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二章 处分对象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电视和报纸,作为一种半官方媒体,在有些人看来,能透这上面的新闻,能看到很多有用的信息。比如这次记者对市内几家娱乐中心的暴光,就让人很是耐人寻味。按理说,全市治安整顿行动已经搞了几个月,取得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可是现在为什么要出现负面新闻呢?或许是某个人或者某个单位要倒霉了……

  治安整顿办公室的工作会议开过后不久,公安局马上联合工商、税务等部m-n,采取了行动。被报纸和电视暗访过的娱乐中心和电玩城,全部被勒令停业整顿。有关当事人,全部被带回去审讯。特别是被记者暗访销售摇t-u-n的,按照公安局的说法,那是一个不漏、全军覆没。

  当然,这个时候那里的负责人,是不可能还出现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原本那些人已经回到了楚都市,可是昨天的事一出,他们马上就采取了措施。对待这样的突事件,他们的反应度要比政fǔ部m-n快多了。

  中午,元骞振从北京回到了楚都市,钱振武亲自去机场接机。市委〖书〗记回来,按说只要市委办公厅的人和他的司机秘书去接机便可,钱振武主要是想向他汇报昨天生的事情。

  “昨天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振武同志,现在你们采取的措施效果如何?”元骞振靠在座位的靠背上,半眯着眼睛说道,这件事韦鲁郎已经向他汇报过。不是昨天,而是前天晚上。

  韦鲁郎向他请示,记者的暗访结果要不要出去,当时他就很震惊,也很愤怒。楚都市的治安整顿行动已经过两个月了,怎么还会有这样明目张胆的行为?而且市报的记者能拿到了线索,省报的记者就拿不到线索了?就算能让省里的媒体不播报这条新闻,很多国家级以及外省的媒体,在楚都市也是设有办事机构的,他们的嘴能全部堵得住吗?

  纸在一定程度和一定时间内包得住火,但不能永远包得住火,特别是火势越来越大的时间。

  与其到时被动,不如现在争取主动,而且隐瞒遮掩,也不是元骞振的x-ng格。原本这样的事,是应该开个常委会讨论的,可是这次他在电话里就拍了板,拍板后再把结果通知了孙剑佛。

  “今天上午公安局已经联合有关部m-n,采取行动,迅打击了那些违法犯罪场所,效果显著啊。公安局现在正准备乘胜追击,争取让所有的犯罪分子全部能缉拿归案!……钱振武坚定的说。

  “但是我听说,市里有些娱乐场所,公安局竟然没有执法权?”元骞振突然说道,这也是韦鲁郎向他汇报的,原本也会有记者去这几家高档娱乐场所,但是元骞振在考虑再三之后,没有同意报道。

  “元〖书〗记,事情是这样的,对于市里一些涉外的星级宾馆,治安整顿办公室建议公安局让他们内部进行整顿。需要公安机关出面的时候。再采取措施。这批宾馆包括楚都大酒店、富基酒店等。”钱振武说道,楚都大酒店是属省机关事务管理局的,富基酒店属于港资企业,这样的单位,本身内部的管理就很严格,出现治安事件的几率较少,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

  “振武,这样的建议是可以的,但是如果以文件的形式下文,就没有必要了。”元骞振缓缓的说道。

  “元〖书〗记的指示很正确,文件我马上安排全部收上来。”钱振武心里一怔,当时这件事他是向元骞振请示过的,但当时元骞振并没有表态,现在才提出明确反对的意见。这让他很意外,是因为什么让元骞振改变了想法呢?

  可能元骞振和钱振武都没有想到。正是因为治安整顿办公室有这样的文件,使得楚都大酒店与富基公司这次成了很多的天然的庇护所。

  虽说这样的再店每天的消费很高,可并不代表他们这些人消费不起。为了住的安全,这点钱对于他们来说不算什么。特别是治安整顿行动以来,有些人更是以酒店为家,甚至把酒店当成了他们的“指挥中心”在那里遥控自己的“业务……

  “振武同志,你对武邦致同志在这次行动中的表现,怎么看?”

