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8章 1088 逼退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斩杀掉阻拦的一干鲲鹏神宗修士,青年却没有第一时间进入皇道宫,只是目光复杂地深深凝望着宫墙和城门。〈 W>W>W>.〕8}1〕Z]

  良久,他缓缓收回目光,眼中泛着点点冷光,自语道:“鲲鹏神宗……已经不再是鲲鹏神宗了,这皇道宫,不要也罢。”

  他要毁掉此宫!

  如此想着,正欲动身,青年身形忽然又停了下来,扭头向另一边天际看去。

  不多时,金光破空,隆隆碾压而来。

  也不知是察觉到空气中的血腥气,还是见到青年,那金光一下停了下来,随后金光一敛,显露出其下的身影。

  这是一个老者,衣衫古旧,面目苍老,却精神镬铄,颔下有一束山羊胡,手拄一根龙头拐。

  这老者正是阵王唯一的传人,顶尖王侯层次的恐怖存在北堂羽。

  北堂羽足下踏着一个六芒星古阵,其上烙印着玄秘莫测的符号,绽放晦暗玄奇的光芒,他定定地看了青年一眼,轻吸一口气,面色惊疑不定。

  “小友从何处来?”

  北堂羽敏锐察觉到,这陨落的数千修士必定和这青年有关,且这青年的样貌,总让他有一丝熟悉之感,不禁开口问道。

  “从来处来。”

  青年眼皮都不眨一下便说道。

  这话直把北堂羽呛的一翻白眼,龙头拐不满地击了二下足下的六芒星,道:“不要跟老夫打马虎眼,老实回答。”

  “天州。”

  青年不动声色,再次回答了一次。

  早在北堂羽刚出现的时候,青年就查探过老者的修为层次,结果令他暗自心惊不已,因此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答着。

  “你是转世的大能?”

  北堂羽眼中闪过精光。

  在他的查探下,此青年年纪年轻的过分,却已然有炼虚初期的修为,实在令人震惊,不是大能转世,无论如何也解释不了。

  见青年没有回答,北堂羽也未多说什么,只是摇头道:“如此人才,九州这些土著居然没收到麾下。”

  青年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北堂羽也不再多说了,微微一笑道:“你也是个人物,可惜,你不该杀神宗的人,自己了断吧,老夫现在心情好,不想动手。”

  青年默然不语,只是冷笑一声,气势节节攀升,如旭日东升,光耀九州。

  见状,北堂羽嗤笑一声,眼中金光迸交织,万千金影重重叠叠,影影绰绰,演化出一座恢弘可怖的大阵,当头盖压而下。

  “北堂无敌的传承?你是他什么人?”

  青年周遭金光暴起,喷薄如潮,转眼身影出现在另一个地方,看向北堂羽的目光颇为复杂,有疑惑,有惊讶,更有凝重。

  “唔?你还知道北堂无敌的名头,眼力倒不错,可惜,还是要死。”

  北堂羽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但依旧没打算放过青年。

  但随即,青年眼中金光一闪,一抬手,在虚空中一抹,同样演化出一座大阵来。

  这一下,真的把北堂羽惊到了。

  能领悟北堂无敌的传承,是北堂羽一生最自傲的一件事,因为北堂无敌的传承,号称是与鲲鹏仙帝传承的领悟难度等同的传承,他能领悟到,说明有这个命,还有悟性也是极高。

  可是,据神宗史料记载,历史上,除了他和北堂无敌本人,是无人拥有这个传承的,否则不可能没有记载,这让他倍感疑惑。

  “你到底是何来历?”

  北堂羽神色凝重起来。

  青年只是背负双手,没有回答的打算。

  见青年不愿回答,北堂羽神色一转,目光陡然炽烈起来,但面色却笑意满满,微微点头道:“你很不错,能够领悟阵王的传承,说明你悟性很惊人,可惜,阵道也只是北堂无敌传承的一部分而已。”

  “我知道。”

  青年神色淡淡。

  北堂羽愈惊讶了,随即一笑道:“知道就好,不用老夫多费唇舌了,你悟性极佳,不知可否愿意拜入我门下?阵王的完整传承,老夫皆可传授。”

  若是叶默在此,肯定无言半晌,这老头,真是见个人就想收徒啊,想徒弟想疯了吧。

  对面的青年也一脸的古怪之色,默然了半天,坚定地摇头,说道:“不用了,我对做谁的徒弟都没有兴趣。”

  北堂羽一下脸色就绿了。

  此前遇到叶默,实在让他惊喜不已,传承这种东西是死的,人才是活的,阵王的传承有多可怕,他深刻明白。

  而未来,必然是可怕无比的大乱世,如果能教出一个颇为忠心,且此道成就堪比自己的徒弟,自己还用怕谁?

