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7章 1067 乱起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十息之间,接连二件异宝与天材地宝出世,这一现象,委实震惊了无数生灵,包括叶默。([ 〔 W]W?W].〉8}1>Z〉>

  在进入皇道宫之前,许多生灵都曾暗自猜测,皇道宫封闭十万年,过去一直不曾开启。

  在当年离开时,必定也有无数奇珍异宝未来得及带走。

  而今过去十万年,可以想象,这些东西已经成长到了什么地步,绝对是非凡的天材地宝,或许能找到许多早已在这天地间消失的一些奇珍也说不定。

  但即便如此,也没有人认为皇道宫内的宝藏会比得上鲲鹏神藏。

  叶默也是如此想的,尤其是在见过鲲鹏神藏外围之后,比绝大部分修士肯定,鲲鹏神藏才是真正的宝藏。

  可现在。

  接连出现气象如此恢宏的异宝出世,一时间,叶默和无数生灵都不那么肯定了。

  十万年时间,这个时间已经足够长了,稍微有些潜力的灵草、灵果等,只要不被提前摘取或毁掉,足以成长到一个极诱人的地步。

  而那些当年就已经成长的很不凡的东西呢?

  这一刻,整片天地似乎寂静了那么一刹那。

  下一刻,整片天地都沸腾了,无数生灵眼睛赤红,散滔天气息,朝那二处异宝出世之地蜂拥而去。

  如此宏大的异象,席卷数万里,这至少也是十三、四阶以上的奇珍异宝出世才会出现的威势。

  见得如此异象,就连叶默也是心下一动。

  虽然他现在已经是化神巅峰,纵使这些异宝,也不一定于他有用,但这毕竟是异宝,而且此行就是要擭取一切可以擭取的资源,用以日后对抗鲲鹏神宗,自然不好放过。

  一念及此,叶默当即操控道衍飞天主城,飞快朝那第一处异宝出世之地飞去。

  叶默没有选择第二样出现的天材地宝,因为远远眺望之下,漫天妖兽虚影奔腾咆哮,似乎与妖族或灵族有莫大关系,因此叶默没有选择去第二处。

  机缘这种东西,很多时候看实力,但有时候也是看缘法的,无缘强求,只会一场空罢了。

  道衍飞天主城进来的不算快。

  最早进入的是各势力的顶尖至强者,这些顶尖至强,根本没有在意这些出世之物,个个遁飞快,目标十分明确,直指皇道宫深处的中.央天宫。

  一般的炼虚期生灵也走了大半,只有小部分半途折返回来,想要争夺造化。

  第一处宝地处于崇山峻岭之间,山峦连绵,古木参天,更有流泉飞瀑,深涧古渊,地形复杂之极。

  其中一座雄峰奇高且险,笔直若剑,峰上长着孤零零几株苍劲古松,在雄峰剧烈的震动下,碎石穿空,连仅有的几株古松也遭了殃,哗啦啦卷着一片碎石掉落下去。

  当几株古松与无数碎石消了去,只见此峰愈像一柄仙剑了,隐隐的,透出一股无匹的锋锐之芒,欲逆天而起,斩裂苍穹。

  在若剑的雄峰上方天空中,九彩奇光漫天飞舞,云卷如柱,无穷灵气万流归海一般涌来,汇入其中,化作一片汪洋般的灵雾,景象雄奇无比。

  “好宏大的异象,也不知是异宝还是天材地宝出世,不过看此情景,应该是异宝才对。”

  无数大型飞行法宝汇聚,皆在围观这一异象,议论纷纷,远远的,都能感受到漩涡中心的灵气震荡。

  在这剑峰聚集的大多是灵族、人族,鬼族有少数,而妖族则几乎都去了第二处出世地。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本土妖兽、异兽等,聚集在剑峰周遭的群山间。

  这些妖兽、异兽皆很强大,但不知为何,没有任何一头化作人形,都是兽形,鼓荡妖风,缭绕黑气,凶煞之气滔天。

  甚至在远空和群山万壑中,还有一些躲躲藏藏的身影时而浮现,令此地变得愈混乱,龙蛇混杂,各方生灵都有。

  随着时间推移,各方尊者级存在出现的越来越多,尤其是人族,皆是驾驭飞天主城而来,若垂天之云,很快将方圆数万里之地都笼罩住了。

  各方汇聚的生灵越来越多,虽然接着又有二处地方出现异象,但都不如前二个声势大,因此也分流不去多少压力,无数强大生灵汇聚,令此地愈压抑了。

  至强者生灵还好,只是扫过仅有的几个至强生灵身上时,才露出几分忌惮和慎重之意,至强之下已经全然无法云淡风轻起来,神色之间尽是焦灼和烦躁。

  只是,再如何焦急也是没有任何办法。

  无论异宝还是天材地宝出世,都是容不得半点打扰的,否则将会留下瑕疵,威能与效果大打折扣,因此,谁也没有提前动手的想法,只能忍着焦急,静静等待。

  “我真的很不明白,为什么神宗要和这些所谓的九州土著拥有同等的地位,为什么要给这些低贱的生灵机会,为什么不直接除尽他们。”

  鲲鹏神宗阵营,其中一艘飞天战舰上,一个化神巅峰修士身着灰蓝长袍,形销骨立,眼神阴翳道。

  “你若是能知道,你就不会仅仅是一个公爵将军了,顶级幕僚的地位,可是能和王级修士并肩的,权力逆天,与部座同掌神宗这艘大舰之舵。”

