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苏醒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量字还未落下,齐越右拳直接轻而易举插进了蟒尾中,右臂用力一抬,巨蟒之感到一股难以抵挡的巨力将自己抬起,紧接着空中再次用力,偌大的躯体被生生摔了出去,轰然撞于另一面岩壁中。√∟頂點小說,

  同样的情景再次出现,只不过这一次角色进行了大调换,望着深陷石壁中不得动弹的巨蟒,齐越可没有打算放过他,恰好解药的药效已经开始发挥,脚下轻点,如离弦之矢弹射而出。

  如狂风暴雨般的挥拳,整个岩壁被震得凹陷进去,四周裂痕更是数不清,而巨蟒的蛇鳞亦无法阻挡这般神力,被打成碎片随着血肉洒落一地。

  大约过了一炷香功夫,齐越也打累了,躺在雪地上休息片刻。

  “糟!洞里面还有一个”强忍着脱力后的不适,收集了些木材,将还未被打烂的蛇肉带上了些,连忙向着原路返回。

  回到洞口不远处,看见自己临走时布置的遮挡物还在,终于算是送了口气,缓步走近洞内。

  因为里面没有光源,所以异常黑暗,齐越不由的将眼睛闭上了片刻,可就是在这一瞬间,耳边响起利刃破空之声。

  “咣!”长剑刺在胸口处发出脆响,衣服虽然被破开大洞,但人却一点事都没有。

  “师妹,是我!”眼看洞中之人要再次出手,齐越连忙喊道。

  “齐师兄!”

  一道倩影顿时扑了上来,投入他的怀中哭了起来。

  齐越虽然有些不自然,但也不好推开,只能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好了,没事了,你看我给你带吃的回来了”

  …………

  洞中再次升起火焰,临时搭起的架子上烤着刚刚战斗的胜利品,而两人也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这么说,这些天我受伤昏迷,都是师兄在照顾我?”音荷红着小脸,低着头不敢看齐越。

  齐越似乎已经选择性的将某些事情忘记,若无其事的盯着手中烤肉,点了点头:“嗯,其实也没什么,只是给你服了些药,输了几次内力而已,师妹能够大难不死凭的是自己的运道”

  虽然他说的风轻云淡,但音荷却不相信他的鬼话,自己醒来时已经发现身上的伤口以及布带,而衣物也很明显被人解开过,腰带上的节更不是自己的手法。

  但她却没有怪罪的意思,心里很清楚以自己的伤势能够活过来,全凭对方的精心治疗守护。

  只是有些事情她见齐越刻意一笔带过,自己身为女孩子也不好提,两人就这样很有默契的越过了关键的话题,聊着些别的事情。

  架上的蛇肉已经被烘烤完毕,虽然无油无盐,但灵兽的肉本身就带着一股特殊香气,令人食指大动,一旁饿了好多天的音荷似乎也迫不及待,眼睛直勾勾的盯着。

  “好了,可以吃了”凭借自己的经验,取下一块肉质细嫩的部位递给音荷,道:“给,你昏迷的时候都没怎么吃东西,赶紧补补身体吧”

  “多谢师兄”

  果然人饿急了便不会在意什么礼仪,之前的音荷显然从小受过很好的教育,吃东西的时候都是细嚼慢咽,而此时却是大朵快颐,仿佛与对方有多大的仇样。

  狼吞虎咽吃完了齐越递给他的肉,音荷又将目光看向他手中的那一块,见此齐越当然不会不舍得,很大方的又扯下一块递给她。

  吃完后,二人喝了点提前化好的雪水解渴,音荷因为身体伤势未愈,之前把齐越当作敌人攻击时已经牵动伤口,现在只能半躺着听齐越分析接下来的打算。

  “你的伤势未愈不宜出门,这两****每天出去找食物时会顺便打探一下地形,你就安心在这养伤不要想其他的”

  音荷不知道齐越所说的“其他”是指什么,还以为他说的是之前治伤的事情,顿时俏脸羞红不已。

  好在洞中光线较暗,加上火光倒映才没有引起齐越的注意,自顾自的盘算着。

  第二天齐越再次来到温泉附近时,意外发现巨蟒的尸体已经不见,只留下一些残损的鳞片,以及被霜雪覆盖的血液。

  “看来这里还有别的灵兽,倒是不愁吃喝了”

