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我如果要害他他早就死了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阿暖!!!你等等我!!!”

  柳梦璃连连轻呼几声,却怎么也追不上前方那一道走的不怎么快的身影!

  直到周围再没有旁的人了,阿暖的脚步才慢慢的停了下来!

  静静的站在原地动也不动,片刻之后,阿暖终于回头,脸上挂着的是平日里明媚的笑容,她笑道:“怎么了梦璃姐姐?你不是要给主人弹琴听的吗?干嘛突然跑来找我了?!”

  柳梦璃轻轻喘了几口气,问道:“你要去哪里?”

  阿暖一扬眉,笑道:“自然是上山去看看了!这几年你们两个一直过二人世界,在这里游山玩水的好不幸福,但我可是一直躲在主人的手腕上休息的,如今醒来了,自然要好好的浏览一下这名山大川!”

  “我可不知道你竟然还有这兴趣……”

  柳梦璃歇息过来,脸上重又恢复了之前的淡雅模样,她说道:“我是有事问你!”

  “嗯?什么事情呢?”

  “紫英他在不安……”

  柳梦璃说了一句,瞬间让阿暖微微色变。

  而看到阿暖那变色的脸,柳梦璃继续道:“他一直在担心这所谓的天劫会改变他目前的情况,他说他很喜欢现在的这种状态,历练,然后和家人在一起……他担忧天劫过后,会有什么改变,他不安,我也就跟着不安起来了,所以我想问问你,跟你确定一下……”

  “不会改变的!”

  阿暖脸色重又恢复了微笑,她认真道:“什么都不会改变哦!这天劫并非你们所想象的那种会让主人灰飞烟灭的天劫,事实上他依然可以继续他的历练,他依然会和你们在一起相守,甚至可能他还会继续在心里琢磨着他的那点花花肠子,想实现之前他一直想的把你们放在一起三飞四飞什么的……依然无忧无虑,什么都不想……”

  “那你为什么之前不告诉紫英你的身份?!”

  柳梦璃没有因为阿暖的话而脸红,而是继续问道:“你是最早陪伴在紫英身边的人,你应该知道他对主神的怀疑已久,可你却一直藏着噎着不让他知道你的身份,宁愿他不安怀疑也不告诉他一切,你究竟在隐瞒些什么?有什么是哪怕伤害他也要隐瞒着信息的吗?”

  “你在怀疑我要害主人吗?”

  “我怀疑你要伤害他!”

  哪怕明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世间最为可怕的存在,但柳梦璃仍是针锋相对,不露半点退让,“不管是谁,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

  伤害?

  阿暖脸上终于露出了苦涩的笑容!她叹息道:“所以说啊,主人真是好运气,之前是碧瑶,现在是你,你们都那么拼了命的维护他,梦璃姐姐你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他的!不仅不会伤害他,我还会保护他……事实上如果我真要伤害他的话,他早就已经死了!”

  微微叹息了一声,她说道:“我只是想去主人住的那个小院里睡一会儿而已!之前一直可能有点太累了,所以,想休息一下……梦璃姐姐,你去无极阁守着吧,主人真的很需要你!”

  “好!”

  看着阿暖那坦荡的神色,很显然,她说的是真心话!

  柳梦璃深深望了她一眼,说道:“等休息好了,也过来吧,过来陪着他……”

  “嗯,我知道!”

  柳梦璃轻移莲步,转身回去了无极阁的方向!

  而阿暖则深深的望着她的背影,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神色,低低叹息道:“真是……想不到现在谁都可以对我厉声警告了,作为主神,我是不是太没威严了呢?”

  嘀咕了一句,她转身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

  而此时!

  无极阁内!

  苏易身上早已经生出了一寸一寸的裂痕,血肉乍裂,虽然那紫色的气息保护住了他的躯体,但长时间保持着这样膨胀的状态,显然**上的负担也是极重!

  “果然不简单啊!难怪阿暖会提前警告我了!”

