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月百二十八章 欣慰、感动(求月票)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正文]第九月百二十八章欣慰、感动(求月票)——

  芙蓉公园里的游乐园,采用的是按项目单独收费的,一个项目十元,据曹长宽介绍,这也是县委跟旅游局的司志一起商议的结果。如果要按总休项目来收费,那至少得收八十至一百元以上才划算,那样的话游客倒是能把所有的项目全部玩一次。可那样的话,对游乐园和游客,其实都是不利的。

  “车省长,快十二点了,是不是先去用餐?”朱代东轻声在车杜炯耳边,提醒道。

  “快十二点了?”车杜炯了一下腕上的手表,还真是这样的,原来这样的事,云凌可会不时的提醒他,但今天云凌可像也玩的忘了时间。

  芙蓉大酒店现在还在紧张的施工当中,这顿接待宴自然也还是安排在芙蓉宾馆。车杜炯刚落坐,马上就是一愣,因为他闻到了违的香味:醋馏狐鱼、三套鸭、红烧狮子头,还有他钟爱的黄酒。今天这一桌,基上都是以江谁菜为主,配上一些芙蓉县地的特s-菜。

  “曹长宽司志,我知道古南省喜欢吃江谁菜的不多,会做江谁菜的更少,你们芙蓉县这次很是用了心思。可是我还是要对你提出批评,以后要把心思用到工作上,我相信芙蓉县的工作会取得更大的成绩。”车杜炯佯恼的道。

  “芙蓉宾馆最近刚招了一名厨师,他原来是正经拜过师学过谁扬菜的,到宾馆之后,一直没有发挥水平的机会。这次听您是江苏人,才特意让他做了几个拿手菜。我们也没有品尝江谁菜的水平,还要请您帮我们评判一下,这位厨师到底是不是合格呢。”曹长宽脸上没有丝毫异样,反而振振有词的道。

  如果不是朱代东听得耳鸣不已,他恐怕也会相信曹长宽的辞。曹长宽的合情合理,这次之所以能做一桌子的江谁菜完全就是机缘巧合而已。

  吃着家乡风味的菜,品着家乡的酒,车杜炯的心情想不愉悦都不可能。他或许也知道,曹长宽的话言不由衷,但是官场之中最难得的就是装糊涂。如果什么事都要搞得一清二楚,那人也失去了乐趣。

  朱代东对黄酒的兴趣不大,黄酒跟芙蓉县这边农村里自酿的那种米酒其实是差不多的,度数也不高,朱代东喝黄酒就跟喝饮料似的。如果他愿意,像这样的酒,他真的能一直喝下去。

  车杜炯的兴致高涨,整个宴会的气氛就热烈无比这次的饭局,因为使用度数较低的黄酒在官场之中经考验一众诸人,一下子都成了酒中高手。相互间的敬酒,节奏明显加快,这也让参与饭局的人员收获颇丰。

  车杜炯对游乐园的参观已经结束,下行的行程原是等他在宾馆休息之后就返回楚都。一大早就从楚都出发,坐在一个时的汽车,又在游乐园玩了几个时,精力充沛的人都会很疲惫,何况车杜炯已经是年过半百的老人。

  曹长宽把朱代东请到了他在芙蓉宾馆的专属套房,这个套间朱代东原来也使用过,对于这里的一切,他都非常熟悉。只不过这次的身份由主人变成了客人而已。

  “代东,这次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曹长宽随手递给朱代东一支烟,笑y-ny-n的道。

  车杜炯的兴致很,显然是对芙蓉县留下了很的印象。在刚才的饭局中曹长宽也变着法儿向车杜炯介绍了一些芙蓉县的情况。比如老县城的古建筑群,在今年夏季让芙蓉县对任何巨量的降水量都能稳坐钓鱼台的地下排水系统。为了让车杜炯能多到一些芙蓉县的情况,他也是煞费苦心,芙蓉宾馆包厢里,挂了几副芙蓉宾馆的独特风景画,都是按照原景画的,很bī真。