  又继续向前探索着,毕竟他的目的不光是食物,还必须找到出路,否则拖时间长了怕是会错过灭魔之战。

  越往前视野就越开阔,同时风雪也逐渐变得比里面大很多,虽然没有之前山顶上那般剧烈,但齐越的罡气依旧被再次逼迫出来。

  渺渺茫茫的冰原上,其余不敢再往前走,一旦迷失在风雪中自己倒没什么,可山洞中的音荷怕是危险了。

  也不知运气好还是不好,回去的时候正好遇见两头饿急眼的雪狼,它们本想大餐一顿,却没有料到双双被齐越打翻,顺手在附近岩壁上扯下一根冰藤将其捆上,带着猎物回到洞中。

  一天天无聊的时光渐渐过去,齐越每天的生活似乎成了定性,出门打猎,回来陪音荷聊天,附近的灵兽似乎都被抓怕了,一天比一天难找,当然这还不是最关键的。

  齐越发现音荷最近似乎不太正常,总是动来动去,问她她又支支吾吾说不出个什么。

  今天更是离谱她趁着齐越不在的时候偷偷将衣服褪去,恰好被打猎归来的齐越看见,两人顿时闹了个大红脸,所以齐越才忍不住问道:“师妹你是不是不舒服?难道是伤势又复发了?”

  音荷被抓了个先行,趁着齐越问话功夫,连忙将衣物整理好,不过神色依然不太自然。

  “不……不是的,只是……只是……”音荷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只是一个劲低着头,不知到底在想些什么。

  “只是什么呀?你说出来,我才能帮你解决啊”齐越急的在原地乱转,今天音荷奇怪的行为,实在让她放心不下。

  “我……我……我想要洗澡!”这句话似乎耗尽了音荷全身的力气,第一次主动抬起头来直视着齐越。

  齐越哑然,看了眼她身上之前被血弄脏的衣物,顿时恍然大悟。

  女孩子本身就爱干净,让她穿着一身脏衣服这么多天也是难为她了,齐越其实早该想到的,只不过因为自己是男人的原因,平时倒没怎么在意,谁能想到因此差点闹出个误会来。

  “你早说啊”一拍大腿,齐越伸手一指洞外,道:“外面不远的地方就有个温泉,我带你去那里泡泡,说不定对你的伤势也有好处”

  “真……真的吗?”音荷似乎不相信有如此巧合的事情,一双明亮大眼直是盯着齐越。

  “那还有假,只不过你现在有伤在身,不能受风寒,我怕你……”想到此处,齐越反倒有些犹豫了。

  音荷连忙站起身来,哀求道:“我的内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外面的风寒我可以用罡气抵御,不碍事的”

  音荷这么一说,齐越倒是猛地想起她居然还是个真武境的高手,只不过这位高手在众人中是打酱油的,平日里到还真没注意。

  “算了,你的伤势未愈不要轻易动用内力,还是让我护着你去吧”

  …………

  温泉旁,树林外,齐越背靠着颗果树,等待着音荷。

  其实这里的树木本就没有多茂密,那天和巨蟒战斗时又被毁了一大片,所以根本不存在树林外树林内,只不过齐越不想落下个登徒子的名头,才特意选了课粗壮一些的大树,好让音荷能够安心洗澡。

  “我们走吧!”身后转来少女的声音,齐越下意识的扭头看了过去。

  披散着水珠的秀发,以及刚洗浴完毕还未来得及整理的衣襟,露出大片春光,齐越第一次发现她的身材居然不错,以前笼罩在道袍里还未发觉,往上看去因为受伤缘故面色还有些苍白,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错觉,极大地激起了男人的保护欲。

  “师兄……师兄!”音荷见齐越愣在原地,连叫了两声。、

  “啊……哦,我们走吧”未免作出什么不该做的事,齐越不敢再看,起身向前走去。

  那天过后,平静的日子又过去三天,周围的猎物几乎已经打完,而音荷的伤势也大致好转,齐越意识到他们该离开这里了。

  “岩壁太过光滑无法上去,而右边则是一片望不到头的冰原,看来我们得去左边看看有没有路了”将这些日子侦测的地形画在地上,齐越和音荷二人一起推测着。

  “嗯,那天我出去的时候也发现了,左边的风相对来说小一些,说不定从这里可以直接出去”平日里看起来弱不禁风的音荷,其心思细腻远在齐越之上,只是出去一次便发现了关键线索。

  “既然决定了就不能回头,我们的食物不多,不能再耗下去,明天一早出发,你紧跟在我后面,如果有什么危险就赶紧往回跑”

  “可是……”音荷有些迟疑,神色紧张的看着齐越。

  齐越笑了笑,拍拍她的肩膀,道:“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如果你不及时离开,反倒会成为我的负担,听话!”

  (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天龙八部淫幻篇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夫人们的香裙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神雕群芳谱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