  虽然感觉不到痛楚,也浑然没有惧怕的情绪,但望着自己身上那生出的一道道裂纹,每一道伤痕上,都闪烁着纯白的光芒……

  那是女娲之力的复原之力!

  但哪怕是女娲之力,也赶不上伤痕乍裂的速度!

  苏易皱眉,索性不去管它,仍是专心修炼。

  而此时,耳边却突然响起了一阵极为悠扬的琴声!

  琴声之中,带有抚慰心灵的力量!

  本能的一点不安迅速的被抚平,伤势的复原速度也大大加快,甚至体内的太极玄清道和焚香玉册的运行速度,也陡然间加快了几成!

  尽管此时仍然处在冰心诀状态之下,但此时此刻,苏易的嘴角还是不自觉的扬起了一抹温馨的笑容。

  是梦璃吧……

  她果然在无极阁外为我弹奏!想不到连此世之恶都可阻拦的结界,竟然阻拦不了她的琴声,伏羲琴……不,绝不仅仅是伏羲琴的力量,一定还有我们倾心相知的爱……

  放开抵抗,任由琴声在耳边响起,身体暖洋洋的仿佛泡在温水里一般!

  苏易继续开始吸收女娲之力和此世之恶的力量!

  而无极阁外,看着柳梦璃盘膝坐在草地上,悠然的弹奏着那传说中的伏羲琴,徐长卿只觉得焦躁的心灵仿佛一瞬间也得到了洗礼一般,之前因为要在蜀山和紫萱之间抉择而产生的烦恼困惑,一瞬间尽都不见了踪迹!

  是啊,既然已经决定了,又何必困惑?!

  目光望向了身侧的紫萱,正巧她此时也望向了自己!许是被伏羲琴的琴声所感,此时的她眼底没有往日里的逃避,仅仅只有浓郁的深情。

  “紫萱……”

  他喃喃叫道。

  “长卿……”

  紫萱回应。

  徐长卿踌躇了侠,问道:“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在我心里,最重要的东西不是你,而是旁的东西,你会原谅我吗?”

  “是不是我都不重要,只要你好,我不介意的!”

  “是吗?”

  徐长卿心底带起了一丝愧疚,但他知道,恐怕很快,他连这抹愧疚都将消失殆尽!只因为到时他的心里,将会只剩下紫萱一人!他将会全心全意爱着紫萱……但这份全心全意的爱,到时在她的眼中看来,恐怕却是在无时无刻的提醒她,他最爱的不是她!这对最为重视他的她而言,究竟是多么大的折磨?

  而更可怕的是,这份痛苦,将会只由她一人承受!因为他会遗忘……

  想着,徐长卿脸上挂上苦涩笑容,“如果你不介意我的话,那么,我会试着去做一个好父亲,一个好丈夫……我会努力修炼,争取早日长生不老,再也不会让你在我的身边连名分都得不到,只能以奴婢的身份存在!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你愿意吗?”

  紫萱震惊的以手掩唇,“你……难道你……”

  徐长卿苦笑着点了点头,“这段时间,我一直做梦,梦到的,都是我们过往的记忆!我想起来了,我都想起来了!”

  “业平……”

  紫萱喃喃叫着,终于忍不住潸然泪下!

  “什么什么什么?!!这个徐大叔竟然是我的爹爹?!”

  一直乖巧的坐在紫萱身侧的青儿直接一跃而起,看着徐长卿惊道:“不可能,我爹怎么这么年轻?!”

  “但他真的是你的父亲!青儿……娘盼了这么多年,终于盼到一家团聚了!!!”

  紫萱将尤还在迷糊的青儿揽进怀里,失声痛哭了起来!

  徐长卿长叹一声,上前几步,将紫萱和青儿同时搂入了怀中!

  “哼……真是无聊的感情戏码!”

  一直站在远处望着无极阁的净明冷哼了一声,狠狠瞪了徐长卿一眼,似乎是对这个蜀山下任掌门竟然如此儿女情长而不满!(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