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十年(月票2800加更)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薛慕华口称属下,那便是以下属自居了。

  方明心下甚喜,又随口安排,将老六巧匠冯阿三安排去工部,老三书呆苟读虽然博闻强记,天下书籍无有不读,奈何书呆子气太重,又太过迂腐,政务官是万万做不得的,方明权且打发到藏书馆中,去整理浩如烟海的古籍去了。

  还有几个弹琴的、下棋的、种花的、唱戏的、画画的方明一时想不到安置之所,便先养在王府之中,权作食客,平时还能消遣。

  无崖子经过方明救治,一条老命总算保住,可惜受伤太重,纵使内功精深,但手脚经脉俱断,脊椎骨碎裂,却是成了一个废人。

  “段王爷,我这老朽残躯,恐怕要在这大理,了却残生了!”

  花厅之中,无崖子坐在轮椅之上,连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一截袖袍却是无风自动,带起一枚棋子,落入棋盘之中。

  “这一手功夫倒是俊得很呐!”

  方明还了一子:“道友也不必沮丧,须知天下之大,也未必没有能够妙手回春的神医……”

  “不错!”苏星河在旁边一击掌:“徒儿便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治愈师父,外带惩治丁春秋……”

  “丁春秋……丁春秋……唉……”

  无崖子深深叹息,眉宇间浮现出痛苦之色。

  “若道兄不介意的话,在下不才,日后见到了那丁春秋,顺手除掉便是!”

  方明脸上似笑非笑。

  无崖子心中一动。

  此时他师姐天山童姥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来帮他的了,而他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能够保住小命已是万分难得,再与人动手却是休想,他一生之中,又只收了苏星河与丁春秋两名弟子,偏生苏星河耽误杂学,武功实在与对方差得太远。

  见方明面目俊朗,举止儒雅,实在大合逍遥派之选徒标准,本来若他乃是平常书生,那大可收入门下,传授武功,再命对方报仇。

  可惜方明一身武功深不可测,不要说收他入门,反过来还差不多。

  更何况,对方已经尽得逍遥派绝学,自己又还有何可付出?

  遥想丁春秋此时如脱笼猛虎,不可遏制,必为祸武林,而他却无制约之策,心里不由暗暗着急。

  此时听见方明所言,却是正色道:“此乃我派之事,师门不孝,出了丁春秋这个悖师忤逆的畜生,自当清理门户,以门规处置!”

  言下之意,却是说方明这个外人,就不必为此多操心了。

  至于他们现在师徒一个残一个伤,对上丁春秋也不过以卵击石,更连一个称心如意的传人都找不到的事,便不用说了。

  “如此……”

  方明刚想说些什么,脸上便是一动:“有客到来,小王先失陪一二……”

  话音一落,他人影一闪,竟已经从花厅中不见了踪影。

  “这……”

  苏星河大惊,他虽然知道段氏家传绝学,但此花厅乃是王府匠人所建,修得极是宽敞,从这里到门口起码有着九丈之远,对方却一掠而过,此种轻功,已经不是惊世骇俗,简直是匪夷所思了!

  “身随意至,去如鬼魅……此种轻功……此种轻功……”

  苏星河张张嘴,刚想说纵使本门的凌波微步,也似乎略有不及,但看到无崖子就在身边,当即将话头咽了下去。

  “段王爷武功超凡入圣,远胜于我,我也是颇为佩服的!”

  无崖子却是颇为光风霁月,眉宇皱起了一丝:“普通客人,来了自然要呈递拜帖,也不至于劳动镇南王亲自出去相应,莫非是……她来了?”

  苏星河自然知道这个她是谁,心下更加骇异,嘴里却是一个字也不敢多说……

  “李秋水,上次一别,这次为何又不告而入,直如梁上君子的行径?”

  小院之前,方明已经将面前一道白色的人影拦了下来。

  这人影体态婀娜,眉目风流婉转,不是李秋水又是谁来?

  她虽然轻功够高,府中侍卫全无发觉,奈何方明灵觉过人,此时纵使不刻意为之,整个镇南王府内部的任何风吹草动还是瞒不过他。

  听到有高手袭击,当即前来阻拦。

  “原来是淳官啊!”李秋水未语先笑,眉目颦颦动人:“我是来接阿萝的,怎么?你也要拦我么?”

  “这里还有她的父亲在,你要如此做,可得了他首肯没?”方明问道。

  “他……他没死吧?”李秋水突面露忐忑之色。

  “死是死不了的,只是……”方明顿了一顿。

  “只是怎么样?你快告诉我?”李秋水面上一急。

  这个时候,又是吱呀一声,院门推开,李青萝见到方明,眼睛一亮,扑入他的怀里,看着李秋水的眼睛却充满了复杂之色。

  “萝儿……跟阿娘走!”

