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太上逍遥 七集丹方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兜率天宫,虽然是太上道祖居所,但却仍然保持着天界的辉煌风格。只见那兜率匾下,金钉攒玉*户,彩凤舞朱门。复道回廊外,处处玲珑剔透;琼楼玉宇之间,三檐四簇,层层龙凤翱翔,说不尽的庄严华美。

  独孤凤的銮驾刚刚在兜率宫前停下,就见兜率宫们打开,走出一对总角垂髻,身穿金银两色道服的童子。

  “道君何来?”金银童子上前,稽首而问。

  “自是拜见道祖!”

  独孤凤如此说道。

  “道君请进!”

  金银童子好奇的打量了一眼这位刚在天界降临的八景道君,然后说道:“道祖在丹房炼丹,无暇分身,因此着我二人请道君去丹房一会!”

  这两个金银童子,独孤凤自然是认得的,他们就是未来在西行路上,下降为妖,却被孙悟空骗的团团转的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

  说起来,这倒是不是两个童子蠢笨,而是两人本就是老君用金银二气随手点化的童子,平日里除了烧火炼丹之外,并无与人打交道的机会。兜率宫为老君居所,自然也无尔虞我诈之事,两个被老君点化的烧火童子,自然也没有多少机会获得心智上的成长,所以被孙悟空这个狡猾的猴子骗的团团转一点都不奇怪。

  “老君正在炼丹?”

  独孤凤闻言先是惊讶,旋又是一戏,暗道:“早闻老君炼丹炼器的手艺,我刚刚降临此间,手无寸铁,身无寸财,正好找老君讨要几粒丹丸尝尝,也省的将来被猴子不分生熟的全部糟蹋掉!”

  西游记世界是以丹道修行为主的世界,内丹外丹,具无分别。虽然说老君的仙丹,对独孤凤这样的十星存在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增长修为的功效了。但是仙丹的灵气灵韵,对于她们来说还是一种不错的零嘴吃食。

  如此想着,独孤凤随金银童子进了兜率宫内。

  并不意外,兜率天宫是截然不同的又一重天地,与仙界一般浩淼无边,广阔无尽。不过在普通仙人眼里,他们只能看到重重的琼楼玉台,金殿丹阙,以及数不清的奇花异草,数不尽的灵禽异兽。

  说起来,天上宫阙与凡间宫阙的结构还有几分相似,都是玉璧华表,金桥回廊,宫阙隐隐,楼阁重重!只是凡间宫阙之上,雕刻的潘龙飞凤,仅仅是石雕浮雕而已!而兜率宫中的廊柱之上,缠绕的那是真正的金鳞耀日赤须蟠龙,金殿之前,盘踞的是真正的灵龟仙鹤,玉狮麒麟。某种程度上说,天上宫阙,其实就是凡间想象的一种具现与升华。

  独孤凤移步换景,所过之处,只见丹凤起舞、彩羽凌空,一宫宫脊吞金稳兽,一殿殿柱列玉麒麟。寿星台上,有千千年不卸的名花;炼药炉边,有万万载常青的瑞草。一派仙家气象,仙宫胜景。

  “美则美矣,只是少了几分仙家清灵真意,多了几分香火凡意!”

  天宫胜景,固然无边繁华。不过西游世界的天宫风格,和独孤凤在蜀山居住过的仙家洞府还是不大一样的,少了几分清灵清净,多了几分凡俗生活真意。这其中的区别就像是山水风景画和年画的差别一样大。

  当然,这其中并无高下之分。蜀山世界是凡人修仙之地,而西游天宫却是诸神众真应诸界凡人民间传说香火所化,连诸神众真的分身都是人性分身,那三十三层天宫带上几分凡俗富贵气象,也就不足为奇了。

  独孤凤走进丹房,正好看到一个头戴太清鱼尾冠,身穿淡黄八卦袍的老者盘坐蒲团,手持蒲扇,望着一座三足紫金八卦炉向火。

  这老道须发皆白,面呈老相,看起来和光同尘,平平无奇。然而,在这三十三天之上,兜率天宫之中,平平无奇本身就是最大的奇处。

  不用说,这个平平无奇的老道,就是西游世界的创始神,太清化身太上老君了。此时,他正像是一个忙于炼丹的普通老道士一般,轻摇蒲扇,手掐印诀,不断的调整着炉火的火候。

  “尊客远来,且稍待片刻,待老道收了这炉丹药,再叙话不迟!”

