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是你是你,真是你!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骄阳似火,照耀晴空,万里无云的天穹之下,赫然是一片汪洋大海。

  只是现如今,这无尽汪洋已是千里冰封,尽数化作一片银晶世界,纵是烈日当空,也化不开那白雪银冰。

  直至虚空之中猛然传来一阵波动,紧接着空间扭曲破碎,一道鲜血淋漓的身影自从其中坠落而下,砸在冰面之上,竟是连这寒冰都撞得粉碎,直接沉入了寒冰之下的大海当中。

  坠入寒冰之海,冷冽刺骨的海水触及伤口之中,顿时传来了一阵阵剧烈的痛楚,让昏迷不醒的宁渊勉勉强强睁开了眼眸,随后看到的是一片水下幽蓝世界。

  “这是哪里……”

  感觉自己沉入了海中,宁渊本能的便要挣扎起来,但方才一动,周身经脉,四肢百骸之中就传来了一阵剧烈痛楚,一时之间他竟是动弹不得,只能够不断沉入这冰冷海水之中。

  先前为了拦下那龙脉之力化作的龙影,宁渊强行燃烧体内罡元,对自己经脉与丹田造成了极为严重的伤害,也就是他肉身强横,又有十二武脉铸就的根基,才能够勉强承受住,换成其他人,就算不死,那经脉与丹田也要粉碎大半。

  虽然勉勉强强受得住这样的伤势,但正所谓祸不单行,接下来宁渊被这龙脉之力化作的阵法拉入其中,又是受到了一番重创。

  这妖族龙脉,是当初妖族那两位无上皇者以大神通凝聚而成的,不仅仅能够镇压妖族的气运,其中更是蕴含着两位妖族皇者的传承。

  帝妃带走的那一部分龙脉只是纯粹的龙脉之力,这剩下的一小部分龙脉,才蕴含着天地双皇的传承,能够以妖族龙脉的力量,建立阵法,将人传送到传承之地,承接妖族两位皇者的传承。

  宁渊不知道其中的缘由,强行挡下了这妖族龙脉,又恰恰好是在纪无双旁边,所以这龙脉就自动建造了阵法,将宁渊当做传承之人拉入了其中。

  但因为这龙脉被帝妃截取了大部分,剩下的这点力量不足以将宁渊传送到妖皇的传承之地,所以半途之中,这阵法就破碎开来,把宁渊甩入那混乱无比的虚无空间。

  这虚无空间是世界的暗面,混沌力量的残留,其中不知道有多少恐怖的力量在不断肆虐着,传送阵法正是借助这些力量,才能够眨眼之间穿梭千万里。

  但若是没有阵法的庇护,这虚无空间就好似一个巨大的漩涡,能够将卷入其中的一切事物尽数绞碎。

  因此阵法破碎,宁渊整个人被甩进虚无空间之后,便接连遭受重创,最后倾尽全力将空间击碎,这才勉勉强强逃了出来。

  虽然宁渊逃了出来,但如此也只剩下半条命了,周身上下都是一道道鲜血淋漓的伤口,体内的骨骼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这样的伤势,就算是宁渊也到了极限,沉入这寒冰之海后,根本动弹不得,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不断的沉入大海汪洋之中。

  这个时候宁渊要庆幸一下自己开辟了丹田,修成了先天战体,皮肤毛孔可以代替口鼻呼吸,否则的话,他没有死在敌人手里,也没有死在那虚无空间,最终却在这海里淹死了,那真正是死不瞑目。

  只不过话说回来,这海究竟是什么海,为什么半点浮力压力都没有,让自己一直在不断下沉呢?

  宁渊心中惊疑不定之间,艰难扭转了一下身子,眼神一扫,只见海水涌动,却没有半条鱼儿,更不要说什么深海巨兽。

  海中,只有一片死寂,但并不黑暗,似乎那阳光透过了寒冰照进了这大海之中,让这海水散发这淡淡的幽蓝光芒,美轮美奂。

  只不过身处其中的宁渊却没有办法欣赏,随着不断下沉,他感受到这海水之中的冰寒之力越发的冷冽了,仿佛要渗入身躯之中,冻结血液,骨髓,甚至于灵魂一般。

  在这么沉下去,说不定他就要直接被冰封,在这大海之中沉埋千万年都无人知晓。

  想到这样的后果,宁渊不由得挣动了一下身躯,但这除却了带来痛楚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作用了。

  这让宁渊不由得皱起眉来,他现在也是无可奈何,因为他身体的伤势已经达到了极限,根本没有办法动作,就是使用英雄卡也不行,因为这伤痕累累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英雄卡的力量。

  就是在宁渊心思要怎么脱离这险境之时,耳旁竟然是传来了一阵涛涛水声。

  没有错,就是在这深海之中,传来了一阵涛涛水声,与这海水涌动的声音层次分明,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这怎么一回事?

