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9章 1069 坑人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灰色影迹出现的一瞬间,无数生灵纷纷展开秘法,或开启瞳术神通,一道道洞若观火的目光落在灰色影迹上。?<?< ( W)

  这道影迹太快了,寻常生灵的目光根本跟不上,但大多瞳术神通,最基本的威能之一就是灵敏而迅,能迅捕捉到一切事物移动与变化的轨迹。

  叶默同样开启了阴阳圣眼,眼中黑白二气流转,遮盖住眼眸。

  叶默并未开启阴阳圣眼的终极状态,只是简单运用起此瞳术罢了,但仅仅如此,也让叶默得以抹开一切虚幻,观察本质。

  阴阳圣眼一开,叶默立刻见到了灰色影迹的真实本相,现此物竟然是……一块石头!

  这石头不算奇特,通体黑灰而斑驳,完全像是一块黑色的椭圆大岩石,其上坑坑洼洼,没有任何异象,卖相实在欠佳。

  “这是石胎!不知本质为何,可但凡这种石胎,从未有平凡之物。”

  有人惊呼起来,眼神无比炽热。

  此话一出,无数生灵愈狂热了,蠢蠢欲动,有的更是已经出手,祭出法器去拦截,想要收走。

  这些生灵如此,叶默却是反而皱了皱眉,丝毫没有动。

  这块石胎体型很大,在过往记载之中,也是十分罕有的。

  如今叶默的见识已经不同以往,据他所看过的典籍记载,这石胎出世的次数是极稀少的,而且体型一般都不大。

  每一次其中孕育之物也各有不同,有孕育无上生灵的,有孕育天材地宝的,每一种皆极其不凡,这一点毫无疑问。

  既然此物如此不凡,而且又如此多生灵同时出手争夺,叶默不用想也知道一时是不会被人夺走的,因此倒也不着急。

  沉吟了片刻,叶默忽然目光一凝,透出二道湛湛神光,口中快低吟道:“阴阳太极,阴阳无极,逆造化,转生死,夺天命,开混沌,法逆其道,力灭其罚!”

  这是《阴阳帝经》中《无极圣眼》神通的总纲仙咒,此时被叶默第二次施展出来。

  咒音初弥,叶默眸中的阴阳二气突然炸开,而后凝成二团灰白之气。

  霎时间,世间所有实物都消失了,只有无尽的细碎光彩和各色光链、光带等。

  此时,叶默再次将目光转向那灰色影迹。

  这一次,显露在叶默眼中的不再是岩石表面,而是其中的能量本质。

  这股能量光彩十分炽烈,完全呈现赤红之色,如一团纯粹的太阳精火,狭长若流星,远非石胎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巨大。

  “这到底是何物?”

  见此,叶默心中也不禁嘀咕起来,不能肯定此物是什么,但肯定不简单。

  此物若不是自身非凡,懂得迷惑所有人,就是有主之物,在故意迷惑所有人。

  无论是哪一种,都足以证明此物的非凡了。

  “当!”

