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忍辱(月票2600加更)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而被方明盯上的,便是茶马古道!

  这茶马古道隋朝便有,至唐宋一代,便已然大兴,称为‘茶马互市’,其中一路,便是横贯大理与西藏!

  究其原因,还是藏区地处高寒,百姓多以肉脯、奶酪为食,不利消化,更生燥热,非得大量饮茶,平衡阴阳不可。

  藏区的酥油茶历来便是一绝,可惜藏边不产茶叶,所有的茶砖都得从外边辛辛苦苦地运进来。

  其中利润甚为丰厚,更是可以换到藏区的良马,因此几个中原朝代都趋之若鹜,甚至设立了专门的茶马司。

  方明自然也看上了这条财路。

  钱财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却是那些藏区的良马!

  此时马匹精贵,在中原即使劣马也颇为畅销,即使不能用作战马,也可拿来挽车与耕地。

  而方明也需要大量的战马来武装他的骑兵!

  在冷兵器时代,重骑兵冲锋,那几乎就是无解的战术!

  可惜骑兵这个兵种消耗也大,一个骑兵至少要消耗五份步兵粮饷,重骑兵的铠甲更是天价!

  若非有了这座金矿在手,不说培养骑兵,便连收拢流民都是笑话!

  “华、叶、张、荆四位统领,骑兵训练如何?”

  方明又问道。

  华赫艮与其余三人一起出列跪下:“得了良马铠甲,五千儿郎,日夜苦练,已经可堪一用!”

  “好!很好!有你们在,我又有何忧啊……哈哈……”

  方明仰天大笑,状极欢快。

  这四个骑兵统领,自然都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华赫艮自不用说,叶添与荆棘都是原本生活在白蛮之地的汉民,与杨义贞乃是仇深似海。

  而张自强更是来历奇异,竟然是中原之人,曾经在少林寺出家过,可惜后来屡屡破戒,索性还俗,四海为家,谋求出身,一身少林武功颇有几分火候。

  这几人,都是有能力,有才干之人,更重要的是对方明忠心耿耿,自然提拔甚快。

  而吸纳了一批新人之后,华赫艮一帮老人也居安思危,做事更加卖力,谋求表现。

  “范骅!”

  方明随口一叫,范骅当即出列拜下:“启禀大帅,我军目前设立了十个新兵营,已收编流民精壮万五千余,武备发下,足可用事!而粮草方面,所积累也足够一年之用!”

  他声音清越,麾下众人却是身上一个激灵,纷纷均想:“杨义贞所部也不过五万,此时死伤惨重,而我新军一万五,大军一万,还有五千骑兵,破之易如反掌,主公大势已成啊!!!”

  一念及此,看向方明的目光都有了变化。

  “很好,传我军令!”

  方明面色一肃,刀山血海之气迸发而出。

  他一手抓财路,一手抓军权,已经是羽翼俱丰!

  而杨义贞与高升泰却是互相消磨,精疲力尽,此时不出击,更待何时?

  真要到了冬天,恐怕杨义贞就要先支撑不住,溜之大吉了。

  “全军动员,发给肉食,两日之后,我们誓师出征,必然不能让杨义贞跑了!”

  “遵命!”

  众人凛然拜下,不敢有违。

  ……

  两日之后。

  秀山城头,高升泰带着亲兵巡视。

  战火令他飞快成长了起来,此时的他,虽然下巴上带着胡茬,但目光却是又冷又硬,竟似战狼!

  身处高家家主之位,还有心腹亲信的日夜劝说,终究令他起了变化,也有了别样的心思。

  “援军不来便不来!”

  高升泰看着死伤惨重的自家私兵,先是心里一痛,旋即安慰众人道:“杨贼不得城池,死伤比我们更重,此时已有退意,我们只要乘胜追击,滔天大功,就在眼前!!!”

  是的,坚持了这么久,付出了这么多,他终究要胜利了!

  之前派出使者,不过轻敌之计而已。

  这泼天大功,全部都是我的!

  此战过后,高家必然能再次得块上好封地,此次肯定要取鄯阐,一旦鄯阐易主,高家与段氏的实力对比更加悬殊,日后……

  高升泰心底响起一个念头,甚至趋使着他去获得更多,更多……

  周围军士一起欢呼,而高升泰却是叫过几个心腹将领:“破敌之机,就在今夜!看我……”

  然后,他的声音就顿住。

  因为他听到了嘹亮的军号声从后方传来。

  “怎么可能是现在?不说是五日之后么?”

  高升泰胸口郁结,一口气只往上冲,差点化作了淤血!

  “大帅有令!”

  几骑飞快地来到秀山城下,高举着方明的令箭:“大帅已尽起本部三万大军,命尔等紧守城池,不得有误!”

  “万胜!万胜!!!”

  不管高升泰心里多么郁闷,其它城头守卒听到大批援军将至,更不用再浴血搏杀,不由都是大声欢呼起来。

  腾腾!

