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隐世的边界,此世与彼世之交界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所谓的政治正确,就是即使有些事情不得不做,也必须标明自己的坚定立场,一而再再而三的重申自己的决心与坚持,不为外物所动……虽然这可能并没有什么卵用,但是至少可以确保立场站队的正确与否,还有的就是……

  生命安全的保障……

  至少裴辰现在没被打死,还直接得到了【国主大人的手令】这样的任务道具,就是政治正确的好处了。

  趁着黑长直国主心情愉悦的时候,裴辰适当的告辞了,并且理直气壮的说明了自己打算去找一找竹中半兵卫——当然不是去稻叶山城那么远的地方了,现在那只天才阴阳师萝莉和她的前鬼式神也是在骏府城,貌似是接受了今川氏的供奉成为了御用阴阳师?!

  不过也是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的缘故,在三年前的那件事过后,不但是让在这个岛国上盛极一时的妖魔盛世消逝在了时光之中,而且也直接就毁灭了一些这样的拥有特殊力量的人类,无论是神官巫女还是阴阳师退魔师等等。

  毕竟猎人这个职业的存在也总得要有猎物的衬托,才会有价值。也许在五百年后有着妖怪之后的恶灵出现之后,这些古老的职业才会重新焕发新生?

  反正而今不管是妖魔还是那些阴阳师之类的存在,都只被一些经历过的人和一些特殊的典籍记得和记载了下来,而且逐渐的随着时光的流逝几十年之后恐怕就会被后人当做是无稽之谈。这个也很正常,因为他们没有切身经历过这样的一个时代,在那之后也从来就没有再看见过那些超现实力量的存在痕迹,只靠一些不可靠的野史记录和上了年纪的‘愚昧老人’的口口相传……

  会自发性的怀疑这种事情的真实性也不是不能够理解的。

  今川义元撇了撇嘴,似乎是对于他这么快就要离开感到很不高兴,不过却最终还是让他走了。裴辰转身离开的时候总感觉后背上如芒在背,针刺一般的两道视线死死的盯着自己,一时间感觉头皮发麻,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一把推开门出去,心灵波动直接散发,然后在众卫士的无视之下,裴辰大模大样的走了出去,那种姿势看得身后黑长直国主也是感到好笑。她下意识的拨弄了一下自己散落的黑亮长发,然后看了看裴辰的背影以及他头上意外合适的金龙头饰,又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总感觉缺少了点什么的样子,于是想了想伸手招来一个侍女。

  ……

  ……

  裴辰很快的就来到了宫墙外面,看见了正站得端正笔直,气质清爽干练的持刀少女,禁不住抬头看了看太阳的位置,发现那个地方一直都是有着阴影遮蔽的,她总算是没有倔强到可以称之为傻的程度。

  于是心中不禁大为欣慰。

  “准备走吧,光秀。”

  “咦?裴辰大人难道不打算今天晚上在天守阁过夜了吗?”明智光秀似乎才刚刚看到他的样子,装作很是惊讶的捂住嘴问道,不过那种‘生怕你看不出我是在演戏讽刺你’的表情实在让人无力吐槽,裴辰的表情僵硬了起来。

  “是啊是啊,我也想啊,不过我的房间没有了,所以觉得还是出来找个地方落脚比较好……呃,你在看什么?”随口敷衍着少女的怨念的裴辰突然发现明智光秀直愣愣的盯着自己的头顶一直在看,目不转睛的。

  “……今川国主对你还真是好呢,难怪大人你会看不上我们。”少女转过头去叹了口气说道。

  “喂,别乱说话啊,我什么时候看不上你们?”裴辰瞪大了眼睛,一副‘我怎么不知道我看不上你们’的样子,同时苦恼的劝说道,“光秀啊,脑补是种病,得治,而且不要总是胡思乱想的,你这个人本身就喜欢钻牛角尖……”

  明智光秀没有回答,反而是自顾自的说了起来,“裴辰大人,你知道你在离开的这二十天时间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吗?”

  她似乎意有所指。

  裴辰一瞬间就大皱眉头,想了想之后很诚实的说道:“不知道,但是大概上能够想象得出来,我就这么撒手一走丝毫不负责任的行为,估计正好成为了许多人攻击批判我的理由了吧?嗯……光秀你肯定知道的,说说有谁在上跳下窜的吧!”

  “具体名单我已经记录下来了,裴辰大人你要********的走向人生的阴暗面了吗?”明智光秀冷冷的吐槽道,“大概来说有接近二十个人都在弹劾你,平均每两日到三日就会说一次,本来这个数目还要更加多的,不过在被今川国主弄死了几个之后他们收敛了不少……”

  “我去,二十几个?!”裴辰震惊无比的说道,“我还以为在我离开之前的那一次大屠杀已经能够让他们夹起尾巴好好做人了的说,想不到还真的有这么多不怕死的啊……难道说他们还是搞不清楚现在的今川氏到底是在谁的权威之下吗?”