  元骞振忽然问道。

  “武邦致?”钱振武低声惊呼,在这个时候元骞振提到武邦致,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这次全市的治安整顿,省里有领导很有意见啊。”元骞振叹道,昨天市报把新闻登出来之后,省里的有关领导也看到了,并具当即就跟他通了话。幸好他提前听取了韦鲁郎的汇报,对情况也比较了解,要不然一问三不知,更加被动。

  “元〖书〗记,这是我这个执行副主任的责任,如果需要,我可以向省里做检讨。”钱振武诚恳的说道。这就是当具体执行者的后患,出了问题,得由你负责,有了成果,那就是元骞振和孙剑佛的功劳。

  “检讨肯定是要做的,但问题更要解决!”元骞振郑重的说。

  钱振武沉默不语,什么样的问题要解决?恐怕不是治安整顿的问题,而是市公安局长武邦致的问题。如果不是武邦致的问题,那就是自己的问题了。对于这一点,钱振武更加不愿意看到。

  元骞振回到市委,主持召开的第一个会议不是常委会,而是治安整顿办公室常务会议。治安整顿办公霉有三位常委挂名,元骞振亲自担任主任,市长孙剑佛担任副市长,政法委〖书〗记钱振武担任执行副主任,可以说阵容强大。

  而组成成员更是包括分管政法、司法、安全的副市长钟世斌、公安局长武邦致以及其他有关部m-n的负责人。

  “同志们,大家都应该看了昨天的报纸和电视新闻吧?不知道大家有何感想?”元骞振沉声说道。

  “报告元〖书〗记,这件事的责任主要在么安局,我请求处分,并且向市委、市政fǔ检讨。”武邦致站起来说道,在接到市委通知开会的同时,钱振武也给他打了个电话。这件事公安局必须要拿出一个诚恳的态度,要不然事情的结果会更加糟糕。

  “这件事肯定是要处分人的,可是现在我想知道的是,大家对于昨天的事情,采取的补救措施能不能让人民群众满意?能不能从这件事吸取教训和总结经验?!”元骞振缓缓的说道。

  原本一直在低头沉思的钟世斌突然奇怪的看了一眼元骞振,这话他怎么听得这么熟悉呢?他猛然想起,前几天朱代东找自己谈话的时候,也说到了这一阶段的治安整顿,是否有需要吸取教训的地方和总结经验。

  对于这样的会议,原本要吸取的教训,都应该尽力寻找各种客观原因,比如说这是楚都市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治安整治,出动的警力创造了新的历史记录。这么多的人力出动,有漏d-ng是正常的。至于为什么会是娱乐中心与电玩城出现这样的问题,这些地方毕竟人流量大,

  成分也复杂……等等这样的原因,不一而足。

  可是今天在元骞振的主持下,一开始就把问题集中到了公安局,或者说武邦致身上。就只能让公安局或者武邦致来找客观原因了。比如说这次的事故,实际上是因为公安局有几名〖警〗察被娱乐中心的人同流合污,武邦致虽然有领导责任,但更重要的还是在下面的那几位〖民〗警身上。

  只有钱振武和武邦致心里才清楚,这次武邦致恐怕很难过关了。

  果然,最后元骞振对这件事定了x-ng:这是一次因为武邦致同志领导失误、指挥失当、监督不严的严重事件,我们要从中吸取教训和总结经验,武邦致同志必须向市委做出深刻的书面检讨。

  虽然元骞振没有指明,具体会对武邦致执行什么样的处鼻,可是在坐的人都知道,武邦致这次可能会很悬,就像站在悬崖边缘似的那么悬。

  会后,武邦致没有马上回去,而是跟着钱振武到了对方的办公室“坐吧,邦致同志,这次你可要有心理准备……钱振武沉重的说,元骞振的话已经代表了市委的态度。向市委做出书面检讨,而且昨天的事,也由他负主要责任,一个大大的处分恐怕是跑不掉的。如果态度不端正,不能让元骞振满意,恐怕撤职查办也不是没有可能。

  “钱〖书〗记,大不了就是不当这个公安局长呗,总不能判我的刑吧?”武邦致一屁股坐到会客区的沙上,自嘲的说道。

  从昨天上午的日报,下午的晚报登出新闻,到晚上电视台播放的新闻,度非常快。其实前天晚上,他已经听到了一些风声,可是他没有放在心上,媒体的宣传报道,必须和市里的行动统一协调,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出现负面报道呢?

  可是他昨天早上看到报纸的时候,整个人的大脑马上就懵了。报纸上说的都是事实,可是招呼却并不是自己一个人打的,市里的钱振武、钟世斌甚至孙剑佛,或明或暗都跟他jiao待过。而有些娱乐城之所以没午查处,确实是下面的干警包庇,现在算起总账来,就全部着落在他身上了。这不公平嘛?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可大可小其他小说:天才杂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