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红棉(3000加)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不错!”

  旁边一个声音穆然响起,如平地起雷,将众人都吓了一跳。

  众人望去,只见一个身材矮小,头顶无发的和尚也在怒喝,认得乃是五台山清凉寺的神山上人,此人在武林中威名极盛,与玄慈大师并称“降龙”、“伏虎”两罗汉,据说一身武功不仅尽得清凉寺所传,更是另有超越,非同小可。

  “不知道神山师兄有何高见?”

  玄慈恭敬道,这神山上人虽然武林中好大威名,此次也加入了行动,却颇为自傲,更是有与少林互别苗头的意思,看得其它群豪都是不忿,唯有玄慈,不仅以礼相待,甚至越发恭谨,令群豪暗自心中称赞。

  “依师兄几位之前所言,那人十年前不过一少年,纵使武功如何了得,难道竟是我们在座这数十高手的对手?此役的关键,还是要无声无息地潜入大理王府,便能除去此枭,贫僧不才,愿意来打这头阵!”

  他虽话声奇响,但既不是放大了嗓门叫喊,亦非运使内力,故意要震人心魄,乃是自自然然,天生的说话高亢。

  “好!”

  此时,听见这神山上人慷慨激昂,锐身赴难,几家与方明仇深似海的豪杰不由喝彩叫好,神色之间,对赵钱孙更为不屑。

  “唉……”

  赵钱孙径自抱头,缩在一边,对这些指摘竟似充耳不闻。

  “阿弥陀佛!”

  关键时刻,还是玄慈出来救场:“当日那少年的武功,实在已经到了惊世骇俗,超凡入圣的境界,老衲每次午夜梦回,都要被吓出一身冷汗,万望诸位不要大意……此外,我们也只是查知大理镇南王段正淳与那奇怪的少年颇为符合,到底真相如何,两人是不是同一个,天龙寺高僧未有回信,也只有我们前来小心求证,总得不能冤枉好人,也不能放走真凶才是!”

  这番话一出,当场便有几个老成持重的高手颌首赞同。

  “嘿嘿……”神山上人斜瞥了赵钱孙、智光两个一眼:“原来叫你们来只是为了做个见证,那倒也罢!”

  “嘿嘿……”

  赵钱孙同样冷笑数声回敬,眼睛里面的意思很明显;‘我看你到时候如何送死!’

  神山上人与他的目光对视,竟然浑身一个激灵,感觉自己似乎犯了什么大错,不由暗自寻思:“我素闻大理段家的一阳指与六脉神剑威力无穷,难道那段正淳已经练成了这两门神功,那我可不大容易抵挡……”

  他年青时仰慕少林武功,想要在那边出家,奈何被灵门禅师所拒,从此对少林寺怀恨在心,另投了清凉寺。

  而神山虽然自满桀骜,但到底天资颖悟,识见卓超,可算得是武林中的奇才,将清凉寺秘传的《伏虎拳拳谱》、《五十一招伏魔剑》、《心意气混元功》、《普门杖法》等秘奥练了个通透,三十岁便技盖全寺,纵使典籍上所载的武僧,也很少有着超出的。

  但清凉寺最高深的武功也就这几部,神山上人进无可进之下,对于别家的武功秘笈自然起了点心思,这次想着大理段家名垂天南,族内所藏武功诀要必然精妙无比,搞不好便可浑水摸鱼,一念至此,心中便是一片火热。

  此时听到赵钱孙极力推崇敌人武功,好似笃定自己即将败亡,贪婪的念头才总算清醒了点,向玄慈问道:“方丈大师曾经与那贼子交过手,觉得对方武功如何?可是大理路数?”

  “这个么……老衲也说不准,那居士年纪轻轻,一手无形剑气的功夫却是神妙非常,与传闻中的六脉神剑功夫颇有相似,却又似乎有着一点不同,总之厉害得很,厉害得很呐!”

  顿了一顿,又有些迟疑:“至于对方的武功家数么?请恕老衲眼拙,看不大真切,但似乎对于天下武林各大派的武功都有通晓……”

  至于方明曾经以袈裟伏魔功败他之事,一是生平之耻,二来更涉及到少林七十二绝技,关系重大,自然便删减而过。

  玄慈这么一说,智光三人也似乎回想起了那一役,身子都兀自有些簌簌发抖:“他出手太快,我们也没怎么看清,总之便是快得很,厉害得很……”

  群豪见名震天下的丐帮帮主与少林方丈都是如此,桀骜轻慢之心方才稍去,取而代之的,乃是一层深厚的忧虑。

  他们,真的能够大仇得报,并且全身而退么?

