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8章 1078 仙源水榴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这一刻,天地寂静,所有生灵皆失声,无法相信这一切。〔< <网〈 〈 W)W]W].〉8>1)Z]

  谁都以为,叶默即使元婴期曾有过辉煌,化神期并不太可能重现,何况还是在如此进境度之下。

  然而,叶默的强势与无敌,狠狠删了这些人一个大大的耳光。

  而当叶默击败六大化神后,也没有人认为,叶默还能将这些人全灭。

  很多时候,同阶修士想要击杀对方,如果没有特殊手段,或者人数上的压制,是很难做到的,更何况是追杀五、六个同阶的强大存在。

  然而,叶默又轻而易举做到了。

  除了执幡旗的鬼圣没有反抗之力,没有逃遁,余下的五大化神中,夺月黑蜂妖圣被斩,执鬼门关鬼器的鬼圣被斩,准毒王被斩。

  连斩三大化神巅峰存在!

  这些存在,每一个在境界上,都不比叶默差,都是化神巅峰,尤其是准毒王,身为鲲鹏神宗王侯传人,准王存在,修为战力更是过同阶修士一大截,万万没想到,他还是第一个被斩的。

  最后,叶默来到魔盟尊者面前,连续数道禁制打入其体内,封禁了其修为。

  见得这一幕,最后的铁血幽兰尊者也失去了反抗之心,内心挣扎数次,终究没有那个胆量逃走,沉默着来到叶默面前。

  叶默也不客气,食指迫出一滴精血打入铁血幽兰体内,施展秘法控制住了它。

  至此,六大化神围攻叶默的行动,宣告全面溃败,三个被直接斩杀,一个失去了反抗之力,一个被俘,一个被控制。

  良久,各大势力麾下无数生灵哗然震天,喧嚣沸腾不已。

  叶默扫视四周一圈,冷哼一声,抓小鸡一般抓起真魔教的尊者,径直来到道衍城城墙上,随手扔在澹台不破面前。

  “圣子!请圣子救属下,属下已经知错了……”

  甫一落地,真魔教尊者连忙翻个身,跪在澹台不破面前连连磕头,痛哭流涕地求饶道。

  澹台不破很生气,怒火灼心。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家宗门内的人,竟然和叶默争夺宝物,这样的人,换做他是叶默,早就在刚才一击灭杀了,死不足惜。

  可此人毕竟是教内元老,虽然有大错,却无论如何也应该试着救一下,否则只怕下面的教众教徒寒心。

  澹台不破也很清楚,叶默这是给自己面子,才饶此人一命,或许有给此人活命机会的想法,或许也没有,只要自己一个处理不当,恐怕和叶默,和道衍城的关系就将破裂了。

  澹台不破面色阴晴不定,神色复杂地变幻数次,最后又看了看一脸淡漠的叶默和苦苦求饶的下属,终究做出了决定,心下轻叹一声。

  “争夺天材地宝本来无罪,只是你不该和鲲鹏神宗同流合污,残害同族,这是叛族之罪,我无法为你脱罪。”

  澹台不破面色微冷,然后看向叶默,道:“叶兄,此人目标是你,也是你擒下的,就交由你处置吧,我真魔教绝不过问丝毫,无论你如何做,真魔教都没有意见。”

  叶默看了一眼澹台不破,从其脸庞上看不出任何异色,沉默了一下,说道:“好,希望澹台兄能理解我所之所为。”

  闻言,澹台不破心下一震,默然不语。

  “圣子!我怎么说也是教内元老,你这样做会让教众教徒寒心的啊,叶城主,请饶在下一命,在下愿奉你为主,生生世世追随你……”

  真魔教尊者脸上布满了骇色,惊恐欲绝,说着便又要磕头求饶。

  只是,叶默并没有再给他求饶的机会,在他磕头的一瞬间,一道冷冽剑光匹练般扫出,一颗大好头颅冲天飞起,血溅三丈之地,脸上兀自带着不甘。

  “背叛人族这等罪都饶你,谁还会将魔盟同盟规则放在眼里?人族形势岌岌可危,可不能乱。”

  叶默轻声自语,澹台不破等在近处的人自然能听的一清二楚,那些根本听不到的普通修士、凡人,以及众多魔盟修士,自然不会知道叶默说的这些话。

  只是如此一来,澹台不破面上神色愈复杂。

  他知道叶默要他理解的是什么了,叛族之罪绝不能饶过,否则人族离毁灭就不远了,此人是必死的。

  但是叶默却没有将理由声张,想得到的自然知道,想不到的,骂声就让他来承担。

  这些骂声其实完全可以避免,但叶默却选择了承受,因为只有如此,才能让叛族之罪的后果深入人心。

  破解掉这些人的围攻行动,抹灭掉所有人的抢夺之心,叶默才一晃身,返回到深潭之上。

  深潭碧青,此刻也恢复了几分平静,只是周遭山峦摩崖已经有了些许的不同,有许多崭新的裂痕和断痕,潭水也不再如初见时那般澄澈见底。

  叶默凌空伫立,青衣飘飘,负手而立,目光看着下方深潭。

  透过幽深的潭水,他能感觉到,有一对充满忌惮的硕大眼睛在深潭之下看着自己。

  叶默就这么悠然的飘在深潭上方,没有任何防备之意,语气淡淡道:“是我打下去,还是你自己上来?”

