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三章 想全身而退?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很多人觉得,跟〖警〗察讲理,不如拿枚鸡蛋去碰石头。

  普通老百姓跟〖警〗察比起来,永远都处于弱势,想要追求公平,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这是很多人的〖真〗实遭遇,或许有些从来没有跟司法机关打过交道的人没有这样的感觉,但在国内,只要你有一次这样的经历,如果你没有特别关系的话,恐怕一辈子都会记忆犹新。

  可是现在身为公安局长的武邦致,突然之间也有一种没有得到公平待遇。而且他的这个不公平,想要申斥,好像也是很难的。

  “你可能还真要做好这个心理准备。”钱振武郑重的说,武邦致说大不了就不当公安局长,对武邦致来说,这可能只是句玩笑。但是钱振武知道,元搴振可能已经有了这个想法。

  “什么?”武邦致惊愕的说,他刚才只是随口一说,哪里想到,因为几个娱乐城没有查处,就要拿掉自己这个公安局长?那要是这样的话,公安局长也不太值钱了吧?

  “元〖书〗记对这件事非常气愤,而且省里的领导也有专门的批示,说我们楚都市公安局到底是〖警〗察还是流氓!”钱振武无奈的说,省里的领导不管是谁,市里都会非常重视。

  “钱〖书〗记,你说句公道话,这件事我到底该负多大的责任?”武邦致有些心慌的说。

  “邦致同志,你不要jī动嘛,组织上对你的处分不是还没有出来吗?你现在要拿出诚恳的态度,争取积极主动向组织交待自己的问题。”钱振武说道,或许武邦致现在很危险,但也未必就真的一定会拿下他。

  “钱〖书〗记,我希望到时你能给我说句公道话。”武邦致缓缓的说道。

  “邦致,有些事情,不是你我说了就能算数的。”钱振武无奈的说道,个人意志在组织原则面前很少能发挥出作用。

  “可是总要讲究实事求是吧?”武邦致赌气的说,他其实也清楚,在这件事上,钱振武并没有太大的发言权。

  “实事求是?昨天报纸和电视上报道的难道不是实事求是?我跟你讲,今天一早,那些新闻楚昌网也登了,现在不但古南省的人能看到,全国甚至全世界的人都能看到了。、,钱振武说道,他一开始也没有想到网络会有这么大的功能,但是就在刚才不久他外省的同学和同行都给他打来电话,说楚都市的治安整顿怎么出了这么大的纰漏?

  “钱〖书〗记,没你说得这么玄吧?”武邦致眉头紧皱着,作为一名传统的〖警〗察,他对于网络的威力确实了解的不够。

  现在能上网的人,要么是知识分子,要么是科研人员,要么就是国家政府机关工作人员。这三类人,无论是哪一类的人,看到了这样的新闻,都很容易引起高层的重视。而且网上的新闻不像报纸和电视里的报道媒体上的新闻,当天报道,几乎当天就过期了。而网上的新闻,可能一个月、甚至一年之后,都能随时让人看到。

  “邦致,你信不信不用到明天,你一定会接到外省的电话。”钱振武笃定的说。

  “这不可能吧。”武邦致有些不相信的说,可是当他的话还没落音,他的手机突然响起,他一看这是个外地号码,他向钱振武看了看,钱振武向他示意的点了点头。

  “你好我是武邦致,哦佐才局长,什么?你也看到我们楚都市的新闻了?”是啊,这次出了些意外……再见。”

  “怎么样,我没有说错吧?”钱振武笑吟吟的说道,他一听就知道,这个“佐才局长”不是楚都市的干部。

  “没想到网络的力量会这么大。”武邦致叹了口气,他不得不相信刚才钱振武所说的,这位佐才局长是他原来的老战友,现在浙江公安厅,刚才他打电话过来,就是问自己楚都市昨天发生的新闻。

  “邦致,这下你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吧?”钱振武缓缓的说道,如果处理不好,甚至就是处理的速度不够快的话,都有可能造成很恶劣的后果。到时武邦致可能撤职处分都是轻的。

  “钱〖书〗记,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武邦致无力的说,整个人好像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邦致,你是不是还到韦部长那里去汇报一下工作?”钱振武说道,这次的事情,说到底,就是韦鲁郎搞出来的。可是韦鲁郎为什么能一下子就把动静搞得这么大,他却很míhuò。