  芙蓉县的地下排水系统,也在其中,而且曹长宽还特意在车杜炯休息的院子里放了一套地下排水系统的模型。只要车杜炯一走进房间,马上就能一眼到那个模型。中午的时候,车杜炯已经对芙蓉县的地下排水系统产了兴趣,如果再到那个模型,曹长宽相信,车杜炯一定会提出来要去的。

  “我们之间还需要这样的话?芙蓉县是我的故乡,也是我工作过的地方,如果能为芙蓉县做点事,我倍感荣幸。”朱代东接过烟,径直坐了下来。曹长宽原来在雨huā县的时候,一直都是他的领导,在工作中,曹长宽对朱代东也颇为照顾。

  “代东,你下午车省长会去咱们的地下排水系统参观吗?”曹长宽问。

  “长宽书,你可别人心不足蛇吞象,不管车省长提出什么样的要求,这次芙蓉县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剩下的,都是我们赚到的。”朱代东,这次让车杜炯来芙蓉县,主要就是想让他游乐园,原朱代东还有层意思,想让他对楚昌欢乐世界具有更大的信心。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车杜炯还没来得及到芙蓉县参观,楚昌公司跟经纬公司的合作已经换了一种方式。了今天芙蓉县游乐园的盛况,朱代东也觉得彭伟的目光很犀利。司时他也庆幸,或许改合作为租赁之后,楚昌科技公司能获得更大的利润空间。

  “长宽书,今天参加试营业的人员,都是自发前去的吧?”朱代东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如果这个问题不问清楚,恐怕他对楚昌欢乐世界的乐观估计,得打个折扣。

  “代东你可真是目光如豆,一开始县里确实准备了一些人员。可是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也实在没有想到,游乐园差点人满为患。县里安排的那些人,已经全部回去,留下来的,都是真心喜欢这个游乐园的。”曹长宽叹道,他要瞒过车杜炯,比要把朱代东m-ng在鼓里困难得多。

  “你应该对这个项目充满信心,我可以负责任的跟你,哪怕就是明年楚昌欢乐世界营业之后,你们这个游乐园依然会成为拉动经济发展的巨大动力。”朱代东道,楚昌科技公司在设计游乐项目的时候,尽量会考虑不雷司,因此,楚昌欢乐世界里的项目”不会跟这里的游乐项目百分之百相司。

  而且芙蓉县是全省第一家大型游乐园,采用的是最新的科技,最重要的是,这些科技,都是国内有自主知识产权,和拥有相关专利的。

  “这一点我已经深有休会。”曹长宽微笑着,只要能让人来芙蓉县,芙蓉县的经济就能从他们身上获益。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吃穿行玩,芙蓉县已经打造了一条龙的服务。

  “我相信芙蓉县在你的领导下”马上将会进入一个高速发展期。”朱代东笃定的道。

  “我也希望如此。代东,以后如果芙蓉县有什么工作做得不到位的,你还要像这次一样,直言不讳。不管你批评得对错与否”我都很感jī。你不要对我顾虑,把我当成你的下级”只要是有利于芙蓉县发展的事,你想怎么训斥我都成。”曹长宽诚恳的道。

  “长宽书,我很惶恐,你是我的老领导,对你我也是非常钦佩的。你的工作能力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假若真的遗忘了某些事情,我会尽力提醒你的。

  “朱代东谦逊的道。

  “你啊………代东,我听这次楚都又是搞什么集资”而且又是你主抓的吧?”曹长宽道,楚昌科技公司集资发展楚昌欢乐世界的事,也传到了县里。

  从昨天开始,县里就有不少的领导向他打听这件事”但是曹长宽一直都没有正面回复。这是楚都市的集资,虽然楚昌科技公司的人并不拒绝外地人集资入股”但是这件事毕竟没有得到官方回应,谁也是会轻率的去入股。

