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暗流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原著天龙中的大理国高手,若不算天龙寺高僧的话,那便是段正明排头,段正淳次之,高升泰再次,随后才是巴天石、朱丹臣等三公四卫。

  这其中,巴天石等三公年富力强,虚长十几岁,内力自然更加精深。

  但方明却对朱丹臣四个期许甚深,毕竟巴天石几个已经成年,根基已定,又怎么比得上从小培养?

  正因为如此,虽然知道这四小各有师承奇遇,比如朱丹臣,日后便是昆仑旁支、三因观门下弟子,习得‘清凉扇’的打穴功夫,方明也还是及早将几人收归门下。

  此时因材施教,选了一路判官笔与点穴的基本功传下,等到朱丹臣长大之后,学的便是云海世界的绝学——‘四笔点八脉’奇功了。

  而其它三个也是择了适合的基本功夫传下,后面各有高深武功衔接。

  这种高手养成的感觉,也却是别有一番风味,而方明也非常自信,等到这四人成长起来,起码也是原著中段正淳、段正明那一级别的高手,纵使放在整个中原,也是顶尖一列,足以与少林玄字辈高僧比武论招,甚至超出个一筹两筹。

  四大护卫都是如此,方明对于萧峰更是关心备至,每隔几日便会耳提面命,检查武功进度。

  而萧峰也不愧武学奇才之名,进展神速,一身内外功已经小有火候,方明甚至准备择日便传授‘降龙十八掌’,让日后的‘北乔峰’逐渐成型。

  “峰儿!”

  方明携着旁边玉人的手,步入校场之内。

  “见过王爷、王妃!”

  萧峰、褚万里、朱丹臣几个赶紧行礼,又见王妃刀白凤下腹鼓起,脸上蕴满了慈母的光辉,更是相视一笑:“小世子恐怕就要出生啦!”

  刀白凤自然早早就娶了进门,虽然只是侧妃,但礼仪隆重,不比寻常王爷娶正妻逊色,整个大理城更是张灯结彩,大宴了三日三夜。

  只是婚后日久,却一直无子,令刀白凤承受了很大压力,直到数月前查出喜脉,才总算恢复过来。

  方明此时便给孩子取好了名字,便是一个‘誉’字。

  毕竟,刚好在这个时间点上珠胎暗结,实在令他有着一种‘天意’的感觉。

  “只是……天意又如何?能阻止得了我么?”

  方明心里冷笑,脸上却丝毫不露,扶着刀白凤散心,脸上的表情柔和而慈爱。

  为人父母,也是人生中必不可少的经历,更是一段难言的心路历程。

  他此时真的是全心全意地投入,或者说,产生了‘感情’!

  可惜,他一颗心灵全无破绽,此时不过入戏,虽然全情投入,但‘出戏’也不过一念之间的事情而已。

  “嗯,峰儿步履沉凝,进步匪浅,看来已经可以修习降龙十八掌的第一式了!”

  方明微笑道。

  他此身也不过二十四五,但掌权日久,说话中便带了极大的威严。

  “多谢王爷夸奖……”萧峰抱拳躬身,面色平静,颇有些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宠辱不惊的味道。

  方明旋即又考校了其余四小的武功,指点了两句,才仿佛闲聊般问道:“你两位阿姨如何,最近过得可好?”

  他当年金屋藏娇的女童,现在过了十年,也成长为了娇滴滴的小美人,说句不客气的话,也是可以采摘了。

  “阮阿姨一切安好,李阿姨却是偶感风寒,王府的薛医官来看过,吃了两服药,已经大好了……”

  萧峰受两女照料,便也结下了点缘分,与这两女有如亲人,当即道。

  “原来如此,倒是我的不是了……”

  方明公务繁忙,自然不可能整天儿女情长的,对后院不免冷落,比起原著中的风流种子自然颇有不如了。

  “哼!”

  刀白凤却是冷哼一声,却也没有说别的话。

  她在王府这么多年,早就知道了方明的性子,乃是十足十的说一不二,近来更是成熟不少,知道方明日后乃是九五有望的人物,自然不可能只有她一妻,更何况,她还是侧妃之身,没有大妇的身份压着,底气便有些不足。

  这便是方明多年来的成果了。

  若非之前大折几次心气,以刀白凤的脾气,不是过去一鞭一个,将两女杀了,便是离家出走,一去不返,给段正淳一个好大的难堪。

  但现在,纵使身怀六甲,刀白凤也只是冷哼一声便罢,心里只想:‘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将孩子平安生下,乖宝宝日后若能继承大理国位,那对于大理,对于摆夷都是好事……倒是我此时身子不适,更要防着这贼汉子偷嘴!’

