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掩饰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塑州城,大夏东南大州塑州的首府所在,也是大夏东南的重镇,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

  已经是深夜,塑州城的城门紧闭,城墙之上燃着许多火把,塑州驻军正在城头值守,一些武将来回巡视,如此严密防备的场面,在塑州已经多年未见,如果不是拜火教造反,想必塑州还会一直平静下去,只是,此时城头的兵将不敢大意,拜火教如今势大,号称已经有百万大军,已经攻破了好些府城、郡城,拜火教徒凶狠,杀官杀大户,奸淫掳掠,塑州的不少大户拖家带口逃到塑州城中避难,塑州城中虽然也有驻军,但都是没有经过战阵,对抗拜火教却是力有不逮,只有依托城池坚守,等待朝廷派大军救援。

  也就在距离塑州城城门不远处的密林中,牛金正率领一干部下潜伏,他们今夜就是来夺塑州城的,只等塑州城内的拜火教徒打开城门。

  牛金凝望着城门楼上的火把,眼中一片热切,只要夺下塑州城的城门,他就立下大功,在拜火教中的地位也会再次提升,进入拜火教的上层。

  算一算时间,牛金离开陵州,带了几个兄弟出来闯荡也有好几年,本以为以自己的本事能闯出一片天地,结果四处碰壁,混得十分不如意,几次差点死于非命,不过,一年多以前,他时来运转,机缘巧合下成为拜火教的一员,并迅速得了一些头领的赏识,一年多以来,牛金的地位不断提升,当然,这与他为拜火教立下诸多功劳不无关系。说起来,牛金为拜火教做的一些事,许多时候使用的,还是当初从兄弟会学到的一些行事手段,当初,牛金十分看不起这些下三滥的手段,但是,亲身试过这些手段的效用之后,不得不说,这些手段上不得台面,不管是对拜火教徒的组织,还是对付那些大户、官员,往往有奇效。

  说起兄弟会,牛金近年常常听到兄弟会的传闻,对于兄弟会的所作所为,他可真是非常吃惊,原本他不不怎么看得起的、以为胸无大志的那些小子竟然造反,不但占据了陵州,还几次大败朝廷大军,天下闻名,想起当初离开兄弟会时说的话,牛金真有些抹不开脸,不过,每每想到这个,他心中升起一股子豪气,他自信不比兄弟会的那些小子差,他现在也是拜火教的头目,兄弟会不过占据陵州一地,拜火教却已经席卷数州之地,况且,拜火教志向远大,要建立一个人人有地、人人吃饱饭的新天地,让每个人都沐浴在圣火的光辉之下。

  牛金坚信,拜火教一定可以推翻大夏,夺得天下,建立新朝,他也必将名扬天下,名留青史。总有一天,他要风风光光地回陵州,让兄弟会那些小子瞧一瞧自己的威风!

  “城破啦!”

  伴随着一阵兵器撞击声和喊杀声,塑州城的大门被打开了,一些人大喊,城门楼和城墙上的兵士惊慌失措,

  “兄弟们,明尊护佑!杀啊!”

  牛金大喊一声,一跃而出,领着自己的手下冲向城门口,随之后边一阵欢呼,拜火教徒潮水一样涌向塑州城城门,一下就冲入了城中。不多时,塑州城中的一些房屋燃起大火,传来无数人的奔跑哭喊声,喊杀声震天。待到天明,经过一夜的混乱与厮杀,塑州城落入了拜火教的手中。

  攻下了塑州城这一重镇,拜火教算是彻底占据了塑州一州之地,拜火教声势大涨,同时,获得了大量的银钱、粮草、器械、兵器,之后,拜火教接连攻下了一些城池。朝廷驻军的抵抗比预想的弱,接连的胜利,让拜火教的高层喜出望外,放开手脚攻伐,竟然一连拿下了两座州城,至此,拜火教占据了三州之地,也就在此之后,拜火教遇到了阻碍。

  朝廷调集的一些兵马赶到,虽然不多,但却是精兵,况且有一些猛将率领,一般的拜火教的队伍完全不是对手,被斩杀了将领后,拜火教徒就会四散,同时,拜火教的兵马也遭到一些来历不明的军队的攻击,后来得知,是一些豪门大户组织起来的军队。