  惊人的马蹄声响起,如狂卷之雷。

  极富经验的高升泰,甚至一听就知道只是骑兵冲锋之声,数量更起码有着三千以上!

  “三千以上的精锐骑兵?”

  高升泰眼珠都要瞪了出来,旁边几个还有些心思的高家心腹更是纷纷将话咽入了嘴里。

  三万大军也就罢了,但这数千骑兵,却着实是战场上决定胜负的关键!

  更可以说,只要有着这支骑兵在手,方明早已立于不败之地!

  “只是……大理国小民贫,他到底从何而来如此精锐?”

  高升泰与心腹爱将对视一眼,心中都有着苦涩。

  呜呜……

  对面,杨义贞的大营一阵慌乱。

  发觉敌军靠近之后,白蛮营地一微微骚乱,旋即就有军官骑马弹压,将大军催出营地列阵。

  “建功立业,报仇雪恨,俱在今日,跟我冲!”

  两军对峙不过片刻,随着方明一声令下,华赫艮与荆棘等几个骑兵将领当即带着骑兵冲出,直如黑色闪电,刺入了敌阵之内。

  金铁撞击之声,马蹄蹋肉之声,更多则是白蛮自己推攘拥挤,刀剑相向之声。

  整个敌营一片混乱,军阵大动!

  “炸……炸营了……”

  城墙上的高升泰目瞪口呆,旋即脸色一沉:“不错,也该炸营了……”

  敌军本来与他对峙良久,死伤惨重,五万人至少折了两万!士气更是低迷。

  而此时看到对头生力军到来,又怎能不乱?

  “全军出击!”

  方明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号令之下,步军当即缓缓压了上去,有着十足的信心!

  天时上,杨家不过叛逆,他却是奉旨讨伐,名正言顺,有着大义!

  地利上,自己有着大理一国在背后补充,暗中有着茶马古道默默输血,背靠坚城,对方却是一无遮拦。

  人和上,以新锐之军,击疲惫之贼,敌方更是炸营!

  此战若不胜,那真是天弃天厌之!!!

  “我恨啊!”

  高升泰看着这一幕,心里更是暗自发狠。

  可惜,他手上士卒更是死伤惨重,此时万余不到,更有众多段家部属在内,当真无力回天。

  只能眼睁睁看着杨义贞大军败落,不断弃械投降。

  “杀了杨义贞啦!”“杀了杨义贞啦!”“杀了杨义贞啦!”

  振奋人心的大吼传来,而看着杨义贞的帅旗倒下,高升泰却是面沉如水,终于闷哼一声,吐出口鲜血,昏厥了过去。

  ……

  他也的确该昏!

  自己辛辛苦苦,费尽心血谋划,与杨贼血战连绵,眼看便可完成最后一步,建得大功,却被方明轻轻巧巧过来摘了桃子……

  若换成个承受力差些的,恐怕便是活活气死都有可能!

  只是,方明对此却是俯仰无愧。

  做上级的,又怎么能不会摘桃子这个必备天赋技能呢?

  历史只属于胜利者!

  此次,天下人都只会道镇南王运筹帷幄,一举扫荡敌军,杀得敌酋,却没有人会记得之前还有人与杨义贞血战连场,将他的精锐尽数消耗,更是拖得大军疲惫,才能一举建功!

  “贤弟,你没事吧?”

  等到高升泰醒来的时候,第一眼却看到了段正淳关切的目光。

  “军医说你是心血虚耗过度,还需静静调养,来……喝药!”

  高升泰看着面前方明亲手端来的药碗,还有对方身上没有解下的衣甲,不由涩声道:“这是……什么时候了?”

  “三天了,高副帅,自从你昏厥之后,我家大帅每天处理完公事便一直待在这里呢!”

  站在旁边的侍卫头领巴天石忍不住插嘴。

  “衣甲不解,亲侍汤药?”

  高升泰心里也说不出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只是看着此时的方明,却觉得自己之前竟如此肤浅,没有看出这条潜龙!

  “臣!谢大帅隆恩!”

  高升泰挣扎下地,也不顾外人,当即磕头参拜,行大礼!

  这一战之后,主强臣弱之局已成定势,若还想保得身家性命,以及高家族人,姿态、尊严便不能要了。

  “贤弟这是作甚?莫要折煞我也,快快起来!”

  方明做大惊状,赶忙扶起,心里却是一冷。

  “宠辱不惊,当机立断,这高升泰,也是成长了不少啊……更能认清局势,算是个合格的政客了!”

  “贤弟好好休息,此次大功,我自会上报朝廷!一切有我在,勿要担心!”

  安抚完高升泰之后,方明走出大门,看着明媚的阳光,脸上却是露出一丝笑容:“还想忍辱负重?”(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文抄公其他小说:巫界术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