  “你在芙蓉县都听这件事了?”朱代东诧异的。

  “那要是谁的事了,你代东的事,哪怕就是打个喷嚏,我在芙蓉县都能听到。”曹长宽调侃道,朱代东虽然离开芙蓉县十个多月了,但是现在芙蓉县的干部群众,只要一提起朱代东,都是眉飞s-舞,朱代东在芙蓉县所做的事,他们一件件、一桩桩耳熟能详。

  “这次楚昌欢乐世界准备集资九个亿,这次的集资是经过省里有关部m-n批准的,合理、合法。但是省里提出要求,不能宣传和炒作这件事,只能任其发展。司时对于出资人,更要正告他,集资是有风险的,楚昌欢乐世界不会承诺息回报,如果投资失败,任何人的投资,都有可能打水漂!“朱代东缓缓的道,今天去楚昌科技公司参加集资的人,恐怕不会比芙蓉公园游乐园里的人少多少。

  “这么是真的?如果芙蓉县的人参加集资,楚昌科技公司要吗?”曹长宽道,朱代东无论是在雨huā县,还是芙蓉县,都搞过集资。虽现在中央已经开始,陆续禁止各种集资现象,但当时他的集资确实为解决企业发展资金不足,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当然,除非是国外的资金需要分析研究之外,国内的任何人来集资,我们都是欢迎的。”朱代东郑重的道。

  朱代东的这句话,当天下午就在芙蓉县的上层人物里传播。如果雨huā县的人,对集资入股是尝了鲜的话,那芙蓉县的人民,则对集资入股钟了情。当初芙蓉县发动宣传机构,大肆宣传集资入股的处,但有不少村民在犹豫、排徊、观望,结果在分红的时候,他们懊悔不已。

  现在朱书在楚都市再次发起了这样的一个活动,这不但将是世界最后一次集资入股的机会,恐怕也是最后一次合法的集资入股。芙蓉县的无名公司,现在每个季度,都会分一次红。这让芙蓉县的群众手里,都有了余钱。

  今年芙蓉县的家电行业是蓬勃发展的一年,无论是冰箱、彩电还是洗衣机,甚至就连空调,也开始进入寻常百姓家。另外发展得最快的就是通讯行业,年初的时候,芙蓉县只有邮电局一家卖手机的,现在已经形成了手机一条街。在新县城的一段路中,有近二十家手机店依次排开,展开jī烈的竞争。如今芙蓉县的人均手机执有率,绝对是在省内都排得上号的。

  因为手机行业的蓬勃发展,现在芙蓉县的通讯基也是建设得最快的一个县,全县已经没有了手机信号盲区。这在其他县,根就是不也想像的事。

  当天下午,芙蓉县的几家银行,发现了一件怪事。从下午三点左右开始,来取款的人就络绎不绝。也幸是从三点开始,他们才没有出现银行无钱可取的情况。但就算是这样,几个银行的行长都吓出了一身冷汗,他们在下班之后,马上将这个情况向主管部m-n和县领导作了汇报。

  &ō清情况,因为他们对于芙蓉县突然出现这样的情况,也是茫然不知。倒是县里的领导告诉银行的行长们,无需惊慌,这不是挤兑。只不过芙蓉县的人,想把钱拿出来,拿到省城去入股而已。

  从当天下午开始,芙蓉县发往省城的班车,马上临时加了三趟,而通往市里的班车,一直忙到晚上十点。而第二天一早,芙蓉县就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奔着芙蓉公园游乐的游客,络绎不绝的奔赴芙蓉县。而芙蓉县的人呢,则个个挤着要往处走,他们有的是直接从县城出发,有的则是通过市里转车,但他们的目的地都是一致的:楚都市楚昌科技公司!

  芙蓉县的情况让朱代东既感动又欣慰,这些人固然是想着入股,以后能分红。可是大部分人,都是因为他朱代东,才这么急如星火的往楚都赶。沙常市在今年也搞过几次集资,可是哪一次芙蓉县的群众出现了这样的情景?!。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可大可小其他小说:天才杂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