  一声洪钟大吕般的巨响震彻当空,也即将叶默惊的回过神来,目光一扫,只见一尊黄金钟如山般巨大,其上雕镂万民朝拜之像,狠狠一震,一缕缕钟波如水波荡漾开来,横扫十方。

  这才是刚开始,至强者还未出手,但争夺已经十分激烈,尤其是仙城同盟的修士,因为有仙城流,根本不惧怕至强者,争夺无比激烈。

  操控黄金钟的就是一位同盟尊者,虽然自身是化神巅峰,而非炼虚,但一出手便有无敌之势,横推十方敌,想要一举拿下石胎。

  短短片刻,众多生灵已经反应过来了,这第一、第二处异宝出世,恐怕是皇道宫外围最有价值之物,在进入皇道宫内围之前,再想有如此好事,恐怕就很难说了。

  因此,这位同盟尊者出手极其果断,不欲去争更深处的神藏,只要这石胎。

  有如此气势,寻常大能自然不敢直撄其锋。

  那石胎虽然非凡,但此刻似乎也被钟波所压制,有些难以抵挡,被一圈圈钟波打来,直打的七荤八素。

  见状,那操控黄金钟的同盟尊者面露狂喜之色,当即抬手作爪状一吸,那石胎登时如受招引,飞快向其飞去。

  见到这一幕,叶默心下一动,隐约感觉有异,愈感觉此物的不凡。

  那同盟尊者也不是无能之人,此刻也察觉到了一丝异样,但在异宝即将到手的狂喜冲击下,下意识忽略了这种感觉。

  但就在下一刻,无数生灵齐出手,纷纷怒喝,进行阻拦打击。

  此前他们退避是因为不想撄其锋,怕被针对,可现在异宝都快落到他人手中了,再不出手连毛都捞不到,这一次的目的不同,是所有人合力,自然不惧。

  “当当当……”

  黄金钟狂震,被打的轰鸣声大作,所有生灵齐出手,又岂是等闲。

  那操控黄金钟的同盟尊者瞬间脸色就变了,体内涌出的法力一顿,可他却愕然的现,这石胎还是度不减地向他飞来,甚至有加的趋势。

  一瞬间,他就明白过来,哪里是自己将要得到石胎了,分明是被算计了,而且算计他的,就是这石胎!

  “我%&#……”

  黄金钟尊者狂骂不已,心中惊怒,勉力对抗各方生灵,同时面露狠色,心中想道:“还敢算计我,既然如此,我将计就计,哼,让你大败亏输!”

  知道石胎是要坑他,黄金钟尊者也不去主动夺取石胎了,只是疯狂抵挡各方的神通法术攻击。

  “当!”

  “噗!”

  黄金钟尊者身躯狠狠一震,随即狂喷一口鲜血,眼中露出疯狂之色,再次祭出二件法器,同时一手紧紧扣住储物袋,因为此刻石胎已经近了,他要一举收走石胎,而后施展秘法远遁,否则将有性命之危!

  近了!石胎越近了!

  “给我收!”

  黄金钟尊者手一抹储物袋,一缕红光浮现在手中,而后迅向前拍去。

  “嗤”的一声轻响,红光飞快扩散而开,化作一张巨大的天罗地网,向前罩落而去。

  然而,就在天罗地网即将罩住石胎时,石胎陡然爆出一道道灰色之气,度骤然暴涨数倍,刹那之间,以差之毫厘的微小差距躲避了过去!

  与此同时,一位火灵族大能口喷怒焰,将黄金钟的护钟金光烧的崩碎而去,在其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烧痕。

  “噗!”

  法器重创,即将到手的异宝也飞了,黄金钟尊者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当场狂喷数口鲜血,眼前一黑,差点栽倒下半空去。

  远方,叶默见到这一幕,心中有些无言,也更谨慎了许多。

  黄金钟尊者遭受重创,恨不得把石胎抓过来狠狠踩上几脚方能泄恨,但此刻也是顾不得许多了,操控着黄金钟一个狂震,推开围攻的生灵,而后驾起遁光飞回了自己的飞天主城。

  此人不操控飞天主城施展仙城流夺宝的做法显然很明智。

  因为没有施展仙城流,诸多炼虚层次的存在一时都没有出手,此刻他也能有个栖身休养之地,还有机会参与后面的争夺。

  如果他开始就用了仙城流,恐怕现在就不仅仅是本命法器遭创了,城毁人亡都不是没可能,哪怕他没死,也要退出皇道宫,或找同盟修士的飞天主城寻求庇护,大造化更不用想。

  而因为此人已经被打出场,其他生灵也不再围攻,继续出手争夺石胎。

  不过这石胎之狡猾滑溜在刚才一场激烈争夺中,可见一斑,此刻也是滑溜的很,不断往各个生灵那里飞去,想要坑人。

  可各个生灵都已经见识过它坑人的本领,哪里会再被它坑一次,在没有足够把握以前,谁也不会接这个烫手山芋。

  石胎见坑人不成,便在空中一转,调头就往九天之上飞去。

  众多生灵见状不由一愣,有些懵。

  这可不是外面的世界,而是皇道宫内部,尤其天空之中,每一寸虚空都设有可怕的禁制,炼虚修士都不敢乱闯,它这是要干什么?