  李秋水柔声道。

  “不!我不跟你走!你为什么要打爹爹?”李青萝躲在方明背后,童声稚嫩,却斩钉截铁。

  李秋水腾腾倒退三步:“好!那你便跟着你爹爹吧!”

  “我爹爹……”李青萝缓缓摇头:“他对你不好……我,我也不喜欢他了!我要跟淳哥哥在一起!”

  “他?”

  李秋水捂着小嘴,看着李青萝的神态,心里大凜,暗想莫非这两人起了什么情愫纠葛?

  但看看自己女儿,不过幼童,而方明也只是个半大小子,心里先自哑然失笑起来,暗骂自己杞人忧天。

  妙目一转,又见方明一表人才,如临风玉树,更兼文武双全,造诣均是超凡脱俗,心里也是一动:“若他有意阿萝的话,未尝不是一个良配!”

  当然,此时说这些话还太早,当即娇笑一声:“淳官,我家萝儿今后就要打扰你啦!”

  “我也很喜欢阿萝,她愿意在这里长住,自然求之不得!”

  方明心里翻了一个白眼,但知道自己这一世一个萝、莉控的头衔是跑不掉了,也不推辞,一口答应了下来。

  “很好,阿萝得你照顾,不用随我浪迹江湖,我……我也很放心……”

  白影一闪。

  李秋水已经立到了墙头上。

  她缓缓转过头,望着王府另外的方向,眸子里忽然露出款款柔情之色,复又转为坚决,消失不见。

  “娘亲!”

  别看李青萝之前说得坚决,但到底是个孩子,此时李秋水一走,眼泪顿时又似断线珍珠般滚落。

  “乖,莫哭!”

  方明伸手一摘,一朵灿若云霞的茶花便落入他手中:“来,送给你!你看这花像不像你,花瓣上的露珠,跟你的眼泪像不像?”

  李青萝见这茶花灿烂若锦绣,上面一颗颗露珠带着水雾,直如珍珠也似。

  剑湖谷内虽然也有几本茶花,但都是山生野种,纵使更有生机活力,但怎能与这等皇室巨贵,大官大户人家的花匠名手辛苦培育数年的心血相比?

  她手握茶花,琼鼻闻的是茶花清馨淡雅的香气,哭声便不知不觉小了下来。

  “这茶花在我们这里也叫曼陀罗花,我在古籍中看到过,此花能令人忘忧解愁,希望你之后人生便也如它一般,不闻忧愁!”

  “嗯,谢谢哥哥!”

  李青萝捧着手中的茶花,心神俱醉,脸上泛起丝丝红晕,低下了头去。

  纵使现在年齿尚幼,但也有了几分日后的绝世之姿。

  方明似乎也沉醉在了这脉脉温情之中,心里却是泛起了一个念头:“韶华易逝,红颜枯骨,若不得长生久视,二十年、五十年、一百年之后,此情此景,又还能剩下什么呢?”

  ……

  春去秋来,岁月匆匆不知几许。

  镇南王府中的诸多名贵茶花也是开了又谢,周而复始,又有更多名品不断送入。

  恍惚之间,弹指已是十年过去。

  如今的镇南王府,经过几次扩建,面积更加宽广,气象宏伟,威严肃穆。

  大理国民,均知这位王爷心地仁厚,更是勤政爱民,自掌权以来,多次轻徭薄赋,与民生息,更是免除了盐税,这一大善政惠及整个大理,令方明被视为万家生佛,在民间口碑素著。

  不仅大理,便连吐蕃、西夏、大理、大辽等国,也知道大理出了这么个‘贤王’!在大理国声望之隆,便是连段寿辉都有所不及。

  此时,种满茶花的院子里,数名十岁左右的童子正在拉开架势,演练武功。

  “小褚、小古!你们随我将马步再练一个时辰!还有小傅、小朱,王爷说你们手脚灵便,每天绕场跑步,锻炼轻功身法万万不能抛下了!”

  为首的童子浓眉大眼,长得虎头虎脑,虽然年纪相差不多,个子却是比众人高了半头,随口指派下去,凛然生威,其余四个童子都是轰然领命,心服口服。

  这大手大脚的童子,自然便是萧峰了!而其余四个,却是傅思归、朱丹臣、古笃诚、褚万里四大护卫。

  方明自然知道这四大护卫各有师承,但天下之大,还有那个师傅能比的过他?为了不浪费这几个好苗子,当即发动人手,将还是幼年的几人找到。

  他是镇南王,麾下势力何等浩瀚?此是小事一桩,而被寻上的人家听说是镇南王青眼,更是唯唯诺诺,感激连连。(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文抄公其他小说:巫界术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