  一只粗糙宽大的手掌重重地拍了拍灰蓝修士的肩膀,不无嘲意地笑道。

  这二人皆是鲲鹏神宗的尊者级强大修士,麾下精兵强将无数,放在上古时代的南魔,绝对是一方霸主级的人物,可惜,在当今世间,却算不得什么了。

  宽大手掌的主人见老友毫无反应,只是满目怨恨地凝望着剑峰,心下不由轻叹。

  修仙一道,最忌讳眼高手低,自命不凡。

  这种人心比天高,但因为心性原因,也时常命比纸薄,他这个老友正是如此。

  当年二人还是凡人时就曾立下誓言,要进军无上仙道巅峰,而最终,他与老友都卡在了化神巅峰,多年下来都无法突破。

  他倒是没什么,他的老友却受不得这种憋屈,自然满心怨气。

  眼下皇道宫开启,宝藏神藏无数,机缘遍地,本该是一个天大的机会,可以让他二人一跃成龙,化身王级修士,傲视世间所有生灵。

  可谁也没想到,神宗在皇道宫前,竟然地位等同所有势力,根本没有任何特权可言,如此一来,他这老友怨气便更盛了。

  一开始,他也不明白为什么神宗要做如此没有意义的事情,好在他与老友终究不同,后来终是慢慢想明白了。

  看着老友灰蓝修士怨恨满目的样子,青袍修士迟疑了一下,还是抱着尝试的想法说道:“其实神宗如此做的原因,为兄倒是猜出了一些……”

  “你知道?那你告诉我,神宗做的如此复杂是为什么,把资源白白送给强敌资敌么?还不如留给自己人,我们兄弟一旦突破至王级,一人斩杀几个土著王级都非难事……”

  灰蓝修士陡然转过头,瞪着青袍修士咬牙道。

  青袍修士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自己也说了,强敌……他们可并不弱,其中一些本不属于这个世间的存在,更是令部座们都忌惮,想铲除又谈何容易?”

  “可皇道宫是我们神宗的,为什么连自己人都没有一点特权……”

  灰蓝修士还是想不明白。

  “虽然我不知道皇道宫威能有多大,但挡下各势力强势人物一段时间是能做到的……可你应该明白一个道理,欲要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而贪婪就是所有生灵的本性,可令人疯狂。”

  “他们固然能得到无穷宝藏资源,可带不带得出去,却是另说了,借皇道宫一举灭尽各势力王级存在,掌控皇道宫后神宗岂会还有敌手?那时候,横推十方敌,重新掌控这个世界,不是轻而易举之事?”

  “当然,我也仅仅是猜测,高层们的真正用意,除了他们自己,谁也不知道,更何况还是十万年前的高层们。”

  青袍修士目光幽远,嘴角挂着满是深意的笑意。

  “太冒险了。”

  灰蓝修士还是担忧,感觉心头滴血。

  “冒险?不,这恰恰是一记妙招。你想想,在异宝面前,谁能忍耐住?再坚定如铁的同盟都要瓦解掉,更何况是这些临时联手的土鸡瓦狗?若不联手,他们就真的只是土鸡瓦狗罢了。”

  “他们定然能想到这一点,但却无法不接下,这是无可避免的,看着吧,这是至高阳谋,就是要瓦解你,而你却毫无办法,只能被轻松瓦解,一步步被我神宗蚕食!”

  青袍修士连连摇头,面上笑意愈盛。

  听到这里,灰蓝修士也露出了笑容,眼中闪过一抹残忍的神色,透出几分兴奋之意。

  鲲鹏神宗这里乱起的源头被压住了,魔盟那边却不平静。

  在此的无数生灵中,人族、灵族占了大多数,鬼族占少数,鲲鹏神宗也一样。

  灵族本身形如一体,数量稀少却分外强大,并不担心什么。

  人族的尊者人人皆有飞天主城,自然底气十足。

  虽然刚进来就施展仙城流争夺异宝有些不太合适,但也要看是什么异宝,若是连尊座级存在都心动、出手,他们说什么也要施展仙城流与之一拼。

  鬼族则只是来凑一个热闹,想捡个漏什么的,倒也沉得住。

  唯有魔盟。

  魔修之中,正统魔修很多,但心性极邪的魔修也不少。

  本身不像灵族那般强大和凝聚力,底气又没有仙城同盟那么足,对这皇道宫又不像鲲鹏神宗修士那么有敬畏和爱护之心,因此,魔盟是最急躁的。

  未过多久,终于,大乱从魔盟中爆了,似乎是巧合,又似乎是必然。

  “同盟、灵族、鲲鹏神宗来争夺就算了,鬼族都罢了,这些所谓的土著妖兽算甚么回事,一群畜生,也敢来夺至宝?”这是一个魔盟化神魔修心中的想法,并被其说了出来,飞快蔓延到整个魔盟阵营。

  更可怕的是,魔盟将这个想法与灵族、同盟修士一说后,竟也有生灵同意了魔盟修士的说法,感觉下方那些妖兽太过碍眼。

  若是这些土著妖族数量庞大如妖族一般,魔盟、同盟、灵族等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轻易触怒的,毕竟麻烦。

  可下方这些土著妖族数量却并不多,且没有一个是人形,看那模样与气息,似乎极低阶的妖兽一般,让人如何忌惮的起来?

  灭掉这些畜生不过顺手,那就……灭了吧。

  很快,一道金霞澎湃的昊光迸射而出,七彩琉璃光漫天飞洒,虚空生出朵朵莲花,光柱弥天极地轰下,须弥禅空,禅唱震动天地八荒!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贩妖记人性禁岛邪御天娇武逆乾坤重生之军火巨头官路弯弯斗罗大陆超级教练大道主

百里玺其他小说:仙府之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