  心里已经开始求神拜佛,但请菩萨赐下麟儿了。

  女儿家的千回百转,方明倒也能猜到一二,但此时却不怎么放在心上。

  陪着散心的王妃回了房,又命婢女好生伺候,这才来到了书屋中。

  “王爷!”

  范骅、巴天石、还有俞帆、张自强等一干心腹俱在,更有几个长须飘飘的文官,身上书卷之气黯然,乃是方明这十年来向文臣发展的结果。

  “嗯!”

  见着此时几乎遍布朝堂内外的党羽,方明满意点头:“皇帝那边如何了?”

  “王爷大喜!”

  巴天石躬身道:“皇帝已有意禅位于王爷!”

  他是段正淳的人,自然希望段正淳能够步步高升,最后执掌一国。

  更何况,他见镇南王仁义为怀,对平民百姓更是宽厚慈爱,必是一代明君,若能克继大统,绝对是社稷之福!心有此念,做起事来更是问心无愧。

  只是还有些话没说。

  方明这十年来简直是权倾朝野,党羽遍布,令段寿辉食不知味,睡不安寝,早早便有了禅位之念。

  本来,在大军班师那次,方明若是伸手,便可轻轻巧巧地将皇位摘了过来。

  只是位置越高,牵制越大,方明才默默蛰伏,培养羽翼。

  此时文武齐备,一切便是水到渠成了。

  “嗯,朝野有何反应?”

  方明微微闭着双目,问道。

  见方明面对此人世间最大诱惑,仍是神清气定,巴天石的脸上不由露出佩服之色:“朝堂一片平静,民间却是欢欣鼓舞!”

  “不错,天龙寺方面呢?”

  “自从主公五年前再至天龙寺,与众高僧论道之后,他们便再无动作……”

  “如此便好!”

  天龙寺甚至可以说乃是段氏家庙,里面的一票老和尚武功高强,僧兵精锐,乃是大理段氏最后的后手。

  而对于方明这么个野心勃勃的后辈,那些高僧不想警告一二是不可能的。

  奈何方明也是段家之人,纵使天龙寺高僧也不好偏帮,等到他五年前又去了一趟天龙寺,破了枯荣禅师聚集六个段家高手,合练的六脉神剑剑阵之后,天龙寺便沉默下去,再也不发声了。

  也就是得知了这个消息,段守辉才彻底绝望,甘心做他的傀儡,而现在,更是连傀儡都没得做了。

  之前乃是名位准备都不足,才暂作潜龙伏渊,但此时实力、名分都有了,再不伸手,很多原本忠诚的人都会失望,方明自然不会如此。

  镇南王有意大位!

  这个消息从某个隐秘的传开之后,整个朝野顿时暗流涌动。

  也不乏有那‘忠心’之人,已经在琢磨着最近发生了什么天灾**,再与段寿辉掰扯一番,好令他名正言顺地禅位了。

  方明任凭手下人去做,自己则是连朝野上的事都不管了,就待在王府之中避嫌。

  这种扯皮之事,礼节甚多,特事特办虽快,但吃相太过难看,温水煮青蛙地来,却起码要四五个月。

  按着方明的估计,大概等到刀白凤生产前后,时机也就差不多了。

  “报!”

  便在此时,一名王府侍卫恭敬行礼,将一只信鸽上的纸笺交给方明。

  “嗯?中原武林似有异动?大批好手南下?莫非是冲我来的么?”

  方明微微一笑:“还有那萧远山,竟然能忍耐十年,也算颇为坚忍了……”

  要真算起来,还是他当初雁门关造的孽。

  当年雁门关一役中,他虽然手下留情,饶了汪剑通、玄慈等一条性命,但心怀不轨的、杀气太重的、还有疑似慕容博手下的却是杀了不少。

  但他知道内情,其它人不知道啊!

  再说,这些人也有各自的家人、朋友、乃至师父师兄,师姐师妹等等,也不可能放着血海深仇不去报。

  方明当时又没有遮掩自身容貌,更是隐隐提点自身与段家有关。

  纵使大理段氏旁支千万,查找起来太过麻烦,也奈何不住段正淳太过冒尖,真是一查就中!

  那些武林豪侠畏惧大理段氏之威,不敢擅自发作,但玄慈身为带头大哥,这个责任却是跑不了的。

  更何况,方明展露出来以一身兼修少林七十二绝技的功夫,更是令众多少林寺高僧食不知味,睡不安寝。

  不过少林也是名门正派,自然不能直接带人过来寻仇,就算来了也肯定不是人家大军的对手!因此先由少林方丈手书亲笔信一封,送至天龙寺,盼望段氏能清理门户,给中原武林一个交待。(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文抄公其他小说:巫界术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