的发问,而是说道:“既然那赢孤鸣有龙脉之气护身,那么王爷打算如何杀他?”

  “这也是我来找你的原因啊。”朝峰轻笑说道。

  “嗯?”听此,宁渊微微皱起了眉来,说道:“只怕要王爷失望了,如今我伤势未愈,在对上赢孤鸣,胜算不住三成。”

  宁渊说三成其实都是高的,无法动用天之血的他,根本不可能对有真龙天护护身的始皇造成威胁。

  至于剑圣那张英雄卡,不提也罢,他还没有发疯到拿自己的命去换始皇的命。

  听此,朝峰浑不在意的一笑,说道:“不如听我说完,你在思量看看要不要拒绝。”

  “嗯。”宁渊眼神微微变幻,注视着朝峰片刻,方才说道:“王爷请说。”

  见此,朝峰脸庞之上的笑容更甚三分,问道:“你可知赢孤鸣蛰伏千年,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宁渊却是开门见山的说道:“王爷还是不要卖关子了,有什么话便直接说吧。”

  “果然是一家人。”朝峰摇了摇头,道:“千年之前,赢孤鸣欲要横扫六国,一统北域,以此成就北域人皇之位,获得北域龙脉加持,但在三大圣地的插手之下功亏一篑,他心有不甘,所以方才建造了秦皇陵,在其中蛰伏千年,终于成就了九道龙脉之气,如此重出,似乎是要完成千年之前的遗憾,稳定北域人皇之位,但其实他的图谋远不止于此。”

  话语之间,朝峰眼内浮现出了一丝森冷杀意,喃喃道:“他不仅仅要当北域人皇,还要当那妖界妖皇!”

  “嗯!”

  听此,宁渊眼神终是不由一变,不过却没有出声。

  朝峰望向了他,轻笑说道:“若是以寻常的办法,自然没有半点可能,毕竟妖族桀骜不驯,以他们的性格,就算被灭族,也不会承认一个人族的皇者,但如果赢孤鸣能够得到那一样东西,就不同了。”

  听此,宁渊心中也十分好奇,问道:“什么东西?”

  “龙脉!”朝峰话语一沉,冷声说道:“妖界的真龙龙脉。”

  “妖界的龙脉?”这话让宁渊也是一惊。

  “不错,便是妖界的龙脉。”朝峰点了点头,目光森冷的说道:“在上古之时,主宰神州五域的并非是人族,而是妖族,亿万妖族遍布神州大地,那个时代,妖方是正统,妖族之中有无上皇者,建立了妖族帝庭,掌御天地,这两位妖皇,一位被称之为天皇,一位被称之为地皇,乃是上古之时最为顶峰的强者,据说连古神都难以匹敌。”

  “天皇,地皇?”宁渊喃喃说道,眼神变幻不断。

  而朝峰则是继续叙述道:“在那个时代,妖族是天地之间的主宰,无人能敌,但是最终不知道为何,妖族还是衰败了下去,天皇与地皇不知所踪,随后人族崛起,三教百家争鸣,在之后便是那一场上古神战,神州破碎,化为五域。”

  宁渊听了一阵,终于忍不住问道:“这和妖族龙脉有什么关系?”

  朝峰一笑,说道:“妖族虽是衰败,但妖族那两位无上皇者曾经以大神通,凝聚神州十方地脉,化出了一条妖族龙脉,作为妖族再次崛起的底蕴,谁得到了这条妖族龙脉,那就是无可置疑的妖族之皇,而现如今这一条妖族龙脉,就在大秦疆域之内。”

  话语之中,朝峰望向了宁渊,笑道:“我想,你应该知道是哪里了吧?”

  宁渊眼神一凝,沉声道出三字:“北乾山!”(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贩妖记人性禁岛邪御天娇武逆乾坤执掌乾坤重生之军火巨头官路弯弯穿越异界做流氓:异界流氓天尊斗罗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