  既然老君在炼丹,独孤凤倒也不急着打扰,而是饶有兴致的打量起太上老君丹房来。这个丹房倒是朴素简洁,偌大的空间并无任何装饰,地面是由黑白两色的玉石铺就,恰好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太极阴阳八卦图案,在丹房中央阴阳鱼的位置,正坐落着一个人多高的丹炉。

  这座丹炉三足四耳,外饰八卦,通体紫金,正是太上老君大名鼎鼎的紫金八卦炉!此时丹炉火焰正旺,红光隐隐,香气阵阵,内中气机盘结,隐隐有龙虎之音传来,很显然,这一炉丹药快要成功出炉了。

  丹房简洁空旷,除了蒲团丹炉之外,只有四壁之上凿有许多方格,里面都放置着些葫芦、净瓶、玉匣之类,盛丹盛水,保存灵药丹砂之类的容器。

  老君所用之物,自然皆非凡品。这些葫芦、净瓶、玉匣之流,虽然比不得老君随身所带的紫金红葫芦和羊脂玉净瓶,但也是难得的上品法宝了。

  人人都说莫愁龙王无宝,龙王富贵之名三界皆知,甚至连猴子都知道缺兵器了就向东海龙王讨要。但是在独孤凤看来,龙王的所谓的宝贝,皆是凡俗金银铜铁之流,大海虽广,物产虽富饶,但是对于真正的仙家高人来说,已经完全看不上了。

  在独孤凤看来,这三界之中,最为富有的莫过于眼前的这个老倌了!仙人眼中的宝贝,莫过于法宝灵丹,天地奇珍,老君炼丹炼器之术举世无双,天上天下,诸天众神,千真万圣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的法宝兵器都是出自老君之手。

  看看老君这丹房的诸般什物,八卦炉中内蕴乾坤,脚下蒲团风火流转,手中蒲扇开天辟地,甚至连怀中金琢,腰间丝绦,都能套万物,束缚群仙。几乎衣食住行,随身器具,无一不是天地间难求的最顶级法宝。

  “这老倌,还真是低调的奢华!”

  看着老君丹房、身上各种看起来不起眼,实际功能逆天的各种法宝什物,独孤凤不禁暗暗嘀咕,觉得着老君还真是人性十足,深谙炫富真理,不张扬,不显摆,低调中的奢华,几乎亮瞎人眼。

  “也许我应该向这老头学习一下,随身皆法宝,衣食无凡品,这才是仙家高人风范嘛?”

  独孤凤一边暗暗嘀咕着,一边咕噜噜的转动的眼珠子,盘算着等会怎么从老君这里讨要几件宝贝来着。

  不过这件事情,倒也不着急。老君炼丹之术,举世闻名,能够有幸亲眼看到老君的炼丹,那可是不可多得的机会,不能错过。

  身为剑仙武者,独孤凤其实对炼丹之术不大精通,虽然以她如今的境界,早已经打破了藩篱,识破了内外相通之理,有心炼丹并不难为,但是毕竟不是专业出身,与老君这种丹道大家想比,那是云泥之别!

  老君炼丹,自然不同凡响!丹法之道,内外相通,气物一理,炼丹既是炼气,炼气既是炼人。

  天地大自然,人生小宇宙。人身体态,头履天圆,脚踏地方,有三百六十大穴,应三百六十度周天,又有五脏六腑,应五行**,四时八节,如此种种,人身周天皆备,万象齐聚。本身就是一个圆满的小宇宙。

  所以,炼丹之道,与炼气相通。

  以独孤凤的眼光看去,老君炼丹,并非仅仅只是在炼制一种仙丹,而是同样在演练一种上品天仙法门。

  八卦炉名为八卦,内分乾坤八门,暗含阴阳*水火,天地五行,四时八节,六丁六甲,周天之度皆在其中。文武之火,或快或慢,或急或徐,皆如丹道修士,调息养练,搬运周天。

  “咦,这不是九品天仙法诀!也不是九转大还丹道!”

  独孤凤看了片刻,忽然轻咦一声,惊讶起来。因为那丹炉中的气机流转、道韵起伏之像,并不像她所知道的这个世界的仙道丹法风格。

  修行法门,虽然到了极深处,有殊途同归,万法归一的情况。但是实际上,因为世界不同,每个世界诞生的修行法门,都具有极其强烈的本世界烙印,神道仙道,不同法诀,有着截然不同的气质风格。

  在独孤凤看来,此时八卦炉中虽然仍然具足人相,以周天之理演化人身奥妙,但是气脉流转、大药相合,却走得不是根本不是正常丹道的路子。

  此时的八卦炉,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心脏一般,以一种奇异的律动蓬勃的跳动着,每一次的跳动,都如真正的心脏一般汞动着金液周天流转!

  以独孤凤的眼光,自然可以看出这同样是一种极为上乘的修行法诀,只是修行核心不是还丹金丹,而是一颗金尊神心,神心跳动,暗合天地律动,走的是整合身心,弦震归一的路子。只是这种法诀,既不是天仙炼化,精气神互转升华的路子,也不是人仙练窍,震动百窍,万弦震荡,粉碎真空的路子!而是另辟蹊径,身心合一,练出一颗金尊神心,不走周天,不行循环,而是纯粹的神心律动入手的一种奇异法门。

  这种法门在灵肉合一,色空一体上走的比人仙还远,在修行的开始就彻底的将精气神融为一炉,不分彼此了。而因为精神和**的高度统一,修行这种法门的人进境极快,力量更是可以在心灵境界的推动下狂飙式的暴涨,只是成也如此,败也如此。这种法门也同样极为危险,疯狂飙进的神心,就如疯狂的野马一样,一旦失去控制,就会在无可抑制的力量增长中直接自爆!

  “这是老道在不久前得到的一个异域丹方,名唤七集丹。”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三国小兵之霸途我和姐姐的爱爱重生在三国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临高启明妖神金枝宫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