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4章 1094 古乌族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道衍城。网Wくw W★.√8 1★z ★

  时间过去很快,半日时间,转瞬即逝。

  到了这一刻,哪怕普通人,也察觉到怪异了,叶默等人自不用说,眉头已经紧皱起来。

  “还没有回来,哪怕真遇到了什么麻烦,也该传个消息回来呀,他们这是做什么?”

  道衍城高层们议论纷纷,虽然有些不满南魔众圣子圣女们如此耽搁时间,但神色也同样担忧不已。

  算起来,进入的化神已经有一群了,魔盟众圣子圣女都是化神层次,还有二位化神中期的神师,一头化神巅峰螭龙,如此阵容已经十分可观,可仍旧是石沉大海,丝毫消息都无,让人心中不安到极点。

  林天云一边听着其它道衍城高层议论,一边看着镇海将军府,不时瞥过叶默震惊漠然的脸庞,又看一看城墙栏杆上一列排开的玉简。

  但凡出去执行危险任务,叶默都会要求留下灵魂玉简,如此一来,一旦陨落,道衍城能够立刻知晓。

  可是半天过去了,没有任何消息传来,玉简也没有破碎,那偌大的镇海将军府,好像一个吞噬一切的黑洞,将人困在了其中。

  “传我命令,道衍城全力围困、攻击镇海将军府,不能再等下去了。”

  不知又过了多久,叶默忽然冷声说道。

  他终究是忍耐不住了,以修仙者的度,半天时间,除非真遇到极大的危机,否则至少也会传出消息,眼下那么久没有动静,定然出了事。

  林天云神色一凝,二话不说,转头便下了城墙,一道道命令迅出。

  很快,道衍城的大军便动了起来,数艘飞天战舰腾空而起,无数艘飞天战船破空而出,一道道遁光若流星划破苍穹,骤雨一般扑向镇海将军府。

  圣皇转世,如今的九变神猿殷九辰,尔玉转世,如今的天道宗计如殇,还有拜月教派诸多强者,各自操控强大的法器杀了过去。

  数以万计的道衍城仙兵如潮水涌来,气势惊人之极,几乎是倾巢而出,澹台不破等人的销声匿迹,让叶默无法再镇静下去了。

  一路横推进去,叶默伤势已经恢复了一些,紧随而入。

  很快,道衍城的众人也现了镇海将军府中的怪异之处。

  叶默却是没有那么多的顾忌,直接命人将所有资源宝物收走,一点不留,然后继续前进。

  没有了法阵与禁制的镇海将军府完全不设防,道衍城的大军没多久便杀进了深处,来到地下,来到了那通道处。

  “此处有过激战,而且……好像还是自己人和自己人打起来了,是柳知絮和夏侯钧那一批人。”

  一个拜月教派化神尊者目光一扫通道内的凌乱景象,眼睛一眯,不假思索地道。

  此时,叶默也赶到了,听到了这个尊者的话,眼中精光一闪,有种不好的感觉。

  没有迟疑,叶默迈步朝门户内进去,几步从通道中出来,身后一群尊者也都出来了,眼前荒凉中充斥着无边死寂的景象映入眼帘。

  小小的镇海将军府地下密道,竟连通着这一方小天地,让众人都是有些惊讶与赞叹。

  不过,让人疑惑的是,通道内尚且还有激战的痕迹,从通道出来后,却是一点痕迹都没了,只有些许细微的气息还残留着,但也算不上什么明显的痕迹,难以凭此推断更多。

  “这里太大了,想要找到他们恐怕不易,把仙兵都派进来吧?”

