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1章 1071 逃之夭夭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怪异的模样,怪异的说话方式,强大的至强者都忌惮的度……

  这奇异异兽的突然出现,让所有生灵都有些懵,如此怪异的生灵,他们可以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一时间,异兽成了这里所有生灵的关注焦点。(八一?小说网 W>

  而这异兽显然没有注意到那么多生灵的目光都汇聚到了它的身上,或许也可以说……它距离反应过来还有好长一段距离。

  它的目光,完全落在了叶默的身上,脸色极富人性化,充满了惊讶、不可思议、愕然。

  叶默此刻也饶有兴趣地看着它。

  此兽太奇异了,模样略似猴类,但身躯娇小,手脚和爪子都很长,眼睛很大,炯炯有神。

  它度很快,数位至强者一同出手都没能拦住。

  可更奇怪的是,它除了移动的度极快外,其余一切度似乎都慢的让人难以置信,比如说话,比如反应等等。

  很难想象,这样一头异兽,是如何在这皇道宫内生存下来的。

  “你……度……好快……”

  异兽面上的震惊缓缓地、缓缓地变成一副笑脸,话语慢的令人指,可却清晰将赞叹之意表达了出来。

  “一点小手段,如何能入阁下……”

  叶默淡淡一笑。

  然而,还没等他说完,异兽又一个字吐出来:“……啊。”

  叶默:“……”

  一下子叶默就不想说话了,感觉跟这异兽交流好艰难,等它说完话都要半天,它说完了你还不能立刻接上,还要等上一会儿,否则天知道它是真说完了,还是没说完。

  “你要……拦……我……吗?”

  异兽继续说道。

  这一次叶默学聪明了,等了两息才开口道:“天材地宝,人人皆能夺之,我为什么不能拦你?”

  不想,异兽却是笑的越灿烂了,脑袋缓缓地、缓缓地摇了两下,说道:“这……本来……就是……我的……东西。”

  “在你手里,自然是你的,反之亦然。”

  叶默是有几分相信此异兽的话的,但却不会因为这样就放过异宝,有主之物尚会被斩杀夺宝,更何况这天材地宝,谁管是不是你的。

  异兽张了张口,但最终缓缓闭上了嘴巴,带着一丝笑意道:“那……来吧,你的……度……很……惊人,比……一比。”

  话音未落,一个紫铜之色的熔炉破空而来,从天而降,兜头扣下。

  “我……懒得……和……你们……计较,但……不要……逼我。”

  异兽这句话刚出口,身影已经消失在原地。

  熔炉一罩而下,其中光火澎湃,法器威能浩荡,将虚空都熔穿了,却被异兽轻而易举逃过这一击。

  叶默灵觉敏锐,目光陡然一转,落到不远处的一处虚空,只见异兽的身影渐渐浮现出来。

  目光再转,叶默看向鲲鹏神宗处,现这些人大多目光炽热,只有一些看上去年岁极大,极古老的人物,面色无比复杂。

  鲲鹏神宗处沉默良久,才终于有一位身穿黑红道袍,充满邪异之气的老者站出来说道:“神宗从未想过逼你,你们妖懒一族本就是生于神宗的一族,只要你归顺神宗,神宗可以庇护你们,你这异宝石胎,也绝不会有人能抢。”

  妖懒?

  所有听到这个声音的生灵都愣住了,仔细想了想,皆感觉鲲鹏神宗这老者说的似乎是真的,因为谁也没听过这样一个妖族存在,因为该族生于神宗,只有神宗才有。

  甚至,因为某种原因,一直都只存在于神宗内,甚至皇道宫之内,因此谁也没见过这等奇异妖兽。

  “原来叫妖懒么,为什么如此叫呢?”

  叶默也是微微讶然,然后回想了一下此兽自出现以来的种种表现,慢吞吞的性子和度,心下情不自禁莞尔,或许他已经明白此兽为何叫妖懒了。

  各势力生灵却没有去深想名字的问题,面色皆凝重起来,目光在妖懒和鲲鹏神宗老者身上来回扫视。

  看到妖懒一时没有言语时,各势力的强大生灵心中更急。

  鲲鹏神宗的强大有目共睹,若妖懒归顺,他们这些人可不一定能联合起来夺异宝,毕竟异宝虽然重要,可皇道宫内的异宝绝不止一件二件,没必要在这里和鲲鹏神宗死磕。

  这时候,叶默也盯着妖懒,想知道此异兽如何决定。

  妖懒脸上的笑意渐渐敛去,目光变得迷离起来,思绪像穿越时空,飞往了真古时代,飞到那个无忧无虑,半梦半醒。令人沉醉的乐园。

  那时,谁也不会想到,有一天制造出了它们这个种族的主人,会对它们挥起屠刀。

  一夜之间,梦乐园变成失乐园,凄艳的血色浸染古林,残叶与碎尸混合在一起,古林破败,满目疮痍。

  无尽的黑暗夜色中,只有冰冷无情的声音在机械式的响起,点点冷光沾染着一族的悲哀与凄凉,将整片乐园冲击的粉碎。

  那凄厉的惨叫是谁的悲鸣?那悲愤的怒啸是谁在抗争?那挥洒的血泪,又是谁心碎的哀恸?