  可惜,最后老底都掀出去了,还是没能收下叶默这个弟子。

  本来北堂羽是不想来皇道宫,卷入这个大漩涡的。

  但是,他很清楚,以自己现在的修为神通,想得到阵王的完整传承,绝不是那么容易的。

  固然,阵王自身也才不过是炼虚巅峰,但此人阵道上的成就太逆天了,根本不是自己能抗衡的。

  本来嘛,如果能收下一个弟子,自己悉心调教个百多年,如果踏入炼虚期,自己就多了一个好帮手,可惜没有成功。

  既然如此,就需要另行准备一番了。

  北堂羽的打算就是进入皇道宫,尽量不参与混战,争取找到一、二件合适自己的大道法器,如此进入阵王墓方有足够把握。

  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在这皇道宫之外,竟让他遇到了一个比叶默的悟性还妖孽的神秘青年,委实让他惊喜莫名,因此再次动了收徒之心。

  可惜的是……这个青年,还是没有理会自己的诱惑。

  什么世道,堂堂阵王,十大至强之的存在留下的传承,竟然连续二个混蛋小子,都看不上。

  这让北堂羽很是恼怒。

  恼怒不已的北堂羽很想一巴掌拍死眼前这个青年,但是不知为何,突然间他不想出手了,杀心莫名其妙消失的干干净净。

  细想半天,北堂羽只能归结到这青年是神宗出身这个理由上。

  “哼,你再多想想吧,随时可以来找老夫。”

  北堂羽脸色郁结,纳闷不已地离开了,离去之时,还径自咒骂道:“二个都是小混蛋,气死老夫了,这世道,阵王传承都吃不开了。”

  青年也是颇感有趣,听到北堂羽的自语,心下一动,问道:“你的意思是,在我之前,你还收过一个弟子,而且还没成功?”

  “你很开心吗?”

  北堂羽黑着脸转过身,瞥了一眼青年,说道:“不要以为你的悟性资质就多强,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仙城同盟那个叶默小子不比你差多少。”

  说完,北堂羽不欲再在此地多呆,一闪身不见了踪影,却是没有听到身后那青年的自语了。

  “叶默……云州叶晨创建的叶家子弟,叶晨后人之中成就最高之人。叶晨……当年我就输给你半筹,而今不知道你的后人如何?”

  青年喃喃自语了一句,身影一闪,也消失了。

  ……

  人皇山上。

  万里排空,天空彩色云霞亿万重,疯狂翻涌,漫天罡风激荡不休,可怖的法力波动撼动天地,遮盖穹苍。

  各势力普通至强面带骇然之色地望着高空中的三道身影,甚至身躯在不自禁地颤抖,难以抑制。

  炼虚后期和炼虚中期是一个偌大的分水岭,差距天渊之别。

  在场的普通至强者虽然同在炼虚期,可此时却感觉在仰望仙人,那般神通,那般手段,那般威势,委实太过耸人听闻,令人难以生出抗衡之心。

  高空之上,一袭鲲鹏服的第五人雄手持斩龙剑,长根根倒竖,通体金色曦光喷涌,若神焰包裹,腾腾摇曳,恍若真仙降临凡尘,威势滔天。

  第五人雄的对面,正是武王和血王。

  武王一身兽皮蛮衣,血王血色披风猎猎鼓荡,神色凝重无比,目光在掠过第五人雄手中的斩龙剑时,难以抑制地浮现一抹忌惮之色。

  他二人和第五人雄都是炼虚后期,差距并不大,二人合力,其实完全可以轻易碾压第五人雄。

  但坏就坏在,第五人雄手中有一柄斩龙剑。

  这斩龙剑全名唤斩龙仙剑,比大道法器、皇道法器都要强几个层次,是准仙器级别,只差一步,就能真正蜕变成仙器,光是此剑本身,就相当于一尊人仙!

  有如此利器在手,第五人雄本身修为也极恐怖,自然无惧武王和血王联手,几番斗法激战下来,武王倒无碍,血王却是被伤了一次。

  好在血王本身法术诡异莫测,威能玄奇,即使受伤,也不算什么大碍,只是,二人想要击败第五人雄,已经不太可能了,他们已经落在了下风。

  “你二人,到底说是不说?当年的殒仙之地,到底在何处?”

  第五人雄有些不耐起来,手中的斩龙仙剑嗡嗡鸣颤,似有真龙在吟啸:“莫要以为本座不敢杀你们,或是没能力杀你们,再不说,待到御座降临,他可没本座那么好的耐性。”

  武王和血王相视一眼,皆是默然。

  “好好好!死吧!”

  第五人雄怒极反笑,手中斩龙仙剑扬起,猛然劈出一道山脉般的剑芒,似真龙腾跃九天,引动天地法则共鸣,天空中的法阵禁制暴.动不已。

  武王和血王眼中精光大放,纷纷身形一动,直接迎上,疯狂祭出最强手段。

  天道劫指!

  噬血枪!

  技近乎道!

  武王一根手指点出,其上微光流转,竟隐隐蕴含天道雷劫的气息,人代天罚,一指点出,苍生灭尽!

  血王同样一杆噬血枪刺出,洞穿了天地,威势却不止,仿佛欲将天地都洞穿,血光铺天盖地,漫天挥洒,仿佛血狱降临凡尘。

  噗!噗!

  二人毕竟没有法器,而第五人雄却有准仙器在手,战力太过强横了,全力一击之下,让武王和血王二个顶尖王侯都受了伤!

  嗤!

  斩龙仙剑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再次扬起,而后简单利落地劈出,以绝对的威势,要将武王和血王斩杀在此地。

  当!

  电光火石间,一道混沌光从天际无限远处陡然****而来,光芒晦暗如许,气息波动更是弱小无比。

  然而,就是这突如其来的混沌光,一击之下,竟将斩龙仙剑整个击的脱手而去,哀鸣不已,光芒瞬间黯淡不少。

  “人仙!”

  第五人雄面色狂变,顾不得去管已经崩裂,鲜血狂流的虎口,当机立断,未曾受伤的左手强行召回了斩龙仙剑,一头钻进了神藏,不见了踪影。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人性禁岛贩妖记执掌乾坤邪御天娇武逆乾坤重生之军火巨头官路弯弯天才杂役超神级诱惑

百里玺其他小说:仙府之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