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转变 第八百七十九章 不能过线(求月票)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在雅塘路三十三号朱代东的家里,除了喝酒,朱代东还问起了他们各自的工作情况,他们之间就像朋友间喝酒,他们也不是向领导汇报,只是把自己最近的工作向朱代东做了个介绍。而且随着开的洒越来越多,相互之间说话也更加没有拘束。

  公安局这段时间的工作,依然是主抓治安整顿,在市治安整顿办公室的指导下,全市的治安整顿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但是让路留时有些不满意的是,这次的治安整顿,并没有打掉那些有保护伞的黑社会势力团伙。比如像他知道的,西城区有几家娱乐场所,经常会出现治安事件,可是在这次治安整顿行动中,竟然没有列入行动名单上。

  如果不是因为路留时喝了点酒,而且他觉得朱代东也不是外人的话,这样的事情,打死他也是不会说出来的。

  这次的治安整顿,之所以说是只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就是因为没有关系的、还敢留在楚都市的,基本上都进看守所子。而有关系的那些人,要么有人通风报信提前跑到了外地,要么就是根本把他们当成空气,就算抓回来,很快也有人打招呼给放了。

  路留时在市局领到任务之后,很快就有领导给他打招呼,哪些地方要注意政策,注意公安队伍的形象。这让路留时很郁闷,古时候有出师未捷身先死,现在他是治安整治没开始,就已经有人打招呼。但是这样的招呼,他不听还不行,否则很容易就会成为异类。

  在天朝,不管你在哪个行业,如果你成为一个异类,要么你能脱颖而出,成为一匹黑马,一飞冲天,成为众人心目中的传奇。那样的话,才有可能改变这样的局面。否则的话,异类注定都要“孤独终老”的。

  “老陈,东城区有这样的情况吗?”朱代东愠怒的问,经济建设与社会稳定是相辅相成的,特别是现在,很多外来的企业正在跟楚都市的国有企业开展合作,如果楚都市的社会治安在这个时候出现问题,那就不单单是治安问题,甚至有可能是政治事件。

  朱代东知道自己现在的工作重点,不是去反腐,也不是维护治安,而是大力发展经济。如果他不能领悟这一点,他的工作就很容易出现偏差。他跟省政府签订的责任书,可不是开玩笑的,如果到时完不成任务,只能黯然离去。但是这次的事情,已经超越了朱代东坚守的底线。

  很多事情朱代东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比如杨一中的事,对于那些事,他可以左耳听进去,右耳再出去。因为只要杨一中没有以权谋sī,对于他的个人生活作风问题,朱代东并不关心。但是这次关系到的是社会治安,大多数市民的生活环境,绝对不能马虎。何况社会治安跟经济发展,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今年楚都市的头先等大事就是发展经济,一切会影响甚至阻遏经济发展的因素,他必须都制止,甚至要把他们扼杀在摇篮里。

  “这样的情况当然会有,甚至还有人找到我,让我给东城分局的人打招呼放人的。”陈树立说道,他相信,朱代东可能也会碰到这样的情况。

  朱代东在芙蓉县的时候,也搞得治安整治联合行动,那次的声势虽然没有楚都市这次浩大,可是效果非常显著。到现在,芙蓉县的群众还说去年芙蓉县的联合治安整治是一次“栗打”。到现在,到芙蓉县去旅游的游客,在芙蓉县从来没有被盗过。妈尔会有外地的盗贼团伙流窜到芙蓉县想作案,可是往往他们才刚刚落脚,马上就被送进了看守所。芙蓉县法院对于治安刑事方面的案件,一直还遵循着朱代东的指示,从严从重从速判决。

  在别的地方,偷盗能判半年已经是很严厉了,大部分情况都是拘留半个月了事。而是芙蓉县,只要是因为偷盗、打架斗殴、抢劫被抓进去的,最低是判半年。曾经有一位号称江南第一神偷的到了芙蓉县,虽然他在芙蓉县只做了一起案子,但数罪并罚,被判无期徒刑。那次的宣判对那帮贼的打击很大,曾经有人还想来报复芙蓉县,纠集一帮人想来芙蓉县疯狂作案,结果现在全部进去陪偷王了。从那之后,芙蓉县成了职业盗贼的禁地。

  至于黑社会势力团伙,朱代东刚到芙蓉县的时候,就把最大的黑社会势力给打掉了,从那以后,想在芙蓉县干点坏事的人,都不敢三个人以上一起做案。团伙犯罪比个人犯罪的判罚要重得多。