  大夏毕竟立朝这么久,底蕴还是有的,不少人忠于大夏,或者说,这些人的利益与大夏捆绑在一起,尤其是一些世家豪族,在地方上就是土皇帝,多年经营,家族传承,哪个家族没有几个武功高强的武人,披上盔甲,骑上战马就是一员武将,家中的家丁、护院的也不会少,基本都会一些武功,拿上兵器就是士兵。

  拜火教之前能席卷数州,造成那么大的声势,一大因素就是当地的官员和豪门大族完全没有准备,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如今,他们慢慢也反应过来,况且,拜火教大肆杀戮大门大户,触动了他们神经,彼此团结起来,聚集力量对抗拜火教。

  于是,这些豪门大族凝聚起来的兵将,与拜火教的兵将在大夏东南的土地上展开较量,一些出色的人物粉墨登场,如果是在太平时期,一个人想要出头,主要靠家世与各种关系,不少有才华的人难以出头,但是,到了如今这种局面,这些人有了展示自己才华的机会,正如拜火教的高层本来都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如今拜火教起事,展现出各自的才能,名震天下。

  按理说,豪门大族的子弟似乎更加有优势,自小衣食无忧,念书习武,比起小门小户或者草莽出身自然来得强,不过,草莽出身也不是没有优势,早早在江湖上打混,接触世情,脑子灵活,不受一些常规思维的束缚,至于谁告谁低,只有真真在战场上较量过后才知道。

  也就在拜火教造反的同时,大夏其他的一些州,也有一些小规模的起义,拜火教造反如同一个导火线,大夏积压的一些矛盾,一一爆发出来,乱象纷呈。

  于此同时,位于大夏西南的陵州倒是一片太平,陵州的人们基本已经适应了兄弟会统治下的生活,每天为了生计奔波,很少有人注意到,最近陵州陆续来了一些其他州的百姓,这些百姓多数是一些被俘人员的亲属,自然不会有特殊的待遇,只当做普通百姓对待就是,守规矩的留下,不守规矩的就赶出去。

  随着地盘越来越大,兄弟会的人手,越发捉襟见肘,需要更多的人手和士兵,那些被俘的人员多数都是青壮,自然是一个极好的兵源。加上被俘之后,每天吃得饱,大量从事体力劳动,其中一些人甚至会激发罡气。当然,不是说激发了罡气,兄弟会就会招收这些人,前提是必须通过思想教育与训练,选拔、考核,剔除一些兵痞一类的不良分子,才可以成为兄弟会旗下的战兵,萧天雷定下的原则就是宁缺毋滥,他可不希望一颗耗子是坏了一锅汤,大夏的混乱状况,他不是没看到,但是,也没什么想法,他可不会去掺合,按照原定的计划,稳步地发展,默默地积蓄力量。

  最近,竹山书院传出一些对于兄弟会的种种非议,说话的据说都是一些名士,说兄弟会鼠目寸光,********钻钱眼里,难成大器,迟早得完蛋云云,萧天雷当他们放屁了,不做理会。

  本来,那些对兄弟会有意见的家伙,一般都会被赶出陵州,不过,一来这些人只是搞学术,要说对兄弟会有多大的恶意也算不上,二来,这群文士的这些言论,对兄弟会来说,并没有什么坏处,可以看作是一种掩护,让其他人放低对兄弟会的警惕,毕竟兄弟会前阵子出了许多风头,也该低调一点。所以,萧天雷也就随便他们胡思乱想,胡说八道,一群文人整天在一起争论,说破天也创造不出一毛钱的价值。

  因为最近大夏的乱象,他们说得最多的还是大夏的种种弊端,基本都是马后炮,现在装得跟先知似的,之前跑什么地方去了?至于他们宣扬的各自治国理念,我的天!一个个都以为自己的治国理论才是最好的,其他人的理论就一无是处,兼容并蓄懂不懂?取长补短懂不懂?当真以为自家就是世间唯一的真理,只有脑子被门夹了,才会把国家给他们折腾。

  不过,这些名士们的言论,已经通过一些渠道,传到了其他州,在整个大夏都造成不小的影响,至于陵州,陵州现在没多少文士,也就在一定的圈子内流传,或是作为一些人的谈资,对于陵州基本没影响。

  至于陵州的一般人,如今最关心的还是怎么好好做事,多挣一些钱,陵州现在的新东西多,看到别人有了新东西,谁不想自家也有?只是样样都得花钱,幸好现在陵州工作的机会也不少,只要好生干活,工钱还是不错的,是以,一般人并不关心名士们的言论,更多关心兄弟会的头目有什么新的命令,如果自家有人能够加入兄弟会,那就最好不过。