  “归来吧,你们都是神宗的孩子,神宗才是你们妖懒一族的归属……”

  老者暗暗催动秘法,声音蛊惑,犹如天籁般回荡在妖懒的耳边。

  “神宗……的……孩子,我们的……归属……”

  妖懒空洞的目光转过去,口中下意识呢喃着。

  脑海中,妖懒却是畏缩在一个小小的树洞后,浑身簌簌抖,犹若筛糠,树洞外不远处,自己的母亲已然横尸,被神火点燃焚烧。

  这时,那个完全隐匿在黑暗中的声音出诱惑的声音:“出来吧,你们都是神宗的孩子……”

  “哈……哈……哈……”

  妖懒陡然笑了起来,并不尖利,也没有任何愤怒,只有平静与悲凉:“我们……已经……成长了,不是……三岁……小孩,当年……血劫……当是……还了……你们的……恩情,不要……招惹……我们。”

  “哼,一群废物一样的东西,神宗费尽心血制造你们出来是让你们统治妖族的,没想到你们这群废物,如此不堪造就,连修炼都懒得修炼,要你们何用,给你们一个教训,也让你们明白你们存在的价值。”

  “如今妖懒一族都出了你这样的存在,想来它们也醒悟了,这样也好,没枉费神宗当年一场杀劫点醒你们。”

  “告诉你们,最好乖乖归顺,想要什么神宗都能给你们,如若不然,你们这一脉就真的要灭了,神宗能制造出你们,也能毁灭掉你们,这一次,绝不会再有漏网之鱼!”

  另一个老者神色冷冽,话语冰冷无情,警告道。

  “呦——”

  妖懒闻言,面色陡然狰狞起来,一声厉啸,手中的石胎被其操控着灌入妖力,迎风一个暴涨,俨然成了一座石山,轰然砸落向那冷面老者。

  “自寻死路!”

  那老者袍袖一挥,宽大的袍袖流溢丝丝异彩,也是迎风暴涨起来,化作一个巨大的黑洞,铁袖横击,打向如山般巨大的石胎。

  丝丝法力逸散出来,罡风铺天盖地,将下方无数重山岳冲击的粉碎,只是被袖口一擦,万山崩毁,神通之力逆天。

  “小心!”

  说话的是一开始说话的鲲鹏神宗老者,面色微变,竟是在担忧与妖懒斗法的老者。

  与妖懒斗法的老者修为战力很不凡,一出手竟将妖懒的石胎打的碎石纷飞,乱石穿空,天空法则光芒闪耀,如火光般耀眼。

  “嘭”的一声轰鸣巨响,石胎竟然被生生击碎了!

  见到这一幕,无数生灵惊呼震骇,不敢相信。

  要知道,这石胎之坚硬,连土灵族至强等数位至强者存在一同出手,都没能把石胎如何,现在却被这鲲鹏神宗的老者几招击碎了,让人如何不吃惊。

  “哼,雕虫小技,不过如此,异宝石胎在手,你也不过是废物。”

  那老者神通未收,大袖化作黑洞,遮天蔽日,冷笑连连。

  话音未落,一道仿佛夺尽天地造化之极尽的炽烈虹芒若神箭、若仙剑、似流星,风驰电掣,快到不可思议,冲天而上,冲破滚滚烟尘碎石。

  紧接着,一道无比凌冽夺目的锋芒划过天际,那老者巨大的袖子顿时破裂,裂帛之声急促响动,杀气充盈天地间。

  “咄!”

  老者怒啸,感受到生死危机来临,想要抵挡,一下抛出几件法宝,顿时间,他站立的地方被一片狂盛如山的彩光所笼罩,光辉灿灿,流光溢彩。

  然而,下一刻,他的眉心忽然崩裂了开来,若无端生出一个竖眼般,汩汩鲜血喷涌而出,这道锋利无匹的裂痕从眉心一直延伸到胯下。

  随后,无尽法力狂暴涌动,元气滔滔怒卷,老者眼神中的光芒飞快消散了下去,脑海中只剩下最后一个念头:好快的攻击!

  “砰”的一声,这老者整个爆碎,血肉骨茬纷飞,直接陨落消亡!

  这一幕,震骇了无数修士、生灵,呆呆地看着这一幕,更有的,眼中已经涌出无尽的惊恐,因为他们嘲笑过妖懒的度。

  虽然是暗地里说的,可是,连鲲鹏神宗的至强者长老都被干净利落地屠了一尊,可想其神通有多恐怖,能探查到他们的自语也说不定啊。

  如此血腥,如此干脆,如此恐怖的一记绝杀,让叶默都是震动不已,眼中涌出一股深深的忌惮。

  一般修士不知道,但叶默看的很清楚。

  妖懒本身修为不过炼虚二阶,根本比不上其斩杀的炼虚三阶老者。

  偏偏,这妖懒度委实可怕无比,且有神秘虹光,度更可怕,直接碾压了炼虚三阶的老者,再加上石胎中的虹光本身的品阶威能,这才造成了这般景象,震撼了无数生灵。

  “十五阶以上的异宝,绝对是十五阶以上的。”

  叶默暗暗自语。

  让人更没想到的是,妖懒杀完人后并没有再立威,反而跟作案被现了的小偷一样,将虹光召回后直接驾起遁光逃之夭夭了,留下无数生灵愕然的看着其背影,久久无言。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邪御天娇人性禁岛逆剑狂神贩妖记不灭武尊大道主天才杂役重生之军火巨头带着农场混异界

百里玺其他小说:仙府之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