  “代东,这事你以前真不知道?”路留时给朱代东和陈树立倒上酒,打了个酒嗝。他们三个喝酒,不是称来我往相互敬酒,而是自酌自饮,能者多劳。像朱代东身前的酒杯,经常性是空的陈树立与他的酒量差不多,因为没人劝酒,本来倒也没想喝过量,可是朱代东这一杯接一杯的喝着,他们也不能太落后,结果到现在有些上头了。

  “我知道一些,可是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朱代东点点头,市委市政府的事情,怎么可能瞒得过他的双耳。

  只是他没有具体去计算,问题会严重到就连路留时都会痛心疾首的地步。这件事也怪他当初没有坚持,原本治安整顿就是他提出来的,可是治安整顿办公室他最终却没有进,因为治安整顿,与经济发展毕竟只是从属的关系。

  “代东,楚都市毕竟不比芙蓉县,不是有句话嘛,水至清则无鱼,你也不要太放在心里。”陈树立说道,他知道朱代东虽然平易近人,

  其实是一个很坚持原则的人,眼里揉不得沙子。

  芙蓉县的治安状况现在非常好,他也是深有体会的,原本雨huā县也想向芙蓉县学习,可是就算王力军能拿出那么大的魄力,但每次受到的阻力,让他不得不放弃这要的想法。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老陈,你想过没有,老百姓会怎么想,会怎么说我们这些当官的?”朱代东沉重的说道。

  “代东,恐怕老百姓还不会怪罪到你们身上,骂的会是我们这些公安局的,说蛇鼠一窝。”路留时苦笑道。

  “我觉得老百姓说得很难,你们公安局现在本来就是蛇鼠一窝嘛,如果你们能够秉公执法,会有这样的事吗?这要是在芙蓉县,公安局的人都得进监狱,让你们亲自尝尝犯法坐牢是什么样的感觉!”朱代东怒气冲冲的说道。

  当天晚上,路留时跟陈树立都喝醉了,因为他们没办法不醉,朱代东一杯一杯的喝着,他们总得陪着吧?哪怕朱代东喝一杯,他们只喝一口,也非得醉倒不可。朱代东也觉得自己快不行了,他把陈树立和路留时扶áng上,回到餐厅的时候,发现满地都是酒瓶。他数了数,一共了二十二个,他的茅台一直都是一斤装的,陈树立跟路留时,大概各喝了三斤左右,这基本上是他们酒量的极限了,最后他们还要喝,朱代东怕明天他们没办法工作,给他们各倒了一杯的葡萄糖,可是两人都没有发觉。

  朱代东的包里,一直都放着一盒十支装的葡萄糖和一个小砂轮,一直到现在也是如此。东西虽然不值钱,但是有的时候却能派上大用场。一直坚持到把所有的酒瓶处理好,并且搞好了卫生之后,朱代东才准备休息。

  这还是第一次在无名老道之外的其他人面前喝这么多酒,但幸好陈树立与路留时都喝得酪百大醉,但为了不让陈树立和路留时明天怀疑,他只能先把酒瓶全部处理掉。收拾好之后,朱代东看了看时间,他知道今天晚上恐怕回不去了,时间太晚了,而且今天头已经有点晕了,让他坐车可以,但要开车,他无法对自己负责。

  朱代东给严蕊灵发了条信息,告诉她晚上自己睡在雅塘路这边了,虽然严蕊灵对他的工作从来不过问,可是对于他的行踪,还是很关心的。如果十二点还没有回去,兴许就会打电话来“查岗”。

  第二天一早,朱代东就先回了趟家,换好衣服之后再去市政府。

  他让郑阳松通知负责分管政法、城管、安全、司法的副市长钟世斌,有些工作要跟他谈。钟世斌除了分管的工作之外,还需要协助常务副市长完成一部分工作,这也是他与其他副市长的分工略有不同的地方。

  “世斌市长,市里的治安整顿工作进行得怎么样了?”朱代东把钟世斌引到会客区,把桌上的烟扔到他身前,问道。

  “在市委市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在治安整顿办公室的亲自指挥下,治安整顿工作取得了很大的成绩。现在我市的社会治安形势一片大好,现在公交车上、大型商场、市场里都难觅盗贼的踪影。”钟世斌拿了根烟,说道。说完才给自己点上烟,他知道朱代东其实是不怎么抽烟的,也就没有给他敬烟。

  “治安整顿是一项需要长期保持的工作,不能因为有一次行动,

  就让犯罪分子缩了回去。等风头一过,他们又钻出洞来,那就不好了。”朱代东淡淡的说道。

  “是啊,市里的想法是要干净、彻底的消灭所有的犯罪分子。”钟世斌坚定的说道。

  “这次治安整顿行动中,我们有没有值得总径的经验或者教训?”

[email protected]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可大可小其他小说:天才杂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