  “也好。”武邦致点点头,他领会到了钱振武的意思。但是他的想法跟钱振武有一定的差别这件事并不是韦鲁郎一个人所能搞出来的,据他所知,韦鲁郎跟朱代东的关系可是相当的好。这次的治安整顿行动,也是朱代东首先提出来的,而治安整顿办公室最终却没有让朱代东进入其中,这里面有钱振武的责任。

  “邦致,对于公安局的工作,你有什么安排没有?”钱振武问道,虽然现在说这个话题还有些早,可是只要是明白人,就能明白,武邦致这个公安局长恐怕是当到头了。

  “如果市里真的要调整我的工作的话,我希望由徐强同志来接替我的职务。”武邦致沉吟道,也许从公安局的实际工作出发,徐强并不适合担任主持全面工作的局长,他的特长的刑侦,如果能调到省厅刑侦总队,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可是事情永远都不能看本质,武邦致之所以会力推徐强担任公安局长,主要是因为徐强跟朱代东的关系。据他所知,徐强与朱代东的sī人关系非常之好。他推荐徐强,并不是因为徐强本身的能力,而是因为朱代东。

  自己现在可以说是“待罪之身”想要“全身而退”甚至“遇难呈祥”市委常委们的态度很重要。虽然朱代东是市里最年轻的党委,但是他的影响力,不容小觑。而且这个想法,武邦致还会亲自向朱代东汇报。他希望自己投之以桃,朱代东到时能在自己的事上报之以李。

  “徐强?你真觉得他合适?”钱振武眉头一皱,以前也有人推荐过徐强,可是市委没有同意,否则的话,武邦致现在就不是公安局长了。

  既然上次市委否认了这个提议,现在再推荐徐强,显然也不会是很好的选择。而且徐强这个人的性格,宁折不弯,做具体的工作可以,负责全面工作的话,肯定会出事故。

  “至少目前,我觉得徐强同志是非常合适的。”武邦致说道。

  “推荐谁这是你的〖自〗由,但娄还是希望你能慎重考虑。”钱振武淡淡的说,他听出了武邦致话里的意思,在目前,徐强是非常合适的。

  现在的形势逼人啊,武邦致不得不做出让步。

  武邦致分别向韦鲁郎和朱代东做了汇报,也向他们做了检讨,这段时间公安局的工作,虽然取得了一定成绩,可是因为骄傲自满、麻痹大意,特别是因为局里出现了一些害群之马,损害了公安部门的形象。

  “朱市长,这次市里的治安整顿没有整治到位,主要的责任在我。

  元〖书〗记在会上也批评了我,我也准备向市委做出深刻的检讨,而且我已经准备向市里提出申请,请求市里调整我的工作。”武邦致诚恳的说道。

  “调整工作?邦致局长,你在公安局的工作,还是有目共睹的嘛。”朱代东笑吟吟的说道,他并不分管政法工作,现在听取武邦致的汇报,也是以市委常委的身份。

  “朱市长就别笑话我了,我的能力有限,实在无法胜任现在的工作了。我希望市委能认真考虑我的请求,尽快给我安排新的工作。”武邦致诚挚的说道。

  “既然你主动请求,我相信市里会认真考虑的。”朱代东淡淡的说,他已经知道了武邦致跟钱振武的对话。武邦致不愧是老于世故,他这招以退为进,还真的有可能让他全身而退。组织上对于党内的干部,一向比较宽容,只要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又能积极主动弥补自己的错误,一般不会深究。

  武邦致现在这又不是检讨,又是要主动提出让贤,这可能会更加讨得组织的欢心。

  我党的干部,你让他上,谁都兴高采烈,可是如果让他下的话,没有人心甘情愿。很多人之所以被处分,甚至最终还要遭到牢狱之灾,这就是不能“舍”的结果。现在武邦致可是敢舍,无论是名誉还是职务,他都敢舍,这样的人,组织上一般不会痛打落水狗。如果他操作的好的话,甚至还能“全身”而不“退”。

  武邦致的计划…确实很好,如果能按照他的计划,一步一步执行到位的话,这件事会大事化小,1小事化了。可是计划永远也赶不上变化,就在当天下午,富基酒店向公安局西城分局报案,他们有一个客人被人杀死在酒店的房间里。

  武邦致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双眼一黑,他差点一头栽倒。这个时候偏偏要出案子,而且还是人命案,最要命的是,[email protected]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可大可小其他小说:天才杂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