  一个化神尊者眺望了一下这方广阔的天地,皱了皱眉道。

  “最好不要,通道中的痕迹已经说明了一切,仙兵进来恐怕没什么用,反而会增加损失,只能由我们自己亲自去找,如此,遇到危险也不是没有反抗之力。”

  殷九辰神色凝重,脑海中隐隐有一丝光亮,一点线索,但怎么也想不起来,只能无奈暗叹。

  如果他恢复了全部记忆,对鲲鹏神宗或许会有更多了解,定然能找出这诡异危险的源头,可惜,他没有恢复全部记忆,几乎都是圣皇的记忆,再久远些的记忆,就只有一点模糊印象了。

  “分散去找吧,记住要随时联系,即使无法联系,弄出来的动静也一定要大。”

  叶默认同了殷九辰的提议,微微点头说道。

  城主已经话,其他人自然不会再去反对,稍微辨认了一下方向,便各自驾起遁光去寻找去了。

  不知是巧合还是什么,唯一没有人去的方向,只有眼前不远处的一片古林,枝叶繁茂,影影绰绰,在诡异阴森的气氛下,更显得妖异无比。

  叶默也不作多想,脚步一迈,身影已经出现在古林外,而后轻松自然地步入了林中,好似来郊游的普通人一般。

  然而,身影刚进入其中,叶默脚步就是一顿,而后才继续缓缓行进,神色却凝重了起来。

  在外面还没察觉到什么,进入这林中后,叶默才陡然觉,这林中灵气十分狂躁,而且有残留的浓郁气息与法力波动,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这让叶默精神为之一震。

  很显然,夏侯钧二人,或是澹台不破等人进入过这里,而且与这里的诡异生过一番斗法大战。

  不过虽然仅仅才半日时间过去,但这里的气息与波动已经被掩盖了下来,所以在古林外才什么都察觉不到,这是人为在抹除痕迹!

  古林很庞大与浓密,每一株树都生长了万年以上,每一株都高大粗壮无比,能有二、三十人环抱那么大,顶上枝叶连绵,重重叠叠,令古林当中显得愈昏暗。

  漫步来到古林中的一片空旷地上,这里还有被摧毁的古树残骸与新鲜却残败的枝叶,但却没有任何生灵的踪迹。

  “澹台不破、古天方、萧统……他们是第二批进来的人,却被引到了此处生大战,能将他们引来这里才生大战,应该是熟悉的人所为。”

  叶默观察了一下,心中有了些许结论。

  金属门户外一点残留波动都没有,直到林中才有,肯定是被引过来现不对才动手,这很容易就能看出来。

  只是,叶默奇怪的是,除了夏侯钧和柳知絮,其他人全部陨落了,此地又有哪个人,或是什么东西,能够让澹台不破等人追到这里才动手?

  思索间,叶默仿佛丝毫没有察觉到,就在古木之中的幽黑暗沉之中,一蓬又一蓬的黑雾无端涌现,仿佛幽灵,缓缓飘荡而来,扩散向四周,同时朝叶默笼罩蔓延而去。

  “黑雾……”

  叶默一动不动,眉头一挑,口中轻喃道,“看来这就是仙兵们为何自相残杀的原因了,只是,这里只有我一人,想让我自己杀了自己吗?”

  话音刚落,叶默整个人已经被黑雾淹没,包括周遭十多丈的空间。

  而就在这时,叶默忽然神色一震,眼中精光大放,身形陡然爆闪,迅疾无匹。

  “什么东西?”

  叶默心中猛沉,察觉到一股可怕的危机如冷水当头浇下,让他整个人都精神一震,不敢小觑。

  他敏锐的灵觉察觉得到,就在刚才,一种神秘之物,或是生物,或是死物,以一种似隐于虚空,又不隐于虚空的虚幻状态,缓缓从头顶落下。

  如果不是非凡的灵觉和强大的元神,以至于神识过人,他根本现不了此物,此时或许已经被袭击中了。

  “如果通道之中也是如此情形,仙兵们的确无力抵挡。”

  叶默心中一片凝重,身形不断闪动,躲避着这些神秘而诡异的存在。

  与此同时,另一边。

  一个拜月教派的尊者沿河而上,追到了一处洞窟前,河水汩汩,清澈见底,奔流入洞口之中。

  修仙者不怕黑暗,但这洞窟内那仿佛永恒的黑暗之色,却让这个化身尊者有些忌惮与迟疑。

  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就在这时,一道模糊的身影小心翼翼地在洞口内露出了一点影迹。

  “什么人?”