  宁渊心中也是讶异,但还不等他去寻找那水声的来源,那不断下沉的身躯似乎触碰到了一层柔软却十分坚韧的薄膜一般,让宁渊的身子微微一顿,但随后便见一缕缕金色光芒自从他身躯之上逸散而出。

  这是残余在宁渊体内的妖族龙脉之力。

  而这龙脉之力最为强悍的一点便是万法不侵!

  随着这一缕缕龙脉之气涌现,那挡住宁渊的无形之力顿时破碎消散,随后冰冷彻骨的海水消失了。

  这冰封千里的深海之下,竟是别有洞天,穿过那一层无形之力所成的结界之后,就好似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水声涛涛,鸟鸣虫吟,更是花香随风飘散,处处透着悠闲无争,好似一处世外桃源。

  不过宁渊还是没有来得及欣赏,因为他的身躯正在急速的往下坠落,半空之中他艰难的翻转过身躯,随后便看到下方,赫然是一处清泉。

  泉边青石之上,但见一道身影侧坐着,长发如瀑般落在泉水之中,芊芊玉手挽起一缕缕清冽的泉水,身上披着一件胜雪无暇的长衫,只不过此刻已是褪下了半截,隐约可见香肩半露,宛若羊脂美玉般细腻温润的肌肤。

  “嗯?”

  见此一幕,宁渊不由得一怔,心中顿时感到一阵不安。

  他不安,自然不是因为眼前这一幕的香艳,而是他想到了后果。

  在这个世界,女子将贞洁视若性命一般,董牛郎和七仙女的故事只是传说,放到现在,这姑娘拔剑杀人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要是她要动手,那么身受重伤的宁渊怎么挡得住?

  没被海水淹死,现在却因为一个误会要被人当成**贼斩了么?

  自己这算是倒霉还是幸运呢?

  此时此刻,宁渊竟然还有空胡思乱想起来。

  “嗯?”似察觉到了什么,那泉边的女子抬起了头来,随后便看到了正从半空之中坠落而下的宁渊。

  同样,宁渊也是看到了她的模样,以至于他脑海之中莫名想起了两句诗来。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风华绝代之姿,便是那帝妃与之相比,也要逊色三分。

  便以宁渊定力,也因眼前一幕不由一怔,一时之间竟是说不出话来。

  “哼!”

  见此,那人冷哼了一声,探手挽起湿润的长发,随后雪白袖袍随手一扫,顿时泉水飞溅,漫天水华化作一道水龙长啸而起,直往坠落而来的宁渊冲击而去。

  “果然!”此刻宁渊已是回过了神来,见这女子向自己出手,心中甚是无奈,艰难开口喊道:“我不是有……”

  话音尚未完结,那水龙已是撞到了宁渊身躯之上,顿时龙形崩碎,水花带着一缕清幽四溅开来,又是把宁渊撞入了半空之中。

  与此同时,那泉水边的女子已是站起了身来,挽起身上褪下半截的衣袍,立于青石之上,冷眼望向宁渊。

  “噗!”

  一声闷响,水花四溅,宁渊整个人都坠入了泉水之中,那清冽的泉水之中顿时蔓延开了刺目的猩红。

  “是人族。”见此,站在泉边青石上的那女子一怔,并未继续出手。

  便是此时,一旁的草丛之中跳出一道身影,语音欢快的喊道:“公子,我回来了,你看这有好多好吃的。”

  话语之中,只见一个小丫头抱着一堆鲜果跑了过来,她看起来也就是十一二岁的模样,粉雕玉琢般,眸中透着无边灵气,身上穿着一件雪白的短裙与抹胸,脑袋上还带着一个虎头小帽,看起来尤为可爱,让人有一种把她抱入怀中疼爱一番的冲动。

  她抱着一堆鲜果跑到了青石身边,很快便看到了泉水之中的宁渊,先是一怔,而后不由得说道:“呀,又来一个,那些家伙怎么追得这么快啊,我东西都每吃呢,公子,怎么办,是吃了再走还是边走边吃?”

  话语之中,小丫头转而望向了青石之上那人,然后拿起一枚鲜果咬了一口。

  听此,那被称之为“公子”的人摇了摇头,轻声道:“他不是。”

  “嗯,不是嘛?”小丫头歪了歪脑袋,又是看向了泉水之中的宁渊,随后喃喃道:“这家伙看起来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唔!”

  话语之中,泉水里的宁渊艰难的翻过了身子,想要看看正在说话的人是谁。

  结果还不等他看清什么,便听到了一阵兴奋的喊声。

  “是你,是你,真的是你啊!”

  话语之中,宁渊模模糊糊的看到一道小小的身影朝自己扑了过来。(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逆剑狂神人性禁岛邪御天娇贩妖记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武逆乾坤官路弯弯大道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