  “这个自然是知道的,只不过利益动人心,再加上你和今川国主的确是私德有损,他们也算是抓住了把柄,毕竟今川国主不可能将所有做事的人都杀了……”明智光秀倒是看得很清楚,“他们其实并不在意大人你以下犯上的举动,只不过是想要抓住这个机会逼迫你让出一部分利益来而已……”

  “呵,私德有损……”裴辰的脸皮也不由得抽搐了一下,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既然知道我德行有损居然还敢来招惹我,还真是……有够可以的啊,只能够说是利令智昏了吗……”

  想着他突然明悟了过来,摸了摸头上的金龙头饰:“原来还有这么一层意思在内啊,这就是她的表态吗?”

  明智光秀别过头去:“所以我才说今川国主对你太好了啊!”

  “好吧,那我就先忍耐一番,看看那些家伙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会有什么反应,如果知道收敛的话还好,要是死性不改想要螳臂当车的家伙……啧啧,光秀你把那份名单上的人的地址罗列出来,我看看什么时候有空和他们聊聊天洗洗脑……”

  做出了决定的裴辰嘿嘿笑道,也将这种膈应人的事情扔在了脑后。

  “好了,光秀带路吧,我想要去见一面竹中半兵卫。”

  “是的,大人,如你所愿。”虽然有些闹小性子,但是在真正做事的时候明智光秀却不会胡搅蛮缠。她认真的回答了一句,然后率先转身带领着裴辰往一个方向走去。

  虽然裴辰能够很容易的在城市之中锁定特定的气息或者精神波动,但是毕竟人口密集,各种建筑物鳞次栉比,道路更加是七绕八拐的毫无规律性可言,裴辰感觉就像是到了重庆那样,两路都找不到。而且为了统治的安稳和谐,杜绝怪力乱神之说,他还不能够四处乱飞乱传送……

  ……

  ……

  “哎呀,原来是裴辰大人……真是稀客稀客,请里面坐。”

  大概是城北新建起来的一间小神社,也不知道是在供奉着什么还是干脆就只是做个样子好让此地的主人落脚什么的。反正是没有看见什么香火也没有多少的香油钱,就算是来这里求个心安的都只是一些岁数大了的上了年纪的老人家。

  一眼看上去也就寥寥几个而已。

  裴辰却是一眼就看见了正怡然自得的拿着一把扫帚在神社前殿门前与鸟居的那段范围时不时的扫几下落叶的高冠阴阳师——竹中半兵卫的式神前鬼,同时据说也是数百年前的大阴阳师****晴明的一缕分魂演化的奇特使魔。

  他奇怪的打量了一下这座明明是新建起来的神社,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被特殊的手段弄得看上去很是老旧,有一种有了些许年头的感觉,就连投射进屋子里的阳光似乎都变成了老房子之中的那种特有的柔和感觉。

  不过想了想觉得以竹中半兵卫那种弱气萝莉的设定,又一切都释然了——本身就害怕见人,就算是接受了今川义元的邀请成为了御用阴阳师,却依然想要低调行事吧。

  只是……为什么会是选择了一座神社?难道说她已经可以开启二转职业成为一名光荣的巫女了?!裴辰有些疑惑。竹中半兵卫的能力更多的其实是体现在军事上,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完全博得今川氏信任的她是不可能走通那条路线的。

  而前鬼式神却是在裴辰刚刚走过鸟居的那一瞬间猛地回过身来,神色凝重,直到看见是裴辰本人之后才有些愕然的舒了口气,不过眼神之中还是有着一丝骇然与忌惮——这才多长的时间,貌似满打满算也还不过一个月吧,怎么眼前的人似乎身上发生了某种翻天覆地的变化了似的?!

  不过到底也是老狐狸一个,他立即就笑眯眯的迎了上去伸手将两人带进神社之中去,热情招待起来。

  “真是抱歉呐,因为某种原因小主人暂时不能够见客,如果你早两天或者迟三天来的话倒还能看见她……”

  说着,他手势很是娴熟的给裴辰和明智光秀都倒了杯茶水,温文尔雅有礼貌,也没有开玩笑或者说什么不慎重很失礼的话语,看上去他也明白什么人可以谈笑风生,什么人不能够轻易地开玩笑。

  “害羞吗?还是说在修炼什么术式?”感受到空气中那淡淡的灵力因子充斥着,裴辰随口猜测道,然后就看见前鬼的瞳孔一缩,貌似自己是猜对了?