  拜月教派的化神尊者面色一紧,一手按在储物袋上,随时准备祭出法器。

  “雾月尊者?是雾月尊者吗?”

  一个谨慎胆小的声音犹疑着问道,同时身影也缩了回去。

  闻言,雾月尊者一愣,但仍旧没有放松警惕,喝问道:“是道衍城的仙兵?正是本座,快点出来,再不出来,休怪本座无情。”

  洞窟中的人似乎也确定了雾月尊者的身份,满面惊喜地跑了出来,叫道:“真的是雾月尊者?城主来了吗?你们是来救我们的是吧?”

  雾月尊者没有回答,眉头紧皱着反问道:“报上姓名,还有,你为何会在这里?夏侯钧、澹台不破他们呢?”

  “属下李延,是和夏侯圣子一同进来的,澹台圣子他们也进来了?属下不知道啊。不过,夏侯圣子倒是和属下在一起,就在这洞窟里疗伤呢。”

  仙兵李延狂喜笑道,脸上还有一股劫后余生的庆幸。

  “夏侯圣子受伤了?快带本座去看看。”

  雾月尊者听到夏侯钧受了伤,脸上的镇定一下没了,急忙说道。

  “请跟属下来。”

  仙兵李延转身朝洞窟走去。

  雾月尊者也不疑有他,迈开步子就欲跟上。

  这时,一个漠然凌厉的声音骤然响起:“止步!他已经死了!”

  这个声音一出来,仙兵李延和雾月尊者都是一愣。

  雾月尊者还是停下了步伐,转头一看,只见计如殇面色前所未有的凝重,手持如凡铁铸造而成的长剑,一步跨空而来,一剑横在雾月尊者身前,拦住了他。

  “计圣子?你此话……何意?”

  雾月尊者见自己被计如殇横剑拦住,脸色有些不悦,耐着性子疑惑道。

  “催动元神,催出你的最强神识,看一看此人的真面目就知道了。”

  计如殇并不多言,冷然说道。

  虽然疑惑,但雾月尊者还是听话照做了,眼中神光迸数丈,白光灿灿,炽盛无比,精气神提升到极点,同时神识凝聚成一条线,笼罩在仙兵李延身上。

  顿时,雾月尊者就愣住了,不敢相信。

  “嘿嘿,没想到你们识破的那么快,倒不简单。”

  仙兵“李延”突然嘿然一笑,缓缓转过身来。

  他头上缕缕黑雾一转,自眉间横向环绕一圈的范围处,竟有数条黑色的触手从其脑内钻出来,扭曲甩动,如灵蛇一般,可怖无比,更有二条触手从额头两旁伸出,覆在仙兵“李延”的眼睛与脸庞上。

  “嘶~”

  见得如此诡异邪异的一幕,饶是雾月尊者修炼数百年,见多识广,也不禁感觉头皮麻,一股彻骨的凉气从脚底一路涌上天灵,此时,他猛然明白了计如殇来时的第一句话,这个仙兵……已经死了!

  倏地,衣袂一响,计如殇陡然回过头,仰望着半空。

  雾月尊者一愣,也跟着转头看去,但看到的却是茫茫一片,什么都没有。

  此时他才反应过来,连忙聚起神识一扫,登时整个人都呆滞住了。

  在他的神识扫描观察下,半空中看似茫茫一片,空无一物,实际上,却是挤满了似墨鱼,又不似墨鱼的邪异生灵,好似在海洋中一样,触手甩动扭曲间,身躯沉浮不定,但总体都是在下沉,且在包裹他和计如殇。

  “古乌族,曾一度是东海土族守护神,诞生于古乌秘境,在鲲鹏神宗有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别号:异脑虫妖兽。”

  计如殇神色凝重,缓缓述说这些诡异生灵的来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人性禁岛逆剑狂神邪御天娇贩妖记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大道主武逆乾坤官路弯弯

百里玺其他小说:仙府之缘