  “难道它要自毁?”

  有人低语,猜测道。

  此言一出,所有生灵都疯了,认真想了想,还真有这个可能。

  这毕竟不是法器,而是异宝,其虽然可能比肩顶级法器,可也只是可能罢了,大多数天材地宝与异宝等,哪有这般强度。

  “追!”

  “不能让它自毁,否则我等都白费功夫了。”

  “一同出手擒住它,再论归谁。”

  这一刻,绝大部分生灵都出手了,纷纷追上去,有的同盟修士,更是不惜冒大险,驾驭飞天主城追了上去。

  但很快,许多生灵就遭到了禁制的攻击,漫天光雨喷涌挥洒,一道道杀光锋芒若剑,以立劈山河大地之势斩杀各方生灵。

  顷刻间,就有生灵喋血青天,被禁制斩杀,猩红尘雪染红天际。

  当然,石胎也不好受,被打的剧震不已,但它仍在冲。

  “给我过来!”

  一个魔盟顶尖化神修士怒喝,声震九霄,周身喷涌磅礴雷光,神秘的元磁神力呼啸而出,令天地变色。

  这股神秘的力量一出,许多禁制攻击顿时凌乱起来,那石胎也仿佛受到了影响,冲势大弱,一路歪歪扭扭起来。

  最终,石胎抵不过这神通之力,冲势一滞,而后飞快倒飞而回,被吸向那魔盟尊者。

  有了前车之鉴,魔盟尊者做足了准备,往身上连拍数道符箓,同时几件魔道法器一一祭出护卫周身。

  但是,不知怎么的,本来去时没有出现的禁制攻击,返回时反而出现了,一大片璀璨神光跟在石胎身后尾随而来。

  魔盟尊者见此,不禁有些犹豫起来,前车之鉴就在不久之前,现在又是如此相似的情景,让他有些忌惮。

  但下一刻,他神色就无比坚定起来。

  通过神通,他能察觉得到,此石胎已经完全受他操控,不可能故意引动禁制,而且他做的准备如此充足,不是不能抵挡下这些禁制攻击。

  既然如此,便拼一拼吧!

  果然,这一次石胎再没有搞鬼,被他轻易抓在了手中,而那些禁制攻击,噼里啪啦一阵乱响,也被他做的准备一一挡下。

  成功了!

  魔盟尊者有些不敢置信,随即一股狂喜涌上脸庞。

  但仅仅一瞬,他的狂喜之色就凝固在了脸上,一股剧烈的疼痛自胸口处涌来。

  他缓缓低头看去,一根幼儿手臂粗细的石柱赫然洞穿了他的胸膛,前后透亮,鲜血汩汩而涌。

  他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身高丈许,身材魁梧雄壮的石人面无表情的站在他身后,流溢出的气息是如此恐怖。

  “灵族!”

  一股滔天怨怒自心底涌起,但还不等他反击,又一根石柱洞穿了他的眉心,元神被击的溃散。

  在元神泯灭的一瞬间,他陡然间想通了什么。

  自己这些人是联合对付鲲鹏神宗的啊,但在无穷无尽的宝藏面前,再如何坚定的联盟,似乎都成了笑话,自己这些人,无形之中……已经被鲲鹏神宗瓦解了。

  联盟已经瓦解,灭亡还会远么?

  这一刻,他感觉浑身冰冷,但随后,他便再没有了任何感觉,彻底消亡。

  而那石胎,由于魔盟尊者的陨落,神通一散,神力自消,再无法控制它,它当即度暴涨,飞快逃离开去,又……冲向九霄深处,度之快,连那灵族至强者都没反应过来!

  见到这一幕,无数生灵诧异无比,感觉浑身冰凉……这一幕怎么看怎么怪异,总感觉这石胎以自身为引,又坑死了一人啊!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邪御天娇人性禁岛逆剑狂神不灭武尊贩妖记大道主天才杂役带着农场混异界重生之军火巨头

百里玺其他小说:仙府之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