  不过果然很多事情都只是因为主观原因的看法啊——妖力与灵力还有灵力之外的太多力量都不对付了,天生就处于排斥的状态。

  但是有时候裴辰却发现即使是同样的力量特性,可是有些力量是自己打自心底深处的厌恶的,而有些力量却又只是天性上的排斥,而不是接受不了。

  只是他想了想也就明白了过来,也许是因为很多时候都是下意识的将对方定义成为了敌人,再加上对方还掌握着克制自身的所谓‘正义力量’,所以自然就下意识的觉得对方恶心与厌恶了。

  而当面对的不是敌人的时候,哪怕对方掌握的能力再怎么克制自己,也顶多就是天性上的排斥与忌惮而已,不会一见面就发展成为厌恶的程度的……

  明智光秀不言不语的坐在了裴辰身旁,不过要往后一个身位以彰显尊卑有度的问题,坐姿端正庄严,优秀的容颜上是冷淡的神色,紧紧地抿住薄薄的嘴唇没有贸然的开口插话。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了,恰恰相反我觉得这件事找你还比较好一些……”裴辰直视着前鬼的眼睛这么说道,开门见山,“我想要知道,伊势神宫里面是不是有着杀生石的线索,或者干脆就是藏着杀生石?”

  他没有打算避开明智光秀来说这件事。

  “伊势神宫?!”正在举起杯子喝茶的前鬼顿时手一抖,滚烫的茶水都溢了出来,不过他却不为所动,而是收敛了笑容神色认真的看着裴辰。

  “裴辰大人,怎么说呢,这个问题我可能很难答复你,毕竟在下也只是一缕残魂诞生的新意识,也从来就没有去过伊势神宫……不过,请容我冒昧的说一句,裴辰大人,你最好还是打消这样的想法比较好。”

  “为什么?”裴辰蹙起眉头。“那里的神官巫女什么的很危险?”

  “这个倒也不是,事实上伊势神宫里面没有多少人还能够掌握灵力的……”前鬼也知道仅仅只是劝告而不告知原因的话,是不可能说服眼前的人的,他无奈的笑了笑,“真正可怕的是八咫镜,那是三神器之一,而且还寄宿了天照大神的力量……”

  他回忆了一下摇头叹息道:“记得当年鉴真东渡将东土佛教传播过来的时候就是这样,哪怕是佛道最为昌盛、信仰争夺最为激烈的那段时间里面,伊势神宫都没有失守过……佛教传播打压神道教是大势,无法阻挡,因为天照大神忌惮那个盘坐在菩提树下的如来世尊。但是佛教也没能够彻底打压神道教,甚至在这些年来逐渐被扳回来了局面,就是因为伊势神宫没有失守……”

  “可以理解,毕竟主场客场还是有所分别的……”裴辰点点头,他不是太了解这方面的问题,而且估计和自己以前经历过的世界也有所出入,所以也就不打算深究,然后他有些苦恼的眯起了眼睛。

  “所以说伊势神宫的底蕴很……麻烦?”

  “不是麻烦,是可怕啊!”劝告着裴辰的前鬼苦笑着,“裴辰大人你身上有着杀生石的存在,本身就已经被视为异类了……伊势神宫可是比三年前还存在着的白灵山都还要可怕的啊,没有神性的异类根本就无法靠近,就连大妖怪都不会向着跑到那里去……而且……”

  “而且什么?”

  “虽然在下没能够知道伊势神宫现在的情况,但是有一件事却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里面绝对不会有杀生石的线索,更加不会有杀生石的存在。”前鬼的笑容有些微妙,“如果实在要找的话,倒不妨回到大人你刚刚开始得到杀生石的那片地域里去……”

  “……”裴辰的眼神一凛,想到了那片满是妖魔尸骸的时光停滞的战场,有些懊恼的一拍脑袋,自己怎么就一直忽略了那里?很明显那地方也是与世隔绝之地啊!

  “不过请务必小心呢,那里据说是隐世的边界,位于此世与彼世的交界处,一个不小心可能就去到了幽冥之国呢!那个时候恐怕大人你就只能够想办法通过火之国的有着牛头马面镇守的冥门回来了呢!”

  ……

  ……

  (拖到现在才出发,今晚上就走,回去补身份证,不过有些读者应该也知道了的,在下是会晕车的孱弱体质,没能够超过5点的那种……所以……)(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偷爱换爱黄小兰无限动漫录无尽侵蚀无限神罗抗日之兵魂传说诡神冢末日之魔卡大汉科技帝国随身带着星际争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