  无声回应。

  叶默也不着急,等待了片刻,潭水才荡漾开一圈圈大.波纹,紧接着,一个巨大的黑影出现在潭水下,呼啸一声,破水而出,万千水花溅起,哗啦啦响成一片。

  螭龙又出现了,依旧是那般雄伟巨大,身躯盘绕在虚空,散丝丝缕缕的金光,令天地都仿佛要臣服的龙威弥漫而出,充溢这一方空间。

  一人一龙同处一个高度,人眼与硕大的龙目形成鲜明对比,互相看着对方,却谁也没有说话。

  “你……很强,我不是你的对手。”

  一人一龙都沉默了片刻,螭龙终究忍耐不住压力,先行开口了,若大珠小珠落玉盘,又似空谷山风掠过。

  它盯着叶默,道:“但是,想要得到潭下的天材宝物,绝不可能,此物是我入道之基,绝不容有失,想要得到它,你就先杀了我。”

  “入道之基!”

  叶默身形一震,目光登时大亮。

  他一下明白螭龙说的是什么,这潭下宝物乃是十五阶的天材灵物,正在向十六阶蜕变,只要此物蜕变成功,得天地法则烙印其中,此物便算神药了,而非普通的灵药,可以助螭龙领悟法则,踏入炼虚期。

  炼虚期以下,想要提升修炼度,大多可以通过服用丹药、灵药、灵果等加快度,而到了炼虚期,领悟法则的度慢了,同样可以通过这种蕴含法则的灵物加快、加深法则领悟。

  就连仙界,都有悟道仙树这种东西,更不用说下界了。

  但凡达到十六阶及其以上的天材地宝,都具有这样的神效,只不过和仙界的悟道仙树比起来,单论优劣而不论品阶的话,这些天材地宝是一次性消耗品,而悟道仙树则是能一直用下去。

  纵然如此,十六阶的天材地宝,也是无数至强者梦寐以求,值得用命去拼的宝物。

  先前没有得到异宝石胎,就让叶默后悔不已了,现在又寻到此等宝物,岂有放过之理。

  只是,这螭龙却是个麻烦。

  从本心来讲,此等强大的异种,叶默并不想直接灭杀,如果有可能,他希望能收服,这也是一份力量,为日后人族增添底蕴。

  想了想,叶默神情微微一缓,说道:“此物我势在必得。”

  螭龙眼中露出绝望,龙威骤然暴涨,就欲与叶默拼命。

  正在这时,叶默又说道:“不过,你却不一定要和我拼命,此物我是一定要得到的,但我可以给你一个承诺,日后定然还你一样不弱于此宝的天材灵物,如何?”

  这话说的螭龙一愣,目光挣扎起来。

  它已经做好拼命的准备了,却没想到叶默会说出这样的话,让它那股拼命的勇气顿时土崩瓦解,让它暗恨自己无能懦弱之余又无奈。

  如果可以的话,它自然不想交出天材的,而且,就算叶默真的遵守承诺,日后也说不准能不能再找到符合它的天材灵物,即使找到了,那也是不知多久以后了,修仙途,一步慢,步步慢,这个道理它又怎会不明白。

  只是,此刻它别无选择。

  要么,交出宝物,免于一死,日后还有机会登临炼虚,成就至强之位;要么,梗着脖子,就是硬气,就是不交,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场。

  要知道,越是修为高深者,便越是惜命,尤其是它这种一只脚踏在至强关口的。

  不过,它却没有立即答应下来,反是冷笑道:“真是好算计,好谋划,不但要我宝物,还要收服我,要我为你卖命。”

  “别自作多情了,我不需要你奉我为主。”

  叶默微微摇头,微不可察地撇嘴道:“只需要你加入人族,日后和我们一同对付鲲鹏神宗即可,连道衍城都不需要你加入,如此可满意?”

  “你说真的?”

  螭龙愕然,有些不敢相信,瞪大了龙眼。

  叶默丝毫不拖泥带水,当即立下誓言,决定之干脆,动作之行云流水,看得螭龙几乎以为叶默在蒙它。

  不过,誓言是做不得假的,尤其叶默还是以踏入炼虚的前途为誓言代价,让螭龙不得不信。

  沉默许久,螭龙眼中几番挣扎,最终化作一声喟叹,道:“罢了罢了,管你这是贼船还是什么,我楚非烟都认了。”

  “楚非烟,好名字。”

  叶默淡淡地点头,目光一转,说道:“带路。”

  一人一龙身子一纵,一头扎入深潭。

  潭水清冽,虽然极深且极广,但对于一人一龙来说也不算什么,也无心去细看潭下别有风味的景致,叶默和螭龙来到了潭底之下。

  水潭之底幽暗无边,但景色却颇为雅致,竟有小小假山岩石数处,覆满海草,在水流中轻轻摇摆,更有许多小鱼小兽欢快的在其中畅游。

  潭底的面北石壁上,人工开凿出一个容得一个成年男子进入的洞口,其内幽黑深邃,隐有暗流涌动。

  绚丽彩光在水中一闪而逝,一片烟霞升起,待消散后,只见一个眉目如画,唇红齿白的少女莹莹而立,身着一袭粉色金边襦裙,灵动晶亮的大眼清晰映着叶默的身影,不含一丝杂质的美眸,却似带几缕伤感。

  “这就是我的洞府了,那株灵物名叫仙源水榴,与之同类的还有其余五行之四,不过此地是没有的。”

  少女正是螭龙所化,也就是楚非烟,她看了叶默一眼,轻叹一声,在前带路,同时给叶默介绍那株天材灵物。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邪御天娇人性禁岛逆剑狂神贩妖记不灭武尊重生之军火巨头大道主天才杂役带着农场混异界

百里玺其他小说:仙府之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