  ……

  当玄慈几个正在争论的时候,却根本不会想到,一双狼一样的眸子,一直在盯着他们。

  这人穿着黑衣,身材高大,潜伏在屋顶,四周巡视的弟子却都消失不见,也不知是被点穴还是被放倒了。

  那黑衣人听了半响,确认已无遗漏之后,当即从腰间解下一根绳索,在半空中一抖。

  这绳子有七八丈长,在他手中却似一根软鞭,驱使如意地套住了旁边一屋的房檐。

  黑衣大汉双手连环拉扯,脚下离地,如同凌空虚度,竟无一丝一毫的声音发出!

  屋内的玄慈、汪剑通、神山也是武林中闻名遐迩的大高手,对于黑衣人的来去竟也是一无所觉。

  那人走得极快,身影几下闪动,便已经远远消失在了远处。

  站在一户人家顶部,这黑衣人遥望镇南王府,双目中露出仇恨之色,几乎是一字一顿地道:“段正淳!”

  其声音之怨毒,竟似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你夺走了我的孩儿,很好!等到那帮正派人士来捣乱的时候,我也要夺走你的孩儿,让你痛苦终生!”

  这黑衣人,自然便是那萧远山了。

  有了方明横插一手,他的命运轨迹也被改变,爱妻更是毫发无损,只是爱子被夺走,自然日思夜想,天天以泪洗面。

  萧远山安置完妻子后当即奔赴少林,打探这帮对头与孩儿的消息。

  等到知道了这帮南人真的是去伏击他的时候,当真是气炸了肺,若非曾经立下重誓,一生都不加害一个宋人,他当即就要冲进去放手大砍大杀一番泄愤。

  所幸潜伏多日,终于知道当日那个抢走萧峰的少年乃是大理段氏的高手,仇人虽强,但有了目标,总算也有些指望。

  只是萧远山回想自己与方明的交手,直如大人与小孩博戏,被戏弄于股掌之中,知道与方明相差太远,对方又是地头蛇,萧峰是万万抢夺不回来的。

  妄念一动之下,当即打起了少林寺藏经阁的主意。

  心想既然你们冤枉我,那我便真的做一次给你们看看,他在恩师前立下的誓言中,可没有‘不准偷学宋人武功’这一条!

  他苦于与方明武功差距甚远,想着少林乃是天下武学之宗,若能学得秘笈,武功大进之下,自然便能堂堂正正地将萧峰夺回来。

  而在心底,自然也有着报复这群少林和尚的念头,毕竟,若非他们来雁门关设伏,也就没有后面这码事了。

  从此,他便在少林寺中昼伏夜出,入藏经阁内博览群经,希冀能够找到克制方明的法门。

  如此十年下来,武功见识俱是大进,此次又听到方明即将登基,中原群豪决意找他麻烦,心想天赐良机,便也一路尾随而来。

  他武功高绝,又是独来独往,自然比这大队人马更加擅长收敛痕迹,这一路跟到大理,竟然无一人发觉,反而被他听去了不少情报。

  这十年中,萧远山饱受相思孩儿之苦,又念及爱妻终日以泪洗面,当真心如刀绞,大部分时间更是醉心少林武学,连话也难得与别人说一句,性格自然更加孤僻怪戾。

  此次听说段正淳的侧妃刀白凤已经怀孕,当即就动了点别的心思。

  ……

  镇南王府。

  湖心小筑。

  这是方明亲自设计,又由函谷八友中的巧匠冯阿三督建,一草一木均极有讲究,小湖便似一块琥珀,中间一座竹子小屋,周围却并无桥路,更无舟楫,远远望去,便直如一块湖心岛。

  “段正淳!段正淳那个小贼在那里,快快给我滚出来!”

  方明正盘膝而坐,享其寂静清幽之意,忽然耳朵一动,一阵女子声音传入进来。

  “应该不是中原群豪,他们还没这么傻!”

  方明打开房门,身形掠开,在湖面上轻轻一抄,几个起落间就到了事发现场。

  “王爷!”

  巴天石此时看上去成熟了不少,看见方明当即大礼参拜:“属下办事不力,惊扰了王爷,还请降罪!”

  “嗯!”

  方明随意点点头,看向了场中。

  在场地之内的,乃是一名黑衣女子,身材高挑,尖尖的脸蛋,双眉修长,相貌甚美,只是眼光中带着三分倔强,三分凶狠。

  而此女双手之上,还各持着一柄细如柳叶,发出蓝印印光芒的短刀,正在与数名王府侍卫动手交战。

  “此女似乎是最近江湖盛传的‘修罗刀’秦红棉,据说出手甚为狠辣,不知道怎么突然找上门来,言辞间极不客气!”

  巴天石早已今非昔比,只待方明一声令下,便上前擒了这娘们。(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文抄公其他小说:巫界术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