  如今,陵州的人们渐渐知道兄弟会建立的一些设施和机构的功用,比如医院,本来以为就是药铺一类的,后来才知道,里面都是神医啊,一些原来只有死路一条的病症,兄弟会的医院竟然也能治好,只是,兄弟会的神医一般只给兄弟会的成员以及直系亲属看病,其他人得看运气。与医院类似,兄弟会的学校,也只是招收山越人的子弟、以及兄弟会成员的子弟,其他一些机构也是如此,优先考虑兄弟会内部的需要。

  虽然兄弟会没说兄弟会的成员比一般人就高一等,但是,这一系列的福利措施,变相地让兄弟会的成员,成为了陵州的特权阶级。对于这些特权,陵州的人们那自然是想要,只是想要加入兄弟会实在是难,只有羡慕嫉妒恨,暗地里说一些坏话,又指望自家的哪个人能加入兄弟会,哪怕是最一般的成员也好。

  陵州的这些一般人无法知晓,兄弟会已经在西边,打下了比陵州还要大的领土,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

  对于几乎所有大夏的人来说,西边的地域都是蛮夷、未开化的地域,一向不怎么看得起。那些国家则是一直十分崇敬大夏,以成为大夏的附属国为荣,并不断派人学习大夏的一些文化,基本是一股脑儿的照搬,只要是大夏的东西,肯定是好东西!

  所以,大夏推崇佛法,这些国家也纷纷效仿,建立起大小寺庙,供养了不少僧人,佛教在这些国家的传播,确实对这些国家的统治,起到了不小的作用,不少国家得以多年处于较为稳定的状态,王室可以安坐宝座,而不用时刻担心收下造反。

  本来,作为统治者借用佛教传播的一些理念,让老百姓认命,乖乖听话,来稳固统治,结果,他们自己也信进去了,将那些和尚忽悠人的鬼话当了真,花大笔的钱财在佛事上,那就蠢到家。

  一些国家佛寺林立,许多人都去当了和尚,不种地不做工,每天念经,等人供养。所以,郑彪等带人打过去的时候,一些王公贵族还在举行盛大的祈福仪式,祈求佛祖保佑,这些家伙怎么想的?

  将那些寺庙搜刮了一通,对于这些家伙和那些和尚,通通押送去做奴工,不听话就狠狠收拾,结果,灭佛的举动引起了反弹,那些高僧号召忠实的信徒抵抗,那些信徒也响应号召,围攻兄弟会的军队,这些人也是脑子让和尚给忽悠傻了,战斗力弱得一逼,拿了一个棍棒就敢跟兄弟会的正规军打,无非仗着人多,以为兄弟会军队不敢把他们怎么样,几颗炸弹一丢,砍死为首的人,以及一些和尚,立即吓得屁滚尿流,作鸟兽散。

  此外,这一次,金猿悟空和被赋予了英雄模板的雷霆,都被派到这里打仗,获取游戏金币,雷霆还没长大,依旧有些憨态可掬且不说,许多人看到悟空的体型和巨大的棒子,直接就吓傻了,以为是什么山里的神怪显灵,跪地求饶。

  此次征伐实在是顺利得出乎意料,不少城市,兄弟会的军队开到城外,直接就投降了,象征性地抵抗都不抵抗一下。

  不过,兄弟会军队的这次征伐还是放缓,主要是一下子吞下大片的土地,有些消化不良,抽不出足够的人手去管理,保有现有的控制区,但也没停止攻伐,只是不再去占土地,而是专门攻打一些大城,以掠夺为主,掠夺粮食、工匠、奇金、金银珠宝等等,这些地域实在是太富裕,不抢简直对不起自己。

  萧天雷最近整天忙于政务,忙得有些晕头转向的,心情有些郁结,倒是也想去西边散散心,可惜,这一次,他却不能参加,他之所以留下坐镇陵州,一来是亲自处理各种政务,二来是,多次行动,他都大出风头,他现在比较引人关注,他一动,都知道兄弟会肯定有什么大动作。

  好在郑彪等人大肆攻伐的时候,萧天雷这边的系统金币蹭蹭地涨,算是一点心理安慰,让他终于可以购买一些一直想要尝试的英雄模版,试用这些新的英雄模板后,萧天